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葉晨其實是拒絕的,覺得自己這麼大個人了,吃糖葫蘆有點感覺不好。其次,葉晨也感覺自己一個男子漢大丈夫,豈是一串糖葫蘆能收買的?自己就是餓死,累死,也不會吃林穎買的糖葫蘆一口。

但是萬事萬物都逃不過偉大哲學家的真香定理,在聞到那糖葫蘆傳來的香味,以及看到糖葫蘆那晶瑩剔透的果實,葉晨饞蟲大動,於是便按耐不住,嘗試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

等到一口先咬在糖葫蘆果實上的時候,頓時一股清涼甘甜可口的味道在自己口腔之中炸開。同時,其中也還夾雜著一股令人生津的酸味蘊含其中。只是一口,頓時就讓人精神大震。

沒想到這糖葫蘆和前世的比起來,竟然如此的好吃,真不愧是能賣一個金幣一串的糖葫蘆,物超所值。

一路上,一行三人走走停停,兩個仙女似的女子,加上一個醜陋無比且毫不起眼的男子,形成了穎水鎮這步行街上的一道特別的風景線。

而且林穎和李嫣然二女還時不時的給葉晨擦汗(雖然說以葉晨的修為體質來說,提這麼一點點東西,且才走了那麼一點點路,出汗是不可能出汗的。)所以葉晨一度覺得林穎二女肯定是在醞釀著什麼陰謀。

與此同時,林穎二女還不時的給葉晨買東西,買水,吃食,噓寒問暖。兩個人整一個賢惠的妻子模樣。一旁的一眾行人在看到兩個仙女給一個醜陋不堪的男子做這些的這一幕之後,都不禁在心裏面暗暗的感嘆,為何兩朵花居然會插在牛糞上,果真的是應了那句話,美女與野獸,白菜與豬。

而無數的男同胞心裡也都不停地悲憤的吶喊為何好白菜都讓豬拱了……

然而,對於林穎二女的表現得行為,葉晨完全沒有外人想象中的享受的想法。深深了解二女為人的葉晨在二女做這些的時候,反倒是感覺一陣毛骨悚然,冷汗直冒,一直在暗暗覺得二女這肯定是在醞釀著什麼陰謀。

果不其然,終於在三人前行沒多久之後,一個風度翩翩,英俊瀟洒,風流倜儻,才華橫溢的一個身穿儒袍的富家公子哥走了出來,攔在三人前行的道路上。

只見那公子哥先是彬彬有禮的對林穎二女行了一個禮,然後用富含磁性令人迷醉的嗓音開口道:「小生玉靈龍,乃穎水鎮玉家大公子。不知是否有幸能夠與二位認識一番?」

聽到玉靈龍的話,旁邊的一眾吃瓜群眾轟然一聲,紛紛議論不已:

「哇,他就是玉家的大公子啊!」

「真的就像是傳聞中的一樣,好帥,好英俊,光是看他的臉我都要醉了。」一旁的一個小花痴雙手捧在胸前,滿眼桃心似的喃喃自言自語道。

「傳聞他學富五車,是我們大漢帝國有名的學者。」

「玉靈龍,我要給你生猴子……」

「玉靈龍,我愛你,我願意為你做所有事……」

「玉靈龍,玉靈龍……」

聽到一旁的那些吃瓜群眾在聽到自己的名字之後,反應那麼大,玉靈龍不禁自信的驕傲的笑了起來,心中暗想:「本公子名氣這麼大,想必前面這兩位天仙應該會有所反應的吧。只要能夠搭上話,那麼以後的事就會一回生,二回熟,時間長了,一切自然水到渠成。這是自己多年的的經驗,究竟考驗得來的結果。」

果然也不出玉靈龍所料,在玉靈龍開口詢問之後,自己前面那兩位女子便微笑起來。

在看到二女微笑起來的一瞬間,玉靈龍頓時感覺以前自己的人生一片灰暗,但是現在卻直接明亮了起來。

同時看著二女那甜美的笑容,玉靈龍也頓時感覺自己整個人就彷彿是從寒冷的冰天雪地之中出來,來到了溫暖宜人的陽光之下。

「我一定要拿下這兩位天仙,無論用什麼辦法!」玉靈龍暗暗下定決心道。

然而,下一秒,二女的表現直接讓玉靈龍臉上的笑容僵硬了、

只見二女微笑著搖搖頭道:「不好意思,我們對你不感興趣……」

聽到這話,玉靈龍臉色僵硬,沒想到在聽到自己的名字之後,二女居然還會拒絕自己。「難道她們沒聽過自己的名號?」玉靈龍不禁這樣暗想道。

不過心中雖然有點不快,但二女的表現還是引起了玉靈龍更大的興趣和挑戰性。

只見玉靈龍繼續微笑道:「倒是小生唐突了,嚇著了二位菇涼。不過我並沒有惡意,只是單純的想要認識一下二位而已,沒有其他的意思。」

玉靈龍暗想,自己都已經說到這份上了,想必這兩個仙女應該不會再那麼拒人於千里之外了吧。

可是,最終的結果還是出乎玉靈龍的預料,只見二女一副興緻勃勃的模樣,想要說但卻有憋了回去,欲言又止,欲拒還迎。直讓玉靈龍心中像是有無數只螞蟻在爬一樣,直痒痒。

於是玉靈龍便耐不可及的連忙問道:「二位菇涼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嗎?」

在玉靈龍的話問完之後,二女便齊齊的點了點頭。

玉靈龍急忙道:「二位菇涼還請說,如果有什麼需要在下幫助的話,在下比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 林穎二人相視一眼,面露掙扎的神色,最後好似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略微帶點傷心的意思道:「公子言行的真誠,實屬讓我姐妹二人頗有感動,也很想與公子認識一番。但奈何我姐妹二人已有婚配,乃待嫁之人,又實在是不應該和公子有所牽連,以免污了公子的名聲。但是公子卻有誠意十足,我姐妹二人又不忍心辜負公子的一番美意,所以內心十分的糾結,難以選擇。」說著,林穎和李嫣然用手裡的絲巾輕拭眼角,做出掩面而泣的模樣。

看著兩位仙女掩面而泣的模樣,玉靈龍頓時感覺自己的心就彷彿被揪起來了一般,十分的難受。於是連忙開口問道:「倒是小生唐突了,不過小生乃是真誠實意的想要與二位姑涼結識一番,別無他意。如果二位姑涼定親之人有意見的話,我自當親自前往與之解釋,必不會讓二位姑涼為難。」

嘴上這樣說,但玉靈龍心裡暗暗想到:「哼哼,等到我見到了你二人的未婚夫,我就直接報上我的名字,想必到時候其聽到我名字和我家族的話,定然會知難而退,到那時我機會就來了。而且看著兩位小娘子言行模樣,想必對我也是頗有好感,所以到時候自己的目的應該就更容易實現。」

想到這裡,玉靈龍心中更是一陣火熱,像趁熱打鐵似的連忙繼續問道:「擇日不如撞日,不知二位姑涼未婚夫婿姓甚名誰,身處何方?如若在這附近的話,我也好與其認識一番。想必以二位姑涼的氣質模樣來看,二位姑涼的未婚夫定然不是凡人。」

聽到玉靈龍的話,林穎和李嫣然相視,好似在思慮的模樣,想了一會之後,二女才齊齊點頭輕聲道:「多謝公子,既然公子想見我相公的話,那我姐妹二人自當引薦。」

「我二人的未婚夫婿,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公子還請看,正是我二人身後那位幫我們提袋子的人。」說著,林穎二人便手指了指在後面提著一堆東西的葉晨輕聲道。

玉靈龍頭一偏,視線從林穎二人的身上移開,往二人身後看去。

印入玉靈龍眼帘的,是一個身穿白色長衣男子,雖然身上所穿衣物的布料等等,一眼望去皆是不俗。帶當玉靈龍視線往上移時,卻看到了一張醜陋無比,腫的像是豬頭一樣的臉,青紅紫綠。很是噁心,差點就噁心的讓玉靈龍把昨天吃的飯吐出來。

玉靈龍指著葉晨,一臉的不可置信,聲音頓時提高了幾個分貝道:「他是你們兩個的未婚夫?」

林穎二人齊齊點頭:「是的呢,沒錯哦,他就是我們二人的未婚夫婿,怎麼了,公子突然這樣,是不是對我們有討厭啊?」說著,林穎二人泫然欲泣,一副就要哭了的模樣。

看到美人這樣,玉靈龍心都快要碎了。連忙道:「沒有,沒有,二位姑涼誤會我的意思了!」

「正好,二位姑涼的未婚夫長得如此的清新脫俗,我也想與其結識一番。」說著,玉靈龍就徑直對葉晨走來。

蒸汽朋克世界里的醫生 一開始,葉晨看到一個男子突然攔在林穎二人面前,然後沒多久三人就一副有說有笑的模樣,然後葉晨又看到林穎二人時不時的指指點點,說說笑笑,偶爾還夾雜著作勢要哭的模樣,葉晨就知道,這二人絕對是起了玩心了。

不由得,葉晨也暗暗的為那位突然攔在林穎二人面前的那位仁兄祈禱,希望到時候他別被林穎二人玩壞了或是弄出心裡陰影,那就不好了!

正當葉晨無聊的思緒快要飛出天外的時候,葉晨突然感覺到林穎二人對自己指指點點,臉上表情奇怪,然後就看到攔在二人面前的那人看了自己一眼,先是一副噁心得快要吐了的模樣。

葉晨不由得一陣腹誹:「喂,話說我有那麼丑嗎,直接讓你看一眼就噁心得快要吐了?」

再然後那人若有所悟的點點頭,隨後便向自己走來。

看到此情此景,就算是再遲鈍的葉晨也發現了不對之處,暗道一聲:「不好,忘了這兩貨的腹黑本性了,自己這怕是被殃及池魚了。」

果不其然,那人快步走到葉晨的面前,高傲得像一隻白天鵝一樣,頭往上四十五度角,用鼻孔看葉晨道:「我是玉靈龍,穎水鎮玉家大公子。聽說你是那兩位姑涼的未婚夫婿?」

聽到玉靈龍的話,葉晨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喂,要不要這樣,玩這麼大的嗎?未婚夫婿是什麼鬼?」

但葉晨臉上還是一副笑容模樣道:「這位小哥,我想恐怕你是誤會了,我並不是她們兩個的未婚夫,我只是她們的朋友而已!」

聽到葉晨的話,玉靈龍心裡直接不屑:「看吧,果然,一聽到我玉靈龍的名字,就立馬撇清關係,慫人一個,果然不配得到那兩個仙女的放心。」

「而且自己剛剛也感應了一下他的氣息,修為僅僅只有區區練氣一級而已。這麼大的年紀了,才修鍊到這樣的境界,可見這傢伙的天賦是有多低。」

「而且,雖然自己平時不是以修鍊為主要的任務,花在修鍊上面的時間也沒有那麼多,但自己好歹也有練氣八級的修為,所以和葉晨比起來,自己無論是身家,還是修為等等各方面,自己都要優秀得太多。」想到這裡,玉靈龍心裡更是大定,覺得追的上那兩個仙女的把握更是大了許多。

「這裡有一萬金幣,你收下,然後就從此消失在兩位姑涼的世界,不要再出現。」玉靈龍嫌棄的看了葉晨一眼,然後丟了一個乾坤袋給葉晨,裡面裝著一萬金幣。

在玉靈龍想來,這面容醜陋無比的男子應該從來沒見過這麼多錢,想來也是,一萬金幣,足夠十戶人家吃好的喝好的十年之久,光是從男子那醜陋無比令人噁心的面容愣住的樣子就可以懶得出來。

的確,葉晨也是直接是愣住了,眼前這個高傲的白天鵝逗比,一來就問自己是不是林穎和李嫣然那兩個坑貨的未婚夫,自己都如實回答說不是了,居然還不信,一萬金幣就直接丟給自己。讓自己永遠不要出現在那兩個坑貨的世界里。所以男子的這一番操作,直接讓葉晨都驚呆了,愣住了……

「居然還有這種好事的?」

…… 於是葉晨在接過了玉靈龍丟過來的裝有一萬金幣的乾坤袋的時候,直接對著玉靈龍笑了一下:「好的,就聽土豪大佬你的,以後我絕對不會出現在她們的世界里。」說著,葉晨直接拿著裝有金幣的乾坤袋,轉身就要離開。

「沒想到自己只是出個門,陪一下逛街而已,居然衝天而降一萬金幣,不要白不要,這夠自己買多少好東西了,想著葉晨不禁露出了滿足的呆傻的笑容……」

而看到葉晨的模樣,玉靈龍也是直接愣住了。

「這麼乾脆的嗎?」

「這麼痛快的嗎?」

「沒有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嗎?」

「沒有莫欺少年窮的嗎?」

一連串的疑問不停的在玉靈龍心裡響起,在看到葉晨僅僅只有練氣一級的時候,玉靈龍就暗暗策劃好了,用金幣羞辱葉晨,然後葉晨忍不住熱血上頭,將金幣砸回給自己,然後衝動之下向自己發起挑戰,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的話。

然後自己再以雷霆手段,瞬間鎮壓,讓他嘗試一下來自現實的毒打,三十年河之類的熱血的話只存在於小說裡面。然後自己成功裝B,以絕對強者且知識淵博的形象,徹底俘獲那兩位仙女的芳心。同時又沒有損失金幣,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

可是讓玉靈龍沒想到的是,葉晨居然這麼沒骨氣。收下金幣直接就要離開,讓玉靈龍的打算落空。

孕期女神 玉靈龍連忙攔住葉晨疑惑問道:「你就這麼走了?」

葉晨一臉懵逼,奇怪道:「啊,不然呢?還有什麼事的嗎?」

玉靈龍頓時像吃了蒼蠅一樣難受,咬牙道:「我是讓你直接永遠離開你的未婚妻,你不生氣,沒有憤怒的嗎?」

葉晨像個傻子一樣,呆愣在原地,一臉的茫然,然後搖了搖頭:「並沒有。」

葉晨的回答頓時讓玉靈龍感覺呼吸一滯,整個人就感覺像是全力打出了一拳,然後卻打在了棉花上一樣,巨大的力量沒有釋放出去反而導致自己閃了腰一樣,好半天才緩過氣來。

玉靈龍繼續咬牙道:「難道她們不是你的未婚妻的嗎?」

葉晨白了玉靈龍一眼,不耐煩道:「誰給你說她們是我未婚妻的?」

「她們自己說的啊!」玉靈龍指著林穎二人直接道。

「那她們說的,你找她們啊,找我幹嘛? 海賊之心靈果實 閃開一點,別擋路,我要回書院了……」葉晨不耐煩的就錯開玉靈龍的身體,就要準備離開。

然而就在這時,前面的林穎和李嫣然也已經緩步走了過來,然後直接指著葉晨對玉靈龍道:「嚶嚶嚶,公子你看,他一看我們和你說話,肯定是吃醋生氣了,所以假裝不認識我們。然後等到我們回去之後,他肯定就會想辦法懲罰我們,嚶嚶嚶。我們只不過是單純的想要和公子你認識一下而已,沒有其他的意思,然後他就這樣,嚶嚶嚶。」

看到演技爆炸的林穎二人,葉晨胸口一悶,心裡直接開罵狂噴道:「嚶個P啊,你們是嚶嚶怪嗎你們,什麼叫我突然就這樣?什麼叫我吃醋?還有什麼我是你們的未婚夫的啊到底什麼鬼?真的好毒,好坑啊你們兩個。找到獵物了,想要玩可以,但是別帶上我啊!」

然而聽到二女的話,玉靈龍更是用凌厲的眼神看著葉晨,厲聲道:「你聽,她們都說了,你是她們的未婚夫了,你還有什麼好解釋的?」

葉晨又一次白了玉靈龍一眼,不耐煩的又一次解釋道:「我說了,我真的跟她們沒關係,你怎麼就是不信呢?」

「嚶嚶嚶,公子,他這是騙你的!」

玉靈龍眉頭緊皺,指著葉晨手裡提著的東西問道:「既然你說你和她們沒關係,那你怎麼會提著她們二人買的東西呢?」

面對糾纏不休的被林穎二女耍得團團轉,總的來說J蟲上腦了的玉靈龍葉晨已經失去了耐心,沒有回答玉靈龍的話,直接繞開玉靈龍,然後準備離開。

可是葉晨沒走幾步,玉靈龍又一次閃身攔在葉晨的前面,然後直接對葉晨伸出手道:「拿來……」

葉晨皺著眉頭問道:「你這什麼意思?讓我拿什麼?」

玉靈龍森然道:「既然你都說了,你並不是她們的未婚夫,和他們又不認識,那麼就趕緊把我的金幣還給我。」

葉晨氣的冷笑道:「還有這種道理的,你說的是讓我以後不要出現在她們的生活中,又不是說我是她們未婚夫之類的事!再說了,這金幣是你自己主動給我的。除非我自己樂意,不然到我手裡的東西,從來沒有還回去道理。」

玉靈龍也是不耐煩的威脅道:「喲呵,給你臉了是吧,居然敢用這種語氣對我說話。你就說你還不還給我吧!要是不還,那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聽到玉靈龍的話,葉晨一臉的悲憤欲絕,欲哭無淚道:「你這是不講道理耍無賴,難道你修為高,實力強就了不起嗎?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玉靈龍呵呵的不屑道:「是的,沒錯,修為高實力強就是了不起,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葉晨繼續一臉憤憤不平,像是暗述世界不公的模樣,咬牙道:「你別欺人太甚,我都答應你永遠消失在她們的世界里了,你還想怎樣?」

玉靈龍沒有回答葉晨的話,反而轉頭看向林穎二女道:「二位姑涼,你們二人的未婚夫無理拿我金幣先,然後又不肯還我,且說話觸犯我在後,所以我想教訓一下他你們應該不介意吧。」

林穎二人面露難色:「可是,他是我們的未婚夫啊,你這樣做不好吧!」

玉靈龍笑著道:「還請二位姑涼放心,買下只是稍稍教訓一下而已,不會傷到他的。」

聽到這話,林穎二女臉上神色糾結了半天……

然而一旁的葉晨卻是一副悲憤欲絕的模樣,手顫抖的指著林穎和李嫣然二人:「你,你,你們二人怎可如此的對我?」

葉晨聲音之凄凌,悲戚,讓人聞之忍不住也一起落淚。

而此時,葉晨等人所發生的這事也引來了又一大堆的吃瓜群眾,了解前因後果之後,於是便對著葉晨,林穎等幾個當事人指指點點。

「誒,可憐吶,這少年郎,雖然長得丑了點,但遭遇卻是真的很可憐吶!」

「嗯嗯,誰說不是呢?自己未婚妻不跟自己一條心不說,在聽到玉家的名聲之後居然和人家G搭在一起,拋棄自己的原配,嘖嘖嘖。」

「是啊,果然,還是家世好好一點,你看看,只要家世好,玩啥啥都有。所以以後努力一點,好好學習修鍊懂了嗎?」一個父親似的人對自己身旁的小孩說道。

…… 對於旁人的議論,玉靈龍根本不在乎,因為你有見過人類什麼時候會去關心螻蟻的想法的?對於玉靈龍來說,那些議論紛紛的人,就如同螻蟻一樣。

而且在得到了林穎二女的答案之後,玉靈龍也更加的放心了,所以態度越發的兇狠,惡狠狠的盯著葉晨。

葉晨此時也彷彿戲精附體了一般,眼神里充滿了仇恨的看著玉靈龍和林穎二人。

「在說一次,你還不還?不還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說著,玉靈龍再一次向葉晨伸出了手,然後好似不經意間的,流露出一絲自己練氣八級的氣息,向葉晨逼去。

而葉晨也是十分配合的,在感受到了玉靈龍的氣息威壓之後,臉上神情頓時一震,彷彿看到了,感受到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一般。

之後,葉晨眼神裡面的仇恨的神情直接消失不見,轉而變成了無盡的畏懼,害怕的神色。

看到葉晨的表現,玉靈龍很是滿意,自信的笑了起來,心裡暗想:「看吧,這就是實力的碾壓,沒有實力,只能任人宰割,哈哈哈哈……」

而後,玉靈龍直接表現出不耐煩,眉頭一皺,滿眼殺氣的盯著葉晨。

而葉晨的反應也和玉靈龍所預料的一樣,只見葉晨不由自主的發抖了一下,再然後,眼神裡面滿含屈辱,緊咬著嘴唇,然後顫顫巍巍的將之前玉靈龍給的裝有金幣的乾坤袋遞給玉靈龍。

葉晨的識相讓玉靈龍很是滿意,玉靈龍也因此哈哈的滿足的笑了起來……

對於葉晨的反應,一旁的吃瓜群眾也紛紛的嘆息:「哎,真的是可憐,未婚妻被別人搶了不說,金幣也被拿了回去,賠了夫人又折兵……」

另一個人厲聲打斷道:「哼,沒什麼好可憐的,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從頭到尾,一直這麼慫,真的是把我們大漢男兒的臉都丟盡了。」

「誰說不是呢,人不自救天難佑,他自己都這樣,就算是有心人想要幫一把手也不敢,誒……」

……

吃瓜群眾們的話,彷彿讓葉晨無地自容了一般,頭也狠狠地低了下去,整個人搞得好像是要忍不住找個地縫鑽進去一般。

而對於吃瓜群眾的這些話,玉靈龍更是不在乎,相反,玉靈龍也因此更加自信大增,眼睛一轉,好似又想到了什麼似的。

而葉晨在把金幣遞還給玉靈龍之後,臉上掩飾不住的悲哀,傷心。整個人低落的,轉身就準備離去。

然而就在這時,玉靈龍的聲音又再次響起:「等等,我讓你走了嗎?」

葉晨即將轉身離開的身體頓時愣住,然後滿臉不甘的看著玉靈龍:「金幣我都還給你了,你還想怎樣?」

「你金幣是還給我了,但是剛才我也說了,要給你個教訓,所以你還不能走。」玉靈龍邪邪的笑道。

葉晨就彷彿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話一般,震驚的手顫抖的指著玉靈龍:「你怎麼可以這樣?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我欺你又如何,你能拿我怎樣?」玉靈龍一邊說一邊一步步逼近葉晨。

葉晨也好似承受不住玉靈龍的氣息威壓一般,也跟著不停地一步步往後退。 朕真沒想敗國啊 然後腳絆了一下,直接一屁蹲摔坐在地上。

看到這一幕,玉靈龍哈哈的大笑,眼神中更是充滿了不屑的神情,暗道:「就你這慫人,怎麼能配得上兩位仙女,乖乖的給我當墊腳石吧。等我把兩位仙女收入囊中之後,我會不時的在心裡謝你的!」

葉晨整個人都快哭了的模樣,委屈的控訴道:「你怎麼可以這樣,難道實力強就可以為所欲為嗎?還有沒有王法了,還有沒有天理了?公道何在?」

玉靈龍哈哈一笑:「我不是都說了嗎?實力強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只不過這一次聽到玉靈龍的話后,葉晨臉上反倒是鎮定了下來,然後臉上突然露出奇怪的笑容,笑道:「好,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玉靈龍眉頭一皺:「怎麼,難不成你還能反抗我不成。就讓我來讓你知道,什麼是絕對的碾壓不可反抗。」

說著玉靈龍右手伸出,一把作勢就向著葉晨的脖子抓去。速度之快,甚至直接帶起了一道風,衣袖也被這風吹的嘩嘩作響。

只不過僅僅一秒的時間,葉晨的反應卻是讓玉靈龍震驚了,直接張大了嘴。

只見玉靈龍的手快要抓住葉晨的脖子的,臉上也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的時候,玉靈龍才發現自己的手好像被什麼給固定住了一般,不得動彈。

玉靈龍大驚,低頭一看才發現原來是自己的手被另一隻手給抓住了。正當想呵斥抓住自己手的主人的時候,卻發現抓住自己手的主人正是葉晨本人。

這下玉靈龍心裡更是大驚:「怎麼會,他不是只有練氣一級的修為嗎?我速度這麼快,他怎麼可能能抓得住我的手。是他運氣好吧,對,是的,絕對是他運氣好,就是這樣。」

想到這裡,玉靈龍心裡鎮定了下來,然後就想到把自己被葉晨抓住的手給收回來。

可是當自己用力準備將自己的手收回來的時候,玉靈龍卻又發現了一個令他震驚的事實。

因為玉靈龍突然發現,無論自己怎麼用力,使用什麼辦法,自己那被葉晨抓住的手始終不得動彈……

「不可能,這根本不可能,為什麼會這樣,這說不通啊。為什麼和想象中的有點那麼不一樣啊,不是應該我以雷霆之勢瞬間鎮壓葉晨,然後讓兩位仙女瞬間傾倒在我腳下的嗎?」

「為什麼我手動不了,他僅僅只有練氣一級啊。難道是剛剛我使力太大了,所以導致我手麻木,沒感覺,所以發揮失常了。對的,一定是這樣的,等會等手恢復過來之後就好了。」玉靈龍不停的在心裡這樣暗想道。

只不過,這時,卻有一道讓玉靈龍十分討厭的聲音響起。聲音的主人正是葉晨,只見葉晨滿臉讓人一看就感覺十分溫暖的笑容:「怎麼,玉公子想要抽手回去嗎?」

看到葉晨說話的模樣,玉靈龍心中一滯,然後突然有了那麼一點點小慌。但玉靈龍還是面不改色道:「哈哈,我只是覺得這個姿勢很帥,所以想要保持這個之勢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