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她嫁入盧家,那麼等待她跟溫家的便是吞噬,欺負,無止盡的欺負,一直到盧偉沒有任何興趣,然後一腳把她們如同垃圾一樣踹開。

這個結果,光是想想都讓溫若蘭覺得可怕,盧偉的性格,她在大街上已經看的非常清楚,絕對是神經病一類的瘋子。

「不不,溫小姐,您謝錯人了,我是主人的奴僕,一切都只聽從主人的安排,如果您要謝的話,還是謝謝我的主人吧!」

卡爾急忙後退,躲在了林逸的背後,一臉緊張的說道,她現在還不清楚溫若蘭跟林逸之間的關係,聰明的卡爾自然要保持最安全的距離。

畢竟溫若蘭的樣子,便是他這個經常出入時尚界的知名大師,也驚為天人啊!

林逸萬一喜歡上了溫若蘭,那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因為心臟的先天問題,卡爾養成了比一般人更加冷靜的思考習慣,很清楚自己的地位,不管什麼時候,跟主人的的異性朋友保持絕對安全的距離才是王道。

溫若蘭聞言,急忙抬頭看向了笑意盈盈的林逸,一臉感激的說道:「林逸,謝謝你,如果溫家能夠渡過這一劫難,不管你有什麼要求,溫若蘭都一定會儘力幫你做到!」

林逸一聽,頓時心頭一熱。

「咳咳,姐夫,若蘭姐姐這麼漂亮,咱們幫她那是理所應當的,你應該不會趁機提出什麼非分的要求吧?畢竟你可是有媳婦的人啊?」

洛兒,不知道什麼時候,像一個小大人一樣,出現在了林逸的旁邊,踮著腳尖,手臂壓在林逸的肩膀上,一臉淡定的嘲諷道。

「呵呵……」林逸麵皮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隨後看著溫若蘭笑道:「我還真有一個要求。」

「你說吧!」溫若蘭那如雞蛋白一樣的絕美臉蛋兒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紅暈,低著頭,小聲說道。

「這一次時裝周的衣服是有我親自設計的,我希望你跟洛兒能夠一起穿著我設計的衣服,參加時裝周的表演,為咱們華夏爭口氣,讓世人見識一下我們華夏的底蘊,風采跟文化,如何?」

林逸看著溫若蘭自信滿滿的笑道,以他林逸的手段來設計,今年絕對可以讓華夏跟華夏的元素成為最火爆的話題。

卡爾聞言,頓時眼睛一亮,激動的笑道:「如果主人親自設計的話,怕是要得到今年的最佳設計獎,不行,這樣的話,有關華夏元素的布料價格肯定會上漲的,我要提前存貨。」

卡爾說完,便又急忙掏出了自己的手機,可以說卡爾的智商比一般人高出太多了,林逸是什麼人?那可是神明一般的存在,他的設計火爆那不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嗎?

「就,就這麼簡單?」溫若蘭有些不敢置信的瞪著眼睛,看著林逸問道。

「就這麼簡單啊!能不能答應呢?」林逸輕鬆的笑道。

「呼呼,林逸謝謝你,我保證,以後在沒有經過你的同意之前,我絕對不會解剖你的。」

溫若蘭無比認真的看著林逸說道。

「噗!我了個去,你丫的不是吧!現在還想著解剖我呢?「林逸咧嘴,一臉哀怨的看著溫若蘭質問道。

那可愛的樣子,頓時讓溫若蘭心中的陰鬱一掃而光,咯咯的嬌笑道:「那是當然了,誰讓你的基因那麼強大?」 「奧耶,實在太好了,太好了,我終於不用一個人去參加時裝周咯!」

洛兒一聽,整個人頓時激動的竟然直接跳了起來,那柳腰簡直就像是玉石打磨而成的一般,白的耀眼,看的林逸都是微微一怔。

「好了,你把若蘭的尺寸給我,現在我就親自設計!」

林逸說完,便走到金色的茶几面前,把自己採購的布料都放在了上面,然後認真的就像是一個有了幾十年經驗的老裁縫一般,手中那充滿縹緲氣息的布料,不斷在林逸的手中飛舞。

每一個動作,都充滿了瀟洒自如,充滿了放蕩不羈的感覺,簡直比設計界的大師卡爾更加的有派頭。

這一幕,簡直讓卡爾驚呆了,隨後下意識的就拿起了自己的手機,開始拍下林逸的每一個動作。

「刺啦,刺啦!」

布條不斷在天空中飛舞,宛如百花齊放,又如白雪飄飄一般,洛兒開心的竟然在那飛舞的布條中舞動了起來。

洛兒本就美麗的如同仙子一般,此時,在這飄飄的碎片之中飛舞,簡直就像是山中的精靈,在鬱鬱蔥蔥的山林之中飛舞一般,那種美麗,簡直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看的溫若蘭整個人都愣住了。

她同樣也知道洛兒非常美,可如何能夠想到,這個平時大大咧咧的小丫頭,竟然能夠美到這種地步?讓他驚為天人。

至於林逸,此時到更像是一名在波動琴弦的謫仙人,那洒脫飄逸的動作,同樣完美的找不到任何的缺點。

三十分鐘后,林逸嚴肅認真的臉上浮現了一抹笑容,看著面前的兩件霓裳羽衣咧嘴笑道:「大功告成,完全是按照你們兩個的尺寸來的,我保證會火!」

那是一種來自骨子裡的自信,華夏的傳統衣服,如漢服之類的,穿起來,那效果可比現在的衣服要好看太多了,現在華夏的衣服,歸根結底,還是受到了西方文化的衝擊而形成的,甚至有點失去了自我的意思。

「好了?」

正在舞動的洛兒,就像是被獵人驚動了一般,驟然停下了舞蹈,急忙衝到了林逸面前,伸著腦袋問道。

「呵呵,好了,這是你的。」

林逸拿起其中一件霓裳羽衣遞到了洛兒的手裡,寵愛的笑道,當看到洛兒額頭上那宛如珍貴一般的汗水,林逸急忙拿起了一塊兒布料,輕輕的幫洛兒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笑道:「趕緊去試試看,如果有不合適的地方,我再重新幫你們修改。」

「嘻嘻,謝謝,我超級喜歡這一類的古裝!」

洛兒說完,便蹦蹦跳跳,衝進了自己的房間。

林逸扭頭,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溫若蘭,笑道:「怎麼?還等著我幫你換啊?」

溫若蘭小臉一紅,嘟著杏乾的小嘴,不滿的對著林逸努了一下,便上前拿起了自己的霓裳羽衣,只是剛抓住霓裳羽衣,她的電話便響了起來。

溫若蘭面色一變,急忙接通了電話,「媽媽。」

「若蘭啊!你,你怎麼會認識卡爾那麼厲害的人的啊?你這孩子,如果早點說,我們也不至於讓你去找盧偉啊?」電話一接通,溫若蘭的母親的聲音,便在電話中響起,雖然是責備的口吻,不過很明顯,開心居多。

「那麼,現在家裡應該沒事兒了吧?」溫若蘭面色平靜的問道。

「呵呵,沒事兒了,沒事兒了,不但沒事兒了,我們還跟卡爾先生的GJK達成了戰略合作,以後啊!有卡爾先生這塊金字招牌,咱們溫家算是要飛黃騰達了啊?」

「好,我還有事兒,先掛了!」

得知家裡沒事兒了,溫若蘭緊繃的心弦也終於放下了,只是她的心裡卻充滿了苦澀。

「林逸,謝謝你。」溫若蘭在心裡嘀咕了一句,拿著霓裳羽衣便轉身走進了另外一個客房,開始換衣服。

「卡爾,那個盧家現在是什麼情況?」林逸靠在沙發上,一臉輕鬆的看著卡爾問道。

「盧家?哦,現在他們應該已經焦頭爛額了,卡爾在義大利還是有些人脈的,不知道主人想要怎麼處理?」卡爾彎腰,恭敬的站在林逸的旁邊,沉聲問道。

「呵呵,我們華夏有一句話叫做窺一斑而知全豹,那盧偉的性格簡直渣的讓老子噁心,能夠教導出這樣孩子的家長怕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所以我覺得盧家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林逸傲慢的冷笑道,在大街上,竟然那樣咄咄逼人,欺負一個女孩子,這簡直刷新了林逸的三觀,以前他一直以為這樣的垃圾,只有在電視上才能夠看到,卻沒想到,現實中竟然真的存在。

當時就把他給噁心壞了,如果不是盧偉跑的快,這會兒怕是連命都沒有了。

卡爾一聽,馬上恭敬的說道:「主人放心,最遲到,天亮之前,我保證讓盧家消失。」

「嗯,你看著安排就行了,來,老子今天心情好,教你一種修行的法門。」林逸對著卡爾招了招手笑道。

他可是貴為仙帝的可怕存在,能夠讓他林逸記住的修行法門,幾乎都是一等一的功法,傳給卡爾,絕對可以讓他受用終生。

卡爾一聽,那叫一個激動啊!東方神仙修行的法門,那用腳趾頭想也知道厲害啊!

當即兩人便在客廳里開始傳道授法,一直過了接近一個小時,洛兒的房門才打開。

不過此時卡爾已經陷入了修行之中,倒是沒有任何的反應,林逸扭頭看了過去,這一看,整個人愣住了,彷彿瞬間魂不附體了一般。

那是一種怎麼樣的美啊!

根本無法用任何言語來形容。

「好美!」

林逸一副豬哥相,下意識的嘀咕道。

「吱呀!」

隔壁的房間也推開了房門,溫若蘭此時也抿嘴含笑走了出來。

林逸一看,整個人都激動的恨不得衝上去,直接抱住兩人,實在太美了,就像是當年許仙見到了白素貞跟小青一般。

二人各有千秋,可個個都是鍾靈之秀,彷彿上天的傑作一般,完美的沒有任何缺點。 兩世為人,仙女,仙子,神女,甚至很多種族的聖女,林逸都見了無數。

可卻從來沒有人給林逸如此震撼的感覺,要知道,以往林逸遇到的那些人,可個個都是身懷驚世神通,那氣質,容貌可都是上上之選啊!

洛兒跟溫若蘭畢竟只是一個普通的女生,可現在,竟然超越了那些驚艷決絕的仙子,神女,林逸如何能不震驚呢?

「姐夫,好不好看啊?」

洛兒吐著舌頭,嬌滴滴的說道,雖然是詢問的口吻,可那神情很明顯充滿了得意洋洋的感覺。

「咳咳,還行,不過你們這樣出門怕是多有不便了。」

林逸回過神兒,急忙轉身走到了那些剩下的布料前面,利用剩下的材料,快速的做了兩頂斗笠形狀的帽子,遞到了兩人的面前笑道:「在沒有登上舞台的時候,一定要把帽子給我帶好了。」

「啊?這是為什麼啊?」

洛兒撅著粉嘟嘟的小嘴,有些不滿的問道,愛美,那是女孩子的天性,洛兒自然也不例外啊!

之所以在房間里待了那麼長時間,還不是因為臭美,自己照了半天的鏡子,這一套衣服,可以說是洛兒從進入演藝圈之後,最喜歡,最滿意的一套了,當然不想被埋沒了。

「你知道個屁,現在很多人不講究,會偷別人的設計,老子這一套設計,可是要讓你們驚艷四座的,現在如果曝光了,到時候被別人反咬一口,說咱們抄襲別人怎麼辦呢?」

林逸瞪著眼睛,看著洛兒一本正經的胡說道,不過心裡的想法,倒是沒敢說出來。

溫若蘭一聽,急忙說道:「那要不這樣好了,我們還是穿自己的衣服,反正,這衣服穿起來,也不麻煩,等到了時裝周的場地再換上如何?」

「這,這樣最好!」林逸低頭不自然的笑道,他可是一個很正常的人,跟著這樣驚艷的兩位仙子在一起,他還真害怕自己犯錯誤。

「好吧!不過得獎了你可要請我們吃飯啊?」洛兒嘟著小嘴,看著林逸認真的說道。

「放心,放心,不差錢,保證二位吃飽喝足,趕緊去換了,咱們就要去時裝周了。」

林逸焦急的催促道。

二女雖然心裡有些不舍,不過還是乖乖的按照林逸的要求重新換上了自己的衣服,只是當走出房間的時候,林逸的腦海中,還是無法抹去之前,兩人那仙氣飄飄的樣子。

「卡爾,走吧!去參加時裝周了。」

林逸看著正一臉認真在修行的卡爾,淡淡的笑道。

卡爾聽到林逸的召喚,急忙睜開了眼睛,看著林逸一臉感激的笑道:「是!主人!」

隨後,有卡爾這個義大利知名設計師親自帶路,一行人朝著盧浮宮卡魯塞勒大廳而去,一路上,沿途的風景簡直要讓林逸驚呆了,到處都是身材高挑杏乾的女生,很多甚至的穿著更是可怕,幾乎等於沒穿。

各種豪車更像是過江之鯽一般,在擁擠的街道上前行,本來非常近的距離,可卡爾硬生生用了四十多分鐘,才到盧浮宮卡魯塞勒大廳。

此時,門口已經站了大量身材魁梧的保安。

不過有卡爾這個金字招牌,一行人進入倒是沒有任何的問題。

看著無比奢華的盧浮宮卡魯塞勒大廳,洛兒跟溫若蘭都驚呆了,在這種恢弘大氣的建築物前面,人幾乎會發自內心的產生一種敬畏的感覺。

形形色色的人來來往往,一個個都是喜笑顏開,顯然能夠參加這樣世界知名的時裝,對很多人來說,都是一種吹噓的本錢,林逸甚至還看到了幾名西方的大洋馬在盧浮宮卡魯塞勒大廳外,到處尋找合適的男伴。

畢竟,這樣的盛會,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參加的。

「洛兒?」

正當眾人站在這裡發獃的時候,一道驚呼聲卻驟然響起,隨後便是高跟鞋響起的聲音,一名身材清瘦,模樣還算不錯的女人,手裡拿著一個愛馬仕包包,急匆匆的走了上來,看著洛兒笑道。

「你是?」洛兒眉頭微微一皺,顯得有些茫然。

「咯咯,你個小丫頭片子,怎麼這麼健忘啊?我是kitt啊,之前咱們可是同台演出過的,怎麼了?今天是來參加時裝周呢,還是只是過來看看?」kitt顯然有些自來熟,看著洛兒熱絡的問道。

「哦,我是來參加時裝周的,kitt姐姐也是嗎?」洛兒看著kitt好奇的問道,雖然心裡實在記不起這個kitt了,不過對方卻一口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洛兒倒也不好做的太過難堪,淡淡的笑道。

「呵呵,我都人老珠黃了,怎麼能來參加時裝周呢,我是跟我男朋友一起過來看看,準備投資點什麼的,對了,他是巴黎的紳士,身價不菲,我介紹給你們認識啊!」

kitt說完,便轉身對著遠處,一名穿著黑色燕尾服的男子招了招手。

「kitt姐,我們,我們還有事兒的。」

洛兒有些不自然的笑道。

「有事兒?哎吆,洛兒,咱們都是華夏人,在這異國他鄉的,見一面多不容易啊!不就是參加個時裝周,你不會是覺得自己現在紅了,就不想認我這個老姐姐了吧?」

kitt一聽,洛兒竟然說自己有事兒,這態度頓時就冷漠了一分,杏眼怒瞪,盯著洛兒不善的質問道。

「不,不是的。」

洛兒焦急的解釋道,顯然對於kitt這樣的老油條,她根本沒有處理的經驗。

「好了,算了,既然你趕時間,姐姐我也不好強留你了,這一瓶精華肌底液,可是我最喜歡的,送給你算是見面禮了。」kitt姐說著,便急忙從自己的兜里拿出了一瓶精華肌底液,可她卻沒有急著交給洛兒,反而像是擺拍一般,壓著洛兒的肩膀,高高的舉起了手中的精華肌底液。

林逸一看,頓時眉頭微微一皺,臉上浮現了一抹厭惡之色,別人不清楚kitt的舉動是為什麼,他可卻再清楚不過了。 現在,完全就是信息時代,有很多人為了騙錢,把一些垃圾的東西充成好東西賣,都會請一些明星來代言。

而kitt現在的行為,卻比那些以次充好的人更加的噁心,人家請明星代言,最少還要出點成本,可kitt倒好,竟然直接用這種拙劣的手段來騙。

一旦那邊kitt所謂的老公,把這個畫面拍照,宣傳出去,就算是代言人不是洛兒,以洛兒在華夏,在國際上的影響力,這個產品肯定也會大賣,可後果就比較嚴重了,絕對會讓洛兒名譽受損。

「好了,洛兒,咱們還是先進去吧!這精華肌底液姐夫哪裡多的很,暫時不需要了。」

林逸直接擋住了洛兒的視線,拉著洛兒就朝著盧浮宮卡魯塞勒大廳內部走去。

看著一行人的背景,kitt眼睛一翻,傲慢的冷哼了一聲,急忙朝著那名西方男子走了過去。

「老公,怎麼樣?拍清楚了嗎?」kitt盯著史丹尼,一臉傲嬌的笑道,只要這次的事情成功,今年,可就是她kitt發財的好日子。

「哈哈,親愛的kitt,我史丹尼親自出手,還能有什麼問題呢?洛兒跟你同框的照片我已經拍的非常清楚了,以她在華夏的地位,我保證,今年咱們的產品一定會大賣的。」

史丹尼攔著kitt的肩膀,自信滿滿的大笑道。

「哈哈,好,發財咯,等會兒我再找幾個其他的國際明星,你可要注意抓拍啊!」kitt盯著林逸一臉人認真的說道。

「是是,我親愛的kitt,你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史丹尼一臉激動討好的盯著kitt笑道。

「來,把照片發給我,我現在就發朋友圈,爭取多收取一點訂金。」

kitt說著,便拿起了自己的手機。

史丹尼見狀也沒有任何的遲疑,急忙拿起了自己的相機,準備導出照片,可當看到洛兒跟kitt的合影照時,他臉上的笑容卻在一瞬間凝固了。

「怎麼了?」

kitt看著史丹尼那像是便秘了一樣的表情,不禁焦急的問道。

「該死的,這,照片有問題,照的痕模糊,根本無法看清楚洛兒的樣子啊!」

史丹尼咬著槽牙,一臉猙獰的怒罵道。

為了進入在今天進入盧浮宮卡魯塞勒大廳,他跟kitt可是變賣了所有的資產,如果不能夠翻本,那他們明天怕是都只能睡馬路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