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魂,師父要恢復修為,沒必要吃掉這丈許長的所有天地靈根吧。」

「這是當然,等回到人族,你只需切下寸許就可以了,但是你必須讓劍宗強者出手,才能切斷,此物乃是靈族最適合做武器的靈物,也是靈族最堅韌之物,本聖也曾想擁有一根,可惜一直沒有如願以償。」

嗖。

葉雲聆聽龍魂說話時,一絲靈識游入九曲靈鞭,靈鞭瞬間漲到了十丈,像猛蛇出洞一般,竄了出去,遠處的數棵參天大樹,直接被擊成了木屑。

看著天地靈根製成的九曲靈鞭有這般威勢,葉雲面帶不解之色,在心中問道:「龍魂,這天地靈根除了能恢復師父廢除的修為,重塑真身,還有沒有別的什麼奇效?」

「本聖還知道兩個效果,天地靈根可以捆綁人,你在天地靈根中打入自己的靈力印記,灌入靈力,就可以把實力比你弱的敵人捆綁住,而且實力比你弱的敵人會毫無反抗之力。」

「這麼變態?」葉雲被九曲靈鞭的另外一個效果給驚呆了,同時心中暗自竊喜,以後只要遇見比自己實力弱的敵人,九曲靈鞭丟過去,一切就沒那麼麻煩了。

「娃娃,你就這麼點出息,天地靈根的第三個效果想知道不?」葉雲心中的想法,自然逃不過龍魂的眼睛。

「前輩請將!」

草莓味的甜 娃娃,以後不許再稱呼我為前輩,我覺得很彆扭,我說過,你稱呼我為龍魂,你記性怎麼就這麼差呢?」

「龍魂,小子失禮了,你給我講講天地靈根的第三個效果吧?」

「孺子可教,第三個效果,它可以生死人肉白骨。」龍魂說道這裡,稍作停頓,在葉雲異想連連的時候,又道:「不過,此奇效只限凡夫俗子。」

「恩,明白了。」葉雲雙目灼灼的盯著九曲靈鞭,欣喜若狂,他稍作沉吟,自語道:「以後我就稱呼你為捆天繩或者不死靈藥吧。」

知道了天地靈根的所有奇效后,葉雲只能根據奇效來使用天地靈根了,畢竟身為劍修的他,只有使用劍修的專屬武器劍器,才能在戰鬥中發揮出最大的戰鬥力。

收起天地靈根,葉雲望了眼靈域深處的方向,便抬步行向靈域外圍,想起和幕宏的一番大戰,他在心中默默問道:「龍魂,之前和幕宏大戰時,他怎麼沒有使用捆天繩?」

「捆天繩?哦,對了,本聖要告訴你,想讓捆天繩見效,最好針對的敵人,比你低一個境界以下的實力,否則,天地靈根的第二個奇效就當本聖沒說。」

聞聽龍魂此言,葉雲恍然大悟,怪不得和幕宏交戰時,幕宏先手用捆天繩捲住自己時,就即刻鬆了開來,原來同境界的實力完全沒有效果。

夕陽西下之時,茂盛無邊的密林中,少年踩著幽幽青草,拉著一道長長的殘缺身影,朝著靈域外圍穿行而去。

葉雲離去的千里之外靈域深處,幕宏幻化成人形,臉上的表情顯得極為失落黯然,自葉雲奪走他的九曲靈鞭后,他這位堂堂八階靈皇境界的靈族強者,唉聲嘆氣,愁眉不展,黯自神傷的在原地默默坐了大半日。

當靈域的最後一絲光亮消失時,幕宏才站了起來,他眼神中透著強烈的仇恨,天地靈根乃是靈族萬年難得一見的靈物,要不是他在五百年前突破為靈皇境界,加入仙靈島,他做夢也不會擁有天地靈根製成的九曲靈鞭。

吼…

站立原地,發出陣陣歇斯底里的怒吼聲,幕宏臉上的表情猙獰的厲害,就這麼失去本命武器,他幕宏自然不會甘心,失去本命武器的他,以後的戰鬥力最少損失了三成,想從仙靈島再領取一把本命武器,簡直是痴人說夢,除非他的實力突破為靈宗強者。

嘶吼聲漸漸消失,在原地怔怔站立良久,幕宏想到一個再次擁有本命武器的辦法,那就是把木麒麟現世的消息,透露給和自己有點交情的傲天靈。 東衍大陸極西之地,靈域西南方向,一片浩瀚無邊的海域,波濤洶湧,碧瀾壯闊,水天一色,此海域就是龍族西海海域,此時,深海幽宮中,幕宏坐在一位耄耋老者對面畢恭畢敬。

老者額生雙角,面色紅潤,氣勢傲武,定眼細看,就會發現老者和東海龍宮宮主傲天狂的長相有著幾分相似,耄耋老者正是傲天狂的胞弟,西海龍宮宮主傲天靈。

傲天靈身坐冰晶翡翠椅,椅子兩端嵌著兩顆光芒奪目的夜明珠,在他身後站著兩位女子,貌美如花,冰清玉潔,兩女子縴手搭在傲天靈肩部,不時揉捏敲打。

良久后,傲天靈緩緩睜開舒適的雙眼,瞥了一眼幕宏,傲然道:「靈族好友遠道而來,有什麼事嗎?」

「宮主,昔日一別,百年不見,近來可好?」幕宏滿臉恭維,八階靈皇境界的他,擺出一副拍馬屁的姿態,絲毫不覺得羞愧。

「哦,原來是幕兄啊。」聽著幕宏的話,傲天靈再次瞟了一眼幕宏,似乎認出了對方,輕聲道:「說吧,無事不登三寶殿,你肯定有什麼事情有求於我。」

幕宏臉色青白相交,表情極不自然,一陣口乾舌燥,片刻后,他心中一番掙扎,咬牙開口道:「宮主,我想求得一根上古龍筋。」

「什麼,上古龍筋,你找死不成?」傲天靈全身突然湧出陣陣綠色能量漣漪,直接炸飛了身後的兩位女子,在他的刻意控制下,眼前的幕宏沒有遭到波及,傲天靈眸子透著寒意,死死的盯著幕宏,喝道:「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

面對傲天靈的怒目,噤若寒蟬的幕宏,支支吾吾,道:「木麒麟。」

「什麼?木麒麟?」傲天靈直接從冰晶翡翠椅上跳了起來。



半個時辰后,幕宏如願以償,帶著一根上古龍筋離開了西海龍宮,他把自己丟失本命武器九曲靈鞭的事情,詳細的告訴了傲天靈,並把木麒麟現世的確切時間和地點也說了出來。

「嘎嘎,葉雲,再讓我遇見你,我就用上古龍筋抽爆你。」幕宏立身海面,看著手中的本命武器上古龍筋,心中滋延已深的仇恨,果斷的蒙蔽了他三千年的心。

靈域外圍,一處簡單的營地,此刻聚集著人族三大劍派的眾多強者,其中,蓬萊劍派由八階劍皇於森領頭,崑崙劍派帶頭的是四階劍皇李雄,蜀山劍派則是六階劍皇李昊帶領。

此時,三大劍派實力強悍的數位劍皇強者,圍坐在一起商量著進入靈域深處的對策,在他們周圍站著數百名三派弟子和數十位強者,人族三大劍派聯合來到靈域,也是通過小道消息得知,讓世人從古至今追求的木麒麟,即將在靈域現世。

世間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為了利益而生的朋友,明爭暗鬥的三大劍派為了得到木麒麟,雖然暫時聯合在了一起,但是他們得到木麒麟以後,還會不會如現在一樣團結一致的對付靈族,那就不得而知了。

性子本來陰狠的於森,自從失去兩個兒子以後,變得更加暴躁易怒,但是,他心中卻有著一絲欣慰,只因一年前,於文龍的死而復生,這次前來靈域,他和於天齊並沒有讓於文龍前來冒險。

「李雄,李昊,你們二位分別是兩派的領頭人,我剛才提的意見,你們怎麼看待?」於森掃視眼前的數位劍皇,目光最後停留在了泰和島島主,八階劍皇境界的杜安身上。

杜安如以前一樣,一副和藹可親的模樣,他無意中和於森對視一眼,似乎心領神會,見李雄和李昊二人正在思考,杜安眼珠轉動,笑呵呵,道:「於島主的意見當真是妙極,此番我們為了不驚動其他強族,派出的都是劍皇強者,目的就是為了能在其他強族知道消息,趕來靈域之前,奪得木麒麟。」

杜安話畢,稍作沉吟,環視周圍,又道:「我們就該選出一個實力強悍的人,來領導三大劍派,這樣有助於此次行動勝利完成,否則,我們就是一盤散沙,能不能在靈域深處活著出來,都是個問題,更別談能否得到木麒麟了。」

李雄和李昊對視一眼,自然知道眼前的於森和杜安在一唱一和,但是他們心中更加清楚,要想得到木麒麟,行動必須統一,否則深入靈域,面對詭秘的靈族,他們就是以卵擊石。

「於島主的話,我贊成,杜島主說的也在理,但是得到木麒麟以後,該怎麼分?」李昊雙眼生威,一副桀驁不馴的模樣,掃視眾人,隨意道。

「是啊,木麒麟這般可遇不可求的上古神物,最好還是事先說好怎麼分配,畢竟我們是聯合行動。」李雄臉上皺紋縱橫,此刻眉頭緊皺,道。

聽著李雄和李昊的話,一階劍皇張英和七階劍皇秦嵐也是看向了於森,六位劍皇強者中,就屬於森和杜安實力最強,杜安明顯一副以於森馬首是瞻的神態,所以,崑崙劍派和蜀山劍派的幾位劍皇強者心照不宣,知道於森是在毛遂自薦。

「兩位門主說的極是。」於森皺眉一番思索,臉上露出一絲少見的笑容,環顧眾人,道:「這樣吧,事成之後,一分為三,如何?」

李雄和李昊各自稍作斟酌,都點了點頭,張英和秦嵐見崑崙劍派和蜀山劍派的領頭人都點頭了,他們二人自然沒有意見。

「好吧,那我們就推舉出一位實力強悍的人,暫作大家的領頭人。」杜安滿臉堆笑,道。

「於島主乃是蓬萊劍派掌教之子,實力又是八階劍皇境界,此人選,非於島主當仁不讓。」 毒妃拒寵:邪王,太悶騷 ,道。

於森大有深意的瞥了眼杜安,環顧眾人,欣然道:「如此甚好,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話畢,於森臉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奸詐。

「各位前輩,靈域深處的密林方向,一位少年正在緩步而來。」

就在六位劍皇強者商討完畢時,崑崙弟子周通突然來到近前,對著李雄和張英點了點頭,彙報道,此番三大劍派聯合深入靈域,自然派出了弟子在四周放哨,周通就是其中之一。

「來人是何模樣?」杜安看了眼神色有點不悅的於森,笑呵呵的看著周通,道。

周通對杜安的笑臉視而不見,他朝著李雄和張英說道:「由於距離太遠,樹木密集,模糊看到來人身穿灰袍。」

「走,帶我去看看。」

李雄霍然起身,神色略顯激動,他聽到是灰袍少年,不由想起離開崑崙劍派時,掌教孟飛的再三囑咐。

「慢。」

周通剛欲轉身帶著李雄去看上一看時,豈料,被於森開口阻止。

於森臉色難看的掃了一眼李雄,厲聲道:「此處乃是異族領地,那灰袍少年來自靈域深處,我懷疑那少年肯定是靈族派出的探子,木麒麟這麼重要的上古神物現世,靈族肯定有所提防。」


「於文竹,你帶上些蓬萊弟子,去生擒了那少年,帶過來讓我們瞧瞧。」於森無視李雄等人的臉色,朝著身旁的於文竹,吩咐道。

「島主放心便是。」

於文竹自從留在蓬萊島以後,似乎幹練了不少,他大手一揮,氣勢洶洶的帶著二十多名蓬萊弟子,朝著靈域深處行了去。

「於島主,你的決定是不是有點唐突。」

李雄說著話,給周通使了個眼色,周通轉身朝著於文竹帶領的蓬萊弟子跟了上去。

周通的小動作,自然瞞不過於森狠辣的雙眼,於森發出一陣陰沉的笑聲,看著李雄,大義凜然道:「作為大家推舉出的領頭人,我就要為此番行動的成敗負責,更要為三派弟子的生命負責,如果我的決定有什麼不周,給大家帶來嚴重的後果,我自會承擔。」

於森一番話,讓李雄啞口無言,崑崙劍派必須得到木麒麟,不容有失,李雄舉足輕重,只能暫且坐回了原地,如果他沒聽錯的話,剛才於森說是要活捉了灰袍少年,他心中抱著一絲悻然,只能坐等灰袍少年的到來。

三大劍派眾多強者聚齊的百里之外,靈域深處方向,緩步走出來的灰袍少年不是別人,正是搶了靈皇強者幕宏本命武器的葉雲。

如此緩步行出靈域,葉雲已經走了七日,抬頭瞥了眼靈域外圍方向,葉雲驟然止步,因為,他看到極遠處的密林中,模模糊糊行來一群背負長劍的男子,且他們身上的裝扮,葉雲極為熟悉,正是蓬萊劍派的服飾。 「蓬萊劍派。」葉雲站立原地稍作斟酌,徑直迎了上去,根據龍魂的指引,他必須得和人族強者一起進入靈域深處,再者,葉雲身正不怕影子歪,他倒是要看看,迎面而來的蓬萊劍派的眾人遇見自己,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於文竹帶領著近三十名蓬萊弟子,遠遠的就看見了葉雲,但是,由於距離過遠又身處密林中,於文竹並沒有一眼就認出葉雲,隨著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於文竹才逐漸看清了葉雲的長相。

「竟然是他。」氣勢洶洶的於文竹,突然冒出一句驚訝的話,驚的身後的弟子竊竊私語,不過,於文竹眉頭略皺,並沒有在意身後弟子的猜測,行向葉雲的腳步不由加快了些。

「於長老,來人是誰?」

就在眾人隨著於文竹的腳步急速跟進時,一位膀大腰圓的青年弟子三作兩步追上於文竹問道。

於文竹面色不悅,剛要訓斥之時,他轉頭一看,見青年弟子是實力進步神速的柴少,便隨口說道:「灰袍少年不是別人,正是你曾經的同門,葉雲。」

「竟然是這個逆徒,今日我要親手把他擒到師父面前。」如今的柴少已經是於森的親傳弟子,實力進步神速,目前是八階劍靈境界的實力,當初洪武城三大劍派齊聚時,他雖然沒去,但是葉雲的種種事迹,他還是有所耳聞。

「好,當初在洪武城時,他只是五階劍靈而已,以你的實力生擒他應該不是問題。」於文竹臉上帶著絲絲戾氣,這幾年跟在於森身邊,他的雙手沒少沾血,全身的氣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於文竹和柴少的對話,自然被身旁的眾弟子聽見,葉雲之名在蓬萊劍派已經成了罪惡的代名詞,如今身為蓬萊弟子,誰要是不知道葉雲這個名字,就會被眾多同門弟子用眼神白死。

就在於文竹和柴少話音剛落時,他們終於和葉雲碰頭了,雙方迎面而立,葉雲不動聲色,心靜如水,倒是於文竹身後的弟子浮躁的厲害。

「你這個逆徒,來自投羅網嗎?」

「欺師滅祖的叛徒,今日誰也救不了你。」

「狗東西,蓬萊劍派栽培你,你竟然恩將仇報。」

於文竹眯著眼睛盯著葉雲,他身後的弟子七嘴八舌的怒罵著,柴少摩拳擦掌,躍躍欲試準備把眼前的葉雲生擒了。

「請注意你們的身份。」

葉雲看著眼前不停辱罵自己的蓬萊弟子,用冰冷的語氣警告道,只是,他話音剛落,蓬萊弟子罵的更加激烈了,那架勢,就好像葉雲掀了他們家的祖墳,偷了他們家的鍋一樣,個個對著葉雲咬牙切齒,暴跳如雷,唾沫橫飛,一副和葉雲有著不共戴天之仇的樣子。

「逆徒,跟我走。」

隨著一波猛烈的辱罵聲,柴少終於按耐不住心中急於在於森面前表現的**,全身靈力涌動,伸手抓向了葉雲,在柴少想來,身後有劍王強者於文竹壓陣,葉雲面對如此之多的蓬萊弟子,定然不會反抗,所以,他根本無需動劍。

「聒噪。」

葉雲眼神冰冷,長袖甩動,直接把抓向自己的柴少,扇的飛了出去,既然眼前的蓬萊弟子不識好歹,無視他的警告,那麼他只能給予懲罰,不是誰人與生俱來,就要無緣無故受別人的侮辱。

於文竹和蓬萊弟子驚訝的看著倒飛而出的柴少時,葉雲深吸一口氣,嘴巴微微鼓起,體內元劍驟然加速轉動起來,隨即嘴巴一張,霎時,如天雷轟鳴般的龍吟聲波,自口中爆吼而出。


漣漪狀的聲波剛剛出現,葉雲面前的虛空劇烈動蕩起來,頃刻,聲波漣漪閃電般呈扇形擴散而出,延續不斷的轟鳴龍吟聲中,葉雲眼前的蓬萊弟子皆倒飛而出,且在倒飛的途中猶如分解一樣,個個化身成渣,消失的乾乾淨淨。

於文竹連續後退了數十步,才得以止住身形,此刻,他那肥胖的身軀一絲不掛,模樣狼狽至極,臉上帶著不敢置信的駭然,他證了好半晌,才從空間鐲內取出了一件衣袍換了上去,並釋放出了藍色劍罩。

在於文竹止住身形放出劍罩的時候,龍吟聲並沒有消散,漣漪龍吟聲波,以葉云為源點,席捲暴涌而出,於文竹身後的密林直接消失,變成了光禿禿的平地,參天巨樹拔根飛天,青草碎石懸天紛舞,方圓百里,都能聽見龍吟之聲,聲波所過之處,猶如經過一場狂暴的大毀滅,密林的青綠之色盡失。

葉雲這一吼,絕對的恐怖,就連劍王境界的於文竹,都愣愣的站在原地,頂著劍罩不敢上前。

許久后,龍吟聲逐漸變淡直至消失,於文竹才反應過來,他警惕的盯著葉雲,誠恐誠惶,走也不是,不走更不是,雖然在他的記憶中,葉雲曾經是五階劍靈而已,但是數年不見,眼前這蓬萊劍派的逆徒可怕的厲害,一嗓子就吼死了近三十名蓬萊弟子,倖存者只剩下被葉雲先前扇飛的柴少和他。

「天堂有路不去走,地獄無門硬要闖,不知死活。」葉雲冷視於文竹,緩緩向對方行了過去,隨著兩人的距離不斷拉近,於文竹在葉雲的冷視下,心中一顫,硬是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幾步,雖然葉雲全身氣勢如常,連劍罩都沒有運用,但是於文竹真的是被葉雲的一吼給震住了,葉雲直接無視於文竹,徑直的走了過去。

剛才自葉雲口中發出的龍吟吼聲,正是龍魂曾經傳授給葉雲的聖龍決,兩年前的葉雲一吼,只能讓一棵大樹晃動,落葉飄零,如今,經過兩年枯燥飛行中的練習,聖龍決中的音波功法龍吟,已經被葉雲練至隨口成形的地步。

聖龍決乃是幻龍遁天步的配套功法,接下來,只要葉雲習會龍變和龍騰,就可以學習幻龍遁天步了,想到這裡,葉雲全身熱血沸騰不已,幻龍遁天步可是上古時期,聖獸實力的龍魂的最大依仗的逃命手段,其厲害程度絕不亞於劍尊強者的飛行速度,這還是葉雲的片面猜測。

「於長老,你沒事吧。」

柴少眼中的恐懼之色久久不能消散,他望著葉雲遠去的背影,顫顫巍巍的爬到了於文竹身前,見劍王境界的於文竹還是那般獃獃的頂著劍罩,他不由疑惑,道。

「沒事,我們回去。」

其實,於文竹一直在想著如何向於森交待,被柴少一聲呼喊,他似乎有所瞭然,這麼可怕的龍吟聲,想必聚集在附近的三派強者早已聽見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