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臻,你別怕,娘就是拼出這條命也會救你的。」

「姐姐,阿南會快快長大,保護你們的。」

洛臻靜靜盯着他們,莫名覺得心裏暖暖的。

下界還真是有很多新鮮的事物,哪像神界,一望無際的單調。

她不會嫁給財主的!

當她傳送到這裏的那一刻,原本的洛臻已經被藏起來了,現在由里到外都是她自己,只是受到天地規則的限制,不能使那種毀天滅地的大招罷了。

她並不想暴露自己,再被神界的那群妖孽們找到。

如此,只能私下解決了。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

「天乾物燥,小心火燭。」街角傳來打更人的聲音,洛家小院毗鄰的街道一點燈光也沒有。

四個大漢歪七扭八地倒在門前,早就困得不行了,有兩個已鼾聲大作,如雷鳴一般。

沒人注意,有人越過了低矮的圍牆,跑到了牆外,然後,小小的身影消失在月色之中。

不過一會兒,再露面的洛臻就變成了另外一副模樣。

鬚髮皆白,仙風道骨,一身白衣,飄飄欲仙,右手還拿着一把拂塵。

昨天她用法術把披風稍微煉製了一下,改成了一件白色的低階服飾,她為了趕時間拿來穿。

找了個鋪子喝了一碗豆腐腦當作早餐,再喝點豆漿潤喉嚨。

她順便照了照那碗豆漿,嗯,像神界的老王那廝,看起來就是個大神棍。

又等了一會兒,她注意到街邊傳來一陣響動。

是她的目標——劉大財主來了。

這位劉大財主正如洛南所說,是個大腹便便、形容猥瑣的老頭子。一雙色.欲熏心的眼,歪斜的嘴角掛着不堪的邪笑,一身富貴錦掐金絲的短裰也掩蓋不了他臃腫的身軀,反而把扣子都繃開了。

洛臻撇撇嘴,扭過頭,多看他一眼,她就得多洗一秒眼睛。

很快,劉大財主就走到了她所在的鋪子。他早上有個習慣,就是喝早茶。他身邊跟了兩個孔武有力的侍衛,這些侍衛雖然高大威猛,卻沒有靈力。

「給我來一份煎餅,五個夾肉餅。」劉財主大手一揮。兩個武侍在他身後坐下,守護着他。

洛臻站起來,行到劉財主面前,手中浮塵輕輕一拂,雙眼驀地瞪大,像是看到了什麼驚恐之物。 楊晨軒和柳依琴開車往回趕,從市裏到縣城開車要三個小時左右,到縣城差不多已經六點左右。

柳依琴坐在副駕駛,問道:「你很看好那個范佳亮啊?」

楊晨軒搖頭:「也不能說很看好,范佳亮確實是有一些能力的,不管是系統還是晶片,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必須要有一個足夠大,足夠精明的團隊才可以。」

「我一直說要做晶片,要做個人電腦系統,但到現在都沒有去做。」

「我一直想着,等我有足夠的錢了再去做,說起來,我這有些紙上談兵了。」

「跟范佳亮聊過以後,我覺得我現在就得準備去做。」

「現在的資金肯定是不夠的,但也不能再拖了。」

柳依琴知道楊晨軒賺錢就是想要做晶片,要不然的話也不會這麼努力去賺錢了。

「那你準備怎麼做?去辦學校?」柳依琴問道。

楊晨軒點頭:「辦!明天就去找官方的人商議,這個事情不能再拖了,沒有錢就省著點來嘛。」

「真等我賺到幾百億,估計也是幾年以後了。」

楊晨軒現在對國內市場很沒信心,國內不要說賺幾百億,十年賺一百億都是個大難題。

說到底還是老問題,國內沒有消費能力,現在基礎設施也跟不上。

國外市場想要賺錢也難,技術含量高的才能賺大錢,沒有技術含量的,全世界這麼多國家爭訂單,不可能會有很高潤的。

說句不好聽的,你就算種個地都種不過那些技術發達的國家,人家都是機械化。

縱觀後來製造業,沒技術含量還想賺百億身家的,根本沒有。

所以,現在不能再拖,有自然是好的,沒有錢,咬着牙也要上。

柳依琴說道:「回去做一個財務統計,看看有多少資金能調用,然後做一下規劃。」

「建學校也不是簡單的事,而且你要建研究所,你要找一批專家過來才行。」

「我查過一些資料,研究所對建築的要求也不低。」

「抗震、防抖、防潮、地面平整等等,都有很高的要求。」

這一點楊晨軒知道,他曾經就看過一個新聞。

當年上京修地鐵的時候,要經過清大,而且要在清大校門口建一個站台,按理來說,這是好事,利於交通嘛。

但清大立刻提出抗議,動用關係,直接讓已經規劃好的地鐵橫移了幾百米。

因為地鐵經過的時候,會有震動,清大校園有這麼大,地鐵距離研究室估計已經有幾百甚至上千米,但輕微的震動還是會傳導過去,影響實驗的精確。

上京大學也遇到同樣的問題,但他們沒有能力讓地鐵橫移幾百米,最後只是讓修建地鐵的時候,對地鐵隧道進行了防震處理。

上京大學那一段地鐵,有十幾米厚的防震牆,即便如此,還是對上京大學的實驗室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上京大學給很多儀器上了減震器。

即便如此,上京大學的教授們還是很不滿,說價值幾百萬的儀器,就因為地鐵,只能當幾十萬的儀器來用,因為震動讓儀器精確度不夠。

由此可見,建設實驗室,不是隨便弄一個房子就可以的。

楊晨軒說道:「這邊先走程序,我這些日子去一趟上京,看看能不能拜訪到一些專家教授。」

「行,那生意還要不要繼續投入?」柳依琴問道。

如果投資學校,生意上的投資,肯定就不能如此隨心所欲了。

「留十分之一出來做投資,找好一些的項目的。」楊晨軒說道:「我們現在的產業盈利能力,還是沒有辦法支撐我們辦學校,搞晶片研發的。」

柳依琴說道:「不管做什麼,盈利能力都沒有辦法支撐你的晶片研發。」

柳依琴一直管着七羽服飾,楊晨軒其他的生意,她也有了解。

目前國內沒有什麼高科技產業,大多都是製造業,即便製造業,也都是低端製造業,單純代工的凈利潤好一點的百分之十五左右。

這個凈利潤率是非常驚人的,後來蘋果的凈利潤率也只有22%左右,三星的20%左右,華為的8%左右;美的凈利潤率基本都在8%、9%左右徘徊。

當然,每個公司的凈利潤率都不是固定,有高有低,但總體能看出來,國內企業以後利潤率會越來越低。

現在一個製造業都能有百分之十五左右的利潤,在後來是不敢想的。

服裝行業,到了後來,凈利潤3%左右,一百萬的訂單,能賺三萬。

這也是為什麼後來很多老闆說生意不好做的原因,因為競爭,凈利潤一直在被壓低。

楊晨軒琢磨了一下,說道:「我們做品牌,電視、VCD、學習機,都可以做。」

「現在不是有個小霸王學習機嗎?他們能做,我們也能做。」

柳依琴說道:「那要技術的。」

「我們自己短時間研發不出來,去市面上買幾個回來研究,照着抄!」楊晨軒輕描淡寫的說道。

柳依琴頓感無語,笑着說道:「你不是一直在說要支持專利保護和知識產權嗎?」

楊晨軒無奈的說道:「這是沒有辦法的事,而且小霸王學習機也是抄別人的,應該是抄了倭國一個遊戲公司的。」

「趁着他們現在還沒有徹底發展起來,我們現在做還不晚。」

「我支持知識產權,那是因為尊重知識產權,有利於技術發展,要是出一個新技術,大家都去抄,那誰還去搞技術研發?」

小霸王是1993年上市的,這時候還是摸著石頭過河。

楊晨軒收購德勝的時候,沒有立刻去做小霸王,那是他有一些矯情,覺得那原本是人家的生意,自己去搶有一些不厚道了。

現在楊晨軒找不到大規模發展的生意,那也就不矯情了,能搶就搶了。

柳依琴說道:「這樣吧!我去鵬城,輔助張叔儘快把所以後公司集團化。你着手去辦學校的事。」

「我記得你說過,德勝本身就有生產電視機和VCD的能力,上手應該不難。」

楊晨軒點頭:「行!就這樣,不能拖了,再拖下去,不知道要拖到哪一年。」

。 「雨甜姐!」

見到來人,黎歌不禁下意識的喚出了對方的名字。

羊之聖獸,雨甜。

黎歌曾在龍之淚所製造的回憶之中見到過,並且收到了對方不少指點,黎歌能從龍之淚的回憶之中意識回歸,還得虧他遇到了羊之聖獸。

雨甜聽到黎歌的喊聲后,不禁愣了一下:「你,已經,知道,我的名字,了?」

「對味兒了。」

黎歌點着頭,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說道:「會用這個語調說話的人,除了雨甜姐你以外,應該也沒有人了。雨甜姐你應該不知道,我之前在龍之聖獸的龍之淚所製造的幻覺之中見到過你。」

「啊…那的確,是我,不知道的,事情。」

羊之聖獸單手撫面:「兔艾特,跟我們,提到過你。」

「誒~」

黎歌相當高興,既然羊之聖獸過來了,那這邊的事情也不用自己去處理了,殲滅龍應該是跑了,雖然不知道羊之聖獸為什麼沒有將其留下,但現在黎歌也懶得管那麼多了。

他要找羊之聖獸學的東西有很多,是一秒鐘都不想浪費。

犬之聖獸斑點能夠操縱異空間的時間流速,讓他在異空間中鍛煉學習足足四年時間,但他可做不到這一點。

在簡單的說了一遍自己來的目的之後,羊之聖獸點點頭,似乎認可了黎歌,但又眉頭緊鎖,說道:「雖然說,你的出現,避免了,殲滅龍,屠殺。但,你造成的,影響,太大了。」

「如果,我沒有,過來的話。白山城,至少,會消失,一半。」

雨甜對黎歌沒有顧及到人類撤退的速度而使用蒼星的行為感到有些不滿:「你,身上,有我的,氣息。你有我的,力量,但你用的,太粗糙。」

這就是我來的目的啊。

黎歌不禁在心裏回應了一句。不過此時的他只得訕訕的笑了笑,低着頭道歉:「抱歉,這是我的責任,麻煩雨甜姐了…」

「……也不說,完全是,你的責任…」

雨甜見黎歌沒有任何的狡辯和開脫的意思,倒是有了幾分好感,想要責備的情緒很快便煙消雲散。

「我們,應該,早點來,指導你。」

雨甜不禁嘆了口氣:「多的,不說了,殲滅龍,走了。我們,找個地方,再細聊。」

「好咧~但是姐,我能去跟羊之國的人打個招呼嗎?剛才我跟殲滅龍的對轟動靜太大,我要是突然消失的話,我怕他們會以為我死了。」

「可。我在這兒…」

羊之聖獸給黎歌點了一個方位后,便從黎歌的身邊消失不見了。

黎歌下意識的看了看四周。

他俯身,手輕輕拂過這些剛剛長出來的新草,這些稚嫩的新草葉剛長出來還不到五分鐘,葉片還呈現出嫩綠的顏色,看上去非常養眼。

黎歌又看了看四周。

按理來說,周圍的一切應該被蒼星與殲滅龍碰撞時產生的高溫能量跟摧毀了,但此時此刻卻宛如什麼事兒都沒發生過一樣。

如果不是方圓數里之內都沒有生命氣息,黎歌甚至會覺得自己剛才和殲滅龍的互毆是不是幻覺。

毫無疑問,這神奇的景象是羊之聖獸帶來的。

黎歌不禁嘖了嘖嘴:「十二龍種只能毀滅,而聖獸卻能帶來新生,這樣的差距,龍種是以何為標準對標聖獸啊?」

感嘆了一聲后,黎歌整理乾淨自己身上的白色長袍,直接朝着羊之國撤退的部隊飛去。

……

在看到羊之聖獸的身影消失不見后,謝陽、楊千與楊靖以及那些惦着腳尖四處張望的守護者們都心滿意足。

儘管沒有見到羊之聖獸戰鬥的場面,但能見到羊之聖獸出手恢復生態,光是走過的地方,便煥發新生的神跡之後,他們也相當激動。

人群之中不斷傳來無比興奮的歡呼,這種興奮感就像是自己的老婆告訴自己懷孕了一樣,孩子是自己的!

但在短暫的興奮過後,有不少受了傷的人有些難受了,雖然他們同樣興奮,但羊之聖獸的到來並不會治癒他們身上的傷,傷員身上的傷痛將眾人從興奮中拉回了現實。

部隊,繼續撤退。

楊千、楊靖以及謝陽三人留在了隊伍的最後方。

楊千捂著自己的心臟,胸口劇烈的起伏着:「我的天…我感覺我快死了。這真的是我一個活人能見到的嗎?」

「冷靜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