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有信心嗎?」

宣歌:「沒有。」

玉傾歡:「……」

這是個實在人,惹不起,惹不起。

「走吧,又我在,我皇兄應該不會太為難你。」玉傾歡牽起了他的手。

玉明川老早就接到通報,說玉傾歡過來了,但是他本來挺高興的,但是看見她牽著的那個人,他突然就高興不起來了。

「歡歡,你怎麼把他帶過來了?」

他話音剛落,玉傾歡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宣歌就單膝跪地行了一個大禮。說是跪皇帝,仔細看的話,他跪下來的角度是偏向玉傾歡的。

「皇上,請你給我和公主殿下賜婚。」

玉明川聽了他的話直接炸了:「你有什麼資格讓我捧在手心裡的公主嫁給你?」

玉傾歡不贊同道:「皇兄。」

玉明川眼底浮現出來一絲絲的委屈:「你還幫著他說話。」

玉傾歡:「……」講真,她剛才真沒有替宣歌說話。

但是現在她想說一句:「皇兄,不是讓我嫁給他,是他嫁給我。」

玉明川頓了一下,不確定道:「真的?」

聲音溫和了不止一個度。

玉傾歡:「你可以問他,願不願意。」

玉明川咳了一聲:「真的?」 裳於悅聞言,心頭湧上一絲竊喜。她知道自己美,從小到大圍在她身邊的男孩子不計其數,但像沈含鈺這種有權有勢的男人,什麼美女沒見過?能讓他稱為美人,那是一種殊榮。

而且,沈含鈺肯出出面替她解圍,又說出種曖昧的話,是不是代表,自己對他來說是有吸引力的呢?

「你真是油嘴滑舌。」裳於悅似嗔非嗔,似怒非怒的說了句,臉頰上飛快的染上了一抹緋紅,粉嫩的唇瓣輕輕的張開了一些,呼出甜甜的氣息。

花心闊少的犀利女保鏢 沈含鈺的唇角,緩緩地翹了起來。他已經好久沒有看到這麼出色的獵物了,事實上上一次見到這個女人,他就有幾分興趣,不過這幾天忙著對付慕家的人,所以暫時沒空去找這麼一個人。

沒想到,自己過來「夜歸人」這邊,她會主動地踏入他的地盤。

「我是認真稱讚,並非是油嘴滑舌。」沈含鈺說,「想喝什麼酒?我請客。」

「香檳。」

沈含鈺聞言,打了一個響指。

長相出色的Waiter走了過來,恭敬地問:「沈先生,請問有什麼需要?」

「拿幾支DomPerignon。」

「好的,沈先生。」

Waiter走開之後,裳於悅浮現一絲欣賞的笑意。

這沈含鈺當真是要家世有家世,要樣貌有樣貌,要禮儀有禮儀,甚至對酒都那麼懂。

她不過說了自己愛喝香檳,他隨口就能挑出最好和的那種酒。

若不是懷著別樣的目的,她真的很想把這種男人牢牢地把握在手心裡。

可惜啊……

真是可惜……

裳於悅在心底里惋惜。

沈含鈺目光時不時的落在裳於悅身上,打量著她的每一處。越看越覺得合自己的胃口。

他甚至覺得,自己還沒喝酒,身體就開始發熱了。

裳於悅回頭對上沈含鈺的目光,察覺到幾分異樣,目光不由得閃了閃:「你總盯著我做什麼?」

說這話的時候,她故意傾了傾身,露出潔白的脖頸與纖細的腰身。

那模樣要多勾引人就有多勾引人。

沈含鈺的喉嚨頓時有些發緊,掩飾的咳嗽了一聲說:「沒什麼,只是覺得你好看而已。你不喜歡我看,那我就不看了。」

裳於悅咯咯的輕笑,抬手搭在他的胳膊上,「我可沒說不喜歡。」

話這麼的這麼直白,沈含鈺再不明白她什麼意思,就是白痴了。

「是嗎?那我就看個夠了。」

沈含鈺搭在沙發上的手,自然而然的落在了裳於悅的腰肢上,試探性的摩挲了兩下,見她沒有拒絕自己,便牢牢地霸佔住。

裳於悅魅笑著,似乎對他的動作毫無察覺。

……

Waiter把酒端上來,沈含鈺打開酒瓶之後,給兩人分別倒了一杯。

裳於悅有心灌醉沈含鈺,變著法的讓沈含鈺多喝酒。

一瓶酒很快見底,沈含鈺懶洋洋的倚在她的肩頭,笑著說:「不能再喝了,再喝就醉了。」

「醉了不是剛好嗎?」裳於悅端著酒杯,遞到沈含鈺的嘴邊,想要喂他喝下去。

可沈含鈺抬手阻止了她,曖昧的貼著她的臉頰,沙啞著聲音說:「醉了可不行,喝醉酒了什麼事情都辦不成了。」

說著話的同時,他放在她腰間的手,暗示性的抓了一把。

裳於悅心裡不甘心,但怕自己再灌下去,會引起他的懷疑,便順水推舟,把酒杯放在了桌子上,故作天真純潔的問:「沈先生還想辦什麼事?」

「你說呢?」

沈含鈺吃吃笑著,唇瓣落在她的脖頸上,不斷的游移。

裳於悅往後仰了一下,避開了沈含鈺的親近:「不要在這裡,我們找個地方怎樣?」

「好,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沈含鈺順從她的意願,左手拉著她的手,右手拿著外套,從沙發上站起來往酒吧的電梯口走。

……

幾分鐘后,兩人出現在酒吧的頂層。

這裡和喧鬧的大廳不同,只有為數不多的包廂,此刻時間尚早,整個走廊里除了他們之外,再無其他人。

沈含鈺拿出房卡,打開2203房間的門,然後將裳於悅拉了進去。

嘭!

房間的門關上,下一刻,他將裳於悅,扔到了床上,緊接著自己附身上去。

動作一氣呵成,幾乎沒有任何停頓。

裳於悅心知這沈含鈺不知道帶了多了女人,才練得這麼熟悉,心裡泛噁心的同時,面上卻保持著不露聲色。

「想什麼呢?」

「在想你。」裳於悅回過神來,划著沈含鈺的臉頰,說著甜言蜜語:「你帶過幾個女人來這裡?」

沈含鈺捉住她的手,放到自己的唇瓣邊,重重的吮吸了幾下,說:「寶貝,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了,今晚只屬於我們兩人,好不好?」

「好……」

話音羅,沈含鈺吻上了裳於悅的唇瓣。

靈台仙緣 接下來一室的旖旎。

凌晨五點多,裳於悅醒了過來。

房間里的窗帘拉著,沒有開燈,整個房間黑暗而沉悶,透著一股子濃重的腥膻味,令她的胃部抽搐不已。她從床上起來時,旁邊的沈含鈺依舊睡的很熟。

躡手躡腳的打開燈,看到自己身上曖昧的痕迹。

腦海里不由得浮現昨天放縱的畫面,老實說沈含鈺的身材很好,體力也不錯,活也很好。

她在他的挑逗下,幾次都興奮的差點暈厥過去。

這麼好的男人,還真是捨不得。

可心裡再怎麼捨不得,裳於悅辦起事情卻一點也沒有馬虎,拿到沈含鈺的手機,偷偷地發了幾條信息。

這些信息是發給當初幫她辦事的那家傭人,以及自己安排得另一個小混混。

只要慕洛琛查到這些信息,就會懷疑沈含鈺對葉簡汐做了手腳。接下來,再繼續調查下去,她安排的那些人,會口徑一致,將矛頭直指沈含鈺。

到那時,慕洛琛只認為是沈含鈺做的手腳,而不是她!

裳於悅看著信息發送成功,準備把手機還回去時,床上躺著的沈含鈺忽然翻了個身,嚇得她立刻僵硬在了原地,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過了好一會兒,見沈含鈺沒有其他的動作。

裳於悅這才把手機塞回去,然後躺回床上,假裝自己依然熟睡的模樣。 宣歌沒有猶豫:「我願意嫁給公主殿下。」

玉明川:「哪怕她將來還會娶別人?」

宣歌沒有說話,只是看著玉傾歡,她還會娶別人嗎?

玉傾歡被他看的有點受不了,直接說:「皇兄,你幹嘛為難他,你還想讓我娶別人?」

玉明川理所當然道:「你可是最尊貴的公主,多娶幾個駙馬怎麼了?」

「沒怎麼,我有點受不了,我有他一個就可以了。」

宣歌心裡彷彿是被羽毛拂過,癢得厲害。

玉明川痛心疾首:「我們歡歡長大了,這就開始胳膊肘往外拐了。」

玉傾歡:「皇兄~」

好吧,歡歡生氣了。

但是玉明川也很生氣,但是他又發不出來。

對宣歌發火嗎?

歡歡肯定會護著他的,玉明川心好塞啊!

「行吧,既然你們兩情相悅,我就給你們賜婚。」

宣歌的眼睛微微睜大了幾分,居然這麼容易?

「你們兩個就先回去吧,我先擬聖旨,等會讓小德子給你送過去。」

「謝謝皇兄,這個送給你。」玉傾歡從袖子裡面拿了一個小錦囊塞到了玉明川的手裡。

宣歌:「謝皇上。」然後毫不拖泥帶水地從地上站了起來。

「走吧,走吧。」玉明川想讓自己傷痕纍纍的心休息一會,擺擺手直接趕人了。

回去之後的宣歌還有點不在狀態,迷迷瞪瞪地不肯相信,事情居然會這麼簡單?

玉傾歡往他面前放了一杯茶:「在想什麼?」

「皇上居然就這麼答應了?」

「不然呢?你想讓他為難你?」

宣歌:「沒有,就是有點不敢相信,傾傾,你是我的了嗎?」

他的眼睛裡面閃爍著細碎的光芒,亮的幾乎能灼燒人的心。

玉傾歡很煞風景地說:「我不是你的,你是我的。」

宣歌才不跟她計較這個,直接把人圈在懷裡吻了上去。

玉傾歡心口跳了跳,不得了,面癱這次不害羞了。

小梨守在外面也不知道裡面的兩個人在幹什麼,但是她多少還是能猜到一點,眼瞅著傳旨的小德子過來了,她心裡有點急。

她可不敢隨便往裡面闖,只能先敲了敲門:」公主殿下,德公公過來了。「

玉傾歡喘了一口氣:「把聖旨拿過來,讓他回去吧。」

玉傾歡的聲音不大,但是外面的那幾個人都聽見了。

德公公把聖旨交到小梨的手上:「那就有勞小梨了。」

「辛苦公公了。」小梨奉上了一個荷包,輕飄飄的,裡面放了一張銀票。

德公公也沒一笑著接下來了,別人的荷包他可能不回收,但是公主殿下的荷包他是一定要收的。

小梨把聖旨交到了玉傾歡的手上,玉傾歡卻直接丟給了宣歌:「你的聖旨。」

宣歌第一次摸到聖旨,近乎虔誠地打開了。

這的確是一張賜婚的聖旨,但是……

玉傾歡看他的面色有點不好,問道:「怎麼了?」

看到聖旨上面內容之後,玉傾歡終於知道他的面色為什麼會這麼古怪了。

聖旨上面說了賜婚,但是卻沒有說什麼時候晚婚,玉明川還是刷了個小心機。」 「我皇兄還是為難你了,不過也沒什麼,這段時間可能會有點動蕩,我們可以往後再推遲一點,皇兄不會一直為難你的。「

宣歌點了點頭,還是把聖旨放了起來,這道聖旨就是他的保障,雖然隨時都有可能失效,但是金口玉言,玉明川就是想反悔,也沒有那麼容易。

「這段時間,你小心一點。」玉傾歡提醒道。

「怎麼了?」宣歌沒有玉傾歡那麼敏感,並不知道即將發生什麼事情。

「皇宮裡面不太平。」

「皇宮裡面不太平?」宣歌有點不懂,皇宮裡面怎麼會不太平?

都說江湖裡面是非多,皇宮他才呆了幾天,一點都不了解這裡的規則。

「你以為皇宮是什麼地方?你小心一點,千萬不要被人利用了。「

宣歌心裡有點不服氣,他有這麼白痴嗎?

還被人利用?

他不知道的是,皇宮裡面的人都是人精,看上去乾乾淨淨,實則心都黑著呢。

「我知道了。」

玉傾歡已經提醒他了,如果他夠聰明的話,應該不會有事。

只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居然會有人把注意打到他的身上。

這天玉傾歡只是讓他去御膳房拿點點心回來,沒想到他居然一去不回。

玉傾歡等了將近一個時辰,也沒有等到他回來。

「小梨。」

小梨從外面進來:「公主殿下。」

「去看看宣歌在什麼地方?要是找不到他就去打聽打聽。」

把小梨派出去之後,玉傾歡還是有點不放心,她知道宣歌多半是被什麼人引出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