不知道怎麼回事,宋青書心裡對這兩個無名少年竟然充滿了恨意。估計是因為周芷若的眼光經常瞟向他們的緣故,有時還含情脈脈,顯得極為關心。宋青書自從見到周芷若后,眼光就片刻也離不開她的身上了,所以周芷若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被他看得清清楚楚。他甚至想好了,從光明頂回去以後,怎樣央求老爸宋遠橋,委託哪些武林中德高望重的人出面,替自己做媒,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娶到這個貌若天仙的峨眉派美女。

可是,這兩個來歷不明的無名小子,憑什麼可以獲得女神的青睞呢?在這個拼爹的年代,放眼整個武林,還有誰會比我這個「俠二代」更加根正苗紅嗎?就算少林寺空聞方丈有私生子,也比不過我「武當一哥」更光明正大吧?尤其可恨的是,眼前的這個名叫「曾阿牛」的鄉下少年,竟然在天下英雄面前大膽的抱住了自己的女神周芷若,簡直就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怪不得叫曾阿牛!在這個男女授受不親的年代,基本上就斷送了他正式求娶女神的希望。而且被她這樣刺了一劍后,不論這小子死也好,活也罷,再也不能從他的心裡徹底抹去了。宋青書恨不得剛才被一劍穿胸的人是自己。妒火中燒的他,哪肯放過這個置對手於死地的良機?他為情所困,早已方寸大亂。

宋青書一開始選擇了猛烈地進攻,但收效甚微。在俞蓮舟的提醒下又施展出若有若無的綿掌,但張無忌的「乾坤大挪移」神功已練到第七層境界,綿掌雖輕,終究有形有勁,張無忌左手按住胸口的傷處,右手五指猶如撫琴鼓瑟一般,忽挑忽捻,忽彈忽撥,上身半點不動,片刻間就將宋青書的三十六招綿掌掌力盡數卸掉了。最後,被妒火燒壞了腦袋的宋青書,貿然施展「花開並蒂」的絕招,連續四式,如暴風驟雨一般使出,聲勢浩大,手法迅捷,非同小可,果然「效果奇佳」……被「乾坤大挪移」到自己的身上后,先是狠狠地甩了自己兩個巴掌,再順手點了自己的左右「缺盆穴」,臉頰高腫,四腳朝天!尤其難得的是,四個動作一氣呵成,難度係數極大,自虐到如此境界,簡直難以超越。

宋青書被武當派救走後,殷梨亭又開始耗上了。

「姓曾的,我和你無冤無仇,此刻再來傷你,我殷梨亭枉稱這『俠義』兩字。可是那楊逍和我仇深似海,我非殺他不可,你讓開罷!」

「但教我有一口氣在,不容你們殺明教一人。」

「那我可先得殺了你!」

「殷六叔,你殺了我罷,我…時常…想念你!」張無忌全身再無半點力氣,自知離死不遠了,所以再也不必隱瞞。

「你是無忌,你是無忌孩兒,你是我五哥的兒子張無忌。」

宋遠橋、俞蓮舟、張松溪、莫聲谷四人一齊圍攏過來,頃刻間心頭充滿了歡喜之情,什麼六大門派圍攻明教,什麼是非恩怨,一時間全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李舒崇也來到了張無忌的身邊。

殷梨亭這麼一叫,把謎底揭穿后,「絕代雙驕」對陣「六大門派」的精彩武打片就要到此結束了,很簡單的道理,武當派和張無忌當場相認,峨嵋派與少林派去意已決,六大門派圍剿魔教的計劃登時煙消雲散,誰還會留下來看熱鬧呢?趕緊攜死扶傷,回家要緊。

殷梨亭還是衝到了楊逍的身前,李舒崇並沒有再阻攔,對殷六俠來說,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既是他一生中的劫難,也是他新的緣分的開始。堵不如疏,究竟是劫是緣,誰又能逃得過命運的安排呢?就像他這次的從中作梗,明明改變了周芷若對張無忌的回眸一笑,卻改變不了周芷若對張無忌的當胸一劍。

除殷梨亭以外的其他武當四俠正在給張無忌運功療傷。四人各出一掌,抵在張無忌胸口的膻中穴、腹部的關元穴、背部的大椎穴、腰部的命門穴,這四處大穴處在任脈和督脈之上,正好是九陽神功的關鍵穴位。四俠齊運內力,給他療傷,只是內力剛一進入任脈和督脈,立刻感覺到他體內有一股極強的吸力,源源不絕的將四人內力吸引過去。四人大驚,暗想照這樣不斷地吸下去,只須一兩個時辰,自己內力便會消耗一空,但他生死未卜,那便如何是好?正在無可奈何之際,張無忌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宋遠橋等四人只覺得心頭一震,猛然間手掌心有一股極為暖和的內力反傳過來,竟是他的九陽神功起了應和,反而將內力輸向了武當四俠的體內。

武當四俠急忙撤掌而起,但覺似經脈之內熱力流轉,四肢百骸都舒適無比,不但將吸去的內力還了四人,而且他體內九陽真氣充盈鼓盪,反助四人增強了內功的修為。宋遠橋等四人面面相覷,暗自震駭,哪知道他重傷垂死之際,內力還是如此強勁渾厚,沛不可當。

張無忌緩緩站起,見過眾位叔伯和外公、舅舅。滅絕師太鐵青著臉,帶著峨眉弟子們往山下走去。周芷若低頭走了幾步,終於忍不住向李舒崇和張無忌望去,神情複雜。李舒崇和張無忌默默地目送她離去。

李舒崇知道無忌大哥已經過了危險期,接下來的主要劇情就是把他「逼上明教教主的寶座」,自己如果再待下去恐怕會影響他的「登基」,還是儘早離開比較好。

這次帶誰回去比較好呢?武當派的宋遠橋現在還是掌門弟子,俗務纏身,真要被自己「乾坤大挪移」到七百年以後去,只怕牽扯到的因果太多,還是等他卸任以後比較合適;明教的五散人中,彭瑩玉彭和尚不但武功高強,而且擅長武學研究,適合於培養儲備人才,但目前明教內憂外患,正是用人之際,緩一緩再說為好。

思來想去,也就是小昭比較合適。她在光明頂只是個丫頭而已,還不被人待見;由於自己的介入,導致張無忌和她也沒有瓜葛,走了就走了無所謂。還好自己慧眼識珠,提前挖到了這個蒙塵的明珠,最佳的助理,這次就帶她一個人回去,測試一下書蟲的世界里會不會有太大的反應,也好為下一步計劃打基礎。對,一定要帶她回去,哪怕冒著一定的風險。

為了可愛的小昭,冒一點風險也是值得的……(未完待續。) 「無忌大哥,我要回去了。」

「舒崇,我知道你還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也就不留挽你了。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就說話。」

「大哥,還真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你幫忙。我看小昭這丫頭各方面都很不錯,很有培養前途,不知道能否讓我把她帶走?」

「我這裡當然沒有問題,她又不是我的丫頭,要不,我幫你問問楊左使?」

「多謝大哥。我這樣傳音入密說話太不方便,就拜託你幫我去問問吧。下次等你的傷痊癒后,我再帶你一起去新世界看看。」

「一言為定。」

「對了,要記得叫他們打開小昭手腳上的鎖鏈,」

「沒問題。」

張無忌當即找到楊逍。

「楊左使,我向你討要一個人,不知道可不可以?」

楊逍心想:莫非他看中了我的女兒?想當年,他不遠萬里,多次以命相抵,才將女兒不悔送到我的身邊,如今他已二十齣頭,又練成了蓋世神功,想必是動了婚娶之心,一定是這樣了。按說他有大恩於明教,又有大恩於我父女二人,這件事絕對沒有推辭的餘地,只是女兒也長大了,不知道她有何打算……

「楊左使……」張無忌有點奇怪,楊逍在想什麼呢?

「啊…張大俠,按說你對我全家都有大恩,今天又拯救了整個明教,我應該痛快地答應才是,只不過,我想還是先去問問不悔她自己的想法,你看如何?」

「你說的也有道理,這件事涉及她今後的生活,確實要問她本人才對。」張無忌考慮的是楊不悔一下子沒有了丫鬟,不知道這個大小姐習慣嗎?

「要不,我們現在就一起去問吧。」楊逍心想,果然如我所料,事關女兒的終身大事,一定要慎之又慎。

兩人一起找到了楊不悔。正巧,此時小昭經過楊不悔身邊,被她攔了下來。

「小昭,你裝得真像,沒想到這麼一個丑東西,竟然是個千嬌百媚的小美人兒。」

小昭低頭不語。

張無忌見此情景,急忙開口道:

「不悔妹妹,我有件事情要請你幫忙,不知道你是否能答應我。」

「無忌哥哥,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嘛,和我還要見外嗎?」

「好吧,我向你討要一個人,不知道你願意給我嗎?」

「啊?你這…也…太直接了吧,人家還沒有想好。」

「對不起,我沒有說清楚……也不是我想要,是我那個兄弟,李舒崇他想要。」

「是他呀……」楊不悔心裡浮現出李舒崇英俊瀟洒的模樣和力戰群雄的英姿,心裡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他為什麼自己不來說呢?」

「他樣樣都好,就是說話不方便,寫字嘛又太麻煩,所以我就替他來說了。」

「張大俠,這個李大俠為人如何?」楊逍對李舒崇也極有好感,如果他沒什麼惡習,就讓他做我的東床快婿也未嘗不可。

「他是一個正直善良,年輕有為的俠客,古道熱腸,俠骨丹心,一句話,靠得住。」張無忌就差沒有拍著胸脯打包票了,畢竟胸口的劍傷才剛剛止住血,可經不起九陽神功的一拍。

「既然如此,我沒有意見,女兒,你意下如何?」

「女兒不懂這些,全憑爹爹做主。」

「那就是同意啦?多謝兩位成全!」

總算不負重託,事情進展順利,張無忌臉上露出了笑容,楊逍也跟著哈哈大笑,楊不悔兩頰通紅,也不知道是害羞還是興奮。只有小昭,這個極品小蘿莉,似乎有所察覺,面帶微笑看著大家。

接下來,張無忌轉身對小昭說道:

「小昭,你的舒崇大哥在外面等你呢,你快去吧。」

「嗯。」小昭用心若蚊蠅的聲音答應了一聲,隨即「叮叮噹噹」的跑了出去。

小姐的閨房裡,楊逍依然張大著嘴吧,卻滿臉驚訝地看著張無忌。楊不悔通紅的臉蛋「刷」的一下變得慘白,隨即又漲得通紅,一瞬間變了三次臉色,彷彿是「乾坤大挪移神功」練到第三層的表現。張無忌這次隱約感覺到,是不是發生了什麼誤會了,他急忙補充了一句。

「舒崇老弟拜託我來找你們,就是為了要得到小昭。」

「啊?為了要得到小昭,他怎麼會是這樣的人?小昭才十四歲吧?」楊逍口不擇言的說道。

「十四歲也不小了。」張無忌想起自己當年十四歲的時候,就已經帶著楊不悔獨自來昆崙山了,誠懇地說道。

「無忌哥哥,你也是這樣想的嗎?」楊不悔瞪大眼睛,望著張無忌,懷疑是自己聽錯了,或者是自己想錯法落伍了,現在流行老牛、嫩草什麼的。

「沒錯,舒崇老弟需要一個幫手,他覺得小昭辦事利落,有培養價值,就找我來跟你們要人,你們不會有什麼誤會吧?」

「原來如此,我們絕對沒有誤會,他喜歡小昭作助手,那就給他唄,君子有成人之美。」

「多謝。差點忘了,請把小昭身上的鎖鏈打開吧。」

「沒問題,不悔,去把鑰匙拿來。張大俠,我得提醒你一下,小昭這小丫頭年紀雖小,卻是極為古怪,對她不可不加提防。」

「這小姑娘來歷如何?」

「一言難盡,總之,這個小姑娘曾得高人傳授,身懷上乘武功,到光明頂上非比尋常,乃是有所為而來。」

「小小年紀,長得如此漂亮,偏要假裝這醜樣,當真著實不易。現在舒崇老弟要了她去,我們就不用再操這份心了。這副鐵鏈非常特別,你們繼續留著吧。」

……

李舒崇拉著小昭的手,告別了無忌大哥和明教群雄,往山下走去。一邊走,一邊回憶起小昭的有關信息:

小昭,漢人與波斯籍突厥人的混血兒,紫衫龍王黛綺絲和韓千葉之女。奉母之命扮作醜陋容貌混入光明頂,盜取乾坤大挪移心法。

小昭聰明體貼,善解人意,形貌秀美絕倫,性格溫柔和順,平時隱藏上乘武功,精通五行八卦之術,遇到危機時,能挺身而出,有大將之風。后小昭為救母親黛綺絲,成為明教波斯總教教主,終生聖潔。

小昭雙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頰邊微現梨渦,堪稱秀美無倫。雖然年紀尚小,身材尚未長成,但容色絕麗,長大后絕對漂亮得不得了,真是個絕色的極品小蘿莉呀!

下了光明頂后,在附近的山峰上找到了一個僻靜的山洞,帶著她鑽進了山洞……

(未完待續。) 小昭毫不猶豫,跟著李舒崇進了山洞。

這是一個內部空間不大的小山洞,勉強可以遮風擋雨。李舒崇牽著小昭的小手,拉著她一塊石頭上坐了下來。

「小昭,跟著我在山洞裡住,你不害怕吧?」

「和舒崇哥哥在一起,我什麼都不怕……舒崇哥哥,你,你會說話了?太好了!」

「對,我會說話了,只是一般人我不和他說話。」

「舒崇哥哥,你對我真好。」

「小昭,你長得真好看,長大后一定美的不得了。」

「你怎麼知道?我現在還不美嗎?」

「現在是好美,將來更加美的不得了。」

「舒崇哥哥,小昭只想永遠,永遠跟著哥哥,你肯嗎?」

「我肯極了,只是永遠太遙遠了,你先跟我兩年,好嗎?」

「兩年以後呢?」

「兩年後你就不是小蘿莉了,到時候你就知道該怎樣選擇了。」

「什麼是小蘿莉?」

「就是小丫頭的意思。」

「嘻嘻,我是小蘿莉。哥哥別著急,過兩年我就長大了。」

「小昭,我等不及了,你現在就幫幫我好嗎?」

「不論哥哥要我做什麼事,我都願意。」

「太好了!不過,你要記住,這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秘密,誰也不能告訴。」

「就連媽媽也不能告訴嗎?」

「對,這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秘密,永遠不要告訴第三個人,你能答應我嗎?」

「嗯,舒崇哥哥,我們之間的秘密,我永遠都不告訴別人。」

「乖小昭,先讓我親親你,好嗎?」

小昭沒有說話,只是把頭抬了起來,把臉溫柔地貼近了李舒崇,山洞裡的光線不是很強,朦朦朧朧的光在她清麗秀美的小小臉龐上籠了一層輕紗,真是一個可愛的極品小蘿莉呀。

李舒崇用雙臂輕輕摟住了她,在她臉上一吻,笑道:

「先蓋一個印章,兩年之內一切都要聽我安排,不許反悔。」

「嗯,我永遠都聽哥哥的,我只盼做你的小丫頭,一生一世服侍你,永遠不離開你……」

李舒崇站起身來,把外衣脫了下來,把它墊在了大石頭上,石頭表面上有點粗糙,硌得人很不舒服。墊好之後,他拉著小昭的小手,重新坐下,有了墊子果然舒服多了。

「接下來我要告訴你的是,隱藏在我身上的秘密。」

「嗯,我都聽著呢,絕對不告訴別人。」小昭睜大眼睛,忽閃忽閃地看著李舒崇。

「我來自七百年後的新世界,我不是元朝時期的人。」李舒崇停頓了一下,想看看小蘿莉的反應。

「啊?太神奇了!只是,哥哥,不管你從哪裡來,要到哪去,以後都不要丟下我不管,好不好?」

「你相信我說的話?」

「哥哥說的每一句話我都相信,哥哥對我最好了,不會騙我的。」

「既然你相信,那我就繼續說下去了。從蒙古人建立的元朝開始,接下來的七百年時間裡,中華民族多災多難,屢遭異族入侵……」

聽了李舒崇的故事,小蘿莉韓昭這才知道,原來,他背負著這麼沉重的任務,居然要在兩年的時間內完成如此艱巨的「復興華夏」的任務,怪不得哥哥說要自己幫忙,還說等不及她長大了,看來自己現在就要幫哥哥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在接下來的三天三夜裡,是小蘿莉的學習時間,李舒崇之所以選擇這個荒涼的山洞,就是為了能集中精力,給小蘿莉補一補現代社會的功課,幫助她在穿越出去以後,儘快地適應外界的生活。否則,就不是來幫忙,而是來添亂的。

李舒崇沒有急於帶著小蘿莉穿越回去,因為在這裡學習的效率更高,他要抓緊這三天三夜的時間,儘可能多的讓小蘿莉掌握一些現代化的必備常識,爭取出去后能馬上做到生活自理,還要學會自主學習。

就這樣,李舒崇帶著小昭白天外出打獵,摘果子。晚上,兩人同住在略顯狹小的山洞裡,每到夜裡睡覺的時候,李舒崇都在洞口打坐練功,不斷地衝擊開拓新的陰經。自從上次打通了任脈以後,六條陰經的打通就指日可待了。李舒崇勤練武功的時候,洞里唯一的大石頭當然是留給了小蘿莉韓昭。兩人親如兄妹,絕對互信,漸漸地配合得越來越默契了,日子雖然清苦,卻過得十分融洽,小蘿莉韓昭感覺日子過得特別幸福,特別甜蜜……

在李舒崇和小昭離開的這幾天里,明教的教眾救死扶傷,忙碌不堪。經過這場從地獄邊緣逃回來的大戰,各人都明白了以往自相殘殺、以致召來外侮的不該。人人關懷著張無忌的傷勢,誰也不提舊怨,安安靜靜的耽在光明頂上養傷。

張無忌九陽神功已成,劍傷雖然不輕,但周芷若劍尖刺入時偏了數寸,只傷及肺葉,未中心臟,因此靜養了七八天,傷口漸漸癒合。殷天正、楊逍、韋一笑、說不得等人躺在軟床之中,每日由人抬進房來探視,見他一天好似一天,都極為欣慰。

眾人正說話間,忽然看見李舒崇拉著小昭的手,來到房間里探望眾位病人。李舒崇一直微笑不語,一切都有小昭代勞,並且小昭又搶著幫忙做了配藥煎藥的工作,倒也親切,與原先沒有什麼區別。半晌之後,兩人又攜手飄然而去,眾人對他們的來去匆匆頗感不解……

幾天後,巨鯨幫,海沙派、神拳門各路小門派居然也來攻打光明頂,本來他們也不厲害,只不過明教的兄弟們多數有傷在身,張無忌為了勸大家躲進秘道,不得已臨時當上了明教教主,這才傳下號令,讓明教上下人等,一齊退入秘道,將光明頂上的房舍盡數燒了,迷惑敵人。

明教眾人在地道中躲了十多天,張無忌的劍傷痊癒了,當即運起九陽神功,給楊逍、韋一笑及五散人逼出體內玄陰指的寒毒。眾多高手內傷盡去,無不意氣風發,便要衝出秘道,盡殲來攻之敵。人人加緊磨練,武功淺的磨刀礪劍。武功深的則練氣運勁。

這時,李舒崇又帶著小昭出現在秘道里,大家再次相見,便問起了上面的情形,小昭代替李舒崇回答了他們,丐幫、巨鯨幫等一大半幫會這幾日都已紛紛下山,光明頂上只剩下神拳幫、三江幫、巫山幫、五鳳刀四個幫會門派。半晌之後,兩人又飄然而去。

又過了十幾日,明教眾人已經出了秘道,重新奪回光明頂,天鷹教也重回明教。張無忌推辭教主的職位不成,便和大家約法三章,並準備率隊去冰火島接回義父謝遜,這時,李舒崇牽著極品小蘿莉的小手又來給他們送行了。連續幾次來去匆匆的,李舒崇和小昭到底在幹啥……(未完待續。) 李舒崇帶著小昭,接連三次出現在張無忌面前,然後又很快離去,目的就是測試一下,小昭離開書蟲的世界后所帶來的連鎖反應。

原來,李舒崇並沒有回到現實世界,而是在一天之內,運用了三次「濃縮之力」,也發現了一些規律。

首先,他可以帶著小昭一起,使用「濃縮之力」來縮短行程,只不過魂力的消耗比一個人單獨使用時略大。

其次,小昭作為原著中的一個配角,如果發生一些小小的改變,比如改變了對張無忌的依賴之情,改變了些細節,對整個書蟲的世界影響不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