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上你的烏鴉嘴,老大他們那麼厲害,怎麼可能死在那個廢物的手上?」

另外一人急忙蹲下查看情況,結果很快他的臉色也是一片鐵青。

「真是老大他們!」

幾個人面面相覷,他們都知道了,這就是之前進來的同伴。

這些人立刻反應過來,因為他們沒有看到燕國的屍體,便是趕緊轉身往外沖。

「該死的,老大怎麼會被他給幹掉呢!」

「別說了,先趕回去要緊。」

「殺了瑤光村的人,給老大陪葬,那個混蛋,老子要將他給扒皮抽筋!」

他們一邊往外沖一邊怒罵著,一個個都恨不得撕了燕國了。

就在四個人剛要衝出洞口的時候,卻見洞口處有一個人靜然而立,似乎已經等待他們多時了。

他們定睛一看,一下子就認出來,這人正是明洞村的村長燕國。

「好你個老雜毛,我們找的就是你,你去死吧!」

「殺了他,給老大報仇!」

幾個人作勢朝著燕國衝過來,燕國卻是不慌不忙,手中很是突兀的出現了一朵潔白的花朵。

這四個人看到了那花朵,頓時就愣住了,一個個急忙停下了腳步。

「你們要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價,下去給你們老大作伴吧!」

燕國話音剛落,白色花朵脫手而出,奇怪的是這花朵還在半空中的時候就是燃燒了起來,緊接著那花瓣卻是在一瞬間變得像是鮮血一般的顏色。

一股刺鼻的味道飄散出來,瞬間地上出現了大量的蠱蟲,正是之前幹掉上一批的那些。

蠱蟲瘋狂的攻擊這四個人,而這四個人的修為還在那五個人之下,幾乎是一分鐘不到的時間,他們就被蠱蟲給幹掉了。

「哼,百蟲花用在你們身上,真的是浪費了。」

百蟲花很快就燃燒乾凈了,那股味道也消失的無影無蹤,那些蠱蟲也紛紛離開了,一切回歸了平靜。

燕國掃了一眼這四個人的屍體,冷冷的啐了一口:「呸,廢物一群,就你們還想打搖光蠱的主意,算是什麼東西,可笑!」

說話間,燕國的手上出現了一隻蠱蟲。

這蠱蟲的模樣很是奇怪,燕國沒有任何的猶豫,咔嚓一聲直接將這蠱蟲給捏死了。

蠱蟲那綠色的體液流淌開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腥臭味。 與此同時,明洞村卻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影后馬甲掉光沒 明洞村之中,一群人都看著那些邪苗,這些村民的眼神之中充滿了仇恨。

要知道這搖光蠱那就是他們的命根子,性命可以丟,但是搖光蠱要是出了問題,那他們有什麼顏面去面對列祖列宗了?

然而這個事情已經不是拚命就能夠解決的了,若是這些邪苗拼了命,那就可以幹掉這幾個人,那他們肯定早就已經動手了。

方才對方的手段他們連看都沒有看明白,這一時之間也是毫無辦法的。

明洞村這邊神隱的高手尚未回來,村子裡面能夠和他們抗衡的人,那除了大長老和村長以外,就沒有別人了。

村長燕國已經帶著人去拿搖光蠱了,這些村民心裏面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燕國之所以妥協,那有一多半的原因都是要保全他們。

這些邪苗平時還覺得自己修為很是厲害的,要是放在外面那都是牛逼哄哄的人物,可如今在這些人的手下,那簡直就是臉狗屎都不如了。

不,也不能這麼說,或許他們和狗屎也是差不多的了,就算是拼了命最多也是噁心對方一下。

在這樣懸殊的戰鬥力之下,他們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這些入侵者則是堵在村口,目光冰冷的監視著這些村民,一旦有誰輕舉妄動,那下場就是丟掉性命。

幾個邪苗有意無意的湊到了大長老橋盟的身邊。

其中一個年輕人低聲說道:「大長老,搖光蠱要是給了他們,咱們怎麼跟祖宗交代啊?」

「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帶走搖光蠱,大長老,您想想辦法吧。」另外一個邪苗則是苦苦哀求道。

橋盟嘆了口氣,十分無奈的說道:「我能有什麼辦法?真要是動手的話,就算咱們能撐一段時間,可村子裡面的那些婦孺就都是死路一條啊,我怎麼能夠用全村的性命來冒險呢?」

橋盟這話說的不假,他雖然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可還是能夠分得清孰輕孰重的。

村子裡面百十來號村民那都是普通人,剩下的這些邪苗也根本不是人家的對手。

橋盟很是苦逼的低下頭,一隻手卻是攥成了拳頭。

就在這個時候,橋盟手中微微一動。

在他的手心裏面有一隻蠱蟲,這是之前燕國和他扭打的時候,悄悄塞給他的。

這蠱蟲瞬間炸開,橋盟便是知曉了情況。

他掃了一眼不遠處的幾個邪苗高手,又給了村子裡面一些人眼神示意。

他們這些人那都是朝夕相處的,根本不用說話,只是一個動作就可以明白對方的意思了。

那些入侵者還沒有反應過來,明洞村的這些邪苗在一瞬間將蠱蟲全部釋放出去了。

「小心,幹掉他們!」

入侵者避開了一部分的蠱蟲,幾乎是在瞬間就將場面給控制住了,緊接著他們便是打算反擊,想要將整個村子都給滅了。

「大家拼了啊,不能後退啊,退一步你們的老婆孩子都得跟著陪葬!」橋盟見狀立刻高聲喊道。

明洞村的這些邪苗也都明白,一個個都是玩了命的可對方廝殺。

他們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大長老突然決定動手,可多少也聯想到了,一定是村長那邊有別的情況了。

眾人齊心協力,最終這明洞村是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村子裡面的邪苗死了一半,這才幹掉了這些入侵者。

橋盟看著這些入侵者的屍體,也是心驚肉跳。

他沒有想到,就這麼十幾個人的戰鬥力如此強悍,看來必須要召回村子里的強者了,不然他們的村子是保不住的。

橋盟讓人將屍體給放置在一起,然後他身上飛出一種蠱蟲。

這蠱蟲鑽進屍體之中。

「大長老,你這是什麼意思?村長他難道?」一個邪苗高手見狀很是疑惑的問道。

橋盟解釋道:「村長沒有對不起祖宗,這是我們的計謀,那些傢伙恐怕已經和村長打起來了,我們要趕快過去報仇!」

「對,報仇,他們殺了我們這麼多人,這是血海深仇!」

「對,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宰了他們!」

明洞村的眾人頓時咆哮起來。

剛才這一戰,他們有的人死了兄弟,有的人死了父親,有的人死了兒子,總之每個人都已經被觸動了底線。

別說這些人的背景如何,就算是再怎麼強悍,那也要承受這些失去親人的邪苗的復仇之火了。

橋盟的蠱蟲從屍體裡面鑽出來,他看著其餘人說道:「待會燕國會來,跟著來!」

明洞村這邊剩下的戰鬥力有三分之二跟著橋盟離開了,剩下的三分之一則是留下來保護村子。

那蠱蟲一直都朝著某個方向飛去,眾人也是急急忙忙的追趕。

半路上的時候,橋盟這些人剛好路過元村。

他們還沒到元村,元村的人就是發現了這個情況,眼見著橋盟等人渾身上下都是鮮血,一個個雙眼都發紅,就像是瘋了一般的追趕一隻蠱蟲。

雲深帶著人等候在元村村口,等橋盟帶著人過來的時候,雙方對峙起來。

雲深雖然年紀小,可卻絲毫不畏懼什麼,反倒是鎮定的質問道:「橋盟大長老,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沒空和你解釋,讓開!」橋盟很是狂躁的說道。

那蠱蟲一直往前飛,他們必須從這元村的村口過去,才能夠繼續追擊下去。

「橋盟,你不要帶過分了,帶著一群人殺氣騰騰的過來,你當我們元村是好欺負的嗎?」梅秀雲頓時怒道,她可是還記得當初在明洞村的遭遇。

橋盟三言兩語也沒有說清楚原因,不過雲深似乎想到了什麼,卻突然很痛快的讓他們過去了。

橋盟也沒有多想,急急忙忙的帶著人繼續追蠱蟲。

十分鐘以後,橋盟的這些人追到了奠戰場這邊。

如今已經是黃昏時分,夕陽西下,一抹殘陽照在那碑上,那上面的血色更加鮮艷了幾分。

「大長老,我們進還是不進?」

「進,此仇不報枉為人!我倒要看看,這些混蛋有什麼三頭六臂,殺進去!」橋盟也是被打出了真怒,咬著牙一聲令下。

他帶著人直接殺了進去。 「大長老,小心,此處非比尋常。」

橋盟帶著人殺進了這片林子,剛一進入林子,便是陰風陣陣,即便是黃昏時分,這林子裡面也是格外的黑暗。

橋盟沒有理會旁邊人的叮囑,因為他的修為不弱,基本上不出現什麼意外的話,那很少有人能夠一下子幹掉他的,更別說一些蠱蟲了。

他也大概知道這林子裡面的情況,想了一下,仍舊是不敢託大。

一行人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結果走出去不遠就發現了一處十分慘烈的戰場。

此地正是王陽他們之前被圍困的地方,如今地上都是蠱蟲和那些老鼠的屍體,還有一具人類的屍骨。

眾人急忙停下腳步,一些邪苗小心翼翼的看著周圍的情況。

太慘了,眼前的畫面只能夠用這個詞語來形容了。

地上的那些屍體還不算什麼,這不遠處還有幾個人的屍體,不過都已經只剩下了白骨,似乎是被什麼東西給吃光了血肉。

若不是空氣中還散發著血腥味,那泥土之中的血跡也新鮮的很,那很多人都會認為,這是多年前才留下來的場面了。

橋盟目光落在那具屍體上面,隨即似乎看到了什麼,有些驚訝的蹲下身子。

在這屍體的手指上,有一個扳指,這東西他見過。

「這人是蘇夢天!他居然死在了這裡!」橋盟的心中十分錯愕,不過這話他並沒有說出口。

一來是因為沒有這個必要,二來蘇夢天當年可是名動一時的人物,要是讓這些邪苗知道蘇夢天都死在了這裡,那難免會軍心大亂的。

橋盟親自動手,將蘇夢天的屍體給掩埋了,說是屍體,實際上也就剩下了骨頭,還有就是那扳指了。

不過這扳指他倒是沒有掩埋,這東西他要留下來,或許還有很大的用處。

蘇夢天死在這裡,本身已經讓橋盟夠吃驚了,如此死無全屍的模樣,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小心戒備,此地怕是危險的很!」橋盟回過神來急忙說道。

就在橋盟剛說完話的時候,周圍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老鼠,大長老,都是老鼠啊!」一個邪苗抬頭一看,頓時臉都黑了。

幾百隻老鼠朝著他們這邊衝過來。

橋盟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動手開始清理這些老鼠,這裡的每個人都知道這老鼠肯定很有問題。

這一次他們都是有所準備的,再加上這老鼠的數量也不多,眾人費了一番力氣,才將和老鼠給消滅乾淨了,索性的是並沒有人人員傷亡。

幹掉了老鼠之後,橋盟帶著人趕緊離開了現場。

因為他感覺到附近還有一些蠱蟲的氣息,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那些蠱蟲並沒有現身。

橋盟帶著人朝前走,引路的蠱蟲就在前面,只是當橋盟剛剛走出不遠以後,他和蠱蟲之間的聯繫瞬間變得很是微弱起來。

「快走!」橋盟心中意識到不好,便是急忙喊道。

眾人急三火四的趕了過去,最終是看到了一座山。

等到他們走到半山腰的時候,前方不遠處一片空地之上,卻是站著一個人。

這人看起來很年輕,細皮嫩肉的,而且膚色很白,白的都不像是活人了。

令人感覺到不舒服的則是這傢伙的眼睛,這人五官還算是俊俏,偏偏生了一雙狐狸眼,眼波流轉之間那都是透露出陰險狡詐的氣息。

書生攔在橋盟等人面前,手中捏著一個蠱蟲,很是裝逼的開口說道:「我等你們很久了。」

他手中的蠱蟲,那正是瓊愛夢的。

橋盟咬著牙怒視著書生,他知道,這傢伙就是罪魁禍首了。

軍婚的祕密 他剛要說受死吧,結果就在這個時候,書生突然吹了一聲口哨,哨音很是奇怪,悠長卻又帶著不同的顫音。

幾個邪苗全都聚攏在一起,一群野獸突然現身而出。

橋盟眼疾手快,一個照面幹掉了兩隻野獸,可他的那些手下就沒有這麼好的身手了。

這些邪苗在幾分鐘之內就死傷過半了,地上留下一具一具的屍體,空氣中的血腥味更加濃厚了一些。

橋盟回過神想要幹掉書生,結果他扭頭一看,哪裡還有書生的影子了。

在書生曾經站著的地方,那只有一張白紙被石頭壓著,橋盟幹掉了幾隻野獸衝過去。

那白紙上寫道:「再見,廢物。」

「王八蛋,老子一定要找到你!」橋盟的情況一下子就崩潰了,這種羞辱還在其次,讓他覺得崩潰的是,對方輕描淡寫的就弄死他們這麼多人,那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命啊。

不管橋盟再怎麼憤怒,這局面已經是無法改變的了。

周圍的猛獸接二連三的出現,橋盟和兩個高手聯手,這才將局面給穩定了一下,不過他們這邊的邪苗已經死傷的沒剩下幾個人了。

「大長老,撐不下去了,太多了。」

橋盟看著周圍的情況,最終只能帶著人潰敗逃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