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靈光從楚凌掌間涌動,落在了紅衣身上,紅衣一口鮮血不禁吐出,隨著那鮮血落下楚凌一步掠去,一把抓起了紅衣向著遠處而去。

所有一切僅在電光火石間,楚凌敗下了兩名靈曦境之人,帶著紅衣離去……

「這……」

「他究竟是誰,怎麼如此強大!」

此情渺渺,終於寵到你 「道宮弟子都這麼強悍嗎?」

妖神殿眾人在顫,地上渾身染血的鶴冰眼底是那麼的震撼,適才就在方印落下的時候隨著怎樣一種恐怖的力量落下,那力量讓他生不出絲毫抵擋的勇氣……

唰!

夜色中楚凌掠去,他的面色有些蒼白,適才一戰他以雷霆手段鎮下二人耗了諸多力氣,而此時一路上吸納著四方的靈力,帶著紅衣穿行。

到了此刻紅衣早已感到了恐懼,指出了路,不知過了多久,在一座山谷中,帶著喧囂,打鬥聲打破了夜色中的寧靜。

一名約莫十五歲左右的少女站在山谷中,她身著青衣容顏絕美有著傾國傾城之貌,此時她提著一柄長劍,劍鋒染血,而她一身青衣早已粘上了斑駁的鮮血,如凝脂般的臉上帶著幾分蒼白,眼眸似水凝冰看著眼前。

她周身外有著十數人戰力,一道道不弱的靈力在沉浮,而在她的面前一名身著藍衣的青年傲立,青年英俊帶著幾分洒脫,可是此時眼中卻伴著凶戾。

「纖雨殿下,莫要掙扎了,我等不會對你怎樣,只是要你身上的三魁印記!」

「哼!」

一聲冷哼,楚纖雨手中長劍輕揮劍氣繚繞,可是她的靈力卻早已不支,臉上俏寒,帶著怒意。

「爾等賊人,膽敢對我無禮,我大荒宮的怒火爾等可受的起!」

三尺冰寒隨著怒色而涌,此刻一眼青年目光卻沉了下來,帶著幾分陰沉,道「我不想傷你,只要印記,大荒宮一方我等自會請罪,我只要印記!」

寒意所起,楚纖雨冷聲落下「痴心妄想!」

「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嘩!

復仇總裁,女人誘你下地獄 此刻說著,青年浮手一道道靈光在周身涌動,在他的身側三道靈曦浮現,那強橫的靈力在盤踞,而青年正是元齊,妖神殿所謂的三甲之一!

那時的靈力浮動,楚纖雨面色卻再度一沉,看向四方卻伴著那幽靜。

唰!

頓時元齊一手浮動,三道靈曦在沉浮,一瞬間,靈光涌動時向著楚纖雨鎮落。

我在時光深處等你 鏘!

隨著靈光在動,楚纖雨一劍揮斬,劍氣閃耀打破了眼前的沉寂,劍非凡品,人非常人,楚纖雨身後一道白色的靈曦浮現如燈盞搖曳,劍氣涌動斬向四方,隨著那一片片的嘩然。

可是此刻元齊出手,那靈光不斷交織時,不斷落下時四方之人也在那一刻豁然出手,一道道靈光在交織向著楚纖雨落下。

轟!

當長劍斬過,那一道道轟鳴不斷響起,靈光卻在不斷交織!

「纖雨殿下,只要你交出印記,我定不為難你,此番事了我定上大荒宮負荊請罪!」

元齊聲音再度落下,帶著幾分猶豫,此刻出手可是他卻始終帶著忌憚,然而從始至終他忌憚的卻只是一個楚驚雲罷了,然而忌憚楚驚雲的不只是他,即便連那偌大的妖神殿都在忌憚著那個人,而妖神殿已然與楚驚雲交涉可是楚驚雲態度卻不明。

思緒在動,元齊在思,他身側那三道靈曦沉浮,下一刻他的心頭卻驟然一橫!

「纖雨殿下,既是如此,得罪了!」

嘩!

一言下,元齊浮手三道靈曦交錯,凝視的靈光在瞬間湧現,那時的靈光交織,隨著怎樣的波動。

「縛靈陣,凝!」

一句話驟然響起,元齊浮手一塊晶瑩的玉石落入了上空,手中一道印法豁然結出,隨著印法伴著玉石中一道白光劃過沒入下方,那錯落在四方的靈光卻在瞬間交織如在編製成網,頃刻間山谷中靈力變得壓抑,那靈力編製成的網在那時向著楚纖雨落下!

「元師兄,縛靈陣恐怕會傷到她靈力根基,這……」

一人開口,帶著凝重,可是元齊面色一沉,那玉石中摹刻著一道陣法乃是宗門長老所留頗為珍貴可束縛世間靈力,本就是為了謀奪道宮三魁印記所造。

而此刻元齊思緒沉了下去,眼裡閃過了陰狠,道「顧不了那麼多了,先奪得印記再說!」

嘩啦!

當靈網交織落下,楚纖雨嬌軀忍不住一顫,隨著靈網落下她周身的靈力運轉卻顯得艱澀,靈力也在一瞬間漸漸沉了下去……

楚纖雨的神情徹底沉了下去,那時她身軀中靈力難以運轉,原本已是落入眉心中的三魁印記竟在此時躍躍欲試想要離開他的眉心!

「爾等放肆!」

楚纖雨開口,眼中帶著怒意,她出身何等高貴何人敢對她不敬,此刻她在怒,可是一身靈力卻徹底被鎮下。

「萬靈之靈,起!」

當楚纖雨的靈力被鎮下,元齊手中印法一變,楚纖雨嬌軀輕顫,在她的眉心處一縷微光泛起,那一道晦澀的符文緩緩從她的眉心中懸浮!

霎時間,看著那印記浮現,楚纖雨在怒,而元齊的眼裡卻不禁露出了喜色,那時的印記已經從她的眉心懸浮而出……

轟!

可是下一刻,當印記流露,元齊眼底而喜,卻在那一道轟然下,一道身影從天而落徑直落下撞在了那懸浮在靈網上的玉石!

啪!

玉石崩碎,靈網崩散,靈力的餘波散開時,山谷中再度陷入了一片沉寂。

楚纖雨倒地,印記再度落入了她的眉心,元齊的目光沉了下去,隨著眼底的冰冷看向了那煙塵瀰漫之地。

可是隨著目光,那時印入他眼底的卻是一道倩影……染著鮮血……

頃刻間,元齊的目光凝了起來,一種駭然與凝重在浮現,適才落下之人躺在了地上,一身赤裳卻滿布鮮血,看著她,元齊的目光在顫……

「紅,紅衣……」

而那一人正是紅衣……

…… 元齊的目光沉了下來,看著那染血的紅衣,那一身赤裳卻更加的鮮艷,像是鮮血浸染……

「這……」

看著眼前,元齊的眼眸在動,那眼底一股怒意在瞬間湧現,原本縛靈陣已經祭出,那楚纖雨的三魁印記離開了眉心,眼看就要得手,可是紅衣的身軀卻轟然砸落,玉石崩碎,靈陣消散,一切功虧一簣……

那時看著突然墜落的紅衣,妖神殿眾人心頭一驚,連忙將紅衣攙扶起來,紅衣極強雖不是妖神殿的三甲,可是卻已經凝出了靈曦破入了靈曦境,尋常人怎會是她的對手,可是此刻她卻已經奄奄一息,那身側的靈曦如風中燈火搖曳,一身靈力沉浮似乎在下一刻將會渙散。

「誰!」

這一刻,元齊再度大喝,隨著那一聲厲喝,旁人心顫,看向四方除卻妖神殿眾人外,卻唯有那已經昏迷過去的楚纖雨,那時無人可是當元齊的目光再度一凝時,卻不知何時,在楚纖雨身旁卻多了一道身影!

嗯?

看到那一道身影,元齊心頭頓時一驚,凝目看去卻發現那竟是一名極為清秀的少年,可是在眼前那看上去極為清秀的少年臉上卻布滿了陰沉!

少年正是楚凌,此時站在之前縛靈陣的中央處,看著已經昏迷的楚纖雨,他的眼底卻隨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凶戾在湧現,在那一刻楚凌看向了眼前,看著元齊!

「你們該死,都該死!」

嗡!

那一刻的楚凌沒有任何的廢話,身軀中血氣在一瞬間涌動,頃刻間隨著怎樣的心緒,一道道靈光竟在此時落在了楚凌周身外!

砰!

那時一擊,楚凌撼動生生震飛妖神殿一人,那人已是到了聚靈境可是卻在楚凌一擊橫飛,那一擊若無法抵擋,而元齊看著這一幕眼底一橫,雖是詫異,卻伴著一種冰冷在此刻湧現。

「放肆,毀我靈陣,壞我好事,還敢張狂,找死!」

嘩!

那時,元齊身軀外靈光亦是在此刻湧現,三道靈曦而傾一種強大的靈力落在了四方,向著楚凌硬撼而去!

轟!

當兩道身影交錯,那一道轟鳴響起,二者間靈光崩散,眼前看著這一幕隨著四方目光在顫時,兩道身影皆是倒退!

「這……」

妖神殿眾人眼前所見不由為之一驚。

此時為退,下一刻二者的身影一躍而動,元齊周身靈曦一亮,四方的靈力竟在此時向著他匯聚,而這也正是靈曦境強者所有,以靈曦接引天地靈力為己身戰力,非此境界難以一戰!

那時元齊出手,三道靈曦在動,那戰力之強卻不是鶴冰紅衣等人可比,靈曦一動,一身之力如何而擋?

四方在心驚,可是在這一刻,楚凌眼底那一種凶戾不散,一切不懼,雙臂揮動氣血傾涌又隨著怎樣可怕的力量在凝聚。

當二者撼動,那靈力的餘波在向著四方擴散,隨著那靈光而動,二者間在不斷交織,元齊浮動便是滿眼靈光,楚凌鎮落卻是萬頃之力!

三色的月光下兩道身影交錯,一戰而驚,妖神殿眾人的目光卻徹底凝了起來。

轟!

那一刻的轟鳴響徹了夜色,一片煙塵再度瀰漫,而兩人卻在此時向著後方爆退,地面上留下了一個個深刻的腳印,此時的元齊目光卻徹底凝了起來。

帶著凝重,元齊看著楚凌,他的心緒沉著,雙臂垂落竟帶著那些細微的顫抖,心頭湧上駭然。

「此子是何人,竟能與元齊一戰至此……」

「難道他是楚纖雨的護衛不成?」

「護衛?可是他的境界似乎不過聚靈境!」

「什麼!聚靈境?」

頃刻間,眾人的眉頭一蹙,不可思議的看向了楚凌,適才出手一戰太過驚艷,眾人不曾注意到楚凌的境界,當眾人回神時,眼底一片駭然頓時湧現!

眾人心驚,而元齊在凝視楚凌,他的眼裡也升起了凝重。

「你是誰?想做什麼?」元齊發問,眼中陰沉。

可是隨著這一問,楚凌的眼裡卻唯有那冰冷與凶戾,片刻的沉著,那氣血卻依舊在涌動,泛著驚濤之音,如雷霆翻湧。

「殺你!」

轟!

下一刻,當楚凌腳步踏動著大地,一片嘩然在湧現,浮手時一道道靈光湧現,氣血之力勘稱極境,雙臂撼動揮落時卻在顫動著那一陣陣靈力。

「找死!」

聽著楚凌的話元齊的眼底也在那一刻徹底沉了下來,原本三魁印記已經得手,可是卻因楚凌一切前功盡棄,一切無所獲還因此得罪了楚纖雨,他心中怨氣怎能平!

靈光傾涌,在剎那崩碎,楚凌雙臂揮動顫動著一方,雙拳鎮落時那種力量讓人難擋,縱然此刻元齊已是凝出了三道靈曦可是當楚凌的雙拳鎮落時卻依舊讓他感到心顫。

轟隆!

靈光碾碎,若落入了塵埃,所見之人眼前竟是一片飄渺,一戰下已然逾越百個回合,看著元齊楚凌心頭不由生出了幾分詫異,眼前的元齊凝出了三道靈曦,那戰力比之鶴冰紅衣等人竟不知強了多少!

可是浮手一戰,戰至旁人心驚,楚凌又怎懼!

砰!

血氣在翻湧,極境之力在鎮落,元齊的心頭卻再度震撼,眼前的少年似乎不過聚靈境,可是那戰力驚人與元齊一戰卻絲毫不弱,而那元齊可是三年之前妖神殿的三甲之一……

戰至此刻,元齊的心緒卻徹底凝了起來,心中掀起了駭然,卻不敢再輕視眼前的少年分毫,縱使楚凌此時不過聚靈境的修為,可是在那一戰下又何曾弱上分毫?

隨著詫異與駭然,一道道靈光不斷閃耀山谷,遠處,卻早已驚了諸多人,在那時山谷外,一行人此刻來到。

「發生了什麼?」

那時帶著一片嘩然,一名青年卻率先踏入了山谷,青年面目柔美,眼如明月,卻身著一身赤色的紅袍顯得極為妖異,那時青年隨著一行人踏入了山谷。

隨著青年所來,二者之戰終是有著片刻休止,那時一眼下楚凌看向谷口,一行人卻正是道宮之人。

可是不待任何的言語,那身著赤袍的青年一眼曾望時,一眼望盡眾人,他的目光卻在那時落在了楚凌之上,一瞬間,那本如明月之眼卻凝了起來,露出了一縷血色!

…… 眼前的青年一眼望去,目光中帶著流離,瞬時間妖神殿眾人的目光卻一動,不遠處元齊看著這一幕若帶著猶疑,而楚凌的心緒卻不知為何莫名沉一沉。

「發生了什麼?」

青年開口不禁發問,道宮一行人所見目光卻是落在了楚凌身後的楚纖雨上,看著那青裙染血面色蒼白的模樣,眾人的神情不由一沉。

那時的青年看著四方,看見楚凌時眼底已然露出了一縷血色,可是他卻掩飾的極好如同不曾看見,而是隨著目光在環顧,不禁看向了元齊,似明知故問的道「元齊兄,發生了什麼,大荒宮的纖雨殿下怎會躺在此地?你們適才為何而戰?」

言語不盡卻帶著意猶未盡的意味,卻隨著這一句話,道宮眾人目光情動看著躺在地上的楚纖雨,神情卻帶著幾分莫名,伴著凝重抬頭時,眾人的目光卻落在站在楚纖雨身旁的楚凌身上,此刻看著他,其中一人一愣,驚呼而起。

「楚凌?是你!」

一時間,隨著那一聲驚呼,一名青年看著楚凌眼底頓時露出了詫異,而他那正是那一日曾與楚凌一戰的周幽,然而此刻隨著周幽所言,道宮中卻不禁議論起來。

「他便是楚凌?數日前擺下賭約揚言邀戰道宮諸傑的那個人?」

「原來是他,那楚凌竟還是名少年?」

「適才發生了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