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萬斤的龍脈石在洞中明滅,山洞中像是形成了能量潮汐,葉凜澈位居風暴中央,道蓮蘊紫電,連他的髮絲都染上些許七彩水珠。那是極度精純的龍脈液,一滴都足以抵得上數斤龍脈石。

口鼻間霞霧噴射,光霧氤氳,瑞彩千條,像是神化了一般。伴隨著每一次的呼吸,胸前神光燦燦,彷彿每一根骨都能看的見,晶瑩透徹,神聖不可侵犯。

凰鸞法展動,葉凜澈背後生出一對黑紅色的能量羽翼,根根羽毛如神金澆鑄。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山嶽上的金光越發璀璨,在第三天時,葉凜澈已然彼岸大圓滿,體內那把七彩神劍越發凝聚。

羽化仙經運轉,體內的神力被梳理的條條是道。顏家的羽化仙經非凡,講究不浪費一絲一毫的神力,每一絲神力都要用到極處,不得不說是一部很神奇的古經。

從剛開始,葉凜澈所修習的古經,皆是遵循小鼎的意思。太初古經為他打下了不朽的道基,太始古經則是與太初相對。兩者互補,形成大道之基,依道家所說,兩者就是代表那未開的混沌。

斬仙古經為世間霞橋境最強古經,攻伐之力霞橋少有古經能與之抗衡,加上離字秘攻伐更甚。葉凜澈體內的七彩聖劍,正好對應開混沌分陰陽之說。

劍劈混沌,自然有無上攻擊之力,緣分使然,顏如畫傳給了葉凜澈羽化仙經彼岸卷。羽化仙經講究精細如羽,控制這股攻伐正是再適合不過。

四卷最強古經,對應諸天萬道成形之意,這方天地不也正如葉凜澈修習古經的意思么?

可以說葉凜澈此時的根基穩如神金都不為過,浩瀚五域能有幾人有他這般機緣,能夠以各大聖地古經最強卷築道,他在走一條前人從沒走過的道。

這條路很難走,雖從沒人走過,但是一個人要成為真正的強者,悟前賢的路是必不可少的一步。不走過不代表不能成功,一旦大成,這條路必然會震古爍今,千古一見。

「轟隆隆」

葉凜澈胸口發出沉悶的雷音,其音裂天,有五色神光在明滅,這是將要進階紋道境的現象。胸腹中的五臟對應五行,也稱為人體五神藏。

紋道境只有五重天,每重天都是開啟一個神藏,凝出獨有的神紋,也就是神通之術。

葉凜澈此時正在衝擊的就是第一神藏,肺之神藏,一旦衝擊成功,他就是一位紋道修士了。

ps:第二更到了,第三更可能要晚點,十點以後吧,等不了的兄弟們,可以明天看。

… 全身晶瑩透徹,此時葉凜澈胸前就像水晶一般透明,可以看的見心臟在跳動,也可看見背脊之上一團黑霧,那是失去帝尊骨才導致的。

「轟……」

葉凜澈調集如海般的生命精氣進行了第一次衝擊,紫電奔放,浩瀚的生命精氣直接將他胸骨碾碎。他大口咳血,甚至吐出一些瑩白骨塊,皆是胸骨破碎的結果。

五臟神華閃爍,強大的生命波動展開,身外的一些山石都被碾為齏粉,強橫的氣機震動群山,萬壑之間雷音轟隆,像是有千軍萬馬嘶吼。

這種情景若是被外界得知,定然又是一陣驚訝,這種進階也未免太過殘酷,連骨都要一起碎掉。但相信很多人都願意受這種痛,因為新生的骨,必然要比以往強上許多,這是難得的煉體機會。

果然,在不久后,葉凜澈體內傳來異響,一根根新生的骨骼閃爍五彩神芒,如玉石一般的胸骨就像完美的藝術品。

外面留守的邪影弟子被那響聲嚇了一大跳,驚魂未定的看了一眼山洞深處,幾人不自覺的向後退了上百米。

震動的聲音逐漸消退,葉凜澈此時只覺得連神識都升華了,整個人就如同靈魂出竅,一瞬間的爽感直透本源,更為強盛的氣血迸放而出,宛若一萬頭真龍咆哮。

葉凜澈此時已經進階紋道境了,真正的算是一名紋道修士了,離各大聖地的神子又近了一步。

「嗡……」

虛空顫鳴,天空中突然出現大片的五彩神雲,下一刻又消失不見,方圓百里諸教皆震驚莫名的望向天空。

「這是紋道之境的五色祥雲,非妖孽級人物不可出現。」

「上一次是彼岸境的異象,這一次是紋道境的異象,如果是同一個人的話,那也未免太過恐怖了。」

「希望門下的弟子最近多多約束門人,千萬不要惹到這麼一個妖孽。」

方圓數千里內的教派心情複雜,各有各的打算,唯一的認同點就是有一個妖孽級天才正在一步步追上來,這速度讓人覺得身後有洪荒猛獸一般的感覺。

山洞中葉凜澈睜開了眸子,兩道金色閃電射出,身前一堆石頭瞬間成為石粉,灑了一地。

整座山洞中本來還有星光點點的龍脈石,此時也黯淡無華,成為一座普通的山嶽。

「還沒有完,將冰火子母蟬拿出來!」小鼎兀然在神海中說道。

葉凜澈猛的想起,自己切出的兩隻古蟬還在身上,小鼎曾特別囑咐過,這對冰火子母蟬不能買,它有辦法用其修鍊寶術,如今不說葉凜澈就差點給忘了。

紅藍神芒照亮了整片山洞,兩隻古蟬雖然還被龍脈石封住,但是當中的一熱一冷卻隔著龍脈石都能感覺的出來。

「將外面的龍脈破開,煉進手掌裡面。」小鼎在一旁教葉凜澈道。

「啪」

葉凜澈一手一個,大力捏去,龍脈石破碎的瞬間,當中的冰火子母蟬也突然像活了過來。

火蟬通體紅燦燦,神焰在上面燃燒,葉凜澈將其握在手中,整條手臂都被火焰包裹。

「咔……」

左手中也傳來異響,寒氣千重,可怕的寒流將葉凜澈右臂都給凍住,直到凍住半邊身子,與火焰交織后才停了下來。

此時的葉凜澈只覺體內冰火交織,一半邊身子冰冷刺骨,如萬年寒冰,另一半邊卻熾熱滾燙,如墜火山。

「這可真是冰火兩重天啊!」葉凜澈感嘆的說道。

好在太古聖體肉身無雙,這等傷害對葉凜澈來說幾乎可以無視,任由它在身上竄動。

「這是修鍊陰陽寶印的法門,依照上面將兩隻古蟬煉化。」小鼎震動鼎身,一串經文出現在葉凜澈腦海中,只聽他又道:「媽的,又幫了你一次,下次切出寶物,我要拿一半。」

葉凜澈沒有搭理它,心裡卻暗自偷笑,這破鼎老是神經兮兮的,不過葉凜澈心底也暗暗感動。小鼎雖然不幫他殺人,但是這些寶術和一路的教導,卻更甚殺人,是大恩,無以為報。

雙手猛的一劃,胸前的兩團神芒就伴隨著大手而動,一冰一火,在空中劃出一個圓,中央龍形曲線遊動,一副太極圖案浮現眼前。

在太極圖案下,兩團神芒燦爛,手臂上的異象也逐漸消退下去。

「天地無極,太極分兩儀……」

虛空抖動,葉凜澈站起身形,大手推動太極圓而動,山嶽立馬成為齏粉。同時一股至陽至陰的氣息散發出去。

「轟」

葉凜澈一手潔白如玉,另一隻手卻赤黑如墨,宛若神魔同體。雙手輕輕划動,無數的小太極圓轟出去,千米內山嶽崩裂,萬木搖顫。

「轟隆隆……」

葉凜澈低喝一聲,身子飛起,腳踏數丈寬的太極圓鎮落而下,一座山嶽當場就被震為齏粉,陰陽太極圓的圖案仿若大道載體,可抵世間諸多法,威力讓人顫慄。

邪影教的弟子早就被強大的氣機逼退出去,此時見天空中那道人影,黑髮狂舞,真的如神魔下凡一般,心中對葉凜澈越發敬畏。

站在山崖上,葉凜澈意氣風發,想想自己白手起家,硬是修到了紋道境,著實不易。

紋道境的聖體,絕對是可怕的存在,連神子級人物都不得不重視了。近十萬年來,聖體難以修行,紋道境的聖體早已絕跡多年,這種體質幾乎都快被人淡忘。

如今,誰也想不到有一個聖體靠自己就修鍊到了紋道境,若是有知,想必各大教派都要為之惻目。畢竟那可是曾經無敵與星空的體質,雖已多年不見其風采,卻無一人敢說這種體質不行。

將周圍清理乾淨,葉凜澈就帶人回邪影五嶽了,白日門和霞龍宗的兩位少主被殺,想必很快就會找到邪影教,相信到時必然又是一陣血雨腥風,憑邪影教那點人是擋不主住的。

還沒進山,葉凜澈就見山門前有兩名弟子神色惶恐不安的四處張望,一見葉凜澈回來,二人目光一亮,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迎了上來。

「報告宗主,霞龍宗的人前來拜山。」一弟子驚慌的說道:「他們好像已經得知邪影教覆滅,這一次來者不善。」

… 葉凜澈心下冷笑連連,這些人來的可真快,自己突破用了十幾日時間,這才剛一出來,這些人就來拜山了,恐怕是來招降的多。

「宗主,你一會一定要小心說話,霞龍宗可比邪影教強的多了,聽說他們的掌教已經是紋道境的強者了。」那名弟子怕葉凜澈不知道為他說道。

葉凜澈身後的邪影教徒撇了撇嘴,小心說話?你還不知道這位爺已經把人家少主都殺了,這是小心說話就能避免的么?

「讓他等著,本宗主沒空見一些阿貓阿狗。」葉凜澈毫不在意的說道。

「可是……」

那弟子還想說什麼,天空上卻划來一道神虹,一名青年傲然而立,俯視著下方,眼神里充滿了冷酷,是一位霞橋修士。

「你就是邪影教現在的掌門?劉虹前來拜山!」那青年眼神中有著一絲嘲弄,道:「邪影教看來真的被人滅了,竟然讓一個小道士來當宗主,不知剛才的阿貓阿狗是在說我么?」

「轟」

劉虹剛說完,回應他的是眼前金光一閃,隨後一座山嶽將他砸了下來。沉重的山嶽砸下,有萬鈞神力,他當場就被砸飛出去,半截身子都被砸爛。

「我不喜歡抬頭看人,雖然只是一雙狗眼。」葉凜澈收回大手,神色冷峻,道:「你連阿貓阿狗都算不上。」

那兩名讓葉凜澈小心說話的弟子目瞪口呆,這主也太狠了吧,上來什麼也不說就打人,這霞龍宗如果殺過來怎麼辦?

「你……你竟敢打我?!」劉虹不敢置信的說道,下一刻就面目猙獰,俊秀的臉龐上殺機如潮,道:「你邪影教今日必定徹底覆滅。」

說著他張口吐出一口精血,鮮紅的血液在空中化為一隻血鳥,想要破空而去,這是一種通訊手段,如果回到霞龍宗,大隊人馬恐怕片刻就到。

「嘭」

葉凜澈大手捏印,腳踏凰鸞法一閃而沒,那血色生物頓時被葉凜澈捏的粉碎。

「不需要你通知,我自然會找上你們。」

在桑海城時,葉凜澈就已經將這兩個門派列為必殺目標,就算今天沒來人,葉凜澈也準備找上門大開殺戒了。

「你……」劉虹面通紅,想動手又摸不清對方的實力,剛才葉凜澈一擊就讓他重傷,現在那還敢動手。

「你們邪影教已經覆滅,最好歸降霞龍宗,否則,遲早會被滅掉的。」

「聒噪!」葉凜澈一巴掌掄了過去,道:「你們的兩位少主都被我殺了,竟然還要我歸降,你們宗主真是心胸寬闊。」

「什麼?我們少宗主已經被你殺了?」劉虹吃驚的問道,同時一股懼意在心頭升起。

葉凜澈不在說話,直接一指點了過去,黃金神芒如破豆腐般將其腦袋破開。對與這種人,葉凜澈絲毫不會手軟,都是和邪影教一路貨色,奸淫擄掠,無惡不做,方圓數百里內的村子皆被他們禍害過。

邪影教的弟子在身後一言不發,實在是被這位年輕宗主的鐵血手段而懾服。

在邪影教最強盛的時候,霞龍宗也要比邪影教強上不少,這些弟子何曾如此揚眉吐氣過。

「白日門郭真前來拜山!」

悠遠的聲音自數十裡外傳來,人沒都聲先到,這那是拜山之禮,分明就是威勢凌人之狀。

葉凜澈心下冷笑連連,這兩個門派還真不愧是結盟過的,做事都如此一樣。

郭真駕著神虹而來,立在虛空上冷眼看著下方,當掃到地上劉虹的屍體后,瞳孔驟然收縮。

兩門派結盟約有百年,劉虹他自然認識,霞龍宗霞橋境的俊傑,如今慘死在這裡,再看邪影教眾門徒臉上的淡然之色,他頓時明白過來了。

「邪影教還有這樣的高手?!」郭真站在虛空厲聲問道:「你們殺了他,看來邪影教沒有存在的理由了。」

「邪影教有沒有必要存在,我不知道,但是,我很不喜歡抬著頭和人說話,給我下來。」葉凜澈說道最後幾乎都是暴喝出聲。

金色大手化做磨盤大小,一掌蓋下,連虛空都為之顫動,郭真神色劇變,下一刻整個人都被拍飛出去。

「啊……」

郭真慘叫一聲,葉凜澈直接動用了凰鸞法,身形化做殘影,凌空一腳將郭真從天上踏到地上,百米大裂縫擴展出去,直接踩斷了他的一隻手臂。

「你邪影教已經惹上了霞龍宗,還想與白日門為敵不成?」郭青又驚又怒的說道。

「你們兩派同氣連枝,一個與兩個在我眼中沒有任何區別。」葉凜澈說完不在多說,直接一指點殺。

身後邪影教弟子不敢吭聲,葉凜澈在他們眼中早就是魔王般的存在,殺兩個人而已,用不著那麼驚訝。

「你們回山門繼續搜找龍脈,如發現今天這等龍脈礦,一定要第一時間通知我。」

葉凜澈曾記的尋龍天書上所說,逆龍池現世,必然會有九條小龍礦在其周圍出現,也就是說像今天這樣規模的龍礦,應該還有八座沒有出現。

逆龍池為世間絕滅之地,葉凜澈當然沒有本事進去,但是這些小龍脈礦就不一樣了,那都是逆龍池出現所導致的。九座龍礦,相當於數萬斤的龍脈石,葉凜澈自然不會放過。

一出邪影教葉凜澈就神色冰冷起來,白日門和霞龍宗已經找上門來,坐以待斃不是他的風格,解決麻煩的最好辦法,就是扼止麻煩的誕生。

白日門與霞龍宗是聯盟,兩座山離的很近,幾乎為一體,葉凜澈在離的很遠就看見了這兩座山嶽。

「轟」

葉凜澈化身的小道士衝到虛空上,黃金鐵拳掄動,一輪太極圖案在兩臂間展開,眼前山上的護山道紋被這一拳轟的破碎,整座山嶽都在震動。

「這是怎麼回事?」霞龍宗主在山間怒吼道。

霞龍宗的弟子皆神色大變的看著虛空,護山道紋突兀破碎,這讓人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葉凜澈並沒停手,大腳如黃金澆鑄,同樣的一腳踩在白日門的護山道紋上,同樣的摧枯拉朽,整座山的道紋都被破滅掉。

經過重新煉製的一百零八根大旗飛出,黑風嗚呼,每一根旗都插在了特定的位置。黑色的道紋升起千道,兩座山竟然被一同封住,裡面的人難以出來,外面的人也同樣進不去。

白日掌教神色一變,看著暗下的天空,道:「不知是那位道友與我開這等玩笑,可否出來一見。」

「咚」

黑暗盡頭傳來震響,宛若能挑動人的心神,一些修為低的弟子直接就吐了一口血,倒飛出去,實在承受不住這股壓力。

… 只見一位看起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衫飄飄的走來,一頭黑髮濃密,背負雙手,從黑暗中走來,宛若謫仙一般。他速度很快,只是眨眼間,那少年就已經衝到了山嶽前,同時震飛了數十人。

在看見是一個少年後,白日掌教心頭鬆了一口氣,但也不敢太過大意,道:「不知小兄弟為何攻擊我派護山道紋?」

「你等山嶽擋住了我的去路。」

葉凜澈淡淡的說道,同時輕瞄了山巔上的幾人,這些人都是白日門的太上長老。

有四位長老,實力都在彼岸六重天左右,而白日門的掌教實力最高,為紋道三重天強者,說明他已經掌握了三種小神通,開發了三個神藏,實力不可小覷。

白日掌教神色驟變,不由冷哼道:「小友好大的威風,天高地廣,地域浩瀚,區區一座山嶽繞過便是,而你卻直接轟碎了我派的護山道紋,行事未免太過霸道了。」

「那來的小畜牲,竟敢在白日仙峰撒野!」一位青年忍不住跳了出來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