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回首一望慕雲霆與燕孤凌,自然頗感驚訝異口同聲道「是你們?」

暗鶯飛妙君還是一如往常的溫婉,桃面如花,眉黛流水「看來你們還意外?」

「我看他們是不想看見我們吧!天寧你說是吧!」曲清兒嘟著嘴說道。

「哪裡的話,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更何況是三位佳人了。」現在燕孤凌雙眼犯挑花,根本沒有之前大難臨頭的緊張。

慕雲霆很是鄙視「現在不著急走了?命要緊啊!」

「陪美女對飲,比命還要緊啊!」

三位暗鶯的出現慕雲霆自然很是好奇,若說罪城風雲與其,應該沒有半點關係,慕雲霆可不覺得這些暗鶯會準備趟渾水。

見慕雲霆眉頭緊皺模樣,飛妙君笑而不答,天寧更是淡漠不言,唯有曲清兒歪著小腦袋,憋嘴巴說道「一看就知道是在動壞腦筋,我們可是好人。」

一番嬉笑之後

燕孤凌還是對暗鶯三人的突然到來感到好奇,未到自己開口,飛妙君玉指滑過酒杯「之所以找到你們,乃是因為我們有一單生意和你們有些關係?」

「關係?」燕孤凌還是不解,燕族與暗鶯雖同處龍田平原上,可未有半點交集。

「根據我們的線報,近日狼窩中人開始四處獵殺,燕族前朝老臣將領,及其後世子孫。」

「狼窩!」

燕孤凌強忍心中怒火,恨不得現在就屠了狼窩。對於燕族來說這些前朝文武,其心都是忠於故國,同自己一樣都在等待著復國的一天。

如今狼窩拿前朝文武開刀,無疑是在斬其臂膀,行徑不可謂不可很可惡。飛妙君待燕孤凌平復心情又繼續到來「而前日狼十九親自帶領精英出動,如今狼窩空無一人,我們可以來一個釜底抽薪。」

燕孤凌惡狠狠道「我現在只想火燒狼窩!」

慕雲霆道「不知道你們的生意是什麼?」

曲清兒故作神秘又小聲道「這可是不能說的秘密哦!小孩子還是不要知道好了。」

「我…………」

狼窩精英盡出而他們絕對想不到慕雲霆等人的出現,如此無疑是行圍魏救趙之事,憑藉五人戰力自然可行。

飛妙君道「既然如此那我們現在就出發。」

……

五人結伴今夜狼窩又怎麼料想到,一場滅頂之災即將開始,只是慕雲霆也沒有想到,當眾人即將走出天牢之際,又有一可怕存在出現。

若說燕族之人慕雲霆最忌憚誰,自然是冷酷無情又殺伐果斷的的燕冰,身形所過完全是嚴冬降臨,其武力更在自己之上。

「居然是這一位煞星啊!」

今夜慕雲霆大鬧燕族天牢就滅了燕族子弟,再遇上燕冰不緊張自是不可可能。仍有三丈距離,可無形的壓迫感,讓每一個人都緊張無比。

飛妙君也是如此,除卻暗鶯本尊之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強大的女人。原本事無關己的天寧,雙眼也正視之。

「見過女祖。」燕孤凌恭敬的作揖道。

燕冰雖不理族內事物多時,可燕孤凌也知道若是沒有女祖威懾,恐怕自己現在已經是凶多吉少,只是不知道為何會這是出現。

寒意依舊燕冰一眼凌厲,讓慕雲霆好似周身被冰封一般,完全動彈不得,「做得很好!一些毒瘤確實應該清理。」

這一說慕雲霆安著實是定下來心道「沒什麼,這都是在下應該做的,不用客氣。」


「不過燕孤凌要跟我走一趟!五天之後燕族再見。」

燕孤凌自然不敢當面詢問女祖所為何事,只是女祖開口自然不同尋常,「諸位,看來狼窩之行在下不能陪同了。」

飛妙君莞爾一笑道「既然如此小女子也不勉強,不過想必慕兄已經會與我們同行吧!」

曲清兒道「和美女同行,算是便宜你了。」

燕冰與燕孤凌離去,慕雲霆等四人也踏上了新的征程,不禁讓慕雲霆感嘆道「還真是馬不停蹄啊!何況我還是老馬,這樣很辛苦的。」


飛妙君一靠近自然是香氣四溢,柳下惠也要心猿意馬,聲如水滴一般「我們可是看好你的哦!」

……

黑夜

烏雲密布,更似黑城壓境,不見半點繁星光芒,四道人影的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讓寧靜就此止步,一場無情的殺戮就要悄然開始。


高牆林立,平地高樓起恰似摘星處,一座又一座氣勢非常,在黑暗當中難見其中華麗,更好似黑暗當中酣睡的惡狼,隨時都有睜眼時刻。

「這裡就是狼窩?」狼十九給慕雲霆的印象自是深刻,乃是一大勁敵,而此地乃是對方出處,少不了一番在意。

曲清兒打趣道「怎麼樣?氣派吧!一把火燒了是不是覺得太可惜了。」

「走吧!」

四道人影再度消失,下一刻則出現在狼窩外院。之前所言狼窩精英盡出,可現在看來根本就是空無一人。

「怎麼回事?」

慕雲霆才剛剛開口,只見一道黑影破空而來神速無比,才剛剛反應過來,只見一把利刃已經近在咫尺。

勁力一提連連後退三四步,只是黑影身法超乎想象,一個呼吸就能夠從四面八方發功攻擊。而慕雲霆武力不弱,雙手大開大合總能擋下致命殺機。

而那道黑影顯然是同慕雲霆牟上,一手利刃一手拳掌同出,如青絲一般環繞在慕雲霆四周。慕雲霆也起了興緻,形意九變拳拳拳而出,招招變化無端。

黑暗當中此刻只見起舞的仙人,一點即走,隨風而動,看似優雅又招招取其要害。一旁觀戰的曲清兒也是暗暗心驚,之前只知道慕雲霆勇猛無敵,可沒想到現在則是這樣仙姿飄搖。

「好凌厲招式。」

慕雲霆防的滴水不漏,只要稍有疏忽就是身首異處,但自己同樣也反擊強力。如狡兔也如猛虎,輕重之間自有拿捏。

「太極兩儀變!」

一手千斤一手四兩再度將黑影逼退三四丈開外,正欲趁勝追擊飛妙君起聲笑道「好了好了,點到為止就好。」

蒙面黑影一聽隨即收了利刃,露出廬山真面目。慕雲霆略有意外,原來同自過招之人,乃是女殺手蕭涵。

第一次交手這位女殺手給慕雲霆留下極深印象,若是爭鋒相對一決生死,慕雲霆自己未必能夠佔得便宜。

「看來有些人還是不可小覷啊!」

黑夜顯然蓋不住蕭涵嬌容,黑夜更加深蕭涵曼妙身姿的誘惑,「沒想到你也是一個莽夫啊!居然不懂得憐香惜玉,要是傷了小女子可怎麼辦哦。」

「要我憐香惜玉?只怕我一憐香惜玉就要死於非命!」

飛妙君再度環視外院四周,心中多少也明白過來,可還是不敢確定,還未開口詢問蕭涵又道「你們就忍心讓我弱女子,干這麼危險的事情?整整一個外院狼子啊!」

「整整一個外院狼子?都被你解決了?」曲清兒詢問道。

蕭涵點了點頭慕雲霆心中多少還是震驚,對方不愧是頂尖殺手,整整一個外院居然殺得如此乾淨,慕雲霆小聲道「要是我恐怕會把整個外院拆了吧!」

飛妙君道「情況如何?」

「與情報無差異,狼窩精英全數外出,看來這燕族那些老頭子還真是下血本啊!」蕭涵轉頭略帶趣味笑說道「你與狼窩也算是有恩怨,這一次你可是要好好表現哦。」

「我可不是殺手,我怕表現得沒有你好!」

「這是在讚揚小女子嗎?」

飛妙君道「走吧!將事情都辦了。」 今夜

狼窩註定不再寧靜,凶獸同暗鶯殺手一同到來,註定要掀起一場,轟動整個罪城的風暴。

除卻世家之外,這座古城內狼窩怒威,也是常人不敢觸碰。

內院


同外院並無半點分別,只是縈繞在空氣中的野性更為濃烈,讓慕雲霆猶如回到深山老林中之感,步步謹慎似處處都有危機潛伏。

死寂成片,四人輕步快影彷佛清風過境一般。

「這裡就是內院?我看也沒有什麼與眾不同之處,除了樓宇比較高一點而已。」曲清兒滿是無所謂說道。

飛妙君道「不可掉以輕心,這裡畢竟是狼窩。」

慕雲霆催動野獸感應之力,四處探查並沒有發生異樣,如此更讓人心生狐疑。

就算狼十九帶所有精英外出,可這裡畢竟是狼窩內院,絕對不可能空無一人。

「這麼安靜?」 突來險情 ,滿臉都是壞笑「我都懷疑這內院狼子,都被你殺得乾乾淨淨。」

「怎麼會,說殺一整個外院, 首席獨愛小萌妻 ,不過接下來就不一定了。」

蕭涵殺性大起,媚笑之下更似凶中惡鬼,十指輕動之間,如是撥弄殺氣彈奏一曲暗夜催魂曲。

飛妙君明眸環視各種,自己的任務所在雖在內院某處,可眼前死寂狀況,也讓自己不敢貿然前進。

曲清兒又追問道「君姐姐,我們要怎麼辦?」

「怎麼辦?還是看你蕭涵姐姐的吧!」

三五蓮步走至三人前端,面色不似之前輕浮,清冷之態流轉黛眉上,武元斗轉,殺氣自藕臂涌涌不絕而出。

黑暗中慕雲霆看得格外清楚,蕭涵十指流轉著一條一條晶瑩絲線,全數都是一身精力凝聚而成,其精純程度敢叫一眾鬚眉汗顏。

慕雲霆心道「好強悍的修為,凝聚而成的殺氣絲線足可開山裂石,吹毛斷髮不在話下。」

「開始了哦。」

起步舉手好似起舞的精靈,可實際上更像群魔自深淵而出,玉指輕點勾勒間,狼窩內院不再死寂,粉碎爆裂不斷聲聲震耳欲聾。

除卻蕭涵足下方圓之外,殺氣絲線飛旋整個內院,堪比末日風暴肆虐,短短几息之後處處盡顯狼藉。

蕭涵想要引蛇出洞,慕雲霆見狀武力暗動,開始提防每一個角落,「都到這樣的份上,沒想到狼窩之人,居然如此能夠隱忍。」

「隱忍?」飛妙君可不這麼認為,或許對方只是在等待,一個最好的時機而已。

「還不出來?」

一語落地

蕭涵十指舉天齊齊壓下,殺氣絲線堪比神鞭,直接將一座樓宇正面切割,其場面不可能不壯闊。

塵囂漫漫,伴隨著瓦礫石塊掉落的暴漲。

一番破壞的蕭涵終於停了下來,收斂殺氣,冷聲輕言道「終於還是出現了!不枉費我一番功夫。」

一襲灰袍近乎同黑夜融合在一處,老狼昂首邁步而來,雙目炯炯有神,卻暗藏一身強悍修為。老狼一出現眾人都做好迎敵準備,慕雲霆雙眸已經鎖定。

老狼面色如常,好似無視眼前慘景,「諸位不知深夜前來我狼窩所為何事?」

「殺人。」蕭涵倒是回答的直接。

慕雲霆一臉的哭笑不得,如此說話不怕對方當場暴走?只是未曾想到老狼還是神色不改,「爾等已經將整個外院狼窩弟子,抹殺得一乾二淨難道還不滿意?」

「這頭老狼還真是心大啊!」慕雲霆小聲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