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y和騙子交往那麼密切,本來就是不應該的。」

「她錯得更加嚴重和離譜的地方,在於居然在做著我們酒店工作的同時,還要去尋找另外的兼職。」

「我們這裡可是容不下那些對工作還有酒店三心二意的員工。」

「再說了,酒店這裡,除了呆在辦公區域裡面的人,其他幾乎所有員工其實都是呆不長的。」

「尤其像是Belly這樣的清潔工,都是流動性非常大的。」

帝尊嗜寵:廢材逆天狂妃 「唉,這個。。這個。。」

他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Dona倒是完全沒有把這樣的雷霆手段看得有多嚴重。

只是繼續對他說著其他的處理情況。

其實是有些不由分說的意味。

都不算是什麼通告和商量。

「還有那個Bonnie,經常和你聊天的Bonnie,我們也把她辭退了。」

「什麼?!」

這可是讓他大吃一驚。

昨晚聽說另外一個女孩子被牽涉進來,還是作為替罪羊。

他並沒有往心裏面去。

當時滿心都是對於Elsa的仇恨。

現在才知道,別人口中提及的女孩子,原來就是Bonnie。

「這怎麼可能?好像Bonnie和這件事情,根本就沒有什麼聯繫的吧?」

他有些結結巴巴地問到。

「怎麼會沒有?」

Dona反問了他一句。

「就是因為她和你說過了太多話,因此有人才一口咬定,她是和Cylyn爭風吃醋,或者是暗地裡串聯起來,搞出的事情。」

「而且也有人投訴她,平時都喜歡和你這樣的外國客人談笑風生,打情罵俏。」

「這樣既是會影響她的工作,更是會影響我們酒店的形象。」

「像是這種不自重的女孩子,我們不應該加以處理的嗎?」

突然想起昨晚別人的議論。

果然Bonnie就是一隻拋出來的替罪羊。

正好撞在了槍口上。

他覺得如此對待Bonnie,其實是很不公平的。

根本就是找了個現成的借口,借題發揮一番,把她拉下水再痛打一陣。

只是,與其說這是故意做給他看。

還不如說是Dona她們在公報私仇,拿她泄憤。

他其實都有些擔心,自己是沒有辦法面對Bonnie的了。

受到這樣明顯不公平的待遇,Bonnie怎麼會不把滿腔的怒氣,都轉移到他的身上呢?

可能這也是Dona的巧妙安排吧。

明明是Dona和酒店早就看Bonnie不順眼,一直都想著開除她了事。

偏偏就拿他的事情,作為開刀的由頭。

幸福私家菜 這樣有了如此明顯的目標,Bonnie心裏面不把他給恨死,那才是怪事呢。

好像是察覺到他臉色有些不自然。

Dona居然還好心地安慰他起來。

「你也不用擔心。」

「這兩個人,Bonnie還有Belly,今天都已經離開了酒店。」

「以後也不會回來。」

「所以應該是沒有辦法再來找你的麻煩了。」

這都什麼跟什麼嘛?

他真是有些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來。

自己有沒有請Dona這樣接二連三地開除掉誰。

明明是Dona擅自作出的決定。

到最後,這黑鍋還得是要他來背。

想想他就覺得內心無比憋屈。

偏偏Dona還要問一句,

「Frank,這樣處理,你覺得怎麼樣?應該是感到滿意了嗎?」

我勒個去。

他完全不知道要怎麼說才好了。

撩人妻:腹黑總裁強要不止 完全是不管說些什麼,即使全身上下都長滿了嘴巴,也還是說不清楚的節奏。

這個Dona,如果這些手段都是出自於她一個人的想法,就還真心是非常狠辣狡猾的呢。

簡直是和Cylyn有得一比。

和她比較起來,Elsa都算是很單純的一個人了。

看他不說話,一副期期艾艾的模樣。

Dona就開啟了思想政治工作的模式。

語重心長地對他說到,

「Frank,現在我就不得不要好好地勸告你一下了。」

「如果你還是對此不滿意的話。」

「這可已經是我們能夠做出的極限了。」

「畢竟,你自己也是有些過錯的。我們也都沒有追究。」

「其實那和Bonnie聊天說話什麼的,都是你主動的行為。」

「就是和Elsa的事情,不也是你主動約人家出去的嘛?」

「即使Elsa曾經說過一兩句誤導你的話。但是,要相信那些話的人,是你自己。」

「最後要相信那個騙子,要和她做什麼交易,又借錢給她,也都是你自己搞出來的吧?」

「更何況,在更早之前,你還是那麼腳跟不離地地纏著Ane,我們都沒有說過什麼哦。對不對?」

「所以,眼下你也就不要再追究什麼了。」

「酒店和你,我們以後都不再提這件事情,如何?」

「畢竟,我們都是希望每一位客人,在這裡都住得開開心心,舒舒服服,最後離開的時候,都是心滿意足的。」

暈。

他一聽到那什麼開開心心之類的話,就是氣不打一處來。

自己都搞到這樣一副田地了,還談什麼開心舒服。

而且,說了這麼大半天的,都只是在繞圈圈。

真正他關心和在乎的東東,連提都懶得提一下。

他就有些不客氣地反問Dona,

「就這樣嗎?那我的損失怎麼辦?」

「Cylyn也曾經是酒店的客人。客人之間有了經濟方面的糾紛,我也已經去JC局報過了案。你們不應該多提供一些幫助的嗎?」

Dona卻是態度堅決地搖了搖頭。

「Frank,對於在酒店會出現這樣的事,我們也感到很遺憾。」

「但是,就像是你自己所說,這是客人之間發生的事情。」

「我們也已經幫助你去報案了,又還處理了和騙子Cylyn有牽連的員工。這就是我們能夠做到的全部。」

「其他的,我們真心就是一點都不能做了。」

「以前那是你和Cylyn之間的事情。今後呢,就是你們和JC的事情了。和我們酒店,再也沒有任何關聯。」

「無論如何,酒店也是不會幫助你去追捕那些罪犯,更是不會幫助你去追索損失,或者是賠償你的損失。」

原來女經理所代表著的酒店一方,只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對他態度如此之好,不過是息事寧人的前奏。

但誠如別人所言。

酒店並沒有義務幫他甄別住客的善良和誠實與否。

更不可能會幫他找到騙子,要回錢財。

他不想說什麼。

事實上也不能夠說什麼。

人家都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

他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何況,他也沒有指望過酒店方面,可以會是那麼好心和熱情,要幫助他去改正他自己犯下的錯誤。

哪怕那樣的錯誤,多半也還是因為Elsa而肇始。

但那樣的開端,也還夾雜著他這方面的過失。

自始至終,複雜而糾結。

可能是換了他是酒店那一方,也最多只會是做到這樣一個程度。

三下五除二地來個雷厲風行的處置。 甚至還會一下子就來個快刀斬亂麻,省得是和他這樣的客人,還有方方面面糾纏不休。

季少,我投降 這樣想來,他也就只好是略略地點了點頭。

算作是對Dona這樣的說法,表示理解。

但卻不能夠算作是對這處理結果的接受和同意。

他認為酒店這樣做,其實是完全打偏了方向。

不過都是他們自己需要價錢管理的一面。

所以,也談不上有多深的感激。

有的話,也應該不過是些沒有什麼真情實意,假裝出來的謝意。

想到更多的,卻是這根本就沒有幫到自己什麼,或者是懲罰到Elsa什麼啊?

Dona卻像是已經看出來了他的心思。

「唉,Frank,其實你那也不算是很多錢,就不能算了吧?」

這可算是在數落他的不是了。

明明這幾天幾乎每一個人都說那可是一筆不少的金錢。

他臉上虛偽的笑意頓時就完全僵住了。

定睛看著Dona。

希望她是可以給自己一個可以接受的說法。

至少是感情上能夠接受得了。

「我說的意思是,和我們這裡的房價比起來的話,你被騙的損失,就真的就不算什麼了。」

「大不了你就這樣想得了,就是住我們的房價半個月還是一個月的。如果是想象那種豪華套房的話,也不過就是幾天的事情。」

暈,他氣得有些傻眼了。

這不就是赤裸裸的阿Q類型的精神勝利法嗎?

裝作是自己享受過了,就可以把那真實的損失忽略不計了。

難道Dona就不明白,這錢固然是重要的。

但對於一個男人來說,比錢還要更加重要和在意的是自尊,以及那感情上的傷痕嗎?

Cylyn還有Elsa,毫無疑問已經是深深地傷害了他。

當然也是太傷自尊了。

他不知道怎樣才能咽下那口氣。

在眾人面前抬不起頭來是肯定無疑的事實了。

恐怕以後也都要沿襲下去的。

「Frank,我也理解你的心情。不過,我們都應該要向前看嘛。」

修仙瑣錄 「可能你是覺得自己被一個膚淺又粗鄙的騙子給欺騙了,是一件非常丟臉的事情。也還很傷自尊。」

「但是,我們不可以把那自尊看得那麼緊要。」

「你必須得往前看,繼續你的追求,你自己的生活。」

「而不是一直停留在原地不動,繼續自怨自艾。那樣的話,就只能算是你徹底被那打擊給毀掉了,沉沒了。」

「為什麼不可以就當那是個教訓。而你已經付出了代價,也還從中學到了什麼東西。把它當做是人生中的一堂課程,行不行啊?」

還真是說得好聽又還輕巧。

他暗暗想到。

估計這都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換做受害者是她自己,怕就不會是這樣的說法了吧。

「無論如何,你都要接受下來。因為,這就是生活(Life)啊。」

Dona還要幽幽地感嘆一句。

「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