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大大,你這位虎哥長得確實豪放了些,可是,我怎麼看與黑都扯不上邊呀,你那頭騾子倒是可以!】

【錯了錯了,《水滸傳》是元末明初施耐庵大大寫的小說,歷史上根本沒這檔子事,連着宋江都是虛擬的撰寫出來的。】

【這點可涉及到歷史問題了,樓上所言屬實。】

【哇,如果是真的,那一百零八好漢全都有了!】

蘇言已經顧不上看直播間的激烈討論了,終於是反應過來了,難道不同位面有差別?

似乎知道這些事有些不可思議,李虎看着兩人呆滯的神色不由有些得意:“俺最崇拜的就是梁山那羣好漢,小時候一直聽說書人講他們的忠義故事,沒相當死後成爲鬼差,還能兼職這麼一份工作。”

“你們放心,那公明哥哥如果詔安,我第一時間就離開,我纔不會傻傻的喝那毒酒赴死,臨走時,也會把智深兄弟給帶走,說書人說了,智深大兄弟是梁山好漢中最講義氣的。

他大鬧野豬嶺林、剛爽豪邁,見義勇爲,扶危濟困,疾惡如仇,是我最崇拜的人,我可不想他最後就這麼給窩囊的圓寂了。

你們知道嗎,因爲咱也是後代人,對他們的結局都是知道的,原本以爲梁山全都是好漢,經過這一個月相處,最後發現,唯有智深兄弟是真正的好漢。

原本還崇拜武松,發現他雖然講義氣,但是打架他都是爲了自己打,還有豹子頭林沖,一個自私窩囊廢,呸他孃的好漢”李虎說道此處,似乎見證了什麼,一口悶酒而下。

蘇言還是有些想不明白,這年頭位面也搞架空嗎?

對於墨雨荷和李虎,梁山好漢的故事是一輩輩傳下來的,但只有蘇言這個現代人才真正明白,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邊的李虎一下子打開了話匣子:“你們是不知道呀,我白天溜出去給人家定魂,晚上回來和大家喝酒吃肉,人家一問,你猜我怎麼說,我說,俺鐵牛下山找女人去了,哈哈,因爲我天天消失,你是沒見到那羣人看我的眼神,真爽呀!”

“能不爽嗎,都趕得上大象了,泰迪都沒你這麼勤快!”蘇言喝了一口酒自言自語道。

“什麼泰迪?”李虎卻是聽到了。

“沒,虎哥你繼續說。”蘇言急忙轉移話題。

“就在幾天前,公明哥哥帶我們攻打曾頭市時,恰好我有任務,嗨,偏僻還就在曾頭市,你說巧不巧?

眼看時間就到了,那人還沒死,我還納悶呢,那人直接衝過來要殺我,我一板斧就要了那廝的命,我一愣,可不就死了嗎,趕緊掏出點魂棒點了他,然後抄起板斧又加入他們之中。

期間見到了好幾位同行,一臉的幽怨看我呀,因爲他們定的魂,有好些是我砍死的,不過他們看着我混得風生水起,還是挺羨慕的。”

蘇言還能說什麼,他似乎都能想象到那個畫面,原來鬼差入位面,也是可以或多或少改變一些什麼的。

只要你加入了那一片天地,你就是其中的一份子。

“你們呢?”李虎看向蘇言和墨雨荷。

蘇言突然感覺好羞愧,自己可真是一個老實人,實打實的做着自己的本職工作,等天亮,等天黑,和虎哥一比,這一個月來過的好蒼白。

看來這次回去後,也要找一份新的工作,然後重活一世了。

“我,我什麼也沒幹,每天非常忙,幾乎一天都有十幾個任務,不過都是一星和兩星的,我不喜歡那個位面。”墨雨荷說道此處,一臉的黯然。

“你那個什麼位面,怎麼會這麼忙,我最多一天才九個,其餘都是三到四個任務。”蘇言有些好奇,這麼一比下來,自己太輕鬆了,很難想象,這一個月來,雨荷姐是怎麼奔波的。

“我還不太清楚,不過經常有人在死,對了,我最近還認了一個乾爹,他好可憐,眼睛都被人害瞎了,不過好奇怪,他無論吃飯睡覺,懷裏都抱着一把大刀。”墨雨荷有些無奈,那柄大刀看起來很重的樣子。

“等等,你讓我腦子靜靜!”蘇言突然覺得,這話怎麼聽着那麼熟悉。

“雨荷姐,我弱弱的問一句,你那位乾爹,不會一頭金髮吧?”蘇言試探道。

“咦,蘇弟弟,你知道我乾爹?”墨雨荷看起來很驚訝,急忙問道。

蘇言二話不說,一口酒一飲而盡。

他突然覺得,自己要準備乾點什麼了,參軍、當採花大盜,殺豬的都行。

原來,世界還能這麼玩,自己回去就要改名,你們覺得韋小寶這個名字怎麼樣?

三人長久未見面,就此東拉西扯,回想起曾經在學院的日子,竟然還有些懷念了。

“對了,你們還記得小玥嗎?”墨雨荷突然道。

小玥,蘇言三人都是認識的,挺老實的一個同學,話很少,是一個尼姑,別人隨便跟她一開玩笑,她都會臉紅。

“記得呀,怎麼了?”蘇言和李虎有些疑惑。

“她投胎去了,三天前,我還是聽別人說的。”墨雨荷有些同情道。

“投胎,爲什麼?”蘇言有些驚訝,當鬼差挺好的呀。

“我聽說,她去的那個位面一切對她太陌生了,路上跑的是鐵殼子,叫什麼車?還有什麼手機電腦,她直接搞不懂,有好幾次現身後,被什麼攝像頭給捕捉到了,發到了網上,成了靈異事件,這段時間,她吃飯睡覺都總覺得有人在盯着她,心裏壓力受不了,最後選擇了投胎。” 墨雨荷剛說完,蘇言直接沸騰了,直播間內更是不可思議,原來,他們的世界中,真的有主播大大的同事,可是,面還沒見着呢,咋就想不開投胎了呢,

“我知道那裏呀,那是我的家呀!”蘇言一陣哀嚎,小尼姑,你投胎也不打聲招呼,好歹幫我看看我女朋友現在咋樣了,你怎麼說走就走了。

蘇言一陣心痛,這麼好的機會就眼睜睜的從眼前給溜走了,蘇言怎能不氣。

看着蘇言這麼大的反應,墨雨荷和虎哥相互看了看,什麼時候兩人好上的,他們怎麼不知道。

“哎,我本將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人家走得卻是這麼堅決,節哀吧,大兄弟!”李虎這大老粗竟然學會咬文嚼字了,

蘇言也懶得解釋,而是再次看向墨雨荷:“雨荷姐,那你知道誰頂替了小玥嗎?”

墨雨荷搖了搖頭:“這個我不是很清楚,每天來來往往的鬼差那麼多,誰認識誰呀,往往一個位面,有時候長達數十萬鬼差。

況且,上面是禁止咱們私底下查詢自己前世所在位面的和空間的,爲的就是防止咱們託關係,徇私舞弊,尤其像咱們這些實習的新人,最爲嚴格,要是讓有心人聽到,會受嚴懲的。”墨雨荷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四周,壓低聲音提醒蘇言。

蘇言又何嘗不知,他只是抱着一絲僥倖的心裏,實在是離開這麼長時間,猛地一聽到有家鄉的消息,怎能不激動,只可惜事與願違,還是錯過了。

三人又各自講了一些自己最近遇到的驚險刺激事,讓的傾聽者哇哦哇哦半天,反觀蘇言,只感覺自己太失敗了,想想自己這一個月來最放在心裏的,就是胡志存坑自己了。

敘舊一番後,三人就此散去,並相互約定隔段時間就在這裏聚一聚,現在的他們彼此都沒有了家人,是真心實意找一個依靠和傾訴聆聽的家人的。

明天,又是工作日了!

出了升棺酒樓,蘇言原本想要直接去歇息的,畢竟今天大家聚在一起,說出的信息還需蘇言好好消化一番,也得抓緊時間給自己定一個小目標。

但是,此次直播間人數擴充之3000,很多人還沒見過地府呢,在他們的央求下,蘇言只好給他們介紹。

【那些就是亡魂嗎?】

【密密麻麻的,好可怕,密集恐懼症趕緊繞到走!】

【前方高能,左側第九排第6個排隊的亡魂沒穿衣服,我要舉報,地府裸奔!】

【人家生前說不定喜歡裸睡,一覺起來就到地府了,你看他那懵逼的眼神就知道了!】

【主播大大,你也培訓了這麼長時間,想必對地府也瞭解了很多,咱們給祖先幾千萬幾千萬的燒錢,地府會不會通貨膨脹?】

蘇言百無聊賴的看了一眼這位名叫‘木瑾年華’提出來的問題。

“這個,應該不會吧,地府這邊有專門的郵局,名叫供養閣,那裏是專門負責傳遞陽間的供養品給亡魂的,你們給先人燒的紙幣都是在那裏取的,當然,前提是你先人沒投胎。”

【原來地府還有郵局呀,大大,你說的這個投胎具體到底是怎麼樣的?】

又有一人發問,蘇言覺得,也是時候向他們普及一點常識了:“你們先等一下,我帶你們去鬼界堡看看!”

蘇言邊說邊向另一條街道走去……

【鬼界堡?那是什麼東西?】

蘇言邊走邊解釋道:“枉死城想必你們都知道,哪裏是審判亡魂的地方,後面便是惡狗嶺、金雞山、奈何橋望鄉臺等等,但不是誰都能走六道輪迴的。”

“枉死城那邊在審判了以後,罪孽大的,刀山火海十八層地獄咱慢慢嘗一遍,無罪的,生死簿上記載着你的鬼壽,鬼壽完了的,喝一碗孟婆湯咱好聚好散,鬼壽多的,就居住在鬼界堡,那裏雖名爲堡,但卻是非常大,好像另一個世界似的。”

六道也有壽命的,隔三差五需要保養,你說每天這麼多人死去,全都登記造冊投胎,六道也負荷不了呀,所以地府採取的是分批按揭投胎,很多沒大罪的亡魂都在鬼界堡待着,過自己的鬼魂生活,守自己的鬼壽。

鬼壽有長有短,長的有時候達兩三百年,短的也有五六年,而我剛纔給你所說的供養閣,就是在鬼界堡中。

如果你們先人鬼壽多,就都住在那裏,他們沒錢花了,就會到供養閣看看你們這些後輩有沒有孝敬他們。

【啊,原來是這麼回事,我去年給我太爺爺燒了兩個二奶,不知道他老人家收到了沒有。】

【哈哈哈,樓上的,我***服了,我就燒了兩輛跑車。】

【我還燒了豪宅呢,也不知道我奶奶收到了沒有。】

【幸好幸好,我上一次直接給爺爺燒了一沓千萬紙錢,應該足夠他花一陣了。】

…………

衆人彷彿一下找到了共同話題,開始了激烈的討論以及趕緊回想,自己上一次燒紙錢是在什麼時候。

而蘇言三拐兩拐,終於來到了鬼界堡,這裏很大,到處都有着房屋,還有無數猛地看上去,和陽間沒有什麼兩樣的鬼魂。

酒樓,飯店,衣莊,豪宅等等,全都應有盡有,而且他們身穿的服飾全都不一樣,如果說先前蘇言讓大家看到的,是一個地府該有的死氣沉沉樣子,而這裏,簡直就像一個新的世界一樣。

【太不可思議了,這些就是守着鬼壽的亡魂嗎?】

【原來地府這麼好玩呀。】

【樓上的想去嗎,敢不敢留下名號,讓主播大大支應他同事一下。】

【呵呵,今天天氣好好喲,你們吃雞了沒?】

【感覺他們好有秩序,每一個都和顏悅色的。】

【廢話,沒聽主播大大說嗎,沒有大罪的人才有資格守鬼壽,他們都是好人了,不對,好鬼了!】

【嗯嗯,我覺得貞子應該沒機會生活在這裏!】

蘇言聽聞,搖頭微笑:“這裏的鬼魂沒人敢搗亂的,一來與他們生前的品行有關,二來,都到這份上了,難道還想更加乾脆的再死一次,這裏,可是終點站——地府了! “各位觀衆們,我們現在所站的是鬼界堡數百條街道的一條小街,但就這條小街上,生活的鬼魂數最起碼在百萬,如果地府一旦有所暴亂,你想想這後果,底下還有十八層地獄,那裏,所關押的可都是罪惡極深的人,我還聽說,地獄下面,還關着神仙呢!”蘇言急忙壓低了聲音,一臉的八卦。

【真的假的,不是說裏面關的都是妖魔鬼怪嗎,神仙也在裏面?】

【我知道了,一定是天上的斬仙台出故障了,這叫暫時收押!】

【好想見見神仙是咋樣的,主播大大,你見過神仙嗎?】

蘇言一聽,身子頓時挺拔了許多,連忙乾咳兩聲:“當然見過,你們也見過,蘇言一指自己!

【噓!】

直播間內眨眼間數百個‘噓’從蘇言眼前飄過。

“別不拿村長不當幹部,鬼差也是官!”蘇言翻了翻白眼。

【大大,大大,地府也有乞丐嗎?】

【哇還真是,前面有好幾個呢!】

蘇言也看見了,在前面的街道路口,坐着好幾個亡魂,他們一臉的頹廢,不斷伸手向別人討錢,不是乞丐還能是誰。

蘇言嘆了一口氣:“沒辦法,這就要怪他們的後輩了,捨不得給他們燒錢,”

蘇言的一句話,頓時讓直播間內所有人沉默下來,這次,出奇的是沒有人反駁,每個人內心都是有一處柔軟的地方,看着那幾個亡魂一臉頹廢的樣子,他們很心酸。

鬼界堡這麼大,自己的先人是投胎了還是在這裏住着,自己上一次給爺爺奶奶們燒錢又是什麼時候,他們夠花嗎?

蘇言不知道的是,經過這次直播後,21世紀的軋紙鋪着實生意大火了好幾天。

隨着蘇言的邊走邊介紹,他們來到了所謂的地府郵局——供養閣,蘇言沒有進去,因爲這裏排的隊伍太長了,每個鬼魂都在激動的等着自己的後輩給他們燒錢了。

有種發工資的感覺。

一些亡魂從旁邊出來,大包小包拿着自己的錢哈哈大笑,嘴裏不停說着‘沒有白疼’之類的話語,也有一些一臉的頹敗,直接空手出來的。

像這樣的供養閣,一條街上有數千家呢,地府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如果細細數下去,也是非常之大,之繁瑣的。

蘇言其實也在給衆人上課,讓他們有所瞭解,爲自己,爲先人。

轉了一會兒,蘇言就直接退出去了,實在是路口太多,他怕自己迷路,到時候要麼向亡魂問路,要麼找其他鬼差帶自己出去,但無論哪一種,都好丟人的。

蘇言的心情也是大好起來,一來和虎哥雨荷姐的相聚,讓他心裏有了一絲慰藉,二來,此刻直播間內雖沒有打賞,但對蘇言的讚美和感激還是很多的。

“咦?”當蘇言出來時,突然看到前面的小河上,有一個背對着他的女子。

此河只是普通水,蘇言管他叫地下河,地下河能到地府,那也是沒誰了。

那女子的身上沒有亡魂的氣息,那也就是說,她也是這裏的管事,今天又是諸多鬼差回來彙報的日子,那豈不是說……

蘇言也不知這麼滴,便來了興趣。

‘大家看到了嗎,前面有一位小姐姐,我們去撩一下!’蘇言急忙將自己的雲紋白衣和摺扇召喚出來穿上,上下打量一番後,沒毛病,而後笑嘻嘻加快了步子。

【主播春天來了,知道找媳婦找雙職工了!】

【看身形,簡直比先前的你那雨荷姐姐還要好,可惜了這麼一個美人,英年早逝!】

【主播小心,前面說不定是如花。】

其中一人道,讓的原本歡快腳步的蘇言頓時來了一個急剎車,蘇言猛地想起來周星馳電影中,那個坐在岸邊女子,一轉頭,那大臉盤,滿臉鬍子茬,再笑嘻嘻的對着他挖一下鼻孔,蘇言可能會將晚飯給吐出來,從此心裏留下陰影什麼的。

別說,這背影怎麼越看越覺得不對勁。

【主播大大快上呀,別聽樓上胡說,我也想要看小姐姐。】

【美女,我以男人的第九直覺感應,那絕對是一位極品女鬼差。】

蘇言此刻漸漸接近了那女子的背影,卻是躊躇了起來,自己這簡直就是閒的發慌,沒事跑來幹什麼。

此刻蘇言距離那女子背影近乎三米了,那身影也沒有絲毫轉過來,有問題,絕對有問題。

蘇言好想打退堂鼓,但是,一想到三千雙鄙夷的眼睛時,他就騎虎難下了。

“咳咳,長夜漫漫無心睡眠,我以爲只有我睡不着,原來姑娘你也睡不着!”

【嘔~~】蘇言話語剛說完,直播間內嘔吐一片。

那女子聽到蘇言的話,在此刻漸漸轉過身來,但沒想到,竟然是一個美得不能再美的美少女。

她看上去十七八歲,黑髮輕舞,身披輕紗,如出水芙蓉,雙腿修長,體態曼妙,皮膚晶瑩富有光澤,尤其是那一雙眼睛,說不出來的美。

蘇言看呆了,直播間內三千觀衆看呆了,久久沒有人說話,

“看夠了嗎?”女子見到蘇言呆滯的樣子蹙着眉出聲道,連着聲音都是那麼的美,如空谷幽靈。

蘇言急忙收回眼神,心臟卻是撲通撲通的猛跳起來,完了,一見鍾情了。

而直播間內,有人插播了一首歌詞。

“確認過眼神,我遇上對的人……”

蘇言還沒說話,直播間頓時再次炸了。

【完了,我戀愛了,我要和女朋友分手!】

【這世上怎麼會有如此美的人,不可思議,簡直比小龍女還要美!】

【主播大大,快問問她,是不是在練‘玉女心經’,這是雙排任務,一個人是不行的。】

【姑姑,我是過兒呀!】

【主播大大,能幫我要一下聯繫方式嗎,如果是亡魂,我要給她燒紙錢。】

…………

蘇言確實看癡了,這女子簡直就是天上的仙女呀。

“唐突了,唐突了,仙子姐姐,你貴姓呀?”蘇言下意識的竟然去問人家名字,說出後就後悔了,這比剛纔還失禮。

果不其然,蘇言詢問後,那女子竟直接轉身,依舊目光呆呆的看着下方的河水娟娟而流。

蘇言好尷尬,也好氣自己,突然,蘇言心神一動,急忙後退一步,而後向着女子彎腰作揖。

“小生不才,敢問姑娘芳名,不知姑娘是否心有所屬,感情之事在下不敢唐突,若姑娘早已心繫他人,在下便不再打擾,若有唐突之處,還望姑娘見諒。” 小生這就別過,自此小生定當日生飲酒作詩,月起爲姑娘拜佛誦經,上天自知小生所求,姑娘定會覓得良人。姑娘禮拜高堂之日,便是小生進寺還願之時,與姑娘同存一片天地,共用一方空氣,已是萬幸,實不敢再生它念。”

三途河邊小生等來世,再與姑娘續緣。

蘇言一拜後,就此直接轉身,前世他可是撩妹能手,而且很專一,而直播間內再次鄙夷一片。

【我要舉報,主播剽竊他人的言論,還三途河,有本事主播大大現在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