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哥,你先回去吧,這幾日我在家憋壞了,現在我想在外面逛逛,透透氣。」柳菁菁眉梢一挑,眼底劃過一抹陰狠,臉上卻是露出笑容,大口吸納著空氣。

邱雲遠笑著答應下來,轉身向自己住所行去,想到剛才的事情,他心中兀自有些不確定,因而他找到楊業,向之問起當日發生的事情。

楊業的回答讓邱雲遠知道了真相,但他的臉色兀自有些不好看,他覺得蕭寒做得過分了,蕭寒就不應該摑柳菁菁,並且將之擊倒在地,那或多或少有失紳士風度。

「邱兄,這事你打算怎麼辦?」楊業試探性地問道,這邱雲遠如今的修為已然達到靈武境六階,如果他去找蕭寒的麻煩,蕭寒可不是對手。

除非蕭寒能夠將修為突破到靈武境四階。

邱雲遠想了想,認為這事錯在柳菁菁,況且他比較欣賞蕭寒,他也就並不打算向蕭寒動手,道:「只要他向菁菁道個歉,這事就算揭過。」

楊業鬆了口氣,馬上眉頭又皺起,蕭寒並沒有做錯,況且他也看得出來蕭寒的骨子裡傲氣並不比任何人少,要他向柳菁菁道歉,可能么?

與此同時,王盈盈的庭院里。

柳菁菁站在庭院中,手掌向前一指,冷喝道:「給我砸。」

後方十來道身影一怔,旋即想起柳菁菁實力強於王盈盈,她之愛侶邱雲遠又是靈武境六階,有得這兩尊大靠山,他們也就不再有顧忌,如狼似虎掠上前去,手中神兵利器轟擊而出,頃刻間就將王盈盈的住處毀掉了,譬如休憩用的綉榻,直接被人一腳踏成兩半。

「走。」

片刻過後,柳菁菁帶著眾人來到蕭寒的庭院中,長劍朝前一指:「給我狠狠地砸!」

「這不太好吧?」

十來道身影這次卻是沒有動,當中不知誰說了句,蕭寒這段時間立下赫赫戰績,讓得他們對之實在是忌憚得很,都是不敢毀之住處。

「你們怕他作甚?!」

柳菁菁嗤笑地回頭,道:「那姓蕭的一回來就會給我邱哥弄死,你們還怕他報復你們?」

十來道身影一聽也是,心下對於蕭寒的忌憚少了不少,他們對視一眼,一咬牙關,決定豁出去了,渾身玄力爆發,手中神兵利器揮動,去摧毀蕭寒的住處。

滿意地點點頭,柳菁菁恨蕭寒到了骨子裡,她看到庭院中的石桌沒有被摧毀,她縱身掠到近前,一劍將之斬為兩爿。

這場活動持續十分鐘方才停下,柳菁菁打量院落四下,已然沒有一處完好,比王盈盈住處還毀得徹底,這才笑容滿面地帶著眾人離開。

楊業與邱雲遠的住處都與蕭寒的院落有上百米距離,加上他們自身又在修鍊中,也就沒有聽到蕭寒住處的動靜。



「這就結束了?」

青雲城東城頭上,無數道目光投射下來,看到原來對峙的兩波人馬頃刻間內就分出勝負,龍戰子一方被殺得片甲不留,心中皆湧出不真實感。

畢竟龍戰子一方的整體實力可是要強於蕭寒一方的啊。

「是蕭寒的緣故!」

不過他們想想心中也就釋然,這場戰鬥最初的時候,雙方還是旗鼓相當,但隨著蕭寒擊殺龍戰子,戰局陡變,只是數自己之間,原本的平局就給完全打破,再之後,龍戰子四人便盡數滅亡。

「蕭寒又創造了個奇迹。」

想到這一切乃是蕭寒引致,眾人歡心鼓舞,那看向蕭寒的眸子里儘是尊崇,半個月前楚天涯等人進攻青雲城,當時楚天涯橫掃青雲城這邊的強者,強橫得不像話,如果不是蕭寒出手奇迹般地反殺了無敵的楚天涯,青雲城這時早已落入楚天涯之手,眼下蕭寒再次創造奇迹,僅僅百來息時間就戰勝較己方強大的敵人。

妖孽,大概就是形容他這種人吧。

薛曉霜,薛青雲臉上亦是掛著燦爛的笑容,前者眸子里透露著歡悅,後者則是棄塞著喜慰,好在蕭寒並沒有隕落,不然這等卓絕的金龜婿哪找去。

陣陣歡聲當中,城頭下方的戰場上,蕭寒等人聚集在一起,闡述下各自的戰果,臉上都是露出欣喜之色。

「咱們之前制定的戰術完全就沒用嘛。」王盈盈打量向蕭寒,調笑道。

蕭寒也是有些好笑,枉費先前他們制定了詳細的戰術,卻是完全沒有用到,而這自然是緣於龍戰子的狂妄,居然用手去撼神級層次的斷芒,純粹就是自尋死路。

臉上的笑容收斂,蕭寒沉聲道:「此戰傳回鐵玄門,鐵玄門必然震怒,多半會派更強的高手來對付我們,所以現在我們還是儘快趕回羅元宗吧。」

四人凝重點頭。

「走吧。」

蕭寒目光閃爍下,拳頭握起又自攤開來,一揮手,身形掠上不遠處的利馬,雙腿一夾馬肚,風馳電掣地沿著原路折返。

而在其後,四人疑惑地看向蕭寒,按說出於禮數,他們應該與薛曉霜等人打個招呼再走的,但看蕭寒已然去得遠了,也就只有作罷,飛身掠上利馬,一踏馬鐙,朝著蕭寒離開的方向速跟上。 「哼。」

城頭上,薛曉霜看蕭寒不打聲招呼就匆匆離開,狠狠跺了跺玉足,旋即想起剛才少年握拳松拳,不禁又是一怔,很快冰霜聰明的她面露出恍然。

現在少年與她越疏遠越好,不然若是給鐵玄門知道她與少年親密,可能會因龍戰子四人被殺,從而將怒火遷到她身上。

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少女霽然色喜,回想起剛才少年似乎很無奈的模樣,唇線不由得下撇,這根榆木…

駕馬趕往羅元宗,蕭寒四人馬不停蹄,倒不是忌憚鐵玄門會殺來,他們剛剛才殺掉龍戰子四人呢,鐵玄門不可能如此快知道…而是覺得沒必要將時間花費在趕路上。

蕭寒手提韁繩,一馬當先地趕在最前方,轉過許多拐角時,他發現利馬不需要他操控,便自行拐角,令得他也是一怔,這或許就是所謂的老馬識途吧。

知曉利馬識得回羅元宗的路徑,蕭寒覺得沒有再操控利馬的必要,完全可以任它自行趕路,他則可以借著回去的大半天中好好地修鍊一番。

蕭寒試著放開韁繩,待得利馬自行安穩地行駛一段距離,他這才完全地寬下心來,手掌覆蓋到馬背上,將利馬上覆蓋上一層玄力后,這才將紅魔雷筍取出,免得紅魔雷筍散發的狂暴氣息嚇得利馬發狂。

雙手握實紅魔雷筍,手心有著刺痛感傳來,吸力爆發出來,將紅魔雷筍中紅魔雷吸入掌心,煉化后導引到丹田,一點點地用之淬鍊雷霆種子。

洛姬兒與王家兄妹看到蕭寒的舉動,又看他身下駿馬自行賓士,紛紛依樣畫葫蘆,其中王家兄妹的利馬倒無出差錯,緊緊地跟在蕭寒身後。

唯獨洛姬兒身下的駿馬不行,畢竟這匹駿馬是第一次來青雲城,不可能有著老馬識途一說,一旦洛姬兒不去操控韁繩,就慢騰騰賓士,抑或是向著旁邊的草坪奔去,要吃那水靈蒿草,即便她抽打馬鞭,安穩的狀態也維持不了多久。

洛姬兒屢教不改,氣得貝齒緊咬,操控韁繩老老實實趕路,時不時地狠狠向著蕭寒瞪去一眼。

蕭寒一心用紅魔雷筍修鍊,並不知道自己躺著也中槍了。

一路趕行,下午就到了羅元宗外那片寬闊地。

一路顛簸,一路修鍊,除洛姬兒外的三人都有些疲憊,稍微舒緩了口氣,翻身下馬,他們對視一眼,眼中掠過一抹凌厲,然後抖擻精神,感知力散發開來,向著山門行去。

山門旁邊,一名守護看到四人安然無恙地歸來,眼中露出濃濃的訝色,不過他馬上恢復常色,顯露出精湛的細作功底。

待得蕭寒四人進入宗門,守護向其他三名守護撒句慌,得以脫身後,向著宗門外遠方的密林行去。

來到密林裡面,守護打量四下,發現並無其他人在,他抬起頭來,撮唇一聲唿哨。

撲棱聲響,一隻巴掌大的火紅飛鳥從天空落下,停在守護的右肩上面,血紅的眸子盯著他,口吐人言道:「什麼事?」

守護用言語將蕭寒四人平安歸來一事告訴它,然後吩咐道:「去吧,將這事告訴宗門。」

火紅飛鳥擬人化地點下長喙,翼翅一扇,向著高天騰飛而去。

咻!

一道散發著霸道氣息的金芒閃過天空,將飛鳥頭顱洞穿出一個血洞,飛鳥一滯,墜落在地。

看到飛鳥屍體落下,守護臉色劇變,知道事情已然敗露,就準備離開來著,卻是發現自己已然被蕭寒四人團團圍住,四人臉上帶著凜冽寒意。

「是你將我們離開宗門的消息告訴鐵玄門的吧?」

蕭寒眸子冰冷,之前他們才到青雲城不久,龍戰子四人就來了,並且派來相應的高手,明顯是他們離開羅元宗時為鐵玄門安插在羅元宗的細作發現了。

於是在回羅元宗的路上,他們商榷一番,決定回宗時留心一下,看能否將細作給找出來。

在他們細心觀察下,發現細作原來是個山門的守護,也就從宗門出來,悄悄跟來這片密林,聽聞守護讓飛鳥帶給鐵玄門的消息,這才確定守護便是細作。

守護手掌一翻,取出一把冷光瀅瀅的利刃,就向著自身咽喉爆刺去。

「倒是忠心。」冷笑一聲,蕭寒快如閃電地點出一指,金芒貫空,將利刃震落,王沖趁機又點了守護身上數道大穴,讓之根本不能行動與自爆。

被王沖拎著後頸,守護冷笑地道:「你們殺了我吧,我什麼也不會說的。」

「你不說我們也知是你乾的,再者你想死可沒那麼容易。」蕭寒上前將之震暈,取出個黑麻袋將之裝起,手掌拎著向山門走去,之前龍戰子說過鐵玄門在羅元宗安插了不少細作,眼下或許可以將他們一網打盡。

不過蕭寒可不會勞神費力去干這碼子事,向洛姬兒詢問下處置守護的方法,便將之送往管理宗門法度的執法堂,執法堂整酷刑無數,守護雖是抱了必死之人,屆時也未必不作交待。

走到山門的時候,蕭寒讓王家兄妹留下,將發現他們去追蹤守護的另三名山門守護控制住,不然若是他們與細作是同夥,就要逃之夭夭了。

在洛姬兒的帶領下,蕭寒來到執法堂,又將三名守護髮現他們擒下守護一事告訴執法人員,執法人員派人將那三名守護拘禁,找其他人守護山門。

此後,執法堂就蕭寒四人發現細作這一功勞,獎勵給他們一萬貢獻值,劃在洛姬兒的玉簡上。

蕭寒與洛姬兒離開執法堂,與王家兄妹匯合時,將一萬貢獻值分掉。

輕鬆便有兩千五百貢獻值入賬,四人喜形於色,一路行去,有說有笑。

「接下來到與鐵玄門切磋前的這段時間,你怎麼計劃?」洛姬兒偏過精緻的容顏,看著蕭寒的俊逸側臉,隨口問道。

「先去修鍊室將修為突破,之後到時再說。」蕭寒略一凝思,道。

洛姬兒點點精緻下巴,凝聲道:「鐵玄門外門有許多厲害的角色,所以屆時你可有不小的危險,要不要我在這段時間陪你修鍊?當然,你得支付我一定的好處。」

「這還是看在你與我老姐有些關係的份上,不然我才不會管你死活。」洛姬兒冰冷冷補充道。

蕭寒笑笑,知道這妮子是刀子嘴豆腐心,道:「不用了。」

「如果我說…免費的呢?」洛姬兒小嘴一撇,笑道。

「那倒還可以。」蕭寒燦然一笑,有個實力高強的對手磨礪戰鬥技巧,他自然不會傻到拒絕。

「想得美!」洛姬兒戲謔笑言。

蕭寒早知道她是在開玩笑,也就不放在心上,突地他眼中湧出興緻,問道:「如今鐵玄門外門的前三是誰?」

至於鐵玄門原本的外門第三的龍戰子,已然在青雲城的為他所殺。

「第三是原本的第四,是個名為柳怡的歹毒女人,所修鍊的媚功極其的厲害,一般的媚功,只有你睜眼看向發功者時才能受之魅惑,柳怡那女人的媚功卻是可以主動攻擊人,即便你自始至終不去看她一眼。」洛姬兒想了想,一臉鄙夷的道。

「倒是棘手得很。」蕭寒笑道,幸而的是他兩世為人,靈魂強大,柳怡的媚功恐怕於他無有多大效用。

「嗯,羅元宗不知有多少弟子給她的媚功勾去了魂魄,最終被她吸成了乾屍。」說到這裡,洛姬兒俏臉有些發紅,道:「第二名名為羽化仙。」

蕭寒豎耳聆聽。

「他的修為雖然與外門第二的龐龍相當,但他能夠佔得鐵玄門那種殘酷之地的外門第二,必是經歷了屍山血海,他的戰鬥技巧與意識,應該是要強於龐龍。」

「很有可能,第一呢?」

蕭寒有些好奇地問道,至於羅元宗第一的齊非凡,他在之前去青雲城的路上已然見過,都能夠將靈武境七階的魔頭重創,戰鬥力之可怕可想而知。

洛姬兒聲音微凝,緩緩說道:「第一名名為秦自在,是個很厲害很厲害的傢伙…據說前幾天他都衝擊過靈武境七階,雖然最終失敗了,但那等戰鬥力在靈武境六階中也是無敵般的存在,羅元宗的外門弟子中恐怕也唯有齊非凡能夠與之一戰,而且未必會勝,畢竟那傢伙是個狼孩…」

「狼孩?」

「嗯,傳言他小時候是被鐵玄門的一名長老從狼窩裡帶回來的,才有了這個綽號。他的性子極為凶暴,戰鬥起來完全就是瘋子般的存在,這可不是說他不懂得戰鬥技巧,實則他因為從小跟著狼群捕獵的緣故,磨礪得他戰鬥力技巧極高,而且沒有絲毫的花哨,招招都能夠要敵人的命。最為可怕的是,也不知是何種緣故,他幾乎不能感覺到身體上的痛苦,痛苦反而更能激起他的血性,是那種越戰越勇的存在。」

蕭寒眼中露出凝重之色,這秦自在似乎比齊非凡還要可怕啊。

當然這也只是他的感覺而已。

看蕭寒滿臉的凝重之色,洛姬兒白了他一眼,道:「這秦自在你就不用管了,即便你的修為突破到靈武境四階,也不可能是秦自在的敵手…沒見過他的人根本不知他有多可怕,也唯有齊非凡能與他一戰。」

「你這次的目標是將柳怡擊敗,如果再能將羽化仙擊敗,那就更好了。」 羅元宗內,蕭寒一路行向前方的同時,與洛姬兒海闊天空地閑聊著,不知不覺間內外門的分岔口已然在望。

時值傍晚,鉛雲彌天,似乎是要下雨了,無數羅元宗弟子趕回來,那岔口處來來往往之人絡繹不絕。

一名白裙少女從前方行來,從蕭寒四人身旁經過時,一陣傳音也隨之傳入四人耳里,讓得四人連停止談話,下意識凝神聆聽,那女聲清脆卻是帶著擔憂。

「蕭寒,邱雲遠已然回來了,並且他的修為達到了靈武境六階,之前你摑了他的女友柳菁菁,你小心些。」

女聲很快道完,蕭寒轉身看向白裙少女,只見她已然走得遠了,明顯是擔憂他的安危,卻又不想攪和進柳菁菁這件事里。

以傳音的方式向少女道聲謝謝,然後蕭寒回想少女所言,臉上古井無波,之前的事他並沒有做錯。

洛姬兒不太清楚少女所言,臉上露出疑惑之色,旁邊的王盈盈見狀將當日發生的事簡明扼要地與她說了。

「哼,邱雲遠也太沒品味了,居然與柳菁菁那種女人勾搭在一起。」明了事情來龍去脈,洛姬兒冷哼一聲,看她這番不悅的模樣,顯然是不怎麼喜歡柳菁菁。

蕭寒微微頷首,他曾經與邱雲遠交過手,對其印象還是很不錯的,但其卻有柳菁菁這般不善的愛侶,讓他有些犯嘀咕。

「不過邱雲遠也是磊落之人,想來他不會找蕭寒的麻煩。」王沖想想邱雲遠的為人,勸慰道。

「我還是與你們走一趟吧,免得過會若是他動粗,某個傢伙可要嗚呼哀哉了。」洛姬兒看著蕭寒,戲謔道:「這樣一來,某人又欠了我個人情。」

「我似乎沒有讓你去吧?」看洛姬兒又要打自己的歪主意,蕭寒澀然道。

洛姬兒腳步一頓,冷哼道:「不知好歹,那我就不幫你好了!我倒要看看,過會若是邱雲遠找你晦氣,你還能這般硬氣不能!」

蕭寒不置可否地一笑,悄然鬆了口氣,還好沒有欠下這吃人不吐骨頭的小魔女的人情,不然還不知對方要怎麼訛他呢。

蕭寒不理會停在那裡的洛姬兒,與王家兄妹一起走進外門弟子區域,徑自向著裡面行去,後方響起腳步聲,乜斜一看,某個受氣的小媳婦般的妮子瞪著圓鼓鼓的大眼睛跟了上來。

走到山腰的時候,蕭寒三人從一名王盈盈的追求者口中得知,王盈盈的住處為柳菁菁毀了,和之前的白裙少女一般,並沒有說出詳情,便自離開了。

蕭寒三人臉色陰沉下來,快步走上山徑,一起來到王沖的住處,並沒有被毀掉,看來柳菁菁並沒有針對王沖,畢竟王沖沒有與她發生矛盾。

他們來到王盈盈的院落,入眼處一片狼藉,猶如廢墟。

三人臉色愈發的陰沉,對視一眼,他們出得院落,從左邊的山徑繞上,來到蕭寒所在的院落,裡面毀得較王盈盈的庭院更徹底,門都被踢落了,上面印著深深的腳印。

雖然並沒有人告訴蕭寒這一切是誰幹的,但他用腳趾也想得出來是誰幹的好事。

「她必須得付出代價。」蕭寒臉色陰沉得很可怕。

「走吧,我與你們一起去。」本來是準備來看蕭寒的好戲,但看到蕭寒的住處完全被毀,洛姬兒嘀咕一聲,移步到蕭寒的身畔,柔聲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