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裡。」就在這時候,有人倒吸了一口涼氣,指向某處方向,人群目光紛紛轉過,看向那雕像的巨大面孔,他們的眼眸,漸漸的眯了起來,神色開始動蕩,對,熟悉的地方,就是在這裡。

隨即,很多人將目光看向了清夢心。

「他就是林楓。」清夢心開口說了聲,頓時人群的腦袋彷彿炸開了般,那人,是林楓。

剛才出言質問林楓的人更是心頭動蕩,他們,對林楓叱喝出聲,言林楓妻子話語猖狂,身為林楓的妻子,那美麗的女人當然有資格評論雕像,雕刻大師歐冶,在別人面前,又算什麼呢。

「傳聞曾經雪月國一日之間變成空國便和林楓有關,如今林楓,竟然重回雪月了。」

「是啊,林楓實力何等的強大,如今,也不知道他走到了哪一步。」

諸人在心中感嘆,隨即這消息很快朝著揚州城中蔓延而去,所有人都知道林楓,回到了揚州城中,而此時的林楓,正牽著唐幽幽的手,漫步在雪月國揚州城的土地之上,彷彿只是一位路人,欣賞著這片大地。

唐幽幽的臉上噙著一抹笑意,微笑著道:「果然和你創造的雪月國揚州城幾乎一樣,只是又被擴張了,而你創造的雪月依舊保留著當時創造的原貌。」

「自然,父母他們都在裡面,同樣的世界,他們才不至於想念家鄉,那裡,就是家鄉。」林楓微笑著開口道,如若是一不知情的人,走在兩片土地之上,他們絕對不會知道有什麼區別,如今林楓武皇世界雪月國的人,他們都是不知道自己已經到了另一片世界的。

「怎麼會想到來這裡?」唐幽幽依靠在林楓的手臂上,柔聲笑道。

「本就要打算和你回家一趟,順道來看看不是很好么。」林楓笑了下,兩人在揚州城中漫步、在酒樓中飲酒,度過了半天的時光,而此時,林楓回到揚州城的消息已經傳遍,很多人開始注意行走在路上的林楓以及唐幽幽了,然而此刻兩人已經步入城外方向,相互對視了一眼,微微一笑,隨即牽著手,兩人的腳步朝著虛空踏去。

「林楓,真的是林楓。」有人早就注意到了林楓二人,此刻看到兩人騰空,不由得驚呼出聲。

「林楓!」 漁色大宋 ,無影無蹤。

「好快,一步一虛空,這該有多強的實力。」有人朝著那方向追去,但是他們才追了幾步,就發現這根本是不可能之事,可惜,他們竟未能看到林楓一眼。

離開揚州城,走出了雪月帝國,隨即林楓他們便又走向了龍山帝國方向,看望唐幽幽的家人,如今唐依依和唐睿都已有不錯的實力,也都有了各自的人生。

這一日,林楓和唐幽幽躺在院落中的躺椅之上,相依偎在一起,看著天空的夕陽,在他們的身後,唐幽幽的父親看著兩人的身影,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看到女兒和林楓都安好,而且有著無法預估的可怕實力,他自然欣慰,而且,自己都做外公了,可惜沒有見到自己的外孫,聽幽幽說,外孫如今是一個皇朝的聖皇子呢,不知道幽幽口中的皇朝是什麼級別的勢力,肯定要比龍山帝國的帝王家要強大許多吧。

身為小世界的他,很難在心裡去想象到祁天聖都的皇朝有多麼的強大,就如同當年的林楓,也不會想到若干年後的他會走到這麼遠。

林楓和唐幽幽也並沒有和老父講太多的事情,只是隨意點了幾句,畢竟,知道多了,反而會打攪他們的平靜。

「姐,你和姐夫什麼時候走,多住一些天吧。」唐依依在另外一躺椅之上,對著唐幽幽問道。

「過幾天就要走了,以後有機會我會經常回來看你們。」唐幽幽微笑著說了聲,她知道如今林楓迫切的需要強大的實力,突破現在的境界,他們出來走動,也是為了歷練心境,放下所有,讓心無雜念,希望能踏入帝境。

「啊,那我也和你們一起走。」唐睿開口道。

「不行。」唐幽幽果斷的搖了搖頭,這傢伙如今都長大了,還小孩子氣。

「好吧,但姐夫要多陪我幾天。」唐睿聳著臉,有些鬱悶的道。


「好。」林楓微笑著點了點頭,這幾日的生活,倒也安詳、平靜,很快樂! 茫茫雪山之中,天地冰霜一片,兩道身影漫步在雪花之中,手牽著手,女子很美,此時她小跑到前方,那回眸間的笑容,彷彿要將冰雪都融化掉。

「前面的天池雪山,便是你曾經的修鍊門派了!」唐幽幽對著林楓問道。

林楓朝著那邊望去,微笑著點了點頭,在那一方向,虛空之中有一座天池,有不少人前來拜會,想要成為天池弟子。

「我們去裡面走走。」唐幽幽等著林楓上前來,又拉著林楓的手,遠處不少想要拜入天池的弟子在天池之下等待,看到兩人過來,不由得目光掃視,彷彿想要將兩人看透來,顯然將林楓和唐幽幽視作了競爭對手,不過這女人,倒是很漂亮。

然而就在此刻,林楓和唐幽幽身體漫步而起,徑直朝著天池當中走去,然而就在這時候,虛空的雪山之中,幾道身影飄蕩而來,道:「天池之地,不得踏入。」

林楓對著他們微笑了下,拉著唐幽幽的手,平和的笑道:「不要跟著。」

說罷,兩人突然間化作了兩道風,直接消失在了他們的面前,那些人眨了眨眼睛,回過頭,卻猛然間發現那兩人已經到了極遠的地方,心頭狠狠的震顫著,就這種鬼魅的速度,恐怕可以獨步天池了,峰主都絕對不如。

「怎麼辦?」

「他說了不要跟著,很可能是外來的前輩高人出來走動的,不要打攪到他們,順其自然,他們應該沒有惡意。」

幾位天池的弟子商量著,隨即紛紛點頭,沒有去打攪林楓。

林楓兩人身影沖入雪山之上的雲端,漫步而行,看著那一座座主峰,回想起昔日天池修鍊的情景,一時間滄海桑田,如今,不知道雪尊者幾位老師在外可好。

如今,天池雪乃是天璇峰的領袖人物,甚至,執掌整個天池,和她的丈夫兩人,乃是天池的絕代雙驕人物。

此刻,天池雪站在一座雪山之巔,似有所感覺,突兀間抬頭,目光穿透了落雪,朝著虛空望去,下一刻,她的美眸凝固在了那裡,只見虛空之上,竟有兩雙璀璨的眼眸正朝著下空望來。

林楓對著天池雪微笑著點了點頭,使得天池雪嘴角張開,想說什麼,卻又無言。

風拂過,兩人的身影直接消失在了她的視線之中,天池雪神色一僵,目光望向遠處,卻哪裡還有林楓的身影。

「她如今,到了什麼境界了。」天池雪心中無言,沒有去追尋林楓。

而林楓和唐幽幽兩人,走過天池雪山,走過一座座城池,看日出日落,觀落雪流水,無盡的荒海依舊在咆哮著,然而如今這荒海對林楓以及唐幽幽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阻礙,偶爾戰艦上的人看到在荒海中踏步的兩道身影,無不心中驚嘆。

八荒之地、北荒、西荒、南荒、中荒之地,四處留下林楓和唐幽幽的足跡,而自從林楓來到這片小世界,已經過去了五個月之久,這段時間以來,他彷彿放下了一切,只是這樣漫步目的的走著。


這一天,林楓和唐幽幽又從小世界來到青宵大陸的土地之上,走過黃沙之地,那一個個古老的部落依舊還在,而且每一部落之間都是極為的團結,此刻林楓便來到了一座部落之中,走在黃土古道之上,看著部落中的人忙碌著,溫馨之氣息撲面而來。

曾經,他和師尊禹皇,便流落到了這一部落當中,還好穆允照顧收留了他們。

林楓的腳步,不經意間朝著那熟悉的方向走去,沒有過多久,林楓便看到遠處方向,有著不少人聚集在一棵古樹之下。

熾熱的陽光從虛空中灑下,古樹為他們遮蔽著太陽光線,一位身穿白衣的美麗女子,正在忙碌著,還有人幫她打下手,配置草藥、熬藥,當然,普通的傷勢,這女子只需要打出一道光束,就能夠讓他們痊癒。

此刻,便有一肌肉線條紮實的青年手臂上的傷勢在穆允的治癒系光束之下癒合,不由得對著穆允咧嘴一笑,開口道:「穆允,要是我阿古塔能夠娶到你做妻子就好了。」

穆允對著青年微微一笑,沒有多說什麼,而旁邊的人卻起鬨了起來,道:「阿古塔,穆允可是方圓千里之地所有部落中最美的女人,心底善良,我們部落的女神,你憑什麼娶她啊。」

「阿古塔,你的實力似乎才尊主境都沒有到吧,允兒可是武皇境界的強者哦,你怎麼鎮得住女神。」

「要是哪天,我們部落出現了雄鷹,展翅高飛,一統所有的部落,他才有資格娶到我們的穆允。」一位老者神色肅穆的道。

「那我一定會成為部落的雄鷹。」阿古塔聞言笑道,穆允始終保持著柔和的笑容,聖潔如同仙女般,沒有多說什麼,這種情形她每天都會遇到,那些追求他的男子,都想要成為部落的雄鷹,然而,即便他們真的成為了雄鷹,自己就能接受么?

林楓站在遠處,看著那道柔美的身影,嘴角帶著一抹淡淡的笑容,她回到部落之後,竟然真的一直留在部落裡面,不變的是,她依舊是那麼美、那麼善良。

「林楓,你是不是也喜歡她?」唐幽幽看到林楓的目光,嘴唇微動,楚楚動人的看著林楓,這傢伙,眼睛盯著別人美女一動不動。

「我欠她很多,這善良的丫頭,曾經冒著性命危險收留了我和禹皇老師。」林楓喃喃道。

「我問的是你喜歡她嗎?」唐幽幽此刻如同小女孩般,柔情似水的目光看著林楓,這好色的傢伙,喜歡的女人可不少。

「可能有些吧。」林楓微笑道:「不過我此次來只是看看她還好嗎。」

說著,林楓揉了揉唐幽幽的腦袋,露出一抹溫柔之意。

「果然。」唐幽幽撇了撇嘴,不過卻是說道:「如果你真覺得喜歡,便帶上她吧,這女孩看著挺好的,這麼美,而且還如此善良,想必你這傢伙也禍害了別人的心的。」

「額……」林楓愣了下,隨即苦笑,對著唐幽幽道:「夢情、欣葉,她們的事情我都還未解決,以後也不知道會經歷多大的阻礙和挫折,在踏足武道巔峰之前,我不會在去禍害別人了,欠你們的,已經很多了。」

「這麼說,有朝一日你到了武道巔峰,就想要去禍害更多的人了。」唐幽幽撇了撇嘴,那雙靈動的眼眸看著林楓,這傢伙果然不安好心啊。

林楓暗暗抹了把汗,這丫頭什麼時候也這麼厲害了。

「信不信我先把你禍害了。」林楓的手臂緊緊的摟著唐幽幽,笑了下,只聽唐幽幽開口道:「你去看看她吧,我在部落外等你。」

「嗯?」林楓愣了下。

「要是她看到我,恐怕更要傷心了。」唐幽幽笑了下,隨即身體從林楓身上掙脫出來,朝著虛空踏步離去,只是回過身,對著林楓笑了下。

林楓笑著搖了搖頭,隨即朝著穆允的方向望去,抬起腳步,緩緩的朝著那一方向走了過去,林楓所在的方向是穆允的側面,穆允此刻正在專心為人治療,竟沒有注意林楓過來,畢竟每日來的人太多。

不過其他人有看到林楓的,此人有著書生般的俊秀之氣,和部落中的青年截然不同,應該不是部落中的人。

「幫我也看看吧。」林楓走到穆允身邊,低聲說道。

「人比較多,你先到後面排隊。」穆允低聲說了句,然而,她卻感覺那身影並沒有動,而且,這聲音,也似乎有些熟悉。

緩緩的抬起頭來,隨即她的目光看到了一張乾淨的面容,那面孔中的燦爛笑容,給人格外溫暖的感覺,穆允的心,隨之狠狠的顫了下。

「林楓。」穆允張了張小嘴,吃驚的說道,沒想到他還會來這裡。

「還好嗎。」林楓看著穆允,微笑著道。


「恩,每天都如此,平靜的日子,倒也過得快樂。」穆允微笑著回應道:「你呢,怎麼會來到這裡。」

「路過這裡,便想來看看你。」林楓微笑著說了聲,穆允臉上有著一抹淡淡的嬌羞之色,隨即看著人群,道:「要不大家明天再來好嗎?」

人群神色凝了下,都看著林楓,這傢伙到底是誰,穆允可是從來沒有耽誤過部落中的人療傷,這次竟然為了他而破例,而且,他是個男人,林楓甚至都感覺到有一道道冷芒降臨在自己的身上了。

「不必了,我來幫你一起吧。」林楓微笑著道,隨即一縷縷澎湃的生命法則力量將所有人都籠罩,人群只感覺渾身都充滿了無盡的蓬勃生機,有傷勢的人都瞬間癒合,使得許多人發出驚嘆,他們看林楓的目光也不同了,好強的法則力量,這青年是位厲害的武皇。

穆允看到這一幕笑了笑,隨即也和林楓一起,治療著有傷在身的部落之人! 林楓何等實力,普通的傷勢生命法則在體內流過,立即能夠痊癒,如若有暗傷,穆允在開藥調理,不多時,人群便都被治療完畢,不過他們離開之後依舊有很多人偷看這邊,心中有些嫉妒林楓,女神穆允,竟然對此人刮目相看。

英雄本色 ,女祭司穆允,部落中的女神,一直沒有心上人,難道,她早已經心有所屬了么,而她喜歡的人,便是那出現的俊逸青年人物。

林楓和穆允相互對視著,眼眸之中都帶著淺淺的笑意。

「林楓,距離上次你回到妖夜島又過了這麼久,如今你的修為怎麼樣了?」穆允淺笑了下,開口問了一聲。

「武皇巔峰境界。」林楓笑著道。

「好快。」穆允嘴唇微動了下,那純凈的美中竟添了幾分俏皮的神色:「你的戰鬥力本就一直高於境界,我都不知道你現在有多厲害了。」

林楓不置可否的笑了下,看著穆允,道:「此番出來走動歷練,便是想要放開一切,看能否有機會衝擊帝境。」

「恩,你一定可以的,我相信你。」穆允她的眼眸中露出信任的神采,她相信林楓,勝過相信最近,他本就創造了太多的奇迹,曾經被齊天堡擒拿的他,不正是在奇迹中一步步走來的么。

「允兒,你以後有什麼打算?」林楓笑著問道。

「我還能有什麼打算,就這麼留在這裡,安安靜靜的,不是很好嗎。」穆允微笑著說了聲,不過眼眸卻似乎有幾分閃爍之意,也不知道是否想到了什麼。

「一生如此么。」林楓盯著穆允,繼續問道。

「恩,我覺得挺好的,我喜歡這裡的環境,喜歡這裡的人。」穆允重重的點頭。

「你若是真喜歡便好,我希望你能夠一直快樂。」林楓目光看著前方,只見一位老大爺走了過來,看到林楓后愣了下,隨即笑著道:「小楓啊,你來看允兒這丫頭了啊。」

「秋大爺,我來看看允兒。」林楓微微點頭,這是穆允隔壁的鄰居,他以前在這裡住過一段時日,認識幾個鄰里之人,偶爾,林楓也會和他們坐坐。

「恩,來了就好,要不你就帶允兒這丫頭走吧,雖然部落需要她,但她一個人其實也挺苦的。」秋大爺笑著說道,使得林楓愣了愣,看了身旁的穆允一眼,卻見此刻穆允臉上閃過羞澀之意,嬌聲道:「秋爺爺,你說什麼呢。」

「你說我說什麼呢。」秋大爺瞪了穆允一眼:「你這丫頭我看著長大的,還不了解,每次說到小楓的時候,你眼中的笑容才是最純真燦爛的,你當我老秋真的是老了啊。」

「額……」林楓眼睛閃爍著,而穆允的面容卻徹底的羞紅了起來,低著頭,看了林楓一眼,見林楓看向她,立即又將目光移開來。

「允兒啊,秋爺爺雖然也不捨得你,但還是希望你能夠跟小楓他走的,這孩子不錯。」

「秋大爺,您別說了。」穆允跺了跺腳,遠處的人群看到女神如此的失態,不由得心中一片冰涼,果然,穆允真的喜歡這從天而降的青年。

「好了不說了不說了,不知道你們咋想的。」秋大爺搖頭,朝著另一方向走去。

林楓看著穆允,只見穆允微微抬頭,對著林楓道:「林楓,你別聽秋大爺他胡說,我在部落中挺好的。」

「我明白。」林楓點了點頭,嘆息一聲,只見他走到穆允的身邊,雙手放在穆允的腦袋上,微笑道:「若是有什麼事情的話,一定記得告訴我。」

「恩。」穆允點了點頭,不敢去看林楓的眼睛。

「我走了,以後我會找時間來看你的。」林楓端詳著那張乾淨美麗的面孔,只見穆允緩緩的抬起頭,眼眸深處,似有一抹傷感,才剛來,就要走了么,然而她依舊努力笑著點了點頭,道:「好,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林楓點了點頭,兩人對視了片刻,隨即林楓的手從穆允的腦袋上移開,轉過身,腳踏虛空而去,轉瞬間消失了蹤影,穆允看著那離去的身影,一時間百感交集,那淡淡的失落之意,無法掩飾。

林楓和唐幽幽匯合之後,便繼續前行,走過他曾經歷經過的路,九大仙宮天堡區域,如今已經完全掌控在了天台的手中,甚至青帝山,都不再那麼權威,和天台有關係的勢力太多了,焰金城的焰金塔,還有劍山、妖夜島,以及遠在聖城中州的天台本部,漸漸的,這片區域已經淪為了天台的天下,同時,這裡的天台,也不斷朝著戰王學院去輸送優秀的天才人物。


林楓並未在九大仙宮天堡區域的天台停留,走了一遭便離開了,隨即前往了妖夜島、焰金城,還到了劍山之中走走,妖夜島中,狐月姐以及神羽武皇都已經歸來,而劍山之中,林楓和無天劍皇切磋劍道,倒是將無天劍皇給震驚了一把。

走過萬千城池、世界,林楓的腳步不停,轉眼間,一年的時光已經逝去,距離九霄會晤,已經有兩年多的時間了,這一日,一座茫茫大海之中,天穹之上有滾滾天魔劫降臨,不斷轟擊在林楓的身上,魔威翻滾,震顫天地,彷彿在天穹之上匯聚魔龍般,不停的轟砸而下。

九劫之後,林楓肉身神魂淬鍊更加厲害,然而,林楓卻絲毫沒有喜悅之意,只見他抬頭看天,目光中露出一抹迷惑和思索的神色。

曾經,尊武巔峰之時,法則本該天降,然而,禁忌的體質卻阻止了法則天降,讓他無法破入武皇境界,即便後來他掌控了法則,都已經是尊武巔峰境界,如今,他又要重蹈覆轍,無法破入帝境么。

萬劫不滅天魔功法乃是極為可怕的古經,足以讓修鍊之人修鍊到聖帝之境了,他才區區武皇,如今擁有完整功法的他應該能夠破開束縛,踏入帝境才對,然而,他沒有,肉身強大、神魂變得更強盛穩固,卻唯獨境界不動。

超神學院之靈寵時代 ,林楓不解,禁忌之體到底是什麼,昔日不能破皇,如今,不能破入帝境么?

那麼,他修鍊的路,到底在何方?

…………

林楓歷練兩年多時光,昔日九霄會晤的震撼漸漸的被淡忘掉,曾經那一個個耀眼的名字,都在時光的長河中漸漸的很少被提及,唯獨楚春秋,他的名字始終鼎盛,雖然他並未奪取昔日九霄會晤第一席位,只是位居第三,然而,九霄天庭中有傳言,楚春秋,乃是讓命運輪盤轉動之人。

九霄天庭的人居於整個世界至高點,他們知道的事情自然多一些,他們明白,讓命運神殿的命運輪盤轉動,意味著什麼存在。

而楚春秋他被送去了太妖界的恆河時光,這也被神殿確認,而且在剛送去之後,楚春秋破皇入帝境的消失便傳出來,而在一年後,楚春秋就和帝境的妖龍大戰,兩年多后的今天,又有消息傳出,楚春秋,從恆河時光中走出來,戰勝了一位龍族的天才妖帝人物,實力進步之快,令人咋舌。

楚春秋的表現,以及命運神殿和太妖界對他的培養,無疑都證實了傳聞,很可能楚春秋就是那讓命運神殿輪盤轉動之人。

除了楚春秋外,其他人也都有自己的路,九霄第二席位之人空冥,據說也是可怕的天才人物,然而九霄會晤之後,他便消失了,從來沒有再出現過,而排名第四的周榮滿,這傢伙倒是囂張的很,到處在九霄天庭鬧出動靜來,恐怕如今除了楚春秋外,名氣最大的就是周榮滿了,因為每次打架前他都要告訴別人我叫周榮滿。

華清風,也有了一番作為,唯獨九霄第一席位的林楓,卻反而變得最為平庸了起來,時常有人能夠在九霄天庭中看到他,然而傳聞,他的修為一直停留在武皇巔峰境界,幾乎沒有什麼變化,彷彿和九霄會晤的表現有些不符般。

至於那些百強席位之人,他們都擁有踏入九霄天庭的資格,如今正前往這片最主要的世界,四處歷練,變強,各有各自的修鍊之路。

當然,這些,都是昔日武皇這一境界的人。

但是這一切,都和林楓本尊彷彿沒有了關係般,唐幽幽陪伴著他走遍青宵大陸,隨即又準備前往九霄的其它大陸去走動一番,對於九霄天庭的一些事情,他的身外化身在,他自然也是知道的,一切的變化,他都看在眼中,然而卻依舊讓自己保持著心無雜念的狀態。

即便他沒有辦法突破到帝境,但依舊不驕不躁,在歷練中摸索前行的路,終會有守得雲開見月明之日,曾經武皇境是如此,他堅信,這次也不會例外! 歲月如白駒過隙,匆匆走過,林楓在山河歲月中成長,走過了無數城池大地,跨越了大陸,甚至,忘卻了時光。

此刻,在紫宵大陸的一座妖獸森林當中,只見林楓的身前有著一尊恐怖的妖獸,四蹄如牛、頭如虎豹,利爪如鷹,一雙凶戾的眼眸,令人會感覺到心驚膽顫。

「放肆的人類武修。」在這妖獸嘴中,吐出一道兇狠無比的聲音,他身上的滾滾氣息,使得整片森林大地都在動搖著,方圓幾百里之地的妖獸,全部都在瘋狂的逃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