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這個時間,感覺外面都會比平時熱鬧一些,因爲據說,此刻,三界是相通的,是可以自由來往的,這也是爲什麼我們每每在午夜最容易見到不乾淨的東西的原因。通常,需要一個載體就可以實現,比如說鏡子、比如說水面以及我們牀下這些陰暗的地方。

而這裏,自然也會有一些鬼怪在來回的走動,只是,人除外,因爲正常人進了這裏,必然是受不了這裏的陰氣的,呆不到片刻,就真的會變鬼了。

我並非犯人,自然活動也不受限制,趁着混亂勁兒,躥到了陌玉的閻王殿。值班的小鬼把我給攔了下來,說他們的王並不在殿裏,讓我過會兒再來。

不在殿裏那去了哪裏?任我怎麼問,他們就是搖頭,隻字都不肯泄露。

我撲了個空,一邊嘀咕一邊往回走,發誓再也不聽別人瞎說了,回去就把那個符給撕了,免得惹禍上身。

正想着,突然不遠處,我看到了那天跟我打的那兩個瘦高和矮胖的怪物。

他們怎麼會在這裏?難道是他們的主子來了?

從那天的情況來看,他們的主子應該就是那位老者纔對。而在迴廊裏跟我講話的年輕人,他稱那位老者是他父親,並且說他父親跟陌玉一起,要害我的孩子和我。

不會這麼巧吧。

我看着他們在一個房子前走來走去的,那件屋子的燈亮着,裏面應該就是正主了,該不會陌玉也在那裏面吧,他們在裏面商量些什麼?

我是不願意弄出什麼動靜,因此並沒有從正面靠近。而是從旁邊的一條小路緩緩地接近,但是卻也不敢離的太近。我畢竟只是個人,估計稍稍一離近,就會被他們給發現,到時候不但打草驚蛇,陌玉問起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可是,離的太遠能有什麼用!這個地方雖然偏僻,十分的安靜,但是畢竟是有些距離的,我根本就什麼也看不到、聽不到。

我正在猶豫要不要回去,卻突然看到小汐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了出去,似乎是跟那兩個怪物在說着什麼,可是說着說着,兩個人竟然對小汐動起手來,小汐似乎並沒有還手之力,被他們打的爬在了地上。

“小汐!”

我什麼也不管了,趕緊上前將小汐抱住,那原本是要打在小汐身上

的拳頭朝着我就輪了過來。

那個瘦高的怪物顯然是沒想到我會突然出現,他吃過一次虧,看到是我,就想把拳頭給收回去,可是發出去的力是有慣性的,怎麼可能說收回就收回。

結果他又一次吃了虧,被以相同的力道反彈了回去。

“你,你你怎麼還沒死!”

瘦高的怪物捂着自己的胸口,瞪着像燈泡一樣的眼睛看着我。

我沒有理會他,慢慢扶起小汐,問她要不要緊。

小汐跟我小聲說她原本是想找陌玉來道歉的,因爲之前的誤會讓她心裏很不安,結果這兩個人死活就不放她進去,竟然還動手打人。

“我扶你走,別理會他們。”

我扶起小汐,剛要往前邁步,就聽到身後兩個傢伙嘀咕:“哎,大哥,你說她怎麼就能好好的呆在這裏呢?會不會就是咱家爺說的那個懷孕的女人?”

“還真是,你看她肚子,是比一般的女孩子稍大一點?好像還不明顯,我原本以爲是個女鬼呢!怎麼是個人呢!”

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議論着。

聽了他們的話,我邁出去的步子竟然不受控地停了下來。他們這話是什麼意思?是在說我嗎?他們的爺怎麼知道我懷孕了?爲什麼會在他的手下面前提起我?

上次匆匆見過一面,我是不認識他們口中的爺,但是看他瞅我的眼神,也不像是認識啊!而且當時那個年輕人提到是不是跟我在哪裏見過時,他還一口否認,說那個年輕人認錯人了。

難道……

“洛姑娘,你怎麼了?”

小汐看我半天不動,竟然發起了呆,就輕輕晃了我一下。

太古戰帝訣 “哦,沒,沒什麼!”

我搖搖頭,扭頭看了他們一眼,卻發現他倆也在盯着我看。而且兩個人還嘀嘀咕咕,不知道又在說什麼。

其實,有一點我很奇怪,這兩個怪物說話的聲音很小,我跟他們也是有些距離的,爲什麼只那幾句話我聽的特別清楚,但是等我想再去聽聽其他的話的時候,就什麼也聽不清了,只知道他們在說話,至於說的是什麼內容,根本就聽不仔細。

就好像那兩句話專門說給我聽的一樣。

“小汐,我們以前真的認識嗎?”

小汐一驚。剛開始問我爲什麼會這麼問?等知道我跟那個年輕人見過面後,她竟然突然抓住我的手,哭了起來。

我都傻了,趕緊安慰她,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怎麼眼淚都流出來了。

其實別看我是

個女的,但是我最見不得女孩子掉眼淚了,尤其是像這樣柔軟漂亮的女孩子,我始終相信,女孩都是無淚的天使,不小心掉在了人間,纔將自己的一生都化成了眼淚。

這不安慰還好,一安慰小汐更是哭的稀里嘩啦了,他說都這麼多年過去了,萬萬沒想到,竟然真的還能看到我。

小汐說她以前就是一直跟在我身邊照顧我的,那時我就住在這裏,比現在潑辣些,而且本事也不在陌玉之下,只是死的比較悲慘。

“怎麼死的?”

其實小汐說這些,我完全一點兒感覺都沒有,就像是在敘述別人的事情一樣,跟我沒有絲毫的關係。大概是沒有切身的感受,所以我也無法體會她說的那種心情。

小汐聽我問這個問題,欲言又止,最後嘆了一口氣,說我是被王給殺的。

什麼!這不對呀!完全不對!

陌玉找我,不就是因爲前世的情緣嗎?既然是有情之人,怎麼可能會是他殺的我,我不相信,我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去相信。如果說他都已經恨我到要殺我的地步,那爲什麼還要來找我,就算是找到,也該一刀解決,又怎麼會有之後這麼多的事情。

小汐兩個眼睛的淚流的更多了,她張嘴還想說什麼,只是聲音還沒發出,卻已經來不及了。

我看到她不但閉上了她的嘴,而且眼睛越瞪越大,整個人僵硬在那裏一動也動不了了。

陌玉從她的身後緩緩走了過來,衝着表情痛苦的小汐冷哼一聲:“我警告過你,不要讓我再看見你,怎麼?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嗎?還是覺得我不會把你怎麼樣!”

陌玉說着話手指輕輕一擡,就飄來兩個魂魄。陌玉指着小汐讓他們把小汐扔到忘川裏面去。

“能不能繞了她這一次,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陌玉,小汐今天晚上其實是來找你解釋的……”

我看着小汐被帶走,怎麼也沉不住氣,趕緊上前就給攔了下來。

“你還要攔?”

陌玉倒是沒有對我動手,只是滿臉陰森的表情讓我不寒而慄。

我故作鎮定地點點頭,沒想到陌玉點頭,連說三個好後,就直接走到小汐身邊,我原本以爲他要聽小汐解釋,沒想到陌玉兩掌凝聚光芒,直接從小汐的頭頂上拍下去。

他的手,就像一個利器,竟然將小汐直接給分了,變成一塊一塊散落在地。

“這就是背叛我的下場,扔河裏去喂喂那些惡鬼吧。怎麼樣,你還要替誰求情?告訴我,我一併都處理了。”

(本章完) 眼前的這個人讓我覺得陌生又可怕,我不知道是小汐做了什麼背叛他的事情,竟然落的如此下場,還是因爲我的原因才讓她死無葬身之地,總之,有那麼一瞬間,我有一種想要逃離的衝動。

“我想替我自己求情可以嗎?”

我擡起頭,對上陌玉的眼睛,我一直覺得,他的眼睛是我見過的所有眼睛中,最讓我動心的。不是因爲清澈、溫柔,而是不管他是哭是笑還是生氣,我總是能在他的眼底看到那麼一絲憂傷,讓我瞬間就有想去呵護他的衝動。

我從沒問過陌玉他的過去以及他的事情,不是不關心,而是每每看到他的眼睛時,我都不忍心再去提及其他,我怕自己的一句話、一個問題勾起他不愉快的回憶。

我不想,我的陌玉,應該就是初見時的樣子,溫柔中帶着儒雅,讓我怦然心動的感覺。

“我想求你多陪陪我好嗎?”

我強行將心底的驚恐和不安壓下,儘量讓自己不去想剛剛的事情,儘量讓自己說話的聲音保持平穩。

陌玉的眼底終於不再是冷冰冰的了,只是這種暖意也就流轉了瞬間,他輕輕地撫摸了一下我的臉頰,轉身就離開了。

在房門關上的瞬間,我的眼淚就像是決堤的洪水,一下子全部涌了出來,委屈、傷心,所有負面的情緒都涌上了心頭。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哭着哭着竟然自己睡着了。

我睡的極不踏實,剛剛的一幕一直在我腦子裏揮之不去,小汐臨死前的眼神是那麼的清晰。我以爲我可以不在乎,可是,內心裏還是很在意的。

我夢見很多人都追着我要殺我,我拼命地跑,可就是怎麼也擺脫不了他們,腳下一不小心被石頭給絆倒了,都沒等我有喘息的機會,那些要殺我的人舉起刀就全部朝我坎了過來。

我一下就被驚醒了。說實話,自從懷孕以後,就三天兩頭會做這樣的噩夢,心砰砰挑個不停。稍稍鎮定了一會兒,卻感覺旁邊好像坐了個人。

剛剛淨顧着琢磨夢的事情,沒注意,現在覺得不對,趕緊一臉戒備地把頭就扭了過去,卻發現那個跟我在迴廊裏碰面的年輕人坐在我的牀邊,正面帶笑容地看着我。

“你怎麼會在這?”

我嚇了一大跳,趕緊把身子連帶被子往旁邊挪了挪。

那個年輕人看我這個反應,微微有些差異,說不是我把靈符燒了讓他過來的嗎?怎麼現在這個反應?

我?我沒有啊!

不過他提起了靈符,我記得我那天回來後,因爲臨

時有事情,就把它放在了枕頭下面。

我趕緊掀起枕頭一看,果然是沒有了!

是誰?會是誰把靈符給燒了?還有誰會知道這件事情?

“真的不是你?”

那個年輕人緩緩站起身來,估計是看我這又是找又是嘆氣的,他心裏也沒底了。

我心想我騙你幹嘛?要是真的是我燒的,我不早跟你走了嘛!

我催促他趕緊離開吧,反正我沒有叫他,也沒打算要跟他離開這裏,這會不會是什麼人的陰謀尚不好說,還是早點兒離開免得惹事。

“怕什麼!”沒想到那個年輕人反倒淡定了很多:“我又不是什麼犯人,明明是他們瞞着我,爲什麼我要偷偷摸摸的!”

“他們瞞你什麼?你認識我是不是?你上次跟我說的話都還沒有說完呢。”

我看着這個年輕人在我屋子裏走來走去的,似乎也沒有什麼惡意。

“怎麼?小汐沒告訴你嗎?不應該啊,這丫頭不可能沉得住氣的。”

一聽他提起小汐,我原本稍稍平穩的心情又一次跌至了谷底。

“小汐,她,死了……”

我都沒擡眼看那個年輕人,只是自顧自地低頭說着,卻半天都沒聽見動靜?難道那個人走了?

東北野仙錄 我擡眼一看,發現那個年輕人一手扶着牆不動也不說話,那隻手越握越緊,最後,使勁兒砸在了牆上。

直停“轟隆”一聲,原本好好的牆竟然被他給砸出一個大洞。

我其實是想感嘆他的力量太大了,但是話還沒出口,卻發現通過那個被砸開的洞,牆裏好像是貼着什麼東西。仔細一看,像是畫上去的符咒一樣,只是這些東西我完全看不懂,是不是這裏的房子都有這個東西?

那個年輕人的表情則是越變越差,如果說剛剛他生氣是因爲小汐被殺,那現在山雨欲來的表情,又是爲了什麼?難道這些符咒又什麼特別的意義嗎?

“白龍?你也是很久沒有一個人光臨我這裏了?怎麼?今天有空來也不跟我打聲招呼?”

許是剛剛的動靜太大了,陌玉靠在門口,似笑非笑地看着那個年輕人。

白龍?我好像是記得那個老者是叫他龍兒。

“我要帶她走,你不要攔着我。”

白龍忽然轉頭一把抓住我的手腕,一個用力把我拽到他的身邊。

“我,這……”我一愣,緊跟着就想要去掙開白龍的手,沒想到他的手跟鉗子一樣,我使盡全身的力氣卻連半個手指頭都掙脫不

開。

“你不一直就打的這個如意算盤嗎?”陌玉往前走了兩步,略帶嘲諷地說他不是早就有預謀嗎?怎麼現在還沒走?

“你讓小葉以通知親人朋友爲由把我支出去,然後你就急着趕過來跟她碰頭,我就是奇怪你爲什麼那次沒帶她走,因爲小汐嗎?這小汐剛一死,小葉就點燃了符咒把你給叫了過來?怎麼?你倆都這麼半天了,還沒商量好?”

陌玉的話說都不急不緩,他踱來踱去的步子也有條不紊,只是,這說話的力道,頗有一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他在說什麼?他竟然誤會了我跟白龍。

“陌玉,你在胡說些什麼?你懷疑我也就罷了,你怎麼能懷疑她呢?”

我都還沒開口,白龍就上前一步擋在了我的面前,我看不見他的臉,但是看到他的後背上下起伏,我猜想,他一定是氣壞了。

我跟白龍就剛剛只見了幾面,他都可以這麼護着我,爲什麼陌玉要懷疑我?他爲什麼不相信我!

“你不要忘了,她之前是怎麼死的,你要讓悲劇再重演一遍嗎?還是說,你有這個自信,這次,一定能把她給帶離?”

“你這牆上畫的符咒是什麼?你跟我老爹又在商量着什麼?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們還騙我說她不是小葉,怕我來救她,我就偏偏要救給你看!”

白龍說着話,將抓着我手的力道緊了緊,拽着我就要往外走。

他們到底在說什麼?爲什麼我一個字都聽不明白!

“我不走!”我使勁兒地甩掉白龍,符咒是什麼?他們又在商量什麼?難道真的跟白龍說的那樣,要殺我嗎?

“沒有想要殺你,只是想在胎兒成型了以後,把胎兒取出來而已。”

陌玉的聲音雖然很平穩,但是對我來講卻像是從地獄發出的魔音。

爲什麼?爲什麼要殺他?他不是也是陌玉的孩子嗎?爲什麼就這麼狠心!

我兩隻眼睛緊緊地盯着陌玉,手不自覺地就放在了肚子上。這是我的孩子,我就算是再沒本事,也絕對不想讓他平白無故地成爲犧牲品。

“你想知道原因?那我就來給你講講原因!”

陌玉微微一笑,倒也不怕我跟着白龍走,手輕輕地摸着牆裏面的符咒,跟我講了一段我完全沒有印象的過往。

我知道,那是我的前世,是我今生這一切經歷的原因。

我終於明白了很多事情,只可惜,知道了又能怎麼樣,我依舊什麼都改變不了,只能跟着命運的腳步一步一步往前走。

小小小男傭 (本章完) 其實我的前世,非人非鬼,是魔,介意妖和神之間。這個存在很特殊,他可以往兩個極端分化,我很幸運,在我修煉的時候,認識了阿七,他逐漸將已經誤入邪道的我慢慢帶回了正道。

我跟陌玉是不打不相識,據他們說,我倆當時是爲了一個鑰匙墜,大打出手,最後我使了個詐,贏了陌玉。

當然,這些我完全沒有印象了,但是說起那個哨子形狀的鑰匙墜我是知道的,我曾經見到陌玉一直帶着,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後來就到了生死命緣裏面。

陌玉曾經說過,這個鑰匙墜對他很重要,原來,它是兩人的信物。

對!就是信物,因爲我跟陌玉好了以後,就把這個月老級的鑰匙墜送給了它。據說這個哨子是可以吹響的,吹響之後,可以看到百鳥起舞,萬花爭豔的美景,是個難得的寶貝。

故事是不是大抵都是這樣,相遇始終都是美好的,但是過程讓人感慨,結局讓人傷心。

可以說,前世的我,不光是陌玉的愛人,還算得上是他一個得力的助手,因爲邪靈的背叛,我曾跟陌玉聯手,將邪靈封印了起來。本以爲大功告成,但是,悲劇卻在這一刻剛剛開始。

邪靈在被封印的瞬間,用自己僅存的靈力,以血爲誓,對我下了詛咒,說我生生世世,活不過26歲。

這個詛咒當時陌玉並不知情,我怕他擔心,所以只告訴了我的師父阿七,阿七就四處尋找解救我的方法,均一無所獲。他竟然鋌而走險,跟邪靈做了交換條件,說只要邪靈告訴他如何才能接觸詛咒,他就答應將封印的力量削弱,這樣不出幾年,邪靈必定可以破封而出。

邪靈覺得這個買賣划算,就告訴阿七隻要找到七彩石,就可以接觸我的詛咒,而且他還告訴阿七,奈何橋裏就有一個,讓他務必要抓緊時間,不然輪迴一世,就多一分的難度,恐怕過個三五世,想救都救不了了。

所以說人在有了執念以後就特別容易被人利用,阿七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竟然真的按照邪靈說的,找到了奈何橋的薄弱口,輕輕一擊,奈何橋就轟然倒塌了,位於橋中央的七彩石,被阿七攥在了手裏。

如此大事,陌玉豈會放過阿七。當時就把他給抓了起來,只是當時場景比較混亂,因爲橋塌了,冥界的秩序也被完全打亂了。陌玉急着去應付這些事情,並沒有來得及去詳細問阿七到底是什麼原因,也沒要那個七彩石,只是把阿七給關了起來。



當時聽說後,就去關阿七的地方找他,沒想到竟然看到阿七和青櫻打了起來。阿七不知道是心裏有愧還是什麼原因,總之是打都不還手,最後被打都站都站不起來了。直到我走過去,青櫻才停手,冷眼看了我一會兒,說我們真是師徒情深。

等青櫻出去後,我剛要扶起阿齊七,卻沒想到阿七突然撬開我的嘴,讓我將那個七彩石給吞了進去。

我剛開始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聽了阿七的解釋後,瞬間眼淚就掉了出來。我跟阿七真的是非親非故,僅僅是覺得有緣,我做了他的徒弟,沒想到他竟然爲了我……

趁着外面大亂,我就想把阿七給帶出去,阿七剛開始死也不同意,說這樣怕連累我,但是都到了這個份兒上了,還談什麼連累不連累,拽着阿七就往外跑。

但是,剛剛走出牢門,就被陌玉給堵住了。

要說我當時也是腦子一熱,爲了保全阿七,竟然把什麼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攔,還跪在地上求陌玉放阿七離開。

這些事情現在全部都是陌玉轉述給我的,他說也是等我死後,他通過輪迴盤看到的這些,所以,他就去找了我的轉世。

“我如了你的願,放走了阿七,但是你並沒有依照承諾永遠留在我身邊,而是跟着你身邊這個人妄圖逃離冥界!”

陌玉說到這裏,怒氣已經顯而易見了。

“我對待背叛我的人,一向從來都不留情,但是爲了你,我一次又一次地打破這個原則,沒想到,你還是要背叛我、離開我!以前是,現在還是!”

陌玉有些痛苦地看着我跟白龍,他說早知道他就應該在我剛死的時候就直接從我的體內取出七彩石,只是這樣我就不可能再轉世了。

“不轉也好,省得我再痛心一次。實話告訴你,不光是我想要這個孩子,很多人都想要,你逃出這裏,只會陷入更大的危險之中,到時候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因爲你身體裏的那個七彩石,已經轉移到了孩子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