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呼一吸間,頓覺神清氣純的陳志凡,緩緩睜開眼睛,愜意的吐出了一口長長的氣之餘,眼底按捺不住的閃過了一絲驚色。

怪不得鬼撲滿和四隻大黑老鼠在見了那瑰麗煙雲後,會表現出一副如此性急的模樣,卻是因爲它們知道,吸收了瑰麗煙雲裏蘊含的神奇能量,對它們的身體有莫大的好處。

而這種好處,在親身體會過了的他看來,恐怕比之一些五百年靈藥的藥效都還要強上一籌。

畢竟靈藥的功效,更多的是增進修爲。而眼前這團經過了一番炮製的紫綠煙雲,居然對肉身洗滌方面有很大的奇效。

可惜的是,作爲原材料的樹心,其體積不是很大。以至於炮製出來的紫綠煙雲,充其量也就能讓自己的肉身強度增強百分之一不到的樣子。

惋惜不已的陳志凡,看着那團飄在半空的瑰麗煙雲,輕輕搖了兩下頭。

增強百分之一的身體強度,只要自己多花費一點時間的話,並不是太難的事情。那麼眼前這團紫綠煙雲的效果對他而言,就要打個折扣了。

“嗯,怎麼回······事?”忽然,某青年嘴裏輕咦了一聲。

剎那過後,他身形微微一顫,眼瞳深處,一抹銀白電光,一閃即逝。

“吱!吱吱吱!”地面上,四隻大黑老鼠忽地齊齊仰頭,一邊嘴裏連聲叫着,一邊看向了陳志凡。

就連飄在半空的鬼撲滿,也眨巴着它那綠豆大的小眼睛,甩動着那根又細又長從蠍子尾巴,眼睛直直注視着忽然間一動不動,好似一尊人形雕像般的陳志凡。

陽光普照之下,一縷清風,柔柔吹過花園。

六角晴子揮手打斷了筒新川的話,那張俏臉上充滿了毅然的嬌聲說道:“川爺爺,你的意思,我明白。”

仰頭望着天邊,她語氣幽然的接着說道:“或許在其他人看來,我去競爭大首領之位,完全就是妄想。我也知道,單憑我自己,是絕對不可能成功的。”

“小姐!”美玲踏前一步,眼裏滾動着絲絲精芒的嬌聲說道,“您其實不必妄自菲薄!您並不是一個人,我們三姐妹會永遠支持您!”

轉頭看了筒新川一眼,她又回過頭來繼續說道:“不僅是我們,想必川長老他也會一直支持你的!”

說着,她放在身後的右手食指迅速向上挑了一下。

適時,美芝同樣踏前一步躬身柔聲說道:“我姐說的沒錯,小姐!只要有我們三姐妹在,這裏的人就不要想傷害你!就算我們不行,還有小泉先生在,只有先生他出手,別說是區區一個大首領之位了,哪怕是徹底滅了整個甲賀,那也只是一件稍微費點心思和時間的事情罷了!”

反應要慢了一拍的美姬聞言,頷首脆聲說道:“小姐,大姐和二姐說的沒錯,就算我們三姐妹不能保護你的安全,但是還有小泉先生呢!”

一旁的筒新川,眼裏倏地閃過了一抹光芒來。

該死的,自己怎麼一聽到首領大人要對付晴子,心裏就慌了呀!怎麼就忘了,晴子身後還站着一位實力深不可測的絕頂強者呢!

想到晴子在那位身份、背景均神祕異常的小泉先生心中的地位,他原本焦躁慌亂的心,漸漸回覆了平靜。

想通了這個關節後,筒新川雙手互拍了雙掌一下,然後神情一振揚聲說道:“晴子,現在這種情況,我覺得應該有必要告訴小泉先生一聲。”

認真看着六角晴子的臉,他挺直脊樑握拳接着說道:“我老了,也活不了多久了,但是你不同,以後還有大把好日子要過。雖然之前我向小泉先生保證過要竭盡全力支持和保護你,但如果傷害你的勢力太大的話,哪怕我拼盡全力,肯定都不能保證你的安全。”

“說到底,還是我實力太弱,不能給你太大的幫助!”一邊說着,筒新川一邊一臉黯然的皺了皺眉頭,“所以爲了你的安全,晴子,當前我們必須要做兩件事情!”

神情嬌柔的六角晴子,在聽到筒新川說不能給自己太大的幫助時,脣角浮現出一抹純真的笑意和聲說道:“川爺爺,你千萬不要那麼說,你對我的幫助,已經夠大了!”

語氣微頓了一下後,她輕咬着嘴脣柔聲說道:“但是我並不想再拿自己的事情去麻煩他了!”

“晴子!”筒新川踏前一步急聲說道,“我知道你不想過於的讓小泉先生擔心,但是不要忘了,現在佐衛先生還被關押在水獄裏。”

六角晴子聞言輕皺了一下眉頭:“但是川爺爺,你剛纔不是說你已經給水獄裏打了招呼嗎?相信有了川爺爺你的關照,佐衛叔叔他······”

說着說着,她的音量漸漸低了下去。

“晴子,你應該是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對吧?”注意到六角晴子的表情後,筒新川不無苦笑的說道,“畢竟佐衛上忍是被首領大人下命令關押進去的,所以哪怕就算是有我打了招呼,但是水獄裏的人聽不聽都還在兩說。”

三胞胎姐妹在互相看了彼此一眼後,由美玲開口說道:“小姐,川長老說的沒錯,爲了佐衛先生的安全,您還是告訴一下先生的好。”

“難道必須要告訴他嗎?”六角晴子暗自咬了咬銀牙,“但是我真的不想······”

輕搖了螓首幾下後,她擡眼看着筒新川嬌柔的說道:“川爺爺,你剛纔說現在我們必須要做兩件事情,那兩件事情分別是什麼?” 看到突然這麼多條龍出現,龍王學院的人也傻眼了。

夜雲澈站在一旁,看著這些人驚訝的表情,搖了搖頭,這算什麼?如果他的爹爹和娘親在這裡的話,一定會更加嚇死他們!

而後面緊追而來的龍王大人和龍后大人遙遠的看著這一幕,眼中紛紛湧起了淚花。

他們幾乎是第一眼,便看到了那戰鬥當中的一條小龍。

而且一眼就能確定,那就是他們的孩子,就算他當初只是顆蛋,他們也能一眼就認出了他。

因為他的長相和龍王之前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根本就是翻版的。

還有它那身上的氣息,還有長相,那分明就是他們的後裔,龍的後裔。

龍后激動的捂著嘴巴依靠在龍王的懷中,龍王也深深的抱著妻子,兩人看到自己的兒子,忽然之間,竟沒有勇氣衝上前去和她相認了。

她們心中有忐忑不安,有慌亂恐懼,有害怕,害怕兒子會不原諒她們。

也害怕她們兩人突然的出現,會嚇到了它。

雪羽此刻化成了原形盤旋在夜雲澈身旁,一直守護著他。

突然,它察覺到似乎有什麼人在一直注視著他,抬頭,它便看到那裡有一個俊美的男子和一個美麗的女子在看著它。

一瞬間,雪羽只覺得自己的血液都產生了變化,好像在沸騰,在燃燒著,它心底有一個激動,讓它忍不住想要衝上去,衝到他們的跟前。

「他們是誰?」雪羽眨了眨眼,突然不受控制的流起了眼淚,為什麼看到這兩個人,它會好想哭呢?

「小羽你怎麼啦?」夜雲澈明顯的察覺到了雪羽的變化,轉過頭擔憂的看著它。

卻看到它的眼睛在一眨不眨的注視著前方。

「咦,他們是誰?」夜雲澈也看到了眼前的兩個人,他好奇的眨了眨眼。

他當然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他們會是雪羽的父母,更不會想到龍居然還會幻化成人。

「小澈兒,我也不知道他們是誰,可是,我看到他們,我就好想哭……」話音一落,雪羽再也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看到它哭,眾龍們也紛紛轉過一顆顆腦袋,跟著它忍不住傷心了起來。

「小寶貝兒,你怎麼哭了呀?」龍后還正在想該如何和自己的兒子相認,突然聽到她的小寶貝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再也顧不得什麼,一顆當母親的心緊緊的揪了起來!

嗖的一下,從龍王的懷中飛了出去,來到雪羽的身邊。

而雪羽看到向自己飛奔過來的女子,也忍不住朝著她飛過去,變成了一團小白獸,飛進了女子的懷裡,緊緊抱住她。

母子兩人緊緊相依。

雪羽感受著女子的溫暖和她的體溫,很是眷戀。

龍后亦是忍不住大顆大顆的眼淚往下滴落,她感受著懷中的小小的一團,這就是她的兒子沒錯,雖然她之前生下它,它還只是一個蛋。

她生下兒子后便遠離了它。

輕輕的捧著雪羽,生害怕弄傷了它,害怕動一下它便會消失不見。 樹林深處,陳志凡在鬼撲滿和四隻大黑老鼠的靜靜注視下,忽地睜眼,然後徐徐吐出了一口長長的氣。

氣如鳴笛,咻然聲聲,婉轉輕揚,綿綿不絕。

略微活動了一下手腳,感受着身體裏涌動的滾滾屍氣,在一絲絲雷霆力量的淬鍊之下,越發的靈動、精純,眼裏倏地劃過一抹電芒的他,將注視的目光,投向了漂浮在身前不遠處的瑰麗煙雲之上。

“可惜,量實在是有點少了,哪怕是全部將其吞噬,也最多省數月之功罷了。”嘴裏輕聲呢喃着,某青年揮手將紫綠交織的瑰麗煙雲給吸攝到了眼前。

探出右手食指,徑直深入到了煙雲裏,他輕揚了一下雙眉後,暗自沉吟了起來。

增加幾個月的修煉時間,對體內含有一座蘊含着無盡鬼氣能量的自己來說,可以說是多它不多,少它不少。

但如果讓其他人來吸收的話······

陳志凡第一時間想起了家裏的老爸和妹妹,以及一干自己的女人們。

對自己而言,是如同雞肋般的瑰麗煙雲,對他們來說,無異於是增強自身實力的天地靈物。別的不說,單說煙雲裏蘊藏的那一縷能淬鍊身體的雷霆能量,就是當今修行之人求之而不可得的大機緣。

“吱!吱吱吱!”

地上,四隻大黑老鼠跑到他的腳下,一邊嘴裏叫着,一邊仰頭看着那團瑰麗煙雲眼裏充滿了無盡的渴望。

霸氣王妃:傲視天下 而鬼撲滿,則是耷拉着它那又細又長的蠍子尾巴飄了過來,綠豆大的小眼睛直勾勾瞅着瑰麗煙雲不時砸吧着一下小嘴巴。

看着小傢伙和四隻大黑老鼠一副嚐到了甜頭、還想要再繼續嘗一嘗的表現,某青年微微晃了一下頭。

好吧,除了老爸、妹妹,和家裏的女人,扶桑這邊,自己也不應該忽略了他們。但是東西就只有這麼多,該怎麼分配?

要不,煉成靈丹?他眼裏倏地紫光一閃。

得益於衛無忌的“無私”奉獻,使得自己對於紫光皇力的理解和運用更深了幾分。如果說黑光巫力從它出現的那一刻起,代表的就是破壞的話,那麼紫光皇力代表的,就是創生。

上古時代,巫族大能動則毀天滅地,而皇族大能的話,更多的則是造化天地。

煉之一道,就是紫光皇力運用最爲頻繁的大道之一。而煉丹,則是煉之一道最爲基本的構成。

“那麼,該煉什麼丹呢?”一邊嘴裏輕聲咕噥着,陳志凡一邊神海虛空裏紫金光華大盛。

虛空深處,紫金卷軸悄然浮現。其表面迅速飄飛出無數紫金小字,眨眼間就組成了一個散發着煌煌紫金光芒的大字:“煉”。

忽然,他的眼瞳裏倏地紫金光芒一閃。

“造化之力?嗯,或許自己還可以這樣······”嘴裏無意識嘀咕了一番後,陳志凡靈念一動,將得自巨獸之心裏的血元珠從丹田虛空裏挪移了出來。

一旁,眨巴着小眼睛的鬼撲滿看着那顆突然出現在眼前的圓滾滾紅珠子,忽地飛快甩動了幾下蠍子尾巴後,湊過去脆生生說道:“主人,你把這個珠子拿出來是幹什麼呀?是不是要分給我們吃啦?”

聞言翻了一個白眼的某青年,橫了小傢伙一眼:“吃?你這小東西,腦子裏除了吃,就能不能想點別的!”

眼角餘光注意到地上四隻大黑老鼠眼裏也瞬間放出了亮光,他下巴點了點它們,沒好氣的又繼續說道:“你身爲它們四個的老大,能不能起到一個好的帶頭作用,啊?”

耷拉着小腦袋的鬼撲滿,目光在地上的四隻大黑老鼠身上來回轉了一圈後,癟了癟嘴,悶悶的哦了一聲。

瞥了小傢伙一眼後,陳志凡手一揮,將一直飄在半空的那顆蛇蛋拂到了它的懷裏。

“這蛋你先保管着,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再等不久,裏面就會孵出一條小蛇來。”隨口交代了鬼撲滿一聲後,他將視線投在了血元珠上。

“孵出小蛇來?”眨巴了一下眼睛的小傢伙,看着被自己摟在懷裏的白色橢圓形蛇蛋,稍帶幾分激動的奶聲奶氣說道,“主人,這個蛋裏面真的能孵出來小蛇?”

陳志凡一邊眼裏紫金光芒頻閃,一邊頷首回道:“剛纔的那十二枚蛇蛋,應該是纔出來沒兩天,不過其中至少有八枚都是孵不出小蛇來的死蛋。”

偏頭瞄了鬼撲滿懷裏的那枚蛇蛋一眼,雙眉輕輕一揚後,他復又迴轉頭去繼續說道:“說到蛇蛋,如果不是因爲我們的出現,或許四條小蛇會在不久的將來孵化出來。”

因果?

神海虛空裏,驀地虛空微微震顫了一下後,陳志凡再次將注視的目光投在了那枚蛇蛋上。

簡單思考了片刻後,他點了點頭輕聲說道:“不管怎麼說,你的父母和兄弟姐妹,盡皆命喪於我之手。罷了,就算是求一個心安吧······”

低嘆了一聲後,某青年右手食指一劃一挑,一縷火柴棍大小的紫綠菸絲就從瑰麗煙雲裏分裂了出來,然後眨眼的時間裏,就飛到了鬼撲滿的面前。

兩隻小眼睛直冒亮光的小傢伙,小嘴微張,咧着嘴笑着說道:“主人,你這是獎勵給我的嗎?”說着,它就想低下頭去,將那縷菸絲給吸進嘴裏。

隔空彈出一道指勁敲在了鬼撲滿的腦門上,他笑罵着撇了撇嘴:“你這小東西,怎麼儘想好事?趕緊給我把嘴閉上,不是給你的。”

眼睜睜看着那縷散發出無比美味氣息的紫綠菸絲,瞬息之間就沒入到了自己懷裏抱着的蛇蛋裏,鬼撲滿神情怏怏的輕嘆了一口氣。

“吱吱!”

地上,四隻大黑老鼠眼裏冒着綠光的看着小傢伙懷裏抱着的蛇蛋,嘴裏連聲齊齊叫了兩聲。

“靠,上樑不正下樑歪!”伸手在鬼撲滿和四隻大黑老鼠之間虛點了一下,某青年嘴裏笑罵了一句。

少頃,他面色一正,集中注意力,將心神全都放在了眼前的血元珠和瑰麗煙雲上。

眼底深處,倏地閃過一抹淡淡紫光後,陳志凡雙手掐訣。

指影連閃間,一個個訣印如同一隻只撲花的蝴蝶般,圍繞着血元珠和瑰麗煙雲綿綿不絕的上下左右飛舞了起來。

翹着小嘴的鬼撲滿,懷裏抱着蛇蛋飄在半空,眨巴着眼睛直勾勾看着,屁股根上的蠍子尾巴,有氣無力的慢慢甩動着。 「我的小寶貝兒,娘親終於又看到你了。」

「娘親娘親,我有娘親了。」 劍俠風雲志 雪羽高興的睜大一雙淚眼朦朧的大眼睛,興奮不已,它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如此難受了,原來它並不是難受,而是高興,興奮得想要哭泣!

「小寶貝兒,對不起,娘親來晚了。」龍后抱著自己的兒子,又欣喜又忍不住痛苦,她的小寶貝果然如龍王所說,真的是太善良了。

看看,它根本就沒有怪罪她的意思,這讓她覺得很欣慰,更加忍不住憐惜,想要疼愛它。

母子兩龍不知道什麼時候齊齊化作了原身,脖頸相交。

隨後,便又有一條威武的大龍加入了她們母子,將母子兩人給圍了起來。

龍后開心的道:「小寶貝,這是你的父王,是你的爹爹。」

「爹爹?父皇?」雪羽清澈的大眼睛眨了眨,望著眼前高大威猛的龍王,眼中充滿了崇拜。

「乖,我的小太子。」龍王也柔聲的哄著自己的孩子,眼中泛起了淚光。

「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我有爹爹和娘親了,好開心哦!」一時間,整個地域都充滿了雪羽的歡聲笑語。

眾人們打量著龍王一家三口,沒有人出聲說話,不去打擾他們。

紅衣少年站在遠處靜靜的望著這一幕,望著雪羽開心的笑臉,他的心中也忍不住替它興奮,同時眼中又閃過一抹失落。

怎麼辦?現在小羽的爹娘已經來找小羽了,那麼小羽的爹爹娘親是不是就會帶走它?

那麼他們便要分開了?

他不想和小羽分開,可是又不能太自私……

但是,不管如何,他還是希望小羽永遠開開心心。

所以無論它是什麼樣的選擇,他都會尊重它。

「小寶貝兒,現在你就跟爹爹娘親一起回家,我們一家三口在一起,再也不要分開了。」龍后與雪羽母子又重新變回了人類,雪羽重新變回了小白糰子,依偎在娘親的懷裡。

聽到龍后溫柔的聲音,它可愛的眨了眨眼,隨後轉過頭望向了少年。

突然揪起了一張小臉,它要回家了,那豈不是要和小澈兒分開了?不要……它好想回家,可是更不想和小澈兒分開,該怎麼辦呢?

心裡好傷心,好難過,雪羽糾結的又忍不住低低的抽泣了起來。

紅衣少年也紅著眼睛望著它,一人一龍,注視了許久。

龍后順著兒子的眼神望到那邊,看到一個漂亮的紅衣小少年,眼前頓時一亮,因為許多原因,她其實並不是很喜歡人類,甚至很是討厭。

可是她卻挺喜歡眼前這個少年的,不是因為他長得好看,而是因為他身上的氣息讓她很是喜歡,和她家小寶貝有些相像,所以她一點也不反感少年。

要是在平時,她都懶得去看他一眼,可如今她卻對這個孩子討厭不起來,甚至很是喜歡,走上前,主動問他:「你是小龍龍的好朋友,對么?」

夜雲澈紅著眼睛,點了點頭:「沒錯,我和小羽是好朋友,我叫夜雲澈,但是我姓帝,你也可以叫我小澈。」 「呃……呵呵,小羽?」龍后差點被少年的自我介紹給繞暈,隨後望了一眼自己懷裡的兒子,反應過來,又忘了身後的眾人一眼,「那你的爹娘在哪裡?」

「我娘親不見了,爹爹去找娘親了。」夜雲澈的眼中又閃過一抹黯然。

「可憐的孩子,你現在一定很想看到見到你的爹爹和娘親是不是?」龍后很是同情的望著少年。

夜雲澈重重地點了點頭。

龍后摸了摸他的腦袋,「你此刻的心情,我很能理解,就和我與龍王想要找到小龍龍一樣。

如今我們好不容易找到小寶貝,很想讓它跟我們回去,以後過上幸福的日子。」

沒辦法,龍后也看出來了,自己的兒子很是喜歡這位小朋友,似乎有點捨不得離開,所以她只好從它朋友的身邊下手了。

夜雲澈聞言,不由更加失落了。

看了雪羽一會兒,失落道:「沒錯,一家人,便應該在一起的,如果小羽想要離開,我不會阻攔它的,因為我想要小羽更快樂。」

「小澈兒……」雪羽突然嗖的一下撲到了夜雲澈的懷中,緊緊的抱著他哇哇大哭了起來。

晃了晃腦袋道:「不行,我不要和你分開!」

夜雲澈也忍不住再次紅了眼睛。

除了娘親,雪羽便是他出生一直陪伴到現在的朋友,一直陪伴著他長大,甚至可以說雪羽比他的娘親陪自己的時間還要多。

不管吃喝拉撒睡覺,什麼都有雪羽陪在身邊,他們可以說是一體,如今貿然分開,他們誰都接受不了。

夢機大人上前安慰了摸了摸他的腦袋,「小澈兒,天下無不散的宴席,有些人註定不能陪你到最後,但是你們只要都活著,開開心心健健康康那就好了。

而且,你不要傷心,你們畢竟現在還小,將來長大,你們都有了能力,還可以再相聚的不是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