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他喵的…」

大寫的服~

「人字拖,每次的實物獎勵,就不能正常一點么~」

「宿主,從表面上看,很正常的呀~任何人也看不出這條美人魚有什麼驚世駭俗的地方吧?是不是很完美?」

「……」

好,忍了!

女漢子的完美愛情 安慕西咬牙切齒的打開了玻璃管的蓋子,然後把這條「美人魚」倒入掌心,輕飄飄的,乾燥的,木有絲毫水分的小魚乾~

「如果美人魚都長這樣子,不知道會毀滅多少人美好的憧憬呢~」

安慕西嘀咕一聲微微仰頭張嘴,就準備把它倒進嘴裡。

「你是在偷吃什麼東西么?」

安慕西十分驚悚都回頭,不知道什麼時候,龍道一穿著那套迷彩綠褲衩和背心,趴在門框上了。

「啊嘞?你什麼時候進來的~進女孩子房間,都不知道敲門嘛?」

「廁所沒有紙了~我過來問你紙放在哪裡?你們沒關…你在吃什麼?」

「……」

門,沒關么?我明明記得關上了呀~

「噢,美…小魚乾,你吃么?」

安慕西伸手兩根手指將小魚乾捏起來舉在空中,對著龍道一晃了晃。

「…!你吃吧!我不吃這種垃圾食品~」

「好吧,反正就只有一條,你要吃的話也沒有你的~

我之所以問你,不過是是出於禮貌罷了~

紙巾應該在門口壁櫃里,你自己拿~晚安咯~」

安慕西說完關上了門。

龍道一被噎的一臉懵逼無語,天曉得你特么從哪裡翻找出來的…小魚乾啊,只有一條,還特么牙籤那麼大…

天曉得那是不是你從牙縫裡剔出來的……

搖頭撇嘴,一陣腹誹,然後方才轉身找衛生紙去了~

「入口即化~」

沒有絲毫意外,這美人魚果然和之前服用過的和平鴿一模一樣,剛放進嘴裡,就化成了一股熱流自上而下分散至五臟六腑后四肢百骸之中。

安慕西又享受到了這種泡溫泉的感覺,渾身暖洋洋的,頗為舒適~

如果按照人字拖說的,這美人魚吃了以後,自己的顏值魅力有進一步的提升,魅力值和慾望值的獲取還有著20%的加成,那也絕對是美滋滋了。

借著這股舒適的讓人想要止不住呻吟出聲的爽感,安慕西鑽進了被窩。

這一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夠多~因此感覺無比的漫長~也是時候結束了。

剛平躺下來,一股濃烈的倦意席捲而來,安慕西順從的把眼睛一閉,就進入了夢鄉。

今天是個大霧的天氣,上午十點鐘,陽光才照進了屋裡。

而「嗶哩嗶哩…」的電話鈴聲伴隨著今天第一縷陽光響了起來,將正在按著自己滾床單,並且快要得逞的安慕西從夢境拉回了現實。

「哎呀,誰呀,大清早的,這才幾點!我這個暴脾氣!」

安慕西咬牙切齒的翻了個身,抓起電話準備華麗的丟出去,靈光一閃,突然想起電話是新買的,沒捨得扔。

非常慫的將已經好舉過頭頂的手緩緩放了下來,低頭一看,是屏幕顯示是公司的小李。

「難不成,公司有什麼事?」

安慕西帶著疑惑接通了電話。

「西姐!出大事了!」

「怎麼了?」

「咱們公司的柳總失蹤了!剛才來了好多警察到公司調查,茶他所有的個人物品全都拿走了!」

「柳總?失蹤?」

安慕西還有些沒反應過來。

「是啊是啊!就是咱們公司的總經理柳抱菊啊!」

「…!柳抱菊…失蹤了?」

安慕西突然想到了一個小細節,昨夜那個綠大衣不是從銀魔屍體上搜出一個貼身的小本子么,上面不是抄錄著柳抱菊喜歡吟誦的詩句么~

銀魔…昨夜被自己殺死,而今天柳抱菊就失蹤了?這絕對不會是巧合,絕對不是!

「嗯呢,他才領導我們兩個月不到,人那麼好,怎麼會失蹤了呢…

哎,也不知道下一個老總,會是個什麼樣的人~

大家都在討論,柳總領導我們這些日子是最輕鬆最愜意的日子了。哎,希望他安然無恙,繼續回來領導我們吧…」

小李在電話那頭感慨的說道,安慕西心裡有事兒,沒有心情和小李聊天,隨聲附和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龍道一?龍道一!起床啦!」

安慕西坐在床上喊了幾聲,卻沒有人回應。

穿著家居服來到客廳,沒有看到龍道一的影子。

「這傢伙,離開也不說一聲!真是……」

當安慕西看到餐桌上放置好的早餐,剩下的牢騷全部咽了回去。

「真是…還蠻貼心的~」

走上去看了一眼,一杯牛奶,十來只煎餃,一個煎蛋,兩片麵包。

簡單而營養,好評。

想了想還有正事兒,便拿出手機給龍道一撥了過去。

「喂?你起床了?」

「嗯!你什麼時候走的?」

「額,八點半吧…」

「我問你個事兒,銀魔的真實身份確認了么?是不是畫境公司總經理柳抱菊?」

安慕西簡單的聊了兩句便直奔主題。

「哎?你是怎麼知道的?」

龍道一感覺有些不可思議,這太神奇了吧,自己也才接到這個消息不久,安慕西為毛一覺睡醒就知道的,難不成她在自己的部門有眼線?這也太扯了吧~

「因為目前我就是畫境公司的員工啊~昨晚上,你們的人從銀魔身上搜出一個抄錄詩集的小本子,我就有所懷疑了。」

安慕西實話實說道,反正她相信,家好自己不說龍道一很快這會知道自己和銀魔一個公司。

「原來如此,安慕西,那你真的很幸運,因為我們也是最近幾天才收到消息,說銀魔在本市,目的就是你~只是沒想到,你們竟然還是同事~」

龍道一在電話那頭兒由衷的說道。

「切,你還說呢,據我所知,柳抱菊來本市擔任我們公司總經理,都已經兩個多月了,你們竟然這幾天才發現他的潛入,真沒用。」

「……!早餐吃了么?」

聽到安慕西的鄙視,龍道一沒有接招,因為在和安慕西數次接觸之下,他領悟了一個道理,永遠不要和女人鬥嘴講道理。

「…沒,沒有啊!」

聽到龍道一突如其來的一句和話題無關的話,安慕西有點措手不及。

「沒有還不趕緊吃!」

龍道一說完掛斷了電話,解氣~

「我特喵……」

安慕西看了看手裡的電話,攥了攥憤怒的小拳頭~ 我的目光看向了司馬倩,她用顧涼的身體雙手抱胸,冷傲的說道:“別這樣看着我,我一直是暗中保護你們的。看到你們坐上車,馬道長用龜甲占卜的你們出事的時辰又比較接近,我只能借用顧涼的身體。”

我大概明白了司馬倩的意思,馬道長算出我們在某個特定的時間會倒黴。簡燁知道了,就讓司馬倩來幫我們,司馬倩看到我們上車,沒法跟上來,就借用了顧涼的身體。

只是……

陰陽代理人也能和鬼一樣,附身在活人的身上?

我看着顧涼憔悴的面容,總覺得心疼,她這樣必然是會折損陽壽的。對着司馬倩我是敢怒不敢言,她雖然做法過分了,可畢竟是救了我們。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我們該怎麼回去?”我沒法怪罪司馬倩,只能擡頭問簡燁該怎麼離開這個鬼地方,歐雲臉上的傷可不能再耽擱了。

她現在靠着宋晴扶着,面前能夠站立,可是卻是一直低着頭。一隻手捂着受傷的臉,渾身都在顫抖,嘴裏不斷地念叨着:“毀容了,我毀容了……好痛,我要回家……”

聽着就讓人覺得心酸,可我們都想不到辦法安慰她。

附身在顧涼身上的司馬倩的眼睛裏閃過了一絲古怪的笑意,“簡少和馬道長兩個人,應該是靈體來的幽都吧。那個樹林就是進入幽都的必經之路,你看到他們手上的紅繩了嗎?蘇芒,他們兩個到了時辰可以回去,但是卻沒法把我們帶回去。”

“司馬老師,你在胡說什麼,我就是來就她們幾個的。”簡燁溫熱的手臂雖然有些瘦弱,卻彷彿用盡一切氣力一樣,要將我的身體揉進自己的身子裏一樣。

我被簡燁抱着,有些不自在,他溫暖的懷抱讓我感覺自己好像就站在懸崖邊上一樣。有一種莫名的危險正在靠近,讓我心裏面略微有些發寒。

可我卻不敢推開他,道理上我是他的未婚妻,我應該相信他。他是趕來救我們的,而不是來傷害我們的。

司馬倩挑了挑眉,“你要是在一炷香之內不回去,可就永遠都回不去了。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辦法能把他們都帶回去。”

她的臉上是一副你求我啊的樣子,就好像是要等簡燁求助她一樣。

聽到司馬倩的話,才猛的一激靈,心裏面感覺到一絲的不對勁。

他們靈體來到幽都?

幽都是死者之地,能來的都是和死者一樣的亡魂啊。簡燁和馬道長要想來到這裏,就必須同化成這裏的人,才能混進來。那我和宋晴她們四個人,可都是肉身打着出租車來的幽都,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我的視線一瞄,就看到簡燁手腕上的紅線,心頭更是噗通亂跳。

這根紅線證明了簡燁的人還在陽間,只要順着紅線,他的靈體就能回到肉身裏去。過着正常人一樣的生活,而我們幾個人就難說了。

我心在亂跳,完全是因爲心慌的,我以前的觀點就是人死了以後,就不能在打擾陽間的人和事了。

奪心總裁:辣妻狂傲如火 那我們三個是不是已經死了?

我在這一瞬間,對簡燁爲我所做的事情而感動,更不想拖累他,“簡燁,我……我覺得你還是回去好了。生魂在幽都呆的太久,會吸納太多的陰氣的……”

“我不會走的,芒芒……”簡燁溫柔的摟住了我的後腦勺,然後低聲在我耳邊說道,“馬道長,準備好了冥車,能把你們都送回去。”

冥車?

我的腦袋好不容易掙脫簡燁的手掌,纔看到在空氣中慢慢的出現一道幽冥一般藍綠色的火焰。火焰中慢慢的出現一輛紙紮的跑車,就好像一張紙被燃燒的過程是倒着來的一樣。

那輛車是隨着火焰燃燒,越燒越多。

宋晴終於發話了,“陽間有人給我們燒紙了,我……我們好像……好像是死了! 梟寵男神:御少,你狠帥! 不然這車是不可能燒到這裏的!” 「柳抱菊竟然會是銀魔?太不可思議了~就連人字拖都木有察覺,這個世界好危險的說~看來之後得萬事小心~」

安慕西放下電話,準備洗漱一番,然後吃早餐~

課當她看到鏡子的一剎那,眼神再也挪不開了~

「唔…唔~唔霍霍~嚯嚯嚯~嚯嚯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是小魚乾,不,這是美人魚的功效么?我特喵又便漂亮了~

嘖嘖嘖~這容貌,這皮膚,這氣質~特喵還有誰?還有誰!」

「咣!duang!砰咔!」

安慕西發誓,她絕對只是輕輕的一拍,然後…價值幾千塊的高強度雙重防爆鏡子就特么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

「呵呵……碎碎平安!碎碎平安!無量天尊!阿彌陀佛!阿門!」

安慕西踢著地上一顆顆稜角圓潤的碎玻璃,走出了洗手間。

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變美才是人生大事,幾千塊的損失,完全影響不了此時此刻的心情。

走到桌邊,拿起桌上的早餐吃了起來~

「煎蛋老了,可以理解,煎餃老了,可以接受,麵包糊了,湊合能吃~…~總體給個三星好了~」

安慕西突然覺得,女人只要心情好,沒什麼是不能包容的~

之前做男人的時候,真是白活了,這個簡單的道理竟然特么不知道,活該他單身~

快速的吃完了早餐,拿起手機給傢具城的小姐姐撥了過去,碎了鏡子,當然要補上啦~

美女的洗手間怎麼可以木有鏡子~真的是…

「喂?時雨姐姐嘛?嗯呢!是我!那啥,上次從你們那裡買的鏡子,對對對,就是那種!

嗯!我再要一塊兒!衛生間牆壁上用的,嗯,嗯!尺寸你有? 重生惡婦不好惹 好的,有現貨?那太好了!嗯,我今天在家,半小時?好呢,我在家等你喲!拜拜!」

這才是好銷售啊~每一次接觸,都會讓客戶有強烈的舒適感,滿足感,貼心,沒誰了。

「人字拖,看來這鏡子並不是那麼的結實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