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大人何出此言?」邊上的男人笑問道。

「郡王以為呢?」顧文君反問。

金琊亦哈哈笑了,說道:「不過是一個妾侍,死了就死了,這天下女子何其多,美人自然是不少。」

說到美人兒,金琊亦看顧文君一臉驚奇的說道:「那晏氏嫡女,便着實美,顧大人近日怎麼不去追求了?」

顧文君不語。

「正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晏臻這樣的美人兒,更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奇女子,美麗又聰慧過人,唉,可惜,可惜……」金琊亦搖頭說道。

可惜什麼,顧文君心裏清楚。

如斯美人,心有所屬。

顧文君躬身施禮。

「顧某對郡王,倒是好生羨慕。」他說道:「家有賢妻,恩愛和睦。」

金琊亦已經成家,雖然一貫痞子作態,但郡王府中只郡王妃一個女人,並無妾侍。

這才煙國,還是一段佳話呢。

金琊亦笑道:「無需羨慕,顧大人若是有心上人,也當做出努力,與人相愛,真心最重要,且努力,努力。」

金琊亦哈哈笑着走了。

顧文君躬身目送他走遠,回身看向天空。

努力?

大啟王帝下的聖旨,他能如何努力?

不過,若是就此放棄,到底不甘心。

何不……

二皇子府走水一事,經過京兆府查證,王美人確實是死於大火之前,不過確實被謀殺的。

殺她之人,竟是伺候的婢子,在王美人熟睡之時將人悶死,放火燒了屋子。

茶館酒樓都在談論此事。

一品居門外。

兩輛馬車在門口停下,立刻有人上前接待。

車門打開,從馬車上下來兩個戴着帷帽的女子,帷帽重重,只能瞧見模糊的臉孔。

「小二,要最好的雅間。」隨行騎馬的男子說道。

「好嘞,姑娘,公子,樓上請。」

幾人邁步進去,隨行的兩個婢子並著兩個侍從跟着,看其後還有護衛。

這是高門貴女公子,出行的排場就是大。

不過,開門做生意的,最喜歡的便是這些姑娘公子。

最大最好的雅間門打開,裏面佈置很是雅緻,邊上還放了香爐。

點了菜品之後,雅間的門拉上,少女摘下帷帽,露出面孔來。

「想不到剛來,便有這麼大的事情發生。」白衣少女說道。

「這麼容易查出真相,我看真相未必如此。」另一個少女說道。

邊上的男子嘴角含笑,長得一張方臉,眉梢上提,眉心濃密,遠遠一看似兩條眉毛連在一起。

「少主,要查嗎?」男子說道。

「查,反正暫時也是無聊,看看這大啟王室的事兒,正好打發時間。」白衣少女說道。

另一邊,四方工坊里。

晏臻看着面前的馬蹄鐵,幾十個馬蹄鐵就在眼前,黑乎乎的重鐵掌,看起來都差不多。

錦竹瞧不出來什麼,只站在一旁跟止戈眉目傳情。

「都這些了,東家覺得如何?」鐵匠說道。

晏臻並未立刻回答,一個個的都仔細查看,墨無言也看着她。

看到這些,他便明白了。

這是重鐵掌,比普通的馬蹄鐵不同,只看過便明白,這馬蹄鐵若是烙在馬掌上,便是普通的馬也能日行千里,輕鬆翻山越嶺。

他的小女人,真是個寶貝。

「這個。」晏臻看完了挑揀出來的馬蹄鐵,拿出三塊。

「讓所有的工匠,依照這個打造出二十副來。」晏臻說道。

工匠點頭,去辦了。

挑揀好,晏臻便坐在一旁喝茶。

工匠速度很快,有馬蹄鐵的模型,鐵漿倒入冷卻凝固。

便有馬掌師傅將馬蹄鐵拿起,抓起一隻馬掌,速度很快的將鐵烙了上去。 狼牙這些年碰到高手不計其數,如此難纏的角色,還是第一次碰到。

他的每一招每一式,柳無邪都能找到弱點,輕易破解,越打越驚,像是見了鬼一樣,手中狼牙棒橫掃出去,發齣劇烈的破空聲,捲起一層碎石,宛如音嘯。

「第一招,血獄蒼穹!」

短刀斬下,整個天地陷入刀氣海洋,形成一座巨大的血獄囚籠,狼牙的身體被困其中,找不到出路,濃郁的血腥之氣,瀰漫四野。

僅僅一刀,震驚了在場每個人,眼珠子都要蹦出來,驚掉了一地的下巴。

狼牙左衝右突,找不出出口,凌厲的刀氣,撕開他的防禦,身上多了許多傷口,鮮血淋漓,田祁紅臉色越來越難看。

「橫掃千軍!」

狼牙祭出最強一招,手臂上的肌肉一塊塊隆起,力量大增,應該是一種激發肉身的功法,可以短時間提升力量,弊端也很明顯。

兩人身體陡然拉近,柳無邪的右眼一點點變化,每一條法則變化,空氣的移動的軌跡,看的一清二楚。

從一開始,立於不敗之地。

「轟隆!」

短刀斬在狼牙棒上,撞出無盡的火光,沖向四周,形成的氣浪鋪天蓋地,那些實力較低的侍衛,被掀飛出去。

接著!

狼牙的身體倒退,雙腳努力控制身體,不讓自己倒下,足足退了幾十步,地面上留下幾十道腳印。

柳無邪的身體如同一枚枯葉,輕輕的落在遠處,腳不沾地,猶如蜻蜓點水,穩住身體,高下立判。

「這不可能!」

田祁紅髮出尖叫聲,交戰第一招,竟然是旗鼓相當,無法接受這個結局,認為狼牙故意放水了。

「狼牙,你可是拿了我們兩家一百萬金幣,敢偷偷放水,信不信我們兩家滅了你的狼牙傭兵團。」

萬逸雲站出來,代表萬家出戰,這次任務,絕對不能失敗,萬卓然正是他的孫子,上次被柳無邪打臉,這次主動請戰,搶奪徐家礦脈。

被兩人質疑,狼牙臉色陰沉的可怕,卻無法辯解,總不能告訴他們,眼前的少年,猶如凶獸,絕非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

「你們兩人再敢說一句話,我先滅了你們。」

狼牙露出森寒的獠牙,一路上受夠了他們兩人,他可是堂堂洗靈境,被先天境安排做事,太掉身份。

萬逸雲趕緊閉嘴,不敢再說話,狼牙一旦反水,對他們兩家絕對不利。

「我們可以閉嘴,你拿了金幣,是不是也該辦事了,趕緊殺了這個小子,時間緊迫,免得夜長夢多。」

田祁紅只有一個要求,誅殺柳無邪跟徐義山,速戰速決。

「狼牙,是不是後悔了?」

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冷笑,手中短刀再次撩起,這一次氣勢更盛,他說過三招之內,誅殺對手,已經過去一招。

「哼!」

發出一聲鼻哼,狼牙沒有回答,表情已經出賣了他,這趟買賣做好了從此一勞永逸,失敗則是萬劫不復。

手持狼牙棒,掃向柳無邪的雙腿,刁鑽至極,常年遊走生死邊緣,琢磨出來一套殺人棒法,每一棒施展出來,猶如石破天驚,發出轟隆隆的聲音。

「這還是我們的姑爺嗎?這也太強大了吧。」

侍衛的態度不斷改變,能從狼牙手裡走一招,在場沒有人能做到,徐義山上去,也是死路一條。

「這幾個月到底滄瀾城經歷了什麼,田家跟萬家欲要毀滅我們徐家。」

議論紛紛,揣摩滄瀾城最近幾個月發生的事情。

風沙走石,狼牙祭出最強一擊,整個人被一層淡金色的能量包裹,像是一尊野獸,發出低沉的吼叫聲。

「不好,這是狼化!」

胡執事發出一聲驚呼,狼牙從小跟群狼一起長大,擁有狼族一部分功能,覺醒血脈,狼化之後,力量大增,動用狼族一些手段。

狼化后的狼牙,才是最可怕的,鋒利的獠牙,從他口中冒出來,身體上布滿一層金色的絨毛,只有狼王,才能長出來金色毛皮。

柳無邪眉頭一皺,狼化后的狼牙,實力提升一倍左右,堪比洗靈境七重,憑靠鬼瞳術放慢速度,肯定無法取勝。

除非他能提升到先天五重境,太荒丹田凝聚的真氣是常人幾十倍,他的真氣純度,已經不弱於洗靈境。

不弱於,畢竟還是有差距,不能一概而論。

最簡單的比如,先天境的真氣好比是水,而洗靈境的真氣堪比裂石,兩者之間有可比性嗎,柳無邪靠的是渾厚真氣,沖刷裂石。

短刀揚天,一股無與倫比的氣勢,崩天而出,衣袍無風鼓動,真氣外溢,每個人忘記了呼吸,雙眼不敢眨一下,以免錯過了什麼。

「該結束了,氣勢如虹!」

第二刀,融合了血虹刀法七式,近乎無解的一刀,除非是洗髓境出手,以洗髓之力,強行破解這一招,除此之外,無人能解開,徐義林曾敗在這一招上。

身體詭異的消失在原地,毫無徵兆,狼牙的一擊全部落空,手中狼牙棒擊中地面,發齣劇烈轟鳴,地表猶如龜紋,朝四周不斷蔓延,中間區域出現一座一米多深的大坑。

速度催生到了極致,肉眼無法捕捉,眼花繚亂的步伐,讓狼牙暈頭轉向,逐漸失去了理智,狼化之後最大的弊端,他的意識跟著一起同化了。

鬼瞳術悄然施展,柳無邪不敢全部調動,以免魂力枯竭,接下來還有一場硬仗。

調動一絲絲足以,狼牙的身體,突然變成透明色,他的每一個細胞跳動,呈現的在柳無邪面前,鬼瞳術堪稱凌雲仙界第一瞳術,端是厲害無比。

短刀劃出一道詭異的弧線,誰也不知道柳無邪是如何做到,刀鋒貼著狼牙的手臂,帶起一篷血雨,手中狼牙棒飛出去,砸進不遠處屋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