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先前聽到說這場瘟疫,並非天災,而是人禍,我們…我們想看有什麼能夠幫忙的,」聽到對方這樣熱心的意圖,沙辰先是想起沙荒老人的話,但也不忍心打擊他們的熱情,就準備隱瞞只能等待的事情,

下一刻,

影後嬌妻:顧少,請留步 ,對方感應不到的內斂氣息,說明只有如下的兩種可能:一是並非武者,二是絕對強者,

想起先前他們追上來的速度,沙辰這時可以確定後者無疑,確定下來后心中也難免震驚:『對方…看起來比自己小几歲,也已經達到武侯階了,,』

後方紫雲能夠感應到的氣息,更讓沙辰覺得這兩人不簡單:『對方那人看起來更小,也已經武將巔峰實力,,』

『說不定…他們真能有所幫助,』幾息過後,沙辰腦中浮現這樣的念頭,下意識的就選擇如實告知,,如今的情況不容樂觀,急需成功調配出解藥,

藍星與紫雲沒想過竟會是如此境地,萬一沒能成功調配出解藥那豈不是,

身處沙漠,水源本就珍貴,如今有水卻不能喝,不免讓人想起那段經歷:『自己與紫雲,作為武者都沒能撐過幾天,就更不用說這麼多普通人,而且他們還身負瘟疫之毒,』

「天星,現在…怎麼辦,我們不是醫師,幫不了什麼啊,」紫雲說的是事實,藍星卻不想就這樣放棄,也就準備先徹底了解下情況,

「沙辰大哥,能跟我們說下這件事的具體經過嗎,」 時間回溯,場景變換:西漠,西南向,綠洲小鎮,

收到鎮長的請求幫助后,經過好幾天的長途跋涉,沙辰帶領族員終於趕到綠洲小鎮,而這時正值瘟疫爆發的危急時刻,許多鎮民都雇傭著武者帶領遷移,

面對死寂開始侵襲這個城鎮,人心也是逐漸變得惶恐起來……

見此情形,沙荒老人立即開始著手醫治,儘管不出半天就已確定源頭,但卻不能確定什麼傳染途徑,也就沒辦法來採取預防措施,最後只能先將患者聚集起來,於是就有庭院內外的那畫面,


這次的瘟疫帶有各種怪異癥狀,是行醫幾十年來都從未見過的,一時之間都不知該從何處入手,不過好在最後還是發現了端倪,不由得猜測可能不是自然引發,

面對這樣的可能性,沙辰本想調查一下,沒想到竟然真有人故意在水中投毒,這不僅污染到鎮上最後的乾淨水源,而且更可恨的是自己還沒能攔下他,

雖說明晚之前應該能夠研究出解藥,但不容樂觀的情況仍是讓沙辰鬱悶;如今聽到兩位天賦異稟的青年想要幫忙,無事可做下也就告知了這件事情的經過,

滴…與此同時,視角變換,

藍星了解到大概的情況后,雖然經過不是非常的具體,但還是在心中浮現出疑問:『究竟什麼樣的人…才會對平民下手,』

『應該不會無緣無故就下毒的吧,』這樣的猜想出現后,藍星覺得應該做點什麼,乾等著實在是難以忍受,

「沙辰大哥,前段時間…這個鎮上有沒有發生奇怪的事情,」聽到突然的詢問,沙辰也感到奇怪:「我剛來鎮上幾天,並沒有非常了解,為什麼這麼問呢,」

沙辰與藍星他們的交談,並不是看重他們的天賦,而是那顆想要幫忙的心,隱隱覺得他們很不簡單,接下來的話也驗證猜想,

「其實也沒什麼,」藍星這時開始說出想法,還有一些剛想出的推斷:「就是我覺得這次的投毒,可能是含有報復的意味,因為…武者平常都是高高在上,幾乎很少跟平民打交道,而這次鎮上的投毒事件,可能是有什麼原因導致,」

「你是說…,」沙辰很快就反應了過來,眼神中多了一絲驚嘆,先前剛發現是人為投毒,也還沒往這方面去思考:「恩,很有可能,不過,我也不清楚鎮上的情況,那我現在去詢問下鎮長,」

「沙辰大哥,我跟你一起去,」紫雲這時顯得異常積極,先前發現沙辰很好說話后,由於身高差帶來的距離感也已消失,

藍星看到這樣的情形,有些不知能說什麼好,先前沙辰自我介紹時,紫雲聽得是雙眼放光,肯定又在尋思著什麼,

看到紫雲這麼的熱情,沙辰並不覺得有不妥,但如今的情況卻有些:「那個…鎮長也染病了,可能…不太方便見客,要不…,」

「那…那我還是不去了,免得打…打擾到他了,」紫雲顯然仍對病發模樣后怕不已,也就立即推掉了自己先前的提議,

「恩,那我先去了,」直到沙辰離開后,紫雲才鬆了口氣,生怕會被拉著去,不過好在是沒有,

「紫雲,你怎麼…,」藍星本想詢問下意圖,豈料卻被紫雲誤會了:「我…我才沒怕呢,我只是…我…對了,我是想跟你說件事,」

紫雲的不打自招,讓藍星臉上露出笑意,不過也是瞬間就消失:「恩,什麼事,」

「沒想到啊,沙辰大哥竟是土之族子弟,而且還是厲害的族長之子,」紫雲先是感嘆了一句,看到藍星仍是不明白,不由得猜想他都關注什麼去了,

「還不明白嗎,」紫雲此刻神秘一笑,儼然是刻意賣關子,但卻沒有什麼效果,興趣也就瞬間瞭然:「先前我們途徑幾個綠洲時,已打聽到土之族是西漠西南向最強大的勢力,」

紫雲這時說出先前一直在尋思的事情:「如果我們能跟沙辰大哥搞好關係,那麼藉助他們的族群來宣傳一下,那豈不是方便省時很多,而且還不用特意去挑戰,」

「天星,你想一下,」紫雲此刻貌似已經想象出最佳結果:「如果土之族傳出『星雲組合』在他們那裡做客,相信不出一個月,不對…不出半個月,說不定影魂他們就會聽到消息找來,」

紫雲的提議讓藍星很是心動,剛才確實沒往這方面去想;雖然覺得這像是在利用他人,但真的是太想找到小月了:「恩,我明白了,等這件事情結束后,我們就跟沙辰大哥說下,」

「等、等下,」提議得到了贊同,紫雲也是很高興,不過他卻不放心:「天星,那個…這事還是交給我吧,與人打交道的事情,我應該還挺擅長的,」

「恩,」得到藍星的回應后,紫雲再次鬆了口氣,因為真的無法想象他會怎麼去說,所以這事還是自己去辦比較靠譜,

「天星,」紫雲這時也關注起投毒事件,想起曾經的經歷也就詢問道:「這次的人為下毒…真的會是有人在報復嗎,」

「我也不知道,」面對沒得到證實的猜想,藍星也是沒法能夠確定:「只是覺得有這種可能吧,」

「恩,我也想到種另外的可能,」在藍星關注的目光下,紫雲卻是先反問一句:「天星,還記得我們在『萬山嶺』跟『斷裂谷』遇到的那個老傢伙嗎,」

在看到藍星點頭后,紫雲偷偷的湊過去,然後很小聲的說道:「有些人啊,就是心理變態,說不定投毒就是純粹找樂子,」

紫雲本來想著逗樂下藍星,沒想到他卻一本正經的答道:「恩,也有這個可能,」

看到藍星在認真思考的模樣,紫雲覺得與他開玩笑純粹自找沒趣:『唉,還是先等沙辰大哥回來吧,得想想要怎樣來拉近關係,』

滴…時間推進,場景不變:西漠,西南向,綠洲小鎮,


沙辰打算去詢問下情況,但鎮長的病情已經惡化,全身多處囊腫且在化膿,交談也沒持續太長時間,最後只得到這樣的消息,,雖然這個綠洲比較大,但西漠的武者本來就少,前段時間鎮上也沒有發生奇怪的事情,

本以為這會是突破口,沒想到卻是一無所獲,心情依舊是低落鬱悶……

遠遠的看到沙辰歸來,紫雲立即熱情的迎上:「沙辰大哥,怎麼樣,有打聽到些什麼嗎,」

「沒有,」如今的情況讓人無奈,只能默默的搖頭回應:「鎮長的情況不太好,太久以前的事也記不清,據說…近段時間沒有奇怪的事情發生,」

「沒關係,」察覺到沙辰的失落,紫雲也很快提議道:「沙辰大哥,要不…我們詢問下其他鎮民吧,也許有些事情鎮長沒聽說呢,」

「恩,」沙辰聞言很快打起精神,畢竟現在什麼都沒有做,真的很難在宅院里待住,

下一刻,後方突然傳來一句叫停聲:「等下,」

藍星出聲叫住那正要動身的兩人,對於沒打聽到情況倒不覺得意外,如果真能縮小範圍、確定目標,那才真叫人意外,

紫雲有些不解的看向藍星,記得先前有說過交給自己,難道才這麼一會就給忘記:「天星,你也想去,」

「沒…不是,我…,」藍星雖然不太確定,但仍是想說出猜想:「我覺得…如果對方是有準備的,那麼…很可能是打聽不到什麼,」

面對兩人疑惑的目光,藍星深吸后開始說道:「沙辰大哥,你們是三天前到這裡的,消息傳遞大概也需三天,疫情達到全面爆發程度,很可能也需要三天時間,」

「所以…最初的投毒,大概會是十天前的事情,」藍星最後得出這樣的結論,接著也很快發出一個疑問:「那麼…在這十天內,投毒之人會在做些什麼,」

「十天前,」沙辰回想起最初傳來的消息,發覺這個推論是相差無幾的,而且這時思緒也被調動起來:「投毒者…做些什麼,」

「如果說…這是自然引發的,那麼斷然不會在今天看到投毒之人,」藍星這時看向沙辰,然後說出下個推論:「也就是說…投毒之人他如今還在這裡,那十天內…他很可能都在關注著情況,」

「還在這裡,,」這話點醒了沙辰,他也就立即動身,準備召集起族員,

「沙辰大哥,等下,」藍星再次出聲叫住:「他是有可能還在這裡,但是今天他被發現了,所以也有可能離開了,」

對於上述兩種可能,藍星覺得後者較大,畢竟最後的水源都已成功投毒,但心裡仍希望他還在關注情況:「沙辰大哥,即使他還在這裡,我們也不能讓他察覺到…其實我們已察覺到他了,」

「這個…,」沙辰想了一會,覺得藍星說得在理,畢竟對方實力不弱,可心情仍按捺不住:「天星,那…你有什麼好辦法,」

藍星聞言將目光投向紫雲,紫雲瞬間就感到後背一涼,心裡也是忍不住的在祈禱:『天星,你不要這樣看著我啊,沙辰大哥是中等武侯,都沒能成功留住對方,那他至少是高等武侯,』

『我…我才武將巔峰實力,你…你可別讓我去上啊,』紫雲心中這樣僥倖的希冀,不出半刻就被無情的摧毀,

『天星,我…我要被你玩死了,』 西漠,西南向,綠洲小鎮,

自瘟疫爆發以來,人心就惶恐不安,大家不是遷移這裡,就是終日閉門不出,這樣的情形終於是在今天得到改善:

「是真的嗎,聽說荒大師已經研究出解藥了,」、「是真的啊,大家再也不用遭受瘟疫之毒了,」

「謝天謝地,不過聽說還要調配最後的分量,」、「那也沒事,荒大師只是不想用錯劑量那些,」

聽到庭院內外眾多患者的期待之聲,沙荒老人無奈的同時只能收斂心神,準備集中全部的注意力來研發解藥,畢竟距離夜晚到來只有半天時間了,

『提前散發已有解藥的消息,這無疑是非常冒失的舉動,』現在的情況,多少仍是讓沙荒老人擔心:『若是最後沒能成功研發,老夫名聲受損倒沒什麼,可就怕拖累到族群聲望,』

『小辰,我不知你為何那麼相信他們,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身份保證,』心中有著顧慮,但是沙荒老人卻說不出口:『唉,小辰,你也長大了,不管這件事如何,我們都希望你能儘快成長,因為族群的現狀並不樂觀,族長一人承擔太多壓力了,』

『希望這個消息,真能引來那投毒之人吧,』伴隨著甩掉最後多餘的思緒,沙荒老人再次潛心研究起來,

滴…與此同時,視角變換,

有位衣著破爛的青年遊走在庭院內外的患者中,如果不是反覆確認到這瘟疫不會通過接觸傳染,那麼他是死活也不會同意混進患者中來隱藏的,

周圍不同程度的病發模樣,紫雲真的不太想特意去看,但不看又不能確定真實性:『天星,虧你想得出這個餿主意,我看大家都很…正常啊,投毒者恐怕根本不會來,』

『咦,那大叔怎麼不露臉,,』紫雲終於發覺到有異樣,也就準備過去找話搭訕:「咳…,大叔,有…有沒有水,我…我好渴啊,」

隨著目標抬起頭來,一股惡臭撲鼻而來;紫雲當即退了兩步,無比後悔前來搭話:「大叔,我…我那個…尿急,先去解決下,」

再次呼吸到新鮮空氣,心裡卻有些過意不去,好似不該就這樣走開:『天星,你是對的,無論如何也要找出那個投毒者,』

心中的想法明確后,紫雲倒也不再躲著,在接下來的時間裡,他幾乎接觸了這裡所有的患者……

『沒有啊,沒有什麼奇怪的人,』一番毫無收穫的找尋過後,紫雲不由得有些沮喪起來,很想去找藍星他們商量下,但也清楚不能表露出異樣,

『天星的推斷很合理,消息經過半天宣傳,如果投毒者還在城內,那麼肯定會有所得知,不找來還真說不過去,』浮現這樣的想法后,紫雲再次鼓足幹勁,繼續觀察起患者們,

滴…時間回溯,場景不變:西漠,西南向,綠洲小鎮,

「天星,那…你有什麼好辦法,」藍星聽到詢問后看向紫雲,接著無視不安的眼神問道:「紫雲,你的潛行對上高等武侯,怎麼樣,」

「啊,,」反應過來的紫雲感到很奇怪,但也是說出如今自身的情況:「沒試過,我也不知道,」


「那待會跟沙辰大哥試試,」藍星突然的提議,讓紫雲更不明白:「等下,天星,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想…如果我們放出有解藥的消息,投毒者得知後會有什麼反應,那意味著他的所為全都白費,想必到時是會前來一探究竟,」藍星說完大概想法后,也還不忘這樣補充道:「當然…這是基於投毒者還在城內的情況,另外也不能保證一定能把他引來,」

聽完藍星的解釋,紫雲終於明白怎麼回事,內心當即變得激動起來:「等下,天星,你…你該不會想讓我去面對高等武侯吧,」

「不、不是,」藍星很快否定那說法,同時說出真正的意圖:「如果沙辰大哥感覺沒錯的話,對方很可能是高等武侯實力,與最厲害的沙爺爺同等實力,這邊很可能沒人能夠留住他,」

「所以,就算真的把他引來了,我們也不能輕舉妄動,如果到時能確定他的駐留地,就可以利用人數優勢強行把他留下,」藍星說得很簡單,紫雲卻聽得心驚,終於明白先前為何會詢問潛行,就算自己擅長也不能這樣搞吧,

『天星,這樣…不太好吧,』說真的,紫雲很想拒絕,但也不想示弱,仍在糾結之時,突然想起深陷沙漠的經歷:『好吧,天星,我相信你,』

「如果真把他引來了,你們到時…可得掩護好我啊,說起正面對戰,我絕對撐不了幾招的,」紫雲的答應,讓藍星鬆口氣,同時也讓沙辰疑惑,不太明白他們在說些什麼,

接下來,在藍星的組織下,紫雲便嘗試能否在中等武侯下掩藏氣息,如果這都不行那就沒必要再繼續下去了,

一開始,沙辰仍有些疑惑,直到紫雲的氣息在他面前完全消失隱匿,他才終於明白藍星的計劃到底會是怎樣,

「這樣…說不定真的能行,」紫雲超強的隱匿能力,讓沙辰瞬間興奮起來,不再是只能幹等著了:「那我…去跟荒爺爺說下,」

待沙辰離開后,藍星看向紫雲,略帶歉意說道:「紫雲,雖然可能性很低,但真把他引來了,到時千萬不要勉強,我不會離你太遠的,我…我以前在天獸森林裡練過隱匿,雖然那功法不太適合我,但如今突破到武侯階后,對氣息的掌控那些……」

藍星正想說明情況,以打消紫雲的顧慮,不過在還沒說完時,就聽到紫雲打斷道:「哈,我當然知道,你不會讓我去冒險的;換作其他人,我才不會這樣答應呢,」

面對紫雲的信任,心中湧現出感動,同時也做出決定:『如果真的這樣實行,定不會讓你去冒險,』

不多時,沙辰帶回消息,雖然同意計劃,但也是有條件:如果明早之前沒能研發出解藥,那麼就按照計劃提前散布消息,

滴…時間推進,場景重回,

隨著時間不斷推移,不僅雙眼開始酸痛,紫雲心中也是沒底:『沙辰大哥說沒看到那人的正面,那他來了我也不一定能發現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