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蘇躍震多次囑咐蘇泠風,要少說話,不要亂走,不可任性胡鬧,丟了蘇家的顏面。

蘇泠風面色平靜的應了,心裡則不以為然,一個宮宴而已,至於這麼緊張么?

當年,外公司徒蕭山為她設了生辰宴會,受邀的客人,也都是各國的皇族、貴族,外公大人也不曾對她這樣一而再的囑咐什麼。

宴會的地點,是墨昊天的宮殿正陽宮的正殿。

宴請的客人包裹許多皇族宗親、重臣貴族、帝都名媛等,其中,年輕人要佔了大半,說白了,這就是個高規格的社交宴會。

蘇躍震從進入皇宮開始,就更加的謹慎小心了,言行、舉止,不敢出一絲差錯。

大殿里,已經來了不少客人了,蘇躍震、蘇泠風祖孫二人的到來,立馬引起了眾賓客的注意。

事實上,是蘇泠風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儘管蘇泠風今日打扮的很低調,並不張揚,但是她那張精緻絕美的小臉,還有清冷脫俗的獨特氣質,想不吸引人的目光都難。

而且她還是個從未在大安帝都上流社會出現過的生面孔,這讓人更加的好奇她注意她了。

當然,這宴會上,其實也有少數人見過蘇泠風的,兩年多以前,凌雲城城主司徒蕭山為他的外孫女蘇泠風舉辦的生辰宴會,去參加宴會的人可都是各國的王公貴族,其中,當然也有不少是大安國的貴族。

宴會廳里,不由響起了一片低低的議論聲:「那個跟在蘇老家主身後的女孩是誰?是蘇家人嗎?怎麼以前沒見過?」

「我也沒見過這個女孩,難道蘇家的遠房親戚?」

「別開玩笑了,蘇家那個狡猾的老頭子,怎麼可能帶一個遠房親戚家的女孩來參加這種宮廷宴會,這種難得的場合,當然要帶蘇家最出色的後輩來才是……」

「那你說她是誰?蘇家那幾位小姐,我們可都是見過的!」

「不管她是誰,總之很漂亮,氣質也很特別,比蘇家其他的小姐可要出色得多……」

「哼!光漂亮有什麼用!又不能當飯吃!」這是一個嫉妒的女生小聲的嘟噥聲,不過被眾興奮少年們的議論聲掩蓋過去了。

「是啊是啊,原來帝都還有這樣的美人,一會兒,我要請她跳舞,你們別跟我搶!」

「你別做夢了!你給她提鞋都不配,你知道她是誰嗎?」一個當初參加過蘇泠風生辰宴會的少年說道。

「哦?你知道她是誰?」

「快說說快說說!」

大家來了興趣,紛紛追問道。

那少年說道:「她是蘇家的女兒沒錯,不過以前在蘇家並不受寵,後來被她外祖父接走了,開始對她重點培養,才受了蘇家的重視,也受到了各國權貴的關注……」說到這裡,少年估計賣了個關子,「你們猜,她的外祖父是誰?」 「是誰啊?」

「你快說吧,打什麼啞謎啊!真是的!」

「她的外祖父,是凌雲城城主,司徒蕭山!」少年扔出了一個重磅炸彈。

「啊——!」有人驚呼道:「你是說,她是凌雲城城主府里的那位小小姐,蘇泠風?」

「對,沒錯,就是她!她十四歲的生辰宴會,我可是有參加的。」

「我知道這個蘇泠風,我聽說,她以前被蘇家當做廢物養了十幾年……」

「可不是嘛,這真是蘇家的一大笑話,一個僅用了兩年時間,就順利從青橋靈武學院煉金部畢業的煉金天才,一個武者等級突破師級的變態強者,竟然被蘇家當成廢物十幾年,呵呵……」這人也不知是惋惜,還是幸災樂禍。

「聽說她以前是個花痴?還倒追過林安之那小子?」

窈妃傳 「別逗了,那種謠言你也信?你看蘇小姐像個花痴嗎?林安之那小子配得上她嗎?說不定是他想追蘇小姐,人家沒理他,就故意放出謠言,想破壞蘇小姐的名聲呢。」

「就是,我哥哥可是青橋靈武學院的學生,聽我哥他說,林安之在學院里,見著蘇小姐都是繞道走的,肯定是心虛!」

「聽說平泰國的玉潔公主也是青橋靈武學院上學,相貌上,不輸於這位蘇小姐,和蘇小姐並稱為青橋學院里最美的兩朵花,不知是不是真的?」

「玉潔公主?我見過!長的是不錯,不過氣質和蘇小姐比起來差遠了,比我們大安的小公主都不如,實力更是沒有可比性……」

「你這話的意思,是說我們小公主也比不上蘇小姐?」

「我可沒說!」

「你就是這個意思,別嘴硬……」

蘇泠風的耳力過人,眾人的議論聲都被她聽進了耳朵里,嘴角不由抽搐了兩下,暗暗搖頭,八卦真是無處不在啊……

蘇躍震帶著蘇泠風,去與幾位老熟人寒暄了幾句,並將自己這位孫女介紹給大家。

蘇泠風此刻倒還算給蘇躍震的面子,應對的大方得體,禮數上毫不含糊。

蘇躍震懸著的心,算是落回肚子里一半,暗暗鬆了口氣,這丫頭沒有在這種場合上落他的面子,該知足了。

蘇躍震的那幾位老熟人,對蘇泠風也是讚不絕口,他們都已聽說了,蘇家年輕一輩中,出了這麼一個天才女孩,今日一見,果然不俗。

有的人羨慕蘇家,也有人嫉妒蘇家,還有人面帶諷意,心說放棄了十幾年的女孩,現在當寶貝了,顯擺什麼呢!

蘇躍震將眾人的神色盡收眼底,心中暗暗得意,讓他們羨慕嫉妒恨去吧……

此刻,他根本就忘了蘇泠風是那個最不聽話,最讓他頭疼的孫女了……

這時,殿堂外忽然傳來了一連串的報聲:「皇帝陛下到——」

「皇後殿下到——」

「昊天皇子殿下到——」

「飛揚公主殿下到——」

「塵王殿下到——」

塵王殿下?

聽到最後一聲報聲,蘇泠風的眼睛不由眯了起來,會是墨問塵嗎?

可是不對啊……

因為察覺出墨問塵和墨昊天的關係不簡單,蘇泠風曾特意對大安皇室的宗親關係做過詳細了解,那位塵王殿下,是大安國當今皇帝陛下的親弟弟。

大安國前任皇帝陛下可是尚在人世的,只不過早早將皇位傳給了現任皇帝墨君鴻,自己攜皇后遊山玩水去了。

而墨問塵的父母,不是都已經離世了么?

蘇泠風猜到墨問塵是大安皇族中人,可是從來沒想過,將那位塵王殿下的身份,套在墨問塵的身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或者,來的那位塵王並不是墨問塵?那墨問塵哪裡去了?難道還沒來?

蘇泠風心中滿是疑問,凝神向大殿門口看去。

此刻,大殿中的其他人,臉上也都露出了驚訝的神色,向大殿門口張望。

塵王殿下?

不是說,皇帝陛下的這位弟弟,從小體弱多病,很小的時候就送去四季如春的南祁大陸,精靈族那裡靜養,已經十幾年沒有回來了嗎?

現在回來了?什麼時候的事?怎麼之前一點要回來的消息都沒傳出來呢……

正在大家心裡疑惑不已的時候,大殿門口終於出現了五個人影。

為首的是大安國的現任皇帝陛下墨君鴻,他大概四十多歲的年紀,面容俊帥,氣質威嚴,是個很有氣勢、也很有魅力的成熟男人。

走在墨君鴻右側的那個雍容華貴、光彩照人的美婦人就是當今的皇後殿下雲悠然。

身穿皇儲禮服,陽光帥氣的墨昊天落後一步,走在墨君鴻的身後。

還有一個穿著公主長裙的美麗少女,跟在皇后雲悠然的身後,她就是大安國最小的小公主,墨飛揚。

墨飛揚上面其實還有兩個姐姐的,不過那兩位公主殿下都已經出嫁了。

而走在墨君鴻左面的,則是一身白衣的男子,看上去大概二十三、四歲的年紀,面容俊逸非凡,氣質高潔清雅,好一個翩翩美男子,令人見之難忘!

看到這個男人,眾人心中都產生一種:如此人物,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感覺,彷彿他已絕於塵世,立於俗世煙火之上……

他的臉上很蒼白,明顯有一絲病容,顯然就是那位塵王殿下無疑了。

蘇泠風的眉頭皺了起來,這人,是墨問塵吧!

他跟墨問塵長得一模一樣,可是穿著和氣質卻大不相同。

墨問塵長年身著墨色長衫,蘇泠風從未見過他穿其他顏色的衣服,更別說是反差之大的白色衣袍了。

而且,墨問塵雖也有一種似神謫般不可攀附的氣質,但是卻時常露出散漫慵懶的表情,舉手投足間,也有一種悠然自得的味道,給他增添了不少的煙火氣。

從沒有像眼前這個白衣男子這般,絕塵空靈,彷彿不食人間煙火一般……

蘇泠風跟墨問塵認識近三年了,比較緊密的相處,也有兩年多的時間了,她以為,除了墨問塵刻意隱藏的某些秘密,她對這個人的身體和性子,還是很了解的。

可是,此刻,蘇泠風有些迷惑了,這個人,真的是她所認識的墨問塵嗎?

一個除了身材、面孔不變,其他完全不同的墨問塵!

到底哪一個才是真實的他?

是他的表演天賦太高了?還是……她從不曾真正的了解過他?

大殿里,被這位塵王殿下震驚到的,絕不止蘇泠風一個。 「是誰啊?」

「你快說吧,打什麼啞謎啊!真是的!」

「她的外祖父,是凌雲城城主,司徒蕭山!」少年扔出了一個重磅炸彈。

「啊——!」有人驚呼道:「你是說,她是凌雲城城主府里的那位小小姐,蘇泠風?」

「對,沒錯,就是她!她十四歲的生辰宴會,我可是有參加的。」

「我知道這個蘇泠風,我聽說,她以前被蘇家當做廢物養了十幾年……」

「可不是嘛,這真是蘇家的一大笑話,一個僅用了兩年時間,就順利從青橋靈武學院煉金部畢業的煉金天才,一個武者等級突破師級的變態強者,竟然被蘇家當成廢物十幾年,呵呵……」這人也不知是惋惜,還是幸災樂禍。

「聽說她以前是個花痴?還倒追過林安之那小子?」

「別逗了,那種謠言你也信?你看蘇小姐像個花痴嗎?林安之那小子配得上她嗎?說不定是他想追蘇小姐,人家沒理他,就故意放出謠言,想破壞蘇小姐的名聲呢。」

「就是,我哥哥可是青橋靈武學院的學生,聽我哥他說,林安之在學院里,見著蘇小姐都是繞道走的,肯定是心虛!」

「聽說平泰國的玉潔公主也是青橋靈武學院上學,相貌上,不輸於這位蘇小姐,和蘇小姐並稱為青橋學院里最美的兩朵花,不知是不是真的?」

「玉潔公主?我見過!長的是不錯,不過氣質和蘇小姐比起來差遠了,比我們大安的小公主都不如,實力更是沒有可比性……」

「你這話的意思,是說我們小公主也比不上蘇小姐?」

「我可沒說!」

「你就是這個意思,別嘴硬……」

蘇泠風的耳力過人,眾人的議論聲都被她聽進了耳朵里,嘴角不由抽搐了兩下,暗暗搖頭,八卦真是無處不在啊……

蘇躍震帶著蘇泠風,去與幾位老熟人寒暄了幾句,並將自己這位孫女介紹給大家。

蘇泠風此刻倒還算給蘇躍震的面子,應對的大方得體,禮數上毫不含糊。

蘇躍震懸著的心,算是落回肚子里一半,暗暗鬆了口氣,這丫頭沒有在這種場合上落他的面子,該知足了。

蘇躍震的那幾位老熟人,對蘇泠風也是讚不絕口,他們都已聽說了,蘇家年輕一輩中,出了這麼一個天才女孩,今日一見,果然不俗。

有的人羨慕蘇家,也有人嫉妒蘇家,還有人面帶諷意,心說放棄了十幾年的女孩,現在當寶貝了,顯擺什麼呢!

蘇躍震將眾人的神色盡收眼底,心中暗暗得意,讓他們羨慕嫉妒恨去吧……

此刻,他根本就忘了蘇泠風是那個最不聽話,最讓他頭疼的孫女了……

這時,殿堂外忽然傳來了一連串的報聲:「皇帝陛下到——」

「皇後殿下到——」

「昊天皇子殿下到——」

「飛揚公主殿下到——」

「塵王殿下到——」

塵王殿下?

聽到最後一聲報聲,蘇泠風的眼睛不由眯了起來,會是墨問塵嗎?

可是不對啊……

因為察覺出墨問塵和墨昊天的關係不簡單,蘇泠風曾特意對大安皇室的宗親關係做過詳細了解,那位塵王殿下,是大安國當今皇帝陛下的親弟弟。

大安國前任皇帝陛下可是尚在人世的,只不過早早將皇位傳給了現任皇帝墨君鴻,自己攜皇后遊山玩水去了。

而墨問塵的父母,不是都已經離世了么?

蘇泠風猜到墨問塵是大安皇族中人,可是從來沒想過,將那位塵王殿下的身份,套在墨問塵的身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或者,來的那位塵王並不是墨問塵?那墨問塵哪裡去了?難道還沒來?

蘇泠風心中滿是疑問,凝神向大殿門口看去。

此刻,大殿中的其他人,臉上也都露出了驚訝的神色,向大殿門口張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