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方,隨着一位位高品宗師的出手,整個木葉城,再無一位中品武者存活。

下品武者以及非武者若是束手就擒,人類也是不再趕盡殺絕。

並非心慈手軟、於心不忍,而是這些地窟人類,或是研究,或是奴役,又或是其他用途,留下一命,也翻不起浪花來。

上方,九品之戰,也是分出勝負來。

相比於九品的城主,守護妖植往往手段更多,實力更強、更難以擊殺,可是孔令圓九品榜單第七、絕巔之下前三的存在,豈是浪得虛名。

若非想要一具完整的妖植屍體、想要多出一柄九品神兵,這場戰鬥,也早就結束了。

「拖到現在,也該讓這場戰鬥結束了。」

孔令圓大笑一聲,手中摺扇猛地丟出,竟是不斷伸展擴大,化成一座囚牢,將妖植困於其中。

一道道氣血爆射而出,將九品妖植死死鎖住。

這一刻,孔令圓豈有半點書生意氣,渾身浴血,一掌擒出,竟是化作百米巨掌,直接將九品妖植活生生地撕成兩半。

精神力探出,強勢摧毀對面一切,更是直接讓這九品妖植連自爆心核、腦核的機會都不再有。

一株數百米高的巨樹化成兩半,重重地砸落下風,直接在王城中砸出一個深坑。

孔令圓從高空落下,看着這麼一具屍體,也是露出一絲喜色。

「這下總算是有九品神兵了!」

現在隨着一場場大戰的勝利,華國的局勢要好過不少。

能源石充裕,神兵也是絲毫不缺,至少能保證每位宗師一柄七品神兵。

華國的這些大宗師,一半左右都已經配上了九品神兵,可是這些,和孔令圓無關。

論實力,孔令圓已經達到九品巔峰,十幾年前在地窟戰功碩碩,可那時華國貧瘠,他也只是擁有一柄八品神兵。

這幾年局勢越來越好,他偏偏一直在療傷之中。

戰功、戰果、拍賣會……

所有能獲得九品神兵的機會都被他一一錯過了。

以至於當其他九品大宗師一個個賺的盆滿缽滿時,他的身家可能比一些八品武者還要不足。

雖然他也有後代,也有經常,但很可惜後代的經濟頭腦不太信,靠着他的名聲雖算是富甲一方,但是這點錢比起九品神兵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

先前還在京都議事時,吳川同吳奎山這兩個小輩就天天在他面前晃悠,一人拿着一柄九品神兵,別提多嘚瑟了。

若不是不想內訌,一定要用實力讓他們明白,他們的差距,不是一柄九品神兵可以彌補的。

「蘇北,老范,這株九品妖植,歸我如何,後面就算是我的戰利品。」

孔令圓哪怕心中對九品妖植的屍體極為渴望,此時也是忍不住詢問一聲。

這九品妖植雖是他斬殺,但大戰期間,一切戰利品都得統一分配。

當然,真要分配,這株九品妖植很大可能也是算在他們三人之一的頭上。

一旁,蘇北點點頭,說道:「行,我不缺神兵,這九品妖植對我也是無用。」

蘇北有軒轅劍、打神鞭這等神物傍身,眼光在就被拔高,區區九品妖植屍體,哪怕分給他,最大的用處也是就換取資源。

既如此,還不如給孔大宗師賣個人情。

一旁,范老眼中也是難以控制的有些火熱,他的武器也只是柄八品神兵,對九品妖植的屍體自然免不了渴望。

只是猶豫片刻,也是露出幾分苦笑。

「倒是老頭子我執念了,這九品妖植,若是靠我一人,甚至未必是其對手,又豈能佔有功勞。

孔老,既然蘇小子都放棄了,那這屍體,你便收起來吧。」

哪怕心中很是渴望,范老對一些事情看得也是極為通透。

這九品妖植,可不是誰都能殺得,也不是誰都能保留住心核和腦核的。

孔令圓九品巔峰,能做到這一步,蘇北先前也展現了強大的殺伐,可以做到,但是他不行。

剛剛踏上本源道,他甚至都未必是這妖植的對手。

一旁,蘇北大聲笑着,自是看出了范老的渴望。

「放心吧,這才是第一株死去的妖植呢,這一戰剛剛開始,還有那麼多王城、那麼多九品妖植,總有一株是你的。」

「是啊,老范,下一座城池,我就再替你殺一株妖植!」

一旁,孔令圓聽到兩人都這般說法,也是不再推脫。

將妖植的腦核和心核整理好,收起來,當即承諾一句。

這一戰軍部給他們的任務是攻破木葉城,本以為會是一場苦戰,可是有他和蘇北二人,對上尋常宗師,都是砍瓜切菜。

剛入地窟不到兩個小時,已然攻破一座王城。

既如此,他們的目標,自然要放遠一點了。

ps:今日更新到,求訂閱!求打賞!求月票!!!

7017k 媸雅本來睡覺睡得好好的,突然被自己洞府的咕隆聲吵醒。什麼情況?她從出生就被丟在這個水潭修鍊升級,除了很多年前那個傢伙經過,兩人經歷了一段美好的時光,可是後來說要繼續去領悟升級,說最後會回來找自己的。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了,那個傢伙從來沒有回來過,自己開始還會出去等啊盼啊,但是從來沒等來過。

然後媸雅開始性情大變,她本來是可愛溫柔的小蛟龍,但是因為等候不來那個傢伙,偏執成疾,偶爾會忍不住想要動手,有時候破壞花草、有時候欺負其他動物。比如隔壁住得那些黑猩猩,簡直吵死人了,媸雅在想怎麼會有這麼醜陋的動物呢?還一點萌系天分都沒有,過了這麼多年了,一個會說話的都沒有。

媸雅想著,難道是這些膽大的黑猩猩來挑戰自己的地盤?自己從別處收羅的那些白骨難道還不足以震懾他們?真是太過分了,正好最近沒有練練筋骨,出去教訓教訓。

於是媸雅一個翻身飛身而出,雖然是從潭水中出來,但是她的身上半點水漬都沒有沾到,這是因為她雖然比不上上古神獸般強大,但是在這個秘境光球裡面,也是極強的存在。因此才很憤怒,小小的黑猩猩竟然敢挑釁她?

然而媸雅竄出水面才發現,不是黑猩猩,而是一個長手長腳的動物。媸雅回憶了一下才想起來,自己也曾幻化過這個身形,好像是叫人類,對了,是那個傢伙教自己的。他們龍族無論男女只要是掌握了方法,幻化成什麼都行。可是她記得這個大陸並沒有人類啊?她唯一見過的人類就是那個傢伙幻化給自己看的樣子。別的不說,確實是個世間少有的美物,即使種族不同,媸雅還是迷戀上了那個傢伙。

媸雅能幻化人形之後,也看過自己的形體,確也是個美若天仙的樣子,因此當時兩隻龍經常扮做人類去玩過很多東西,有時候明明本體一下子搞定的事情,人類形體要往返多次才能解決。但是想到那個傢伙喜歡,媸雅也就忍住了。想到這裡媸雅覺得那個傢伙為什麼不回來呢?她找遍了整個大陸,都沒有找到他,他們龍族不可能會輕易死掉,所以她不相信為什麼那個傢伙不出現,難道是特意躲著自己?實際上媸雅不是光球之外還有更廣闊的世界。對哦,那個傢伙是叫磂月吧,黃龍上族的天之驕子,是比他們蛟龍還要高貴的存在。龍族也是分等級的,最高級的就是青龍黃龍黑龍的應龍級,再次才是蛟龍等龍,餘下的什麼蛇龍啊,她覺得也不配稱為龍。

實際上當年,由於神獸大戰,磂月感受到光球外家族的危機,迅速領悟了當時智力之星的奧秘,卻不想破壞光球本體,如果破壞了光球,這個光球世界都不存在了,而母親確實也交代自己好好保存這顆光球。於是他想了辦法,通過鑿洞,縮小身體而出。一出光球收回光球裝入袖子中,便先去參加神獸大戰了。而待他後來想要再鑽回光球的時候,卻怎麼都進不了光球,最近他隱約感覺到光球在震動,似乎又要破碎的跡象,這可不太妙啊。他想要自己進入光球,又怕光球承受不住直接破碎了,也擔心當年的佳人不肯原諒自己。他雖然玩世不恭,但是年輕時候的美好純真卻也是都給了小蛟龍女媸雅。所以為了接出媸雅,正好讓趙韻兒一行歷練領悟,按照兩人的資質,即使領悟光球破碎了,在破碎那一瞬間爆炸不會太大,自己也可以迅速抓住裡面的萌寵屬性,包括所有等級以上的萌寵。這也是多年後他領悟到的掌法。這些看似隨意的安排,其實卻也是他精心的布置結果。而他能做的就是在光球之外加固光球的裂縫,不要太快崩塌,至少在趙韻兒一行領悟之前不能。迎親的隊伍盛大隆重,就伴郎的數量也比一般的龐大。

甘凌宇的一眾同窗只要有空的都來了,也就是今天他們才知道甘凌宇要尚公主,當駙馬。

而和他們同窗幾年的南宮珩的身份竟然是二…

《重生皇后很囂張》第1395章。 「好香!」

嚴經緯聞著房間里的香氣,他目光一掃,發現衣櫃位置,掛著馮迎秋上午穿的那一身凹凸有致的職業裝。

而衛生間裡面,淅瀝瀝的沐浴聲依舊。

嚴經緯目光四處掃動,最終落在了床頭櫃的手機上,他走上前,喚亮了手機,發現手機處於鎖屏狀態,需要解鎖才行。

而這個時候,衛生間淋浴的聲音已經停下。

嚴經緯直接走到沙發前坐下,靜靜的等待著衛生間門打開。

大概幾分鐘后。

嚴經緯就聽到了衛生間門打開的聲音,緊接著,一道身影從衛生間里走了出來,她穿著浴袍,頭髮濕漉漉的,擁有一張漂亮迷人的臉蛋。

正是那個叫做馮迎秋的女人!

走出衛生間后,她就發現了嚴經緯,不過,她的眼神卻沒有任何的意外。

「怎麼?看來,你早就知道我會來找你?」

看到馮迎秋沒有意外,嚴經緯不由得開口道。

「我們家小姐說,讓我來到昆州市后,如果無法阻止嚴氏集團重現江湖,就在昆州市住一個晚上!」馮迎秋一邊用干毛巾擦著頭髮,一邊說道。

「哦?你主子猜到我會找你?」嚴經緯眯起了眼睛。

「今天的場景,就算是傻子,也能猜到當年讓嚴氏集團崩塌的是誰,你嚴經緯大少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背後和我們家小姐有關,這個消息,你能坐得住么?」馮迎秋淡淡道。

「呵呵,有點意思!」

既然說開了,嚴經緯也就不客氣,他直接點燃一根煙,吸了起來,緩緩道:「你主子呢?她去了哪裡?」

「我們家小姐有要事要辦!」馮迎秋淡淡道:「嚴大少,我們家小姐讓我告訴你,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如果你主動把嚴氏集團的秘密獻給我們家小姐,那我們家小姐會給你一個痛快。」

「獻出嚴氏集團的秘密,還要殺了我?」嚴經緯冷笑道。

「會給你一個痛快!」馮迎秋說道。

「如果我不獻出嚴氏集團的秘密呢?」嚴經緯冷笑道:「難道,她要折磨我?」

「那我就不知道了!」

馮迎秋搖搖頭。

這麼說了幾句,她已經擦乾了頭髮,把毛巾放好后,她走到床頭櫃前,打開手機看了下時間,說道:「嚴大少,小姐的話,我已經轉告給你,你可以離開了!」

「離開?」

嚴經緯冷笑不迭:「馮迎秋,你主子是我仇人,我今天既然來到這,會輕易離開么?」

「那你還想做什麼?」

馮迎秋冷笑道。

「不知道你聽說過我的一些行事風格沒有?我喜歡把人扣留下來。」嚴經緯冷聲道:「從今以後,你就留在昆州市,讓你主子親自來領你!」

「留下我?你有這個資格么?」

馮迎秋眯著漂亮的眸子說道。

「怎麼沒有……咦……我頭怎麼會暈……」嚴經緯說著,敲了敲腦袋,然後,他的身子就軟軟的從沙發上滑落在了地毯上。

「呵!」

馮迎秋看著暈倒在地上的嚴經緯,瞬間發出了冷笑。

「小姐還特地叮囑我,讓我小心你,看來,小姐的擔心多餘了!」馮迎秋走到嚴經緯面前,伸出手,一把將嚴經緯拉了起來,放在床上,冷笑道:「迷迭香,這種迷香,幾頭大象也經不住。

說著,馮迎秋從一個角落裡拿出了一盤檀香模樣的東西,上面還冒著煙,嚴經緯,就是被這種煙迷暈了。

「看來,傳得神乎其神的嚴家大少,也不怎麼樣!」

馮迎秋自言自語的說著,她看著已經暈倒在床上的嚴經緯,嘀咕道:「今天,嚴氏集團重現江湖,你嚴經緯又成了新聞頭條。不過……若是你突然裸著出現在大街上,會不會又成為一個頭條?」

馮迎秋心裡很不爽,一直以來,她跟在慕幼卿的身邊,沒有任何行動失敗過。

而今天,是第一次!

她今天沒有阻止嚴氏集團重現江湖,讓她心裡很不爽,覺得辜負了小姐的信任!

所以,對於嚴經緯,她也產生了報復的念頭,既然你讓我不爽了,那我也要給你點顏色看看,讓你在嚴氏集團重現江湖的當天,丟臉一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