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家好拿捏人,這是傳承下來的惡習。而葉家人,如今卻再也不會任人拿捏。」葉春分淡淡回擊。「我們葉家人,這麼多年來,沒有說過關於顧家的隻言片語,顧少真該好好想一想這中間的緣故。」

「葉春分,你跑不掉的。」顧清浥心虛,忽然起身,撂下一句便憤然離開。

那氣質溫俊的公子哥,拂袖翩然離去。如溫郎的明月一樣,帶著叫人傾倒的光芒。卻也寒涼了人心。

葉春分有一瞬間的恍惚,人的皮相有時真的極具欺騙性。尤其是在年輕時,歲月格外厚待,浪子回頭也還來得及的時候。

蘇南城冷著一張臉,待人走遠,勾起葉春分蒼白一張小臉。見她面色未動,只是略微的有幾分氣惱。放下心來,捧著她的小臉細細吻起來。

「怎麼自己一個人就來了?」蘇南城多少有些怪怨。

「小時候也不少吵架的」葉春分淡淡一笑,搖搖頭。「再說,我姐現在正是關鍵時期,總得我來應付,他們才能不那麼關注我姐。」

蘇南城盯著葉春分一張嬌美的鵝蛋臉,看了一會兒,唇角牽起一個笑,再次吻了下來。

下午剛剛從會議室出來的時候,遇上了來她辦公室的江亦可。見她進來,猝不及防的丟了手裡的手機,慌慌張張站起來。接著,許義便跑了進來。

顧清浥和葉春分見面的事情,被幾個自媒體大V爆出來網上忽然間就瘋傳開,顧清浥來接觸葉春分,看來也是做了兩手準備。一方面縱容輕鬆傳媒爆葉春分的料,一方面又打情理牌。 檢查完傷勢,木白等人吃了一頓飽飯,便在各自的房間里休息。

躺在房間的大床上,木白雙手抱在腦後,獃獃望著窗外一片蕭索景象,心裡突然很懷念起剛來學院的那段日子。他很想丹尼,也不知道這位兄弟是否依然在遠方漂泊浪跡,或許這是他的命運吧。

還有迪拉,她是那麼惹人憐愛,可如今轉眼已經過去大半年了,木白多想再聽她叫自己一聲『木白哥哥』。

靈魂消逝的瑞安導師……在另一個世界,他還過得好嗎?

「這次回到家鄉,不知道家鄉的情況是不是也發生了很多改變呢?」木白心裡如此想著。他已經坐好了決定,將北方冰原的消息報告完畢,就和藍德一起回家。

這時。又有一道冷漠俏麗的身影,悄然出現在木白心底深處。

木白心頭微動,臉上露出一絲無奈苦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種看似很微妙的關係。

……

時間不覺到了傍晚時分。

要塞中點亮起無數火光,將整個要塞照耀得亮如白晝。

要塞的城牆上。將近五百名天弓師如一尊雕像似地站在那裡執勤,目光始終注視著遠方那片黑暗。

狂風蕭蕭,大雪飄零而下,又一個雪夜降臨了。

「我剛才好像看到一個人了。」一名天弓師驚疑不定的說道。迅速從身後的箭壺裡抽出一根箭矢,搭在弓弦上,拉開長弓,對準前方的黑暗深處。

「你不會是看錯了吧?」身旁一名天弓師問道。

「奇怪了,那人又不見了。」

「肯定是你眼花了。」

「或是吧,大冷天的站在里執勤真是受罪。」

「兄弟,別埋怨啥了,熬過這幾年的入伍生涯,退役后回到老家,至少也能找份高級護衛的工作吧。」

「嘿,你說的到是容易啊,這還要看我有沒有這個命在這裡活幾年呢。」

兩人小聲閑聊中,卻沒發現,一道如幽靈般的身影好似風一樣悄然來到了護城河前。 蘇南城聽聞消息,快馬加鞭的趕到時,顧清浥正好剛剛發起火來。見葉春分淡寂如初的一張臉,一顆心總算放進了肚子里。

窗外,太陽才剛剛落山。蘇南城擁著葉春分起身,走到停車場,葉春分忽然感覺到角落裡有瞬間閃過的燈光,微微怔了怔。忽然笑起來,接著便摟著蘇南城的脖子貼在了這人懷裡。

「南哥」葉春分說話的聲音不由的帶上了幾分俏皮的痞氣。

「怎麼了,葉小弟?」蘇南城寵溺的颳了刮懷裡人細嫩的臉頰。

「我覺得,我大概這段時間都不用出門了吧?」葉春分含笑。「你給我買點玩具唄?」

「沒問題,葉小弟!」蘇南城含笑吻吻這人的唇角。心裡開懷,她不問世事的性子,是有緣由的。而且,葉春分其實是極會察言觀色的人。

蘇南城開車,沒有帶著葉春分回家,而是去了自己常去的那家健身房。

多年來,蘇南城一直保持著每周二十個小時以上的健身習慣,今天忙完以後,覺得需要放鬆放鬆。換了衣服出來的時候,葉春分脫了外套,坐在休息區左顧右盼。

「媚兒」蘇南城蹲下身來,將葉春分環住。「一起來吧,我帶你練練體力。」

葉春分迅速的搖搖頭,紅了臉。

「好吧,那你自己玩一會兒,別跑遠。」

「好」葉春分點點頭,目送蘇南城走遠后。轉了個身,時間接近下午七點鐘,健身房今日搞了一個斗舞的遊戲。

門口人越來越多,葉春分耐不住好奇,一路小跑的擠進人群里,看見兩個女孩兒斗舞,其中一個已經敗下陣來。葉春分偏著腦袋看見,獎品區一隻一人高的熊,不由心動。

她年幼時沒什麼機會玩這樣的玩具,到了顧家更是不會表達自己的喜好,長大后自然不會沉迷這些。此刻倒是被勾起了一顆童心。

台上一身紅衣的女子已經接連贏了三個人,比分遙遙領先。健身房經理,見才開始不久的暖場就要這樣結束,暫停了比賽在人群里開始吆喝。

暖婚撩人,顧少寵妻上癮 ,愣了愣,捋了一下披散的長發,問路人要了一根橡皮圈扎了頭,活動了一下四肢站在了機器旁邊。

為了營造氣氛,健身房選的都是很帶感,節奏性很強的舞蹈。葉春分一開始跟不上趟自,輸了一局。不過氣定神閑的拉伸了一下筋骨,第二局開始的時候,從第一個動作開始,機器一直在報滿分。

妮子隨著音樂和屏幕里小人的動作,跳躍騰挪,小人動多快,她就動多快。旁邊紅衣女子險些亂了陣腳,一曲終了,葉春分也搖散了扎著的頭髮。索性不去管。

第二曲開始的時候,葉春分抬腿跳躍,幾乎和屏幕里的小人保持了完全一致的動作頻率。一頭長發隨著跳躍的動作飛舞飄揚。

經理忽然加大難度,旁邊紅衣女子逢旋轉必低分,葉春分卻跳的極為流利。接連比下去了三個人,這一盤毫無懸念的葉春分贏了。

「你是不是舞蹈生啊?」紅衣女子不服氣。「要不怎麼能跳的這麼流利?」 那人影在護城河前定格了百分之一秒。只見它膚色翠綠,穿著一件簡單的皮毛大衣,體型高達五米,鬚髮皆白,身後背著一柄血紅色的三米重劍。

它身上散發出的濃厚殺氣,好似凝固成劍,讓人不寒而慄。

城牆上,有不少天弓師發現了道如暗夜幽靈的身影,但是他們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動作,眼前突地閃過一道銳利寒光。

「噗!噗!」

一個眨眼。城牆上吹過一道寒風。所有人瞬間倒地,甚至連眼睛都沒閉上,瞳孔深處依然殘留著死亡前一秒所看到的那道寒光。


將近五百人被瞬間秒殺!致命傷口全是在脖子上,被一劍封喉。這得需要多麼快的身手和實力才能做到?

那綠色身影在下一秒閃現在了城頭之上,手中握著那柄血紅重劍,冷冽的目光掃視一眼整個要塞,縱身一躍,身影便消失在了城牆上。

……

「快!有刺客!」


「刺客進入元帥府了!」

「快追上去!」


原本平靜的要塞中,突然傳來一陣嘈雜的呼喊聲。

「是什麼刺客這麼厲害?」

躺在床上的木白,聽清遠方傳來的話聲,心頭猛然一驚,當時從床上坐起身子。

以北方要塞的防禦力量,足以抵擋百萬大軍的進攻,刺客居然能夠單身一人潛入要塞,這實力太恐怖了,簡直無法想象。

木白驚出一頭冷汗,再也無法鎮定下來,走下床就朝門外跑去。

打開房門。只見影同時也從對面走了出來。

兩人相視一眼。劍無悔和落月兩人此時也從房間里走了過來。

落月驚聲問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木白道:「好像是有刺客潛入了元帥府,看樣子是想要刺殺元帥。」

劍無悔失聲道:「潛入進了元帥府?」

木白臉色沉重的點了點頭道:「至少擁有八星級的實力。」

落月道:「要塞里有二十萬大軍,就算刺客能潛入進來,也一定逃脫不了,用不著我們擔心。」 木白道:「落月小姐,我看這樣吧,你留在這裡照顧藍德他們,他們有傷在身,不方便行動。我和影還有無悔三個去看看發生什麼事了。」

落月微微點頭道:「那好吧,你們小心。」

「嗯。」

木白一點頭,和影、劍無悔三人直朝府邸外跑去。

三人剛剛來到府邸大廳,正巧碰到了趕出來的布魯克。

布魯克見到身前的木白三人,吃驚的問道:「伯爵閣下,你們出來幹什麼?」

木白道:「我么想去看看情況,說不定還能幫上忙。」

布魯克大笑道:「一名刺客而已,他逃不了的。既然你們想去的話,就一起來吧。」

木白三人聽了,便跟著巴魯克一起離開了府邸。

來到府邸外。

布魯克手下的一千名重裝劍士此時已經在副團長的帶領下集結完畢。

「我們走!」布魯克一揮手,帶著屬下迅速朝要塞中央位置的元帥府趕去。

木白三人跟在隊伍後頭。

木白悄悄打量著身前那群穿著厚重甲胄的重裝劍,他們每個人身後都背著一柄兩米重劍,這種重劍至少有一百斤重,攻擊威力很大。這些重裝劍士都是帝國其它四大學院畢業的學員,其中不乏強者,是北方要塞很精銳的一支部隊,戰鬥力比那些普通士兵要強上百倍不止。 霸寵嫡妃,戰神請入座 ,前進的步伐有條不紊,看不出絲毫驚慌。


……


元帥府內。

此時已是變成了煉獄血海,半空中下起紛飛血雨,慘叫聲不絕於耳。

白髮劍者站在府院之中,身前屍體堆積如山,沒有一具是完整的。

它手中重劍就如絞肉機似地,每一劍刺出,帶起的金色斗旋之氣,至少能絞殺死一百名士兵。湧入其中的三千多名士兵,不到五分鐘就被白髮劍者殺得乾乾淨淨。

元帥府外,兩萬名士兵已經將這裡包圍得根鐵桶似地。眾位團長見到元帥府內的情景時,無不嚇得臉色蒼白,嘴裡直吸涼氣。 三千多人,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被殺得一乾二淨,對方到底是什麼來頭?不過可以肯定,那絕對不是人類。幸好元帥不在府中,不然肯定難逃今晚這一場劫難。

「放箭,快給我放箭,射死那個該死的傢伙!」五位天弓師團的團長趕緊下達命令。

嗖嗖嗖——

萬箭齊射,包裹著各種魂力光芒的箭矢如疾風暴雨,落入了元帥府中。

「吼!」

白髮劍者仰天怒吼一聲,身隨劍動,頓如陀螺一樣旋轉起來,帶起一股剛猛的劍刃風暴朝元帥府外絞殺而來。

萬支射向它近前的箭矢,在一個眨眼間就被絞得粉碎。

轟隆!

白髮劍者帶起的劍刃風暴衝破元帥府的大門,殺入人群。

那些士兵根本無力抵擋發白劍這那恐怖的力量,凡事靠近白髮劍者身前二百米範圍內的人,瞬間就被絞殺成一堆碎肉。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