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個水缸大小的氣旋高速旋轉,帶著切割之勢,團團圍繞住江離。

肉眼可以看到空氣聚團,高速氣旋擴散。

甚至,空氣凝聚到極點,相互摩擦,在氣旋的中央彷彿發出閃光,如七顆明星在她掌中生生不息。

A級武學,七星碎氣道! 七個巨大氣旋一產生,江離就知道事情要糟糕。

對方的生命力太強大了,武學精湛,遠遠在自己之上。切割,搬運,操縱氣流都爐火純青,真正掌握了A級武學的精髓。

B級武學,比如鬼神拳是以冥想為主。

而A級武學,則是以先天罡氣為主,一旦催動,威力巨大,給人一種轉移空間的感覺,稍微打出,空氣就變成驚濤駭浪。

修鍊到最高境界,人甚至可以御風。

操縱氣流,御風而行,該是何等自在。

這就是古老道家典籍中記載的列子御風。

氣旋擠壓而下,四面八方都是狂飆的氣流,江離的視線已經模糊,這些氣旋邊緣切割到他身體上,使得身體火辣辣的疼痛。

撲哧!

一道氣旋率先擠壓上來,瞬間在江離臉上割出一道血痕,可見這氣旋的威力,簡直比刀劍還要鋒利,以現在江離的身軀,刀劍根本無法切割出來痕迹,但氣旋卻可以。

氣旋合攏,江離避無可避,眼看就要身受重傷,連忙施展出大帝風印。

「大帝風印!」

他整個人向下一鑽,身軀高速旋轉,然後竭力縮小,整個人好像一個放空的皮囊,嘎吱嘎吱作響。

氣旋擠壓上來,落了空。

而江離發出長嘯,雙手猛擊,身軀做螺旋,高速旋轉,每一秒鐘發出來數百擊,強烈氣爆產生,轟鳴著,向中間直接擠了出去。

二人對上,產生了強烈的碰撞。

巨大的爆破聲炸響,這兩人先天罡氣撞擊產生的爆炸範圍,甚至波及到了十多米之外的地方。

江離全身皮膚多處破碎,但他卻成功闖了出來。

而黃葉氣定神閑,只不過眼神越發寒冷,一招「七星碎氣道」居然沒有能夠拿下江離,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走!」

江離一脫離圈子,便猛烈奔跑,想要迅速逃離這裡。

那年盛夏微微甜 他不相信這些人還敢追殺他,剛剛出手雖然違反校規,卻可以借口說是切磋一下。

但開始追殺的性質就不一樣了。

「想跑?」黃葉笑了,雙手朝後面一甩,氣流狂涌,整個人居然憑空滑翔,如箭矢激射,每秒速度到達百米!

只一瞬,她就追上了江離,一掌拍下。

眼看這一掌就要拍到江離頭頂上,突然一個影子出現在江離面前,抓住了黃葉的手,簡簡單單的一個動作,就讓所有氣浪盡數消失。

黃葉好像小雞一般被抓住,然後被這個影子一丟,遠遠扔了出去。

「嗯?」

江天河眼神一緊,身軀一閃,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就出現在半空中。

他抓住黃葉,然後憑空一個迴旋,如仙鶴在空中轉折了三下,攬著黃葉緩慢落下,整個人不帶絲毫煙火之氣。

「老生為什麼到新生基地來,欺負我的學生?」

一個高大的黑影站立在江離面前,問話之人,正是洪黑獄。

魔鬼一般的導師出現了。

「你就是江離的導師?」江天河按住黃葉,示意她別輕舉妄動,「那我便告訴你,因為江離是我們日月集團江家的人,違反家規,殺了我們江家的人,你說該不該受到懲罰?」

他城府頗深,報出日月集團江家,希望對方能因此而忌憚,不多管閑事。

「你有人類高層法院的判決?或者是逮捕令?」洪黑獄上下打量他一眼,問道。

「沒有。」江天河接著說道:「不過,他殺了我們江家的人……」

「不過個屁!」洪黑獄突然一聲怒喝,聲音如暴雷,直嚇得在場眾人一個激靈。他連聽完的耐心都沒有,喝斥道:「沒有就給我滾!」

「你……」江天河一口氣差點梗住。

洪黑獄上前一步,用一種審問的口氣說道:「你是大河小隊的人,導師叫做黃聖靈是不是?」

「你怎麼知道?」江天河的神情看起來居然很是平靜,榮辱不驚,而黃葉顯然受不了這種恥辱,就要暴走,卻被江天河給攔住了。

其實他不認識洪黑獄,星空大學中學生太多,導師也多,許多高手都深居簡出,有的導師甚至只顧自己修鍊,從來不帶學生,沒有人可以認識所有的人。但是江天河能從洪黑獄身上感受到一股極強的壓迫,即使被其斥罵,毫無顏面,也按捺住不敢輕舉妄動。

「黃聖靈這個廢物,還帶學生?回去告訴他,如果再縱容學生來新生基地鬧事,我會讓他寢食難安!」洪黑獄似乎失去了耐心,邊檢查江離的傷勢,邊道:「你們滾不滾?」

「我們走!」

江天河深深看了眼洪黑獄,拽著黃葉,一齊退出了新生基地,上了戰艦,「嗖」的一下消失得無影無蹤。

江離鬆口氣,連忙拿出藥劑,在身上噴射療傷,傷口瞬間就全部癒合了,可見他的恢復能力非常強大。

「導師,這次真的謝謝你。」江離心中感激,連忙道謝。

「保護學生是我的責任。」洪黑獄臉上表情不動:「下次你們要小心一點,星空大學小隊和小隊之間的爭鬥很殘酷,在基地中只是打打鬧鬧,走出去就是殺人害命!這樣的事情層出不窮,你們不是普通大學生,而是戰士!其它的話不用多說,你們唯一要做的就是修鍊,再修鍊,強大,再強大!我不想知道你們的恩怨,也不想聽婆婆媽媽的解釋。」

「是!」

江離重重點頭。

洪黑獄身軀一閃,立刻消失,乾淨利落,不說任何廢話。

「這次幸虧導師出手,要不然我們吃虧大了,積分榜上的大河小隊盯上我們,以後日子可就艱難嘍。」陸佳佳嘆口氣。

「他們是沖我來的,和你們無關,只要你們不插手就沒事。」江離冷靜的道。

「江離,你說什麼呢?」李朕目光一橫,佯怒錘了他一拳:「我們是小隊,一個整體,生死同心,榮辱與共。你是我們的隊長,還說出來這樣的話,想要氣死我們是不?如果我們遇到危險,那你是不是也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沒錯,我們五個人組成小隊的一刻,命運就系在一起。」於天才向來嬉皮笑臉,聽到李朕這話,神情也難得的嚴肅起來,鄭重道:「任何一個隊員的事就是我們大家的事,不管誰來對付我們,我們都要齊心協力,和他抗爭到底!」

「對,沒有人可以欺負我們十方小隊!」陸佳佳對於剛才黃葉的囂張很是氣憤,跳腳喊道。

四人沖著江離伸出手來。

江離啞口無言,望著四人青稚但堅決的面龐,一種名為感動的情緒在心底悄然滋生,此時此刻,竟不知該說什麼好,只是重重的點了下頭,也伸出了手。

五個人的手搭在一起。

彼此之間,構成了一個名為信任的橋樑。

這一瞬間,彷彿時間都靜止下來。

於天才率先開口,打破沉默,咬牙道:「當務之急,要抓緊增強實力,這樣才不會被人欺負。」

「走,我們現在就出去歷練,順便欣賞下帝王星上的風景,我已經查看好了,在離我們新生基地大約三千公里的地方,是一片最古老的原始森林,其中有非常強大的野獸,比如火神鳥,每抓一頭貢獻給學校,可以獲得小隊積分1點,而且能夠獲得大約五百萬的報酬。」李朕點開晶元:「火神鳥在寵物市場上特別珍貴,外面能夠賣到上千萬一只。」

「抓火神鳥也能夠賺錢?」江離想起來當日考試完畢,第一次見到夢行雲,他就在外面抓到一頭火神鳥,騎著飛行到達人類基地門口。

沒想到火神鳥如此值錢,賣給學校一頭都是500萬。

那以他的催眠術絕對可以抓住很多火神鳥,財源不是滾滾而來?而且,他還有巨大的儲物空間,可以一次性攜帶許多資源。

江離點開電腦晶元,在上面查詢各種各樣的資料。

是星空大學收購價格,還有積分。

「震天雷獸,3億星元一頭。」江離點開這條信息,只見上面寫著:「必須要抓活的,以供研究,積分100點。」

小隊積分榜很重要,因為每個月星空大學都會進行一次評估,積分一旦排上了榜,就會得到豐厚獎金和獎品,等於是薪水。

也不知道賺取多少積分,小隊才可以上榜。

「火神鳥,抓捕一頭活的,然後馴服,交給學校,可以獲得500萬星元,小隊積分加1。」江離又搜索火神鳥市場,發現在網路上,火神鳥市場非常好,被馴化之後對主人忠心耿耿,可以用來看家,照顧小孩,也可以承載人飛行,作為實用性寵物,是許多人類富豪爭相購買的對象。

火神鳥羽毛更是可以做成精美的奢侈品,是上流社會夢寐以求的東西。

不過火神鳥非常厲害,可以噴火,而且全身鋼筋鐵骨,槍支都無法穿透,除非是那種戰艦激光炮,但殺死的火神鳥,卻又沒有用,只有活著的才能馴化,變得有價值。

當然,火神鳥經過人類馴化之後,服用營養液,會變得更強大,對人類也忠心耿耿,不比別的野獸,難以馴化。

比如震天雷獸,性格高傲,幾乎不可能被人類所驅使,人類只有殺死之後做研究。

「我來看看,積分榜上排名第一的怪獸是什麼?」江離繼續仔細的搜尋。

經過漫長的數據調整,突然出現一個頁面。

「我的天,這是什麼怪物,價值一億積分?一萬億星元?」江離看著上面第一個,不由得愣住了,這是帝王星上最貴的怪物了。

他連忙點開,發現卻是一個人。

一個中年人,身穿長袍,背負雙手,站立在星空之下,雙目望著遠處,風姿如同絕世霸主,但又帶著書卷氣息,似乎古代大儒。

「帝王星,大乾帝國書院院主,陳天書。帝王星土著,絕世高手,屢次殘殺星空大學學生,企圖摧毀大學基地,生命力初步估計64,心靈境界,胎息之混元息,擁有神通!危險指數SSSSS。」

入定的境界分為三層,小定,大定,常定。

胎息的境界也有三層,分別是念息,神息,混元息。

混元息是最高一層,究竟什麼境界,江離無法琢磨,不過看到64的生命力,他關掉了光腦查詢。

這種人物,甚至可以徒手打爆戰艦,千里之外一個念頭就殺死自己,去抓捕他?開玩笑。

抓住陳天書,獲得一億積分,立刻就可以成為大學積分第一的小隊,而且獲得萬億星元的獎金。

但至今還沒有人做到,想打他主意的人,都死了。

江離現在2.7生命力,連他的零頭都沒有達到。估計導師洪黑獄也都會被陳天書秒殺。

陳天書身為帝王星上大乾帝國書院領袖,等於是人類星空大學校長一個級別的存在,無時無刻都想摧毀人類基地。

江離想到這一點,對於自己以後的處境多了一層憂慮。 一輛飛行汽車在離地數百米的低空中飛行,速度大約是每小時兩千公里,和兩百年前國家時代飛機的速度相比,還要快出兩三倍。

不過比起那些每小時上萬公里,甚至數萬公里的戰艦比起來還是差了很多。

就算是這樣,這一台飛行汽車價格也達到了500萬星元以上,汽車長達七米,其中剛好可以容納五個人,還能夠裝一些補給用品,通體都是高科技合金鍛造,有些類似於戰鬥機,在外面的價格要賣到兩三千萬。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上面沒有武器系統。

只能夠載人飛行,不可以進行攻擊。

這是「十方小隊」所有人湊錢買的,適合趕路,離開人類基地,到更遠的地方尋求財富。

帝王星上是不可能大規模開發的,因為重力情況,普通士兵工人前來,只有死路一條,所以星空大學建設在這裡,讓這些厲害的大學生,人類的預備精英去開發,去收集資源。

江離和隊友現在要前往「火神鳥」出沒的地方,活捉幾隻鳥來賺錢,換取積分,好購買靈石訓練。

要降服活的火神鳥,必須施展催眠術。

好在五個隊友都是佼佼者,其中江離是小定的境界,李朕也是小定,其他人都是深度睡眠第三階段,催眠術有很強的造詣。

「注意,我們已經到了火神鳥出沒的叢林!」大約飛行了兩個小時,他們離人類基地越來越遠。只見那高大延綿,一望無際的山脈出現在眼前,知道已經到了無人開發的原始森林,江離眼睛銳利,可以看到許多奇形怪狀的動物,以及巨大的野獸在叢林中蟄伏。

他甚至看到一頭體型是地球大象十倍的巨象,長長的鼻子朝著湖泊中吸水,然後噴射到數十米的高空,形成雲霧。

這是「帝王象」,力大無窮,只有帝王星上才會孕育。

不過這東西價值不高,還難以攜帶,一般沒有小隊會去抓捕它。

「我們必須要把汽車降落下去,這裡已經是火神鳥的領地,任何飛過領空的東西,都會被火神鳥成群結隊的攻擊。它們體型巨大,噴射的火焰可以融化金屬,我們的汽車雖然有隔熱層,不會被融化,但被攻擊久了,也會造成損毀。」

李朕看著茫茫原始森林:「抓捕火神鳥,必須要用催眠術,我是中級催眠師,江離也是,所以我們兩人做主力。陸佳佳,楊妙玉,於天才,你們三人修鍊『心靈溝通術』,三人的心靈疊加在一起,進行聯手催眠。」

「好!」

汽車開始向陸地降落,但是下面沒有降落地點,都是茂密的巨樹叢林,楊妙玉駕駛著汽車,抱怨道:「這哪裡有地方停車啊,難不成要停到樹上去?」

「你笨啊,嘿嘿,看哥哥我的手段。」於天才挑挑眉毛,打開車窗,丟出去一枚**。

轟隆!

大地震動起來,頓時一片十平米左右的森林就被爆破開,露出了一片荒蕪的凹陷空地,可以停車。

這是管狀的「雲爆彈」,威力經過了許多次改進,其中純粹是高能量壓縮的氣體,就算是石頭也能夠震得粉碎,用來開闢森林空地,再好不過了。

飛行汽車穩穩的降落了下去。

五人走出汽車,穿上了低武機甲,這樣可以預防毒蛇,小蟲子,各種細菌和有毒物質的侵蝕。

在帝王星的叢林中,最為厲害的是一些有毒瘴氣,無影無形,但是侵蝕上來,人的皮膚就好像遭遇到硫酸一般,被腐蝕,然後化為白骨。

只有穿上機甲才能夠避免。

星空大學的低武機甲,不只是金屬,內部還有一層防化薄膜,可以抵擋有毒物質和細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