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羣手下敗將,有什麼資格說話?難道不是你們進攻我們田家的?”田家老祖冷言一句,一隻手仍然死捏着君淺沫的脖頸,似乎覺得這樣很好玩。

女人只覺得身子已經着離了地面,君淺沫漲紅着臉,眼淚撲簌簌的往下掉落,伸出手拼命的去掙脫,奈何怎麼掙扎都不管用。

“放……放開我…….”

她很痛苦,又很心碎,尤其看到陳煜落敗的那一幕,簡直心都要死掉了。

她很喜歡陳煜,也知道他是個天才,幾乎是立於不敗之地,跟他做對的人就沒有好下場,跟他對戰的人更沒有贏得。

今天,卻敗了,敗的如此慘烈。


“哼,沒想到這陳百川豔福不淺,竟然會有這麼漂亮的女子喜歡她。”田家老祖輕蔑笑道;“只可惜,自己沒什麼實力,不好好回去修煉,非要出來跟家族對戰。”

“你……你放開我。”君淺沫潮紅俏臉道。

“放開你?”田家老祖冷哼一句,“憑什麼?”


……

一處幽邃的空間中,陳煜不知道這是哪裏, 浮愛 ,他聽不到任何聲音,也看不到人,自己身上的傷口也已經癒合了。

陳煜有些呆滯,不明的看着前方。

“怎麼?看你的樣子,你似乎很不明白?”突然,一個虛無的聲音響起,這讓陳煜渾身一顫,急忙四處看去,發現並沒有人影。

“什麼人?”陳煜皺眉問道。

“哈哈,你在我的地方問我是什麼人? 極品前女友 。”那聲音再次響起。

“你的地方?”陳煜有些疑問,“難道我已經死了?”

“嗯……算是吧。”

“靠,什麼叫算是吧?我到底死沒死?”陳煜憤怒道。

“沒有!”

“……”

一陣啞然,陳煜發現自己身上竟然閃爍起了亮光,那是一道金色光芒,它像是丹藥一樣治癒着自己身子,讓他感覺到心裏暖暖的同時也有種熟悉感。

“這是……自己的九轉輪迴天陽玄陰訣?” 這種感覺他不會忘,正是九轉輪迴天陽玄陰訣,只是他有些想不通,怎麼感覺更加嫺熟了一絲?

隱隱間似乎有種突破的感覺,因爲光芒很濃郁,其中修復身體的速度比之前要高上三倍。

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自己一戰沒有死,反而還突破了?


“鏡像是身處在萬物中,又消失在萬物中的一種功法,就像你身處的這塊空間,其實就是鏡像,你可以切身體會到它的存在,但實際上他是不存在的,在外人來看,你並無變化,可在你看來,你就像做了一場夢。”

“什麼意思?”陳煜不解道。

“唉,難道是我說的太深奧了嗎?虛無的聲音響起,“他實際上是鏡像,但那些鏡像是你主觀意識看,如果你換個意識去看,鏡像對你就無用了,這下該懂了吧?”

“不懂!”

“滾……”

……

田家水漲船高,氣勢無與倫比,陳煜已經死了,他們打破了之前的神話。畢竟陳百川在他們眼中也不過如此。

天際中,其他的田家老祖撫了撫鬍鬚,看着場面道:“陳百川有天賦,如果好好栽培,會是個絕世天才,只是他走的路不對。”

“是啊,有些可惜,不過他的功法不是留下了?讓老四過去拿了他的功法,沒準修煉會更上一層樓,到時別說什麼蓮玉道,就是其他家族外帶皇朝,我們田家都不會放在眼裏。”

“嗯!”被稱爲老四的田家老祖應了聲,“別急,我馬上就取了他的功法。”

“戰鬥還沒結束呢,想取陳大哥的功法,先從我屍體上踏過去。”季東傑站了出來。

“哦?”

田家老祖笑了笑,眼中很是不屑。

就在這時,被人認爲已經死了的陳煜,竟然睜開了眼睛,發出一陣輕蔑笑聲,“想拿我功法?那你來試試好了,看看你能不能拿得到。”

陳煜面色平靜,眼眸如水,彷彿重生了一般,身上的傷勢更是已經修復完畢,體內的元氣也莫名出現,一點也看不出他是受過傷的人。

君淺沫急忙拉了拉陳煜的手臂,有些擔憂道:“陳大哥,你還是不要逞強了,咱們還是先跑吧,他們不敢追上來的。”

雖然知道陳煜的功法很強悍,屬於頂尖的那種,但同樣也清楚對面那老頭的實力,此時在她眼中來看,陳煜無非是在搏命,他就是不服輸。

陳煜笑了笑,在女人頭上摸了下,“沒事的,乖乖站在後面,看我怎麼收拾他。”

“這……”

“怎麼?”陳煜面色平靜,平和說道:“你不相信我?覺得我還會被他打敗不成?”

君淺沫很想說是,見到陳煜那自信無比的眼神,也沒再說什麼,向後退了退,有些幽怨的看了眼男人。

其他人包括季東傑在內全都嘆了口氣,心中五味雜陳,剛纔都被人打成那樣了,您還要去搞事情,難道你有九條命不成?

而田家那羣人,不管是老祖還是家主田忠慈,都很好奇的望着陳煜。

“太神奇了,簡直是修真界的奇蹟,沒想到死傷成那樣還可以修復,看來那功法是絕對的絕世功法。”

田家老祖笑了笑,但笑的格外陰沉,陳煜越是表現這樣,他越開心,因爲這從側面印證了那功法的實力。

田忠慈冷笑道:“陳百川,我勸你還是不要打了,就算你依靠功法修復了身體又如何?面對已經突破的老祖加上一把玄器,你是根本沒有勝算的。”

“是嗎?”陳煜露出一絲笑容,“在我看來,只要我還沒死,那就還有機會,我爲什麼要認輸?”

“哈哈哈,好言不聽勸,你是真的不見棺材不落淚啊。”

“可能吧。”

田家老祖拿出劍,“既然你這麼想死,那我就成全你,本來還想饒你一命,取走你功法將你修爲廢掉,現在嘛,不管是誰替你求情,你都要死在這。”

臉色一陣陰沉,田家老祖別無二話,再次拿起冰天劍,只見一陣流離光芒,冰天劍勢如破竹,頓時,出現了一片蒼茫冰川,散發着恐怖寒氣。

陳煜面無表情,再次騰空而起,躲開了這一下技能,釋放出一個金色防護盾。只是,低頭一看,地上的田家老祖也消失了。

不過經歷了兩次鏡像的折磨,陳煜已經很瞭解了,淡淡的站在那,等着即將發生的一切。

過了半刻鐘。

陡然間,從四面八方掀起了一陣陣帶着寒氣的旋渦,那旋渦之中含着殘暴的肅殺之氣,宛如一條狂嘯生猛的龍捲風,只是一剎那間,就將陳煜包圍在其中,彷彿要將其撕碎。

衆人倒吸一口涼氣,忍不住閉上眼睛。

倒是陳煜,顯得不急不忙,什麼力量招數都沒動用,僅僅就施展了一個金色防護罩,隻身站在了這寒氣旋渦中。

這股氣流很強,足足將田家的房屋毀了接近三分之一,地面上那些田家旁系子嗣也都難以睜開眼睛,力量簡直太強了。

“去死吧!”

田家老祖冷笑一聲,身影憑空出現,見到陳煜被自己釋放的旋渦所包裹,他知道陳煜完蛋了。

可隨後,他眉頭緊皺,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

只見那萬丈旋渦,竟正在不斷地縮小,彷彿是一條過江猛龍,十幾年不吃飯,身體一點點萎縮一樣,剎那間,龐大的旋渦,小的只剩下半人高。

這讓田家老祖不禁詫異,這是什麼情況?

他仔細看去,這才發現了異端,原來在陳煜的左手上,一隻食指上,竟然有一顆類似於寶珠丹藥一般大的光球,正散發着金藍色光芒,光球不斷旋轉,將旋渦中的元氣不斷吸入。

再一看,陳煜身前的防護罩也發生了變化,防護罩也變成了藍色透明,將陳煜安全的攔在其中。

“這……這是……”田家老祖瞪大眼鏡望着陳煜,他不敢相信,怎麼這一幕會發生在他身上?

陳煜似乎很回味,感受着指尖上的光球,“我要感謝你,如若不是你,我或許還感悟不到這一層,只是沒想到,突破之後的境界竟然如此廣闊。” 突……突破?這麼簡單就突破了?

震驚之中的田家老祖放出一抹神識去探測,發現的確是突破了,這讓他心中不禁驚訝,要知道,剛纔他突破那是耗費了無數精血,純靠家族修士給撐起來的。


如果單要一個人去突破,那簡直是難如登天,最起碼也要耗費十年二十年的時間纔可以,但陳百川纔多少歲?也不過三十歲吧?竟然就突破了?

其實在遭到重創之後,陳煜的確已經沒有繼續戰鬥的能力了,只是在那所謂的鏡像空間中,那聲音短短几句話,就讓他醒悟了很多。

天地間的一切,看似可有可無,實際都有規律,生命是規律,自己的修行更是規律,如果體會不到這種天地間最真實原本的規律,那修爲最多也只能到哪,不會再有突破。

而每一個玄器,其實早就突破了,只是經歷了萬年的洗禮與輪迴,其中所殘留的元氣不多,再加上使用者的修爲不高,也就無法發揮出玄器原本的實力。

所以既然玄器本身就有這樣的實力,爲何不去感悟一下玄器技能的威力呢?

這麼一想,陳煜像是重獲了新生,開始用九轉輪迴天陽玄陰訣和天地三合指去吸收這種能力,果不然,似乎是聽到了召喚,竟然真的開始吸收並融合那些冰天劍散發的元氣。

這麼一來,旋渦在損壞的同時,也讓陳煜的傷口不斷修復,他自己更是領悟了更高一層的境界,現如今,已經與田家老祖在一個級別了。

當然,在戰鬥中領悟,這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到,否則萬千世界中,修爲早就不值一提,屬於家常便飯了。

只能說陳煜的功法獨特,加上身體很強硬,能讓他支撐到現在。

不管怎麼說,此時冰天劍所散發的元氣,已經無法對他造成傷害了,之前可以造成,那是因爲境界相差了一個檔次,現如今,兩人的境界不相上下,再加上功法的抵抗,根本就沒了優勢。

“怎麼可能?不可能的……”田家老祖心中憤恨無比,眼裏更是佈滿血絲,不可置信的道:“這怎麼可能?才短短一會兒時間而已,你就領悟了?我可是停留了十八餘年,才利用家族修士精血突破。”

能在陰魂鏡抗下三五招,已經是天下奇才了,這下非但沒死,反而還在戰鬥中突破,田家老祖也有些愣神,實在不敢相信,這天下怎麼會有這樣的功法?又爲何會被陳煜這種人拿到?

шшш ¸тt kǎn ¸C〇

“別的我不敢說,但在打架這一塊,我還真沒怕過誰。”此刻,換做陳煜戲虐不屑的看着田家老祖。

“這……他,他真的突破了?”田忠慈也不敢相信。

其他田家人更是不敢相信,怎麼突然發生這麼戲劇性的一幕?

別說他們,就連季東傑,君淺沫等人也都睜大了嘴,像看怪物一樣盯着陳煜,好傢伙,人家二十年才能突破,您一場戰鬥就突破,這能不讓人眼紅嗎?

“果然,陳大哥就是自信…….”君淺沫嬉笑道。

“哼,一切都是虛張聲勢罷了,以爲突破了,就能夠戰勝我?你雖然可以摧毀冰天劍的元氣,卻無法毀掉他的鏡像。”田家老祖大手一揮,灑出一陣劍芒,身影再度從原地消失,很顯然,他想重蹈覆轍,玩之前那一招。

看到這一幕,君淺沫等人有些緊張,就是這一招,讓陳煜失敗了兩次。

相反的,陳煜只是淡淡一笑,輕鬆閉上了眼睛,默默回味着那聲音中的那段話。

“鏡像是身處在萬物中,又消失在萬物中的一種功法,就像你身處的這塊空間,其實就是鏡像,你可以切身體會到它的存在………”眼簾之下,彷彿不想再抵抗,淡淡的站在那,手上的光球不斷旋轉。

幾秒鐘之後,田家老祖出現了,手上那柄冰天劍散發着湛藍光芒,散發着濃厚的元氣,對着陳煜揮砍而去。

陳煜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也睜開眼睛,動了……

他猛的向外飛去,身上的防護罩無比閃耀,指尖上的光球更是快速旋轉,等過了半會,同樣的,他將光球丟了出去。

“轟轟!”

一陣劇烈的響聲,宛若地震一樣,弄得周圍房屋坍塌,衆人腳跟都沒站穩。

再一看,只見陳煜騰飛在半空中,他面色平靜的望着眼前,前方不遠處,則出現了田家老祖的身影,只是他沒有陳煜那麼輕鬆,身上的衣服破碎,傷口好幾處,嘴角鮮血直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