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會幸福指數驟跌,還會對你產生懷疑!】

驟跌?

不怕!

我現在只想睡覺!

甄不爭啟唇,想要將自己沒說出口的話補上去。

【宿主,幸福指數驟跌是不可怕,但是男配一旦對您產生了懷疑,他就會疑心病極重。天天懷疑你不是不愛他了,是不是移情別戀了,你是不是在騙他?你能受得了嗎?】

【我們現在只差最後的百分之四了,難道您想功虧一簣嗎?!】

【完不成任務,我們就無法離開這個位面,宿主您好好想想成嗎?】

疑心病?

不爭皺眉,下意識的就想到了,某一世,自己當公主的時候……

幾個深呼吸之下,不爭勾唇露出一個極淺的笑容。

還是很假的那種。

「我想補個覺,你呢?」

你要一起嗎?

精緻的少年對上對面女孩略帶挑釁的目光,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和爭爭一起睡?

季梵明光是想著,就覺得臉頰滾燙。

略微移開自己的目光,甚至有些拘謹的站起來。

「我,那我就先回去了,爭爭醒了叫我,我就在隔壁。」

「隔壁?」

不爭蹙眉。

隔壁住著誰來著?

好像……是一對老夫妻?

我『傳家寶』竟然將那對老夫妻趕走了?

還有沒有人性了?!

如果甄不爭知曉,某『傳家寶』是花了五倍的價格,將隔壁的小居室買了下來,不知道要作何感想。

五倍的價格啊!

某秘書當時打電話請教的時候,某霸總只提了一個要求,一定要拿下!

所以就算某對老夫妻獅子大開口了,某秘書還是同意了。

「爭爭醒了記得叫我。」

離開了甄不爭一居室的某霸總,四五步之後,掏出鑰匙,打開房門。

一進屋后,就皺起了眉頭。

怎麼都看不順眼呢?

太小了,太破了點吧?

這裡根本就沒法和爭爭的房間比!

多呆一秒都是嫌棄。

可是爭爭睡覺了,我不能去打擾她。

「我這裡需要裝修。」

撥通某秘書電話的霸總,說明白自己的要求后,某秘書一臉的苦大仇深。

總裁要重裝房子,還要按照隔壁甄小姐的房子裝,還不讓他找來的工人,搞出任何的動靜來?

總裁啊,誰家裝修房子,是沒有動靜的?

你這不是為難人嗎?

理由找的那麼好,害怕擾民。

說白了,就是怕騷擾到隔壁的甄小姐唄!

不過某霸總給的錢多,也是有很多技術好的裝修工人是願意乾的。

另一邊,一覺睡到大中午的甄不爭,因為肚子餓而被迫起來。

「爭爭,醒了嗎?」

敲門聲響起,屋內的甄不爭抿唇,擦著臉的舉動頓住。

陰魂不散?

【宿主,這種陰魂不散的男配,最適合馬上攻略。這樣永遠就見不到了!】

不爭一臉認真。

點點頭。

有道理!

門被拉開,季梵明望著眼前手中拿著毛巾,額前劉海被紮起來,穿著休閑,渾身上下都透露著一種慵懶舒適的女孩。

一顆心,『怦怦怦』狂跳。

爭爭這是把最真實的一面展露到我面前了嗎?

老媽常說,一個女孩子如果對你毫無防備,那一定是非常喜歡你的。

果然,真正已經非常喜歡我了!

「爭爭,該吃飯了。」

「我買了很多食材,想吃什麼,我做給你吃。」 姚總還想要說服周安不要這麼做。

「當然有影響了,以後我是要在你的位置上接著發展的,要是讓人家知道了發生過這樣的事情,還以為是我做的呢,到時候來找我算賬怎麼辦?」

「放心吧,不會的,他們又沒有證據可以說是你,你只要不承認就行了。」姚總馬上解答道。

「這種事情我做不出來,以後的事情誰說的准呢,其實說實話我對你的廠房也不是那麼感興趣,你要是這麼堅持的話,我也不和你多說了,還還是帶著這位阿姨去勞動局給她一個說法吧!」

那個老婦人聽到周安這麼說,激動地問道:「小夥子,這樣有用嗎?我的錢可以要回來嗎?勞動局不管這件事的吧?」

「管,怎麼會不管,你們這些人的工資也有幾十萬了,都已經達到了可以報警的程度了,就算是讓警察直接把人抓走都是可以的。」

「人抓不抓走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我應得的錢可不可以全部要回來,我也就這一點要求了。」老婦人說道。

「阿姨,有我在,我保證錢你今天可以要回來!」

周安說完這句之後,說道:「姚總,我最後問你一遍,你想好要怎麼做了嗎?」

姚總臉上的表情變化很快,過了一會咬咬牙說道:「行,我答應你!」

「嗯,這才是聰明的決定,畢竟我給你的兩百萬是不會少的,你給員工把工資全補上了,估計也就五十來萬而已,那剩下的那一百五十萬,你都可以留著了。」

「小夥子,這個廠已經值不了這麼多錢了,不然人家早就搶著要來買了,你買去肯定是虧的,兩百萬太多了一點,你以後要怎麼賺回來啊!」

老婦人擔心起了這個正義的小夥子。

「不虧,阿姨,我可是正經的買賣人,不會讓自己虧的你放心吧。」

說完對著姚總說道:「現在你可以去把合同的內容,稍微的改一下了,在我給你的兩百萬之後,加一個括弧,說明一下錢分兩部分,各有什麼用途。」

「我知道了,我馬上回來!」

小助理看到自己的姚總進裡面去了,從地上站了起來,屁顛屁顛地跟了進去。

姚總現在看了自己的這個助理,感覺就像是在看一條哈吧狗一樣,他說道:「你跟進來幹什麼?討罵嗎?」

「姚總,我就知道你要生氣了,但是我這麼做不是我無能,而是我懂得示弱,這件事我看過了,我們是爭不過那個周安的,事情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一樣的?你還沒有和他打一場,你就已經知道是這個結果了?你未免也太可笑了,你確定我能相信你說的話嗎?」

小助理是一個巧舌如簧的人,即便他知道現在的自己已經有百分之八十的成分是不被相信的了,但是他還是要說到姚總認可他為止,畢竟這人還有一百多萬進賬。

「姚總,雖然我和周安都沒有打起來,但是你沒看到這人的肌肉這麼結實的么,一看就是練過的人,我跟著你在辦公室里待了這麼久了,早就沒了打架的能力,到時候他把我打的重傷了,豈不是事情會變得更麻煩。」

「而且,那人肯定還是會威脅你,到時候你得到的錢還是這麼一點,我卻有了損失,萬一他還想對你動手,就沒有人擋在你的前面了。」小助理說道。

「你倒是知道,有事情出現的時候,你還需要擋在我的前面,沒想到你還有這個覺悟!」姚總故意在一旁感慨道。

「姚總,那是肯定的,你看我的猜測都是正確的,結果是你的廠還是會賣給他,但是我們的損失卻變小了!」

「呵,你今天的口才倒是不錯!」

小助理覺得姚總已經消氣很多了,他乘勝追擊道:「姚總,要我說的話,雖然我們現在要付一筆工資費,但是我覺得我們其實還是幸運的,一百五十萬我們還是賺的,這個結果也是蠻好的了。」

「你倒是還挺樂觀的!」姚總笑著說道。

「行了,合同弄好了,這回要是再出什麼差錯,我和你說你就死定了。」姚總警告道。

這回的合同簽的非常的順利。

簽好了之後,周安看著合同滿意地說道:「好了,姚總,這裡以後就是我的了。」

「嗯,別忘了把錢打進來,那我就祝你把這個廠發揚光大了!」姚總像是諷刺一般的說道。

「謝姚總吉言,那我們就不留你們了。」周安已經擺出了一副主人的樣子。

「我們走!」姚總命令道。

「哼!」小跟班經過周安面前的時候。還白了他一眼,用他那帶著一塊青紫色的臉龐。

「哎!」老婦人在一旁嘆了一口氣。

周安心情很好地說道:「阿姨,這個廠里原先還欠你多少錢,你和我說,我現在把錢給你。」

「小夥子,你讓我說什麼好!雖然我是很缺錢沒有錯,但是我也不想要讓你入坑啊!」老婦人似是很無奈。

「阿姨,這裡的工人你們彼此之間有聯繫方式嗎?」

「有的,工作的人都有一個群的,怎麼了,小夥子,你問這個幹什麼啊!」

「哦,我想要讓這些人都回來工作,不知道還有多少人願意的,你放心工資不會少你們的,就怕他們不相信我這個廠能辦好。」

老婦人沒有想到周安竟然有這個想法,能讓這個廠里的人重新擁有工作是好的,畢竟重現找一份工作也不容易。

說道:「我是願意回來的,別人的話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會有顧慮的,但是我可以幫著你勸一勸的。」

「阿姨,這樣的話就最好了,這件事就麻煩你幫我了,有的人要是願意就最好,要是實在不願意那也就算了,不用勉強。」

「好,我盡量去幫你,但是你也要說這廠之後你是打算讓它怎麼發展的吧,不然什麼規劃都沒有的話,可能會讓人家覺得心裡沒底啊!」 狂爺來襲強勢寵妻 我『傳家寶』會做飯?

不爭眼睛一亮。

緊接著,某些記憶浮現在腦中。

不不不。

不爭一臉嚴肅,拒絕的果斷。

「不用了!」

【宿主,你怎麼忍心拒絕一個願意為你洗手作羹湯的男孩子?】

宿主你這樣,一輩子都找不到男朋友噠!

「男朋友能吃嗎?」

不爭翻了一個白眼,表示不屑。

【……】

再次被偷聽了心聲的一萬號表示,心塞塞。

我在這個宿主面前沒有秘密!

一萬號悄咪咪的想:男朋友能吃!

宿主你要吃嗎?

「血腥!」

【???】

一萬號迷惘臉:怎麼就血腥了?

稍稍一想,一萬號就知道原因了。

按照某宿主單細胞的想法,一定是想到了……

嗷嗷嗷,這個宿主不是個女孩子,絕對不是!

「我是!」

不爭瞥了一眼一萬號,一臉認真的糾正它。

想大聲喊出『不是』『不是』『不是』三連擊的一萬號,對上這個宿主冷冷的目光后,默默的選擇了屈服。

嚶嚶嚶,旺財號前輩你快點回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