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太高了,這樣吧咱們各退一步,一套50。」泰洛克沉聲說道。

「泰洛克酋長,五天時間,還要保證質量,我也承受着很大的壓力,60戰火幣,決不能再少了,否則這生意我可就虧本了。」方浩又多加了10枚。

泰洛克開始沉默。

貌似是在思考着是否答應下來這個價格。

思索許久,重重一拍桌子說道:「好,我答應了。」

「好,五天後,準時交貨。」

方浩也露出微笑,重新將桌子上的圖紙收了起來。

他並沒有當着對方的面收錄圖紙,許多秘密還是不要暴露出來為好。

「對了,泰洛克酋長,我想購買一些馬匹、調料,應該去哪裏購買?」方浩再次開口問道。

領地內的10匹馬,已經不足以拉送貨物。

尤其是這一次三千套鎧甲套裝,到時就需要更多的馬匹。

還是盡量的多購買一些,以免需要時數量不足。

「這些在市場你都可以買到,你都可以逛一逛,安全問題你可以放心,馬尼姆還沒人敢鬧事的。」泰洛克沉聲說道。

「好,那我就不打擾酋長休息了。」

「恩。」

方浩走出了酋長大廳,而兩萬四千枚戰火幣,則先由泰洛克代為保管。

等他買完東西,在將錢幣帶走。

……

門外,伊兒默默的等待着。

看見方浩出來,欣喜的迎了上去。

「主人,還順利嗎?」伊兒脆聲問道。

「順利,賺了不少錢,還接了個更大的訂單。」方浩大步走着,微笑回答。

「那太好了,接下來咱們去哪?」伊兒跟在方浩腳步,繼續問道。

看方浩的方向,並不是去停放馬車的地方。

而是前往市場。

「去市場買些馬,再買些你說的調料。」方浩說道。

「哦。」伊兒回答一聲,便默默的跟在身後。

二人來到市場。

這裏是馬尼姆最繁華的區域。

整片區域皆是大小鋪席,叫嚷售賣著自己的貨物。

獸人市場,出現一個閑逛的人類,倒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不停有貪婪的目光,上下的打量著方浩全身。

方浩視若無睹,大模大樣的逛著,倒是伊兒有些膽小的,緊跟在身後。

二人在市場上閑逛,開始挑選自己心儀的

很快,方浩便發現,獸人市場看似鋪席很多,物品的種類卻是很少。

許多店家,身前鋪了一塊布,上面就擺放着兩張獸皮,或者不知名的礦石,就開始售賣。

「這些石頭怎麼賣?」方浩在一個女獸人鋪席前蹲下,查看擺放的擊中資源。

獸牙石55,自然寶石22,大地的痕迹3,野蠻的痕迹5,暴力的痕迹5。

剩餘的是一些獸皮製品,方浩用不上,也就沒怎麼關注。

「你相中什麼了?這些都是資源,可不是什麼石頭。」女獸人開口糾正。

女獸人屬於惡魔獸人一脈,巨口獠牙,全身佈滿了壯實的肌肉。

盤膝而坐,裸露在外的大腿上佈滿了濃密的腿毛,如同穿了一條毛褲。

「這幾樣我都要了。」方浩指了指獸牙石,自然寶石等所有的資源。

「你全要?」女獸人有些驚訝的問道。

「恩,如果你給我一個優惠的價格,我就考慮全部買下。」方浩微微一笑。

這種一次性出售這麼多稀有資源的,還是很少遇見的。

手中的錢幣又足夠,買下來升級建築,或者進行儲備都可以。

「你是貨幣支付,還是換物。」

「戰火幣。」

「好,等一下。」

女獸人沉默,心中計算著一個較為合理的價格,別把眼前的財主嚇走了。

「全拿走收你55枚戰火幣,怎麼樣。」

好一會,女獸人才再次開口。

「我不喜歡有零頭,50戰火幣,這些我全要了。」

「可以。」女獸人倒也是爽快,直接答應下來。

二人交錢拿貨,便完成了交易。

而方浩的身邊,也聚集了不少獸人。

剛剛起身,便有人上前詢問,「人類先生,你需要這些寶石?我這裏有幾顆自然寶石,給您個優惠價。」

「我這裏也有,您看看。」

四周聚集了一些人,開始推銷著自己手中的資源。

很快,便收到了上百個稀有資源,還有一張無意看見的圖紙。

【木材強化劑製作圖紙】:骨粉5,樹液4,水1。

(描述:讓木板更加堅固的材料。) 「我那個好妹妹呀,自從住進了戰家,眼睛早就長到了頭頂上,哪裏還會看得上唐千浩,她和千浩鬧翻了,想攀上戰家男兒吧,戰家隨便一位少爺不比唐千浩有身份有地位?」

趙雅舒嫉恨地道「就憑她那鄉巴佬的身份,只配給戰爺當個保姆,想高攀戰家少爺,做夢!」

昨晚的事情雖然與慕若晴無關,但慕若晴如今能跟在戰博身邊,這一點就讓趙雅舒嫉恨不已。

「她和唐千浩鬧翻了?」

慕若惜點頭,「她割脈自殺的時候,千浩恰好工作太忙,便沒有來看望她,她就生氣了,一直鬧,鬧到現在還沒有和好。」

「醜人多作怪。」

趙雅舒說了句,「自己作死還想別人把她捧在心尖上。」

慕若惜嘆口氣,說道「雅舒,千浩是被人算計的,否則給他一個天做膽,他也不會在你的生日宴會上做出那等下作的事情來。」

「你就別記恨他了吧。」

她本來還想說動趙雅舒,讓雅舒出面勸說趙大少爺與唐氏合作,穩定唐氏的軍心,免使其他人對唐氏落井下石,這樣唐氏便能平穩地度過這次因為謠言引起的危機。

現在看來是不行的了,只能求趙雅舒不要記恨唐千浩就好。

趙雅舒在趙家的地位,慕若惜清楚得很,這位小姐一生氣,她的兄弟倆就會替她出氣,唐氏談到快要簽合同的項目被戰爺親自截胡后,又傳出唐氏得罪了戰氏的謠言后,唐氏的同行們紛紛落井下石。

如今的唐氏已經緊張不已,要是趙氏再出手,那唐氏等於是迎戰江城兩大集團,勝算為零。

慕若惜從醫院出來時,唐太太送她之機,對她千叮萬囑,求她一定要幫幫唐氏。

她肯定會儘力的。

「你們都說唐千浩是被人算計的,若惜,你說,誰這麼大膽,有這麼大的本事,在我的生日宴會上算計他?為什麼是他?」

趙雅舒直勾勾地看着慕若惜,「他有什麼值得別人這樣算計他?說他是全場最帥的男兒,他又不是,說他是最年輕有為的,他也不是,說他家世最好,他更不是,你說,誰吃飽撐著沒事做算計他?」

「唐千浩應該醒來了吧?你問過他了嗎?」

趙雅舒連番質問,想知道慕若惜會怎麼說。

看到慕若惜還戴着那條她看中但被章惠搶先買走的卡地亞項鏈,趙雅舒的眼神變了變,很快又恢復如常。

慕若惜不假思索地答道「除了慕若晴還能有誰?」

趙雅舒眼神晦暗難明,她反問慕若惜「你不是說她和唐千浩鬧翻了,想高攀戰家的少爺們嗎?她還算計唐千浩做什麼?」

慕若惜應答自如「她是和唐千浩鬧翻了,但愛之深恨之切,她其實並沒有放下對唐千浩的那份感情,在沒有真正攀上戰家的少爺們時,她不可能真的放棄唐千浩的。」

「前不久,唐太太又去我們家送了一回彩禮,唐太太跟我媽說是替千浩求娶我,當然,這是唐太太故意做的,目的就是報復若晴,我媽當時氣得要命,把唐太太趕走了,唐太太在這件事上做得的確不對。」

「若晴知道后,可能就怕唐千浩會真的和她分手,便想着借你生日宴會這個大好機會,算計唐千浩,然後生米煮成熟飯,唐千浩就擺脫不了她,只能一直當她的備胎。」

趙雅舒呵呵地笑了起來,笑過後,說道「可慕若晴在事情發生時並不在現場,反倒是陸非歡被唐千浩非禮了。」

慕若惜說道「要不是戰爺要若晴侍候,若晴早就出去了。」

趙雅舒不說話了。

若晴給她看的視頻里,的確是想出去的,但被戰爺叫住了。

不對,那時候唐千浩非禮陸非歡的事已經被發現。

趙雅舒靜靜地看着慕若惜。

她高傲,目中無人,在江城上流社會這個圈子裏,能被她瞧上當成朋友的人真不多,很多人是掛着她朋友之名,其實是圍着她身邊討好她的綠葉。

她喜歡眾星捧月的待遇。

就算那些人對外說是她的朋友,只要不壞了她的名聲,她都不在乎。

但她卻是真的把慕若惜當成朋友,還希望慕若惜能成為自己的親二嫂。

此刻,趙雅舒忽然覺得自己對這個好閨蜜並不了解。

自從知道不是慕家的親生女兒后,若惜不止一次在她面前訴委屈,說慕若晴如何如何爭寵,害得父母對她有意見。

趙雅舒心疼好友,早就在心裏記了慕若晴無數筆,就等著自己的生日宴會狠狠地整治慕若晴,讓慕若晴丟臉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