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提心弔膽的,但是什麼都沒有發生。

一進家門,白檸有了一種解脫的感覺。

「您幫我給浴室里的那個女生洗……換身睡衣吧。」

白檸送走女人,再關上門的時候,才徹底踏實下來。

念白甚至都沒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衣服被換了。

她只是奇怪自己醉酒之後居然不頭疼。

念白看了一眼乖乖縮在床一邊的白檸,順手揉了一下他的腦袋。

這孩子看著真乖,為什麼她的男主任務不是就近的。

論身份,這傢伙不知道比鍾子明要高上幾倍,垃圾系統的評判標準到底是怎麼樣的。

念白日常起床發獃。

鍾子明是真的在重新開始跟他約會。

要說,鍾子明這個人也奇怪,雖然泡了一堆小妹妹,但是從來沒跟哪個人上過床。

學校里一直都在傳,鍾子明有從小訂過娃娃親的對象,還是一個豪門大小姐。

未婚妻相當開明,不管他談過多少女朋友,總之只有一個硬性要求——

嗯,鍾子明一直做的挺好的。

表面風流,但是一直不敢真做點兒什麼。

畢竟按這門親事來說,他們鍾家算是處於被動地位。

只不過,這位未婚妻小姐一直處於傳說之中。

鍾子明是真的耐下性子來討好了念白幾天,但是念白沒有一點兒變化,鍾子明那點兒耐心早就磨沒了,又開始帶著一票妹妹往酒吧里奔了。

坐在同一個沙發上。

念白晃著同一種果酒。

嗯——又來打架的了么。

嘖嘖,帶頭的還是個女生。

等等,怎麼奔著她來了?! 喬卡接過牛奶杯,隨手放在一邊,拉著喬天羽的手,坐在沙發上。

喬天羽抽回自己的手,說道:「喬卡哥哥,你說,你剛才和他說什麼了?」

喬卡兩隻大手交疊放在自己的膝蓋上,笑笑,說道:「其實也沒說什麼。他打電話給喬叔,喬叔不想見他,就讓我去打發了他。我讓他先回去,讓你靜靜。

他卻說我多管閑事,執意要見你。而且他對我很有敵意,說我對你不懷好心。我勸不了他,就離開了。」

喬天羽蹙眉:「就這樣嗎?」

喬卡聳聳肩,「就這樣了,不然呢?小羽,我是喜歡你的。在樓下的時候,我說娶你的話,也是認真的。我只是想讓你開心快樂,如果你還忘不了那個人,沒關係的,我可以等你的!」

喬天羽連忙說:「喬卡哥哥,這話你不要說了,更不要等我,我現在心裡,全是宋哥哥,沒有你的位置!」

在感情上,她一向直接,從來不玩曖昧,也從來不拖泥帶水。

她當初對夜靜軒是這樣,對宋顯也是這樣,愛就是愛,不愛就是不愛!

喬卡臉上有些失落,只好說:「小羽,如果這樣,你能開心也好,但是喜歡你是我的事,你不要勸我!」

喬天羽蹙著眉頭:「你何必呢?」

喬卡笑了:「喜歡一個人的感覺,讓我快樂!」

他說完,起身,輕輕擁抱了下喬天羽,說道:「噩夢終將會過去,加油,小羽,晚安,美麗的女孩!」

他說著,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個溫柔的晚安吻,然後轉身離去。

他順手拿走了那個牛奶杯。

喬天羽目送他離開了,長吁了一口氣。

他不逼迫她,讓她還是感覺到很輕鬆的。

只是想到宋顯,她還說有些心疼。

如果不分手的話,他們會怎麼樣呢?還會結婚嗎?他媽媽能接受她嗎?如果她殺過人的事,被傳了出去,會怎麼樣啊?

喬天羽本就是一個天真的女孩,不善於思考問題。之前在幫著江南曦的時候,也都是江南曦讓她做什麼就做什麼。

可是現在這種情況,她只能自己處理。可是她很膽怯,不敢面對自己想的那些問題。

她混混沉沉地睡了過去,卻夢見了喬卡。

在夢中,他對她笑,柔聲地說他喜歡她。她似乎被他的溫柔融化,小臉羞紅,嬌聲地叫著喬卡哥哥。

他答應著,那張俊美的臉逐漸向她靠近,想親吻她。

她竟然嬌羞地向他嘟起了嘴巴……

啊,不能這樣!

喬天羽一個激靈,從睡夢中醒了過來。

她大口地喘息了,慌亂地四處亂看,見沒有看到喬卡,才長吁一口氣。

太奇怪了,怎麼會夢見喬卡哥哥?她怎麼會想讓他親她啊?

這不可能啊,她又不喜歡他!

也許是剛才他對她太溫柔的緣故吧?

喬天羽這樣對自己解釋,再次躺在床上,她閉上眼睛,給自己下心理暗示:「要夢見宋哥哥,要夢見宋哥哥……」

很快她又入睡了,依然做夢。只是夢境太雜亂,卻一直沒有宋顯的身影。

第二天,雨過天晴,天空萬里無塵,清透得讓人感覺身體都發飄。

夜北梟要去公司,順道把江南曦送去了醫院,給喬伊的爸爸做針灸。

夜北梟提議道:「如果可以的話,可以把她爸爸接家裡來,省得你來回跑了!」

他實在是心疼她,她畢竟已經五個月的身孕了! 蘇小染聽著司二北問出來的話,臉色一愣。

行吧,沒有想到終究還是讓他給想起來了,發現了這個原本應該不會想起來的事情。

蘇小染的小嘴微微嘟了嘟,顯得有些不滿和不高興,轉過頭,不想理睬司二北的模樣。

司二北見著她這個模樣,也不知道小腦袋裡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只覺得自己這會兒莫名的有些寒冷了下來。

「囡囡,你,你說話啊,你不要甩臉色行不行?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的態度,會讓我覺得你這個樣子有些可怕的呀~你可不要嚇唬我。」

司二北說到後面,聲音忍不住帶著幾分哀求。

蘇小染的聲音裡帶著濃濃的不滿:「我都不明白你到底害怕什麼呀,再說了,你都能夠出現在這裡了,我為什麼不能夠出現在這裡呢?就只允許你自己半夜餓了來這裡找吃的嗎?」

她說著說著,不滿的聲音便是帶著幾分傷心和難過了,委屈巴拉的小聲說道:「明明我也餓了嘛。」

「呃,原來是這個樣子啊,那囡囡你過來吧,我看到廚房阿姨並沒有將所有的吃的都給倒掉,還留一部分適合我們吃的夜宵。」

司二北說到這裡,有些尷尬的擾了擾後腦勺,果然是自己之前胡思亂想,想多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了。

他笑著說完,伸出手就想要讓蘇小染牽著自己的手,臉頰微紅,心跳在加快著速度。

司二北鼓足了很大的勇氣,在心裡排練了上千次后,才說出不會因為緊張而口吃的話:「你牽著我的手吧,畢竟只有我這裡有燈光哦,所以萬一你走去廚房的時候,撞到了什麼東西怎麼辦?」

蘇小染重新轉過頭,看著低著頭根本就不敢看著自己的小男孩,臉色帶著幾分笑容。

果然,司二北還是自己當初所認識的司二北呀!

瞅瞅他現在的這個樣子,可真的非常的可愛!

蘇小染緩緩伸出手,正想要將自己的手掌放在司二北的手上的時候,一道小小的黑影也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快速的落在了司二北的手掌上。

「喵嗚!」

「啊!」

伴隨著一聲喵叫和尖叫,司二北被那個突然掉在手上的衝擊力給朝著地上跌到下去。

「小心!」

蘇小染手疾眼快的就朝著司二北的身下墊了下去,兩人雙雙跌在了地上。

「碰!」

蘇小染覺得自己受到了兩面夾擊!

除了身上來自司二北那小男孩子的重力之外,還有自己的小腦袋撞擊地板的力度。

好疼!

不過幸好自己可是天鳳啊,在快要跌在地板上的時候,急忙將地板變得柔軟了一些,否則雙倍重力壓下去,自己的腦袋可就不是磕到了那麼簡單了,估計地出血!

蘇小染這會兒滿腦子都在想著這個事情,但司二北整個人都被嚇到了。

他的臉頰微紅,也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因為擔心蘇小染的情況。

畢竟剛剛那一聲清脆的磕地板的聲音,讓司二北聽得都有些心揪。

顧不上眷戀蘇小染那女孩子特有的柔軟,急忙爬起來,然後將蘇小染小心翼翼的扶起來。

司二北的聲音里是慌亂的都想要哭出來了。

「囡囡,你沒事吧?你怎麼樣了?你不要嚇唬我!」

司二北叫了好幾聲,手電筒這會兒也掉在了一旁,憑藉著微弱的燈光,他好像看到了蘇小染的雙眼在緊閉著的模樣。

所以司二北的雙手都顫抖了起來,他想要將蘇小染給扶起來,但是害怕蘇小染的腦袋上有傷口,所以又快速的將掉在一旁的手電筒給撿起來,急忙照射在她的身上。

這一照射,蘇小染的眼睛就受不了了。

她急忙抬起手就單著,並且還從地上爬了起來。

「司二北!你又在做什麼!我的眼睛都要被你給晃眼瞎了!」

蘇小染遮擋著,餘光之間就看到了司二北那驚呆了的模樣。

司二北有些懵逼。

他剛剛明明記得,囡囡好像閉上了眼睛?

司二北只是愣了一會兒,便是急忙將自己手上的手電筒給照到另外一邊,接著才是急忙靠近了一些蘇小染,一手抓著手電筒,另外一隻手抓著蘇小染的小臉蛋,然後上上下下的打量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