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了!)」

路卡利歐應了一聲,緊接著雙手凝聚出一枚波導彈,靠著波導的定位準確地命中了鐵甲暴龍的膝蓋部位。

波導彈是一種只有少數小精靈才會的絕招,將體內的波導之力凝聚濃縮成一團來攻擊對方,其霸道的地方在於它是能鎖定的,不像其他絕招那樣可以避開。

正衝鋒著的鐵甲暴龍在吃痛之下,頓時就維持不住身體的平衡,直接摔了個狗吃屎,而小智自然不會放過這個絕佳的機會:「路卡利歐,衝上去用近身打!」

路卡利歐推開身前那礙眼的巨石,飛快衝到鐵甲暴龍跟前,二話不說提起兩隻拳頭就開始發動迅猛的攻擊。

轟!轟!轟!轟!轟!

路卡利歐那如鋼鐵般堅硬的拳頭毫不留情地擊打在鐵甲暴龍身上,以放棄自身防禦為代價的近身搏擊威力異常強大,更別論格鬥系絕招對有著岩石屬性的鐵甲暴龍來說效果拔群了。

「鐵甲暴龍!使出火焰拳!」夏伯有些焦急地命令道。

此時,鐵甲暴龍的膝蓋還沒恢復過來,只能趴在地上用燃燒著的拳頭打向路卡利歐,只是這樣子攻擊又怎麼可能打得到。

「結束了。」小智的語氣帶著毋庸置疑的自信,「路卡利歐,用最大威力的波導彈解決它。」

路卡利歐發出一聲怒吼,渾身的波導之力被其凝聚在手中,將能量不斷地灌輸進去,最終形成了一枚巨大無比的淡藍色能量球。

這一枚波導彈,無論是從外觀上看,還是從蘊含的能量上去比較,都要比之前那一枚強上許多,只是凝聚起來的時間也變長了。

趴在地上動彈不得的鐵甲暴龍理所當然地被這枚特大波導彈打中,隨著一陣轟鳴聲,鐵甲暴龍雙眼冒著圈圈失去了戰鬥能力。

「厲害,這種絕招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看來我還真的是老了。」

夏伯苦笑著搖了搖頭,收回失去戰鬥能力的鐵甲暴龍,但隨即臉上又浮現出自信的微笑:「不過,最後一戰可沒那麼簡單了。」

「世界上最熱的火焰,岩漿中的岩漿,在裡面移動的火熱火焰是什麼?」

「誒?又是猜謎?」

瑟蕾娜簡直是服了這老伯,剛想要說話,卻聽夏伯大聲喊道:「出來吧,鴨嘴火龍!」

話音剛落,底下的岩漿竟然開始瘋狂地涌動起來,隨即滾燙的岩漿如瀑布般衝上雲霄,而一道黑色的身影若隱若現浮現在其中。

緊接著,岩漿落下,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隻渾身赤紅的鴨嘴火龍,落在了場地之上。

「嗤~」

剛從岩漿中現身的鴨嘴火龍身上冒著陣陣黑煙,老遠就能聞到一股焦臭味,而且連堅硬的場地都被高溫燙得通紅,可想而之這岩漿是有多麼恐怖。

可這隻鴨嘴火龍泡在這樣滾燙的岩漿裡面,身上竟是看不到一絲燒傷的痕迹,反而精神抖擻得很,著實可稱得上是變態。

雖然小智早就知道夏伯這隻鴨嘴火龍生活在岩漿里,可在真正見到以後,依舊還是止不住內心的震撼。

「呵,你的小精靈胃口倒是不錯,居然有心情泡岩漿啊。」

然而,正所謂輸人不輸陣,鴨嘴火龍那拉風的出場方式一下子就將小智這邊的氣勢給鎮壓住了,因此他特意用輕鬆的語氣說出這番話,好給自己的小精靈們提起信心。

夏伯微笑不語,而小智也不再多說,只是收回了路卡利歐后,拿出了另一枚精靈球。

「這最後一戰,我們就以火系來對抗火系。上吧!噴火龍!」.. 噴火龍看著對面的鴨嘴火龍,而鴨嘴火龍也是看著噴火龍,兩隻小精靈同為火系,頓時眼中都冒出了火花。

「呵呵,噴火龍是么。」

夏伯微笑著打量起噴火龍,雖說培養得很不錯,但他對自己的鴨嘴火龍更有自信,那可是陪伴了他幾十年的老夥計了。

「噴火龍,不要大意,這可是目前為止你碰到的最強對手。」小智提醒道。

「吼嘎!」

噴火龍應了一聲,神情凝重地盯著鴨嘴火龍,同時做好了戰鬥姿勢,而鴨嘴火龍也感受到對方的強大,同樣絲毫不敢大意。

「噴火龍,火焰噴射!」

「鴨嘴火龍,火焰噴射!」

雙方几乎是同一時間下達指令,兩隻小精靈同時使出噴射火焰,撞在一起后發生了巨大的爆炸。

然而緊接著,鴨嘴火龍的身影一下子從煙霧中竄了出來,右手包裹著熊熊火焰,竟是使出了火焰拳!

噴火龍心中一驚,連忙使出龍之爪迎擊。雖說龍之爪有著屬性上的優勢,但鴨嘴火龍等級比噴火龍高,因此兩個絕招不分勝負,它們又是誰都不肯退後,只能就這麼僵持著。

「很有毅力呢!」夏伯讚揚一句,「鴨嘴火龍!暫且先退後,即使在火焰和力量上不相上下,你還有絕招呢!使用大字爆!」

鴨嘴火龍立刻抽身往後退了幾步,接著從口中噴出了一團火焰,火焰在半空中自動變形分散成五股,形成了一個類似漢字「大」的形狀。

「噴火龍,飛起來。」小智命令道。

得到訓練家的指示,噴火龍立刻展翅高飛,輕鬆躲開了大字爆的襲去,而夏伯趁機喊道:「好機會!使出火箭頭槌!」

鴨嘴火龍身子微微一蹲,緊接著猛然發力,如火箭一般竄上高空,一頭撞在噴火龍的懷裡,直把它撞得膽汁都要吐出來了。

「噴火龍,堅持住!」小智見形勢不妙,大聲為它打氣,「就這樣把它抓住!千萬別鬆手!」

「吼嘎!」

噴火龍大吼一聲,雙手用力,死死地抓住鴨嘴火龍不放,而鴨嘴火龍拚命想掙脫開來,可噴火龍帶著它在天空中四處亂飛,還不時做出高難度動作,這下可把鴨嘴火龍給嚇死了。

夏伯的這隻鴨嘴火龍雖然實力十分強,但有一個少見的缺點,那就是有恐高症,時間短一點倒還好,可一旦在高空待得時間長了就不行。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在原著動畫中,小智那隻發育不良的噴火龍才能夠打敗這隻變態的鴨嘴火龍。

「鴨嘴火龍!」

夏伯也是呆住了,根本就沒想到鴨嘴火龍會有恐高症,畢竟它常年生活在岩漿內,從來就沒去過高處。

而鴨嘴火龍被噴火龍抓著在高空中飛了這麼久,只感覺胃裡一陣翻江倒海,頭暈目眩,忍不住就開始吐了起來。

趁他病要他命,小智可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時機,朝空中大喊道:「就是現在,噴火龍,使出地球上投!」

噴火龍抓著鴨嘴火龍直接飛往大廳溶洞內的最高處,在快速轉了幾個圈后,從高空急衝而下,將手中的鴨嘴火龍狠狠地砸向地面。

「轟!」

鴨嘴火龍直接將地面上砸出了一個大坑,眼睛里是早就冒起了圈圈,不過這種結果對於它來說倒是種解脫,至少用不著再暈機了!

見到這種情況,夏伯愣了片刻,拍了拍腦袋苦笑道:「唉,我輸了,看來我是真的老了。」

「不,您真的很厲害,如果換上我其他的小精靈,勝負還很難料。」

農家小命婦 小智難得謙虛一回,事實上這是實話,即使是他隊伍中最強的皮卡丘,對上這隻鴨嘴火龍也沒有百分之百的勝算。

可惜誰叫對方有這麼個致命弱點呢?只能說小精靈對戰看的不光是實力,還有其他各種方面的因素需要考慮到。

「唉。」

夏伯嘆了一口氣,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跑到場地中央,拍了拍已經清醒過來的鴨嘴火龍,滿臉歉意地道:「抱歉了,老夥計,我一直都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其實,夏伯的內心十分慚愧,他和鴨嘴火龍生活了這麼多年,竟然沒發現對方有恐高症,不過這也不能怪他,畢竟誰有可能無緣無故地會想到這一點呢?

鴨嘴火龍搖了搖頭,並沒有責怪夏伯的意思,事實上別說是夏伯,就連它自己也沒意識到自己有恐高症,直到今天和噴火龍的這一戰為止。

收回鴨嘴火龍后,夏伯走向正和噴火龍相擁慶祝的小智,遞給他一枚形狀如同火焰的徽章。

「小智,你的實力真的很出色,這枚紅蓮徽章是你的了。」

「謝謝。」

小智道謝接過後,和夏伯進行了告別,一行人走出紅蓮道館,準備回旅館好好休息一下。

畢竟這紅蓮道館實在是太熱了,別說是小智,就連一旁觀戰的瑟蕾娜和娜姿也滿頭是汗,這不洗是不行了。

梳洗完畢后,三人在房內吹著空調享受起來,瑟蕾娜突然問道:「小智,你現在已經有七枚徽章,還差一枚,你打算去挑戰哪家道館呢?」

「隨便找一家挑戰吧。」小智躺在地上,懶洋洋地回答道。

他可不想像原著那樣去挑戰常磐道館,畢竟那裡是有一隻超夢在,以他目前的實力去了只是送菜,有必要特意去找虐么?

而就在這時,房間的門被敲響了,傳來了旅店老闆娘的聲音:「打擾一下,請問有一位叫瑟蕾娜的小姐么?這兒有您的一通電話。」.. 小精靈圖鑑有著GPS定位系統,這是為了防止訓練家們萬一遇難而設定的一個功能,當然為了尊重隱私,訓練家們可以自行選擇是否開啟。

像瑟蕾娜這樣的好孩子自然是選擇開啟,而像小智這種的么……相信就不用多說了。

「媽媽打來的?」

瑟蕾娜有些奇怪,好端端的媽媽幹嘛要打電話來呢?不過奇怪歸奇怪,她還是連忙起身出房間去接電話了。

房間里只剩下小智和娜姿,一下子變得安靜許多,兩人都不是喜歡聊天的主兒,各自干著自己的事。

雲胡不喜 不過,娜姿卻是突然出聲打破了這份沉默:「小智。」

「恩?」

「我打算回去了。」說到這裡,娜姿頓了一下,「出來的時間有些長了,我想要回家。」

「怎麼,你也會想家么?」小智有些好奇地問道,從這一路上的表現來看,娜姿似乎還並沒有對父母當初的態度釋懷。

「不,這次我新收服了素利拍和呆呆獸,需要拿道館里的學徒來試驗一下它們的威力。」娜姿面無表情地說出了一番危險的言論。

小智無奈地搖搖頭,娜姿對於超能力依舊是那麼執著,雖說兩人的關係有所改善,但她心中想要打敗小智的想法可能從始至終都沒有忘記過吧?

「既然你要走了,那臨走前我們再戰一場如何?」小智決定滿足她的心愿。

可娜姿卻是十分果斷地拒絕了:「以我目前的實力,還不是你的對手。」

「那就留到下次吧。」

既然對方明確表示不願意,小智自然也不能強逼著,更何況他對這事本來就抱著無所謂的態度。

「下次?」娜姿的神情突然變得有些微妙,「我們三個以後還能見面么?我從書上看到過一個相似的例子,三個人在分別後,那個男的突然出意外死掉了。」

……這算什麼?娜姿這死丫頭是在強行給他豎立死亡FLAG么?

「不不不,根本就一點都不相似,就跟你說別看那些亂七八糟的書了。」小智語氣飛快地否定著。

「我想也是,書上說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你不會那麼容易死的。」娜姿信誓旦旦地道。

她是說真心話?還是在諷刺我?

無論是哪種,小智都覺得自己高興不起來,他總覺得娜姿似乎漸漸變得牙尖嘴利起來,也不知是受了誰的影響。

「算了。」小智懶得和這個問題少女多計較,「總之,到時候我會參加石英大會,你有興趣的話就來看看吧。」

「那是個絕好的觀察你實力的機會,我不會錯過的。」

「啊啊,加油吧。」

小智無奈地應了一句,娜姿這話說得就好像他有隱藏實力似的,明明這一路上他的各種絕招都在人前用出來過了,這丫頭還真是謹慎啊。

而在另一邊,瑟蕾娜來到旅館的視頻電話處,和自家媽媽開始了通話。

「媽媽,你今天特意打電話來是幹嘛呢?」瑟蕾娜奇怪地問道,一般來說,都是她主動聯繫咲兒的。

「因為想我可愛的女兒了啊。」

咲兒先是笑眯眯地和瑟蕾娜聊著家常,突然故作隨意地插了一句:「啊,對了,你最近有好好訓練騎術么?」

「誒?」

被咲兒冷不丁這麼一問,瑟蕾娜頓時就慌了,結結巴巴地道:「有、有啊,我每天都有訓練呢!」

可惜瑟蕾娜根本就不擅長撒謊,連眼神都不敢和自家媽媽對上,這下自然就被咲兒給看穿了。

「瑟蕾娜,好孩子是不能說謊的哦。」

「對不起,我說謊了。」事已至此,瑟蕾娜只得認錯,「訓練的事情我不小心忘了,不過我保證,以後一定會每天都練習的!」

「不行,我要你現在就回家來。」

咲兒一直希望把瑟蕾娜培養成和她一樣出色的鐵甲犀牛騎手,但也明白不能逼得太緊,因此經常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而這一回,似乎是瑟蕾娜實在不務正業得太久,至少咲兒是覺得自家女兒就沒幹過正事,即使是這位好脾氣的媽媽也開始忍不住了。

「那怎麼行!我還在和我的同伴旅行呢,這樣突然就離開很不禮貌的!」瑟蕾娜激動地抗議道。

「沒關係,你把你的朋友們叫來,我來和他們說,我相信他們會理解的。」咲兒十分淡定地道。

「這……這不行,他們都很容易害羞。」

瑟蕾娜並不想讓小智和咲兒太早見面,畢竟她和小智的關係還沒有確定,萬一因為自家媽媽的口不擇言而給對方留下不好的印象,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既然不行,那你就給我回家來。」

咲兒雖然不知道小智,但也能猜出瑟蕾娜身旁肯定有這樣一個人存在,畢竟她是個過來人了。

倒不是說咲兒要反對女兒的戀情,她只是希望瑟蕾娜能幹點正事,不要整天把心思撲在戀愛上面,應該要有自己的理想和目標。

「可,可是……」

瑟蕾娜自然是不想離開,可咲兒這回的態度異常堅決,身為女兒的她最終還是拗不過老媽,只能勉強答應回家去了。

「啊啊,怎麼辦啊。」

掛斷電話后,瑟蕾娜有些無力地倚靠在牆上,她和小智的感情才剛剛升溫,眼看著這就要成了,這突然離開豈不是讓之前的努力付諸東流。

而且更糟糕的是,她這一走,也就變成了小智和娜姿結伴旅行,在這日久生情之下,萬一這兩人發生點什麼事……

瑟蕾娜已經不敢想下去了。

「不行!絕不能有這萬一!」她的眼神中閃過無比的堅定,「今晚,我今晚就要決出勝負!」.. 房間內,小智正和娜姿閑聊著的時候,房門突然被人拉開,兩人轉頭一看,原來是瑟蕾娜回來了,

不過小智卻發現她的表情有些不對勁,立刻關切地問道:「瑟蕾娜,發生什麼事了嗎?和媽媽吵架了?」

「沒有,只是……」

瑟蕾娜欲言又止,似乎難以下定決心開口,而小智也沒有催她,只是靜靜地等待著她說出事情經過。

「是這樣的,我出來這麼久,媽媽想我了,所以叫我回家去。」瑟蕾娜還是沒有說出實情。

聞言,小智的表情變得有些古怪,問道:「難不成你和娜姿是商量好的?」

「啊?商量好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