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前段時間,托警員帶只木馬送給侄子,侄子高不高興?喜不喜歡?」

「砰!」陸司寒沒有和他多說什麼廢話,直接一拳揍在他的臉上。

換做平常時候,陸司寒不會這樣衝動,但是這次差點南初被抓,差點自己這麼久的努力都要白費,陸司寒自然生氣。

戰材昱身體虛弱,沒有站穩,直接被揍的倒在花苗旁邊。

「嘶~」戰材昱倒吸一口冷氣,能夠肯定自己嘴角肯定已經破相。

「哥哥,這是要做什麼?」

「從我出院以後,似乎沒有什麼地方能夠礙到哥哥。」戰材昱無辜問道。

「究竟有沒有做過,你的心中明明清楚的很。」

「怎麼,在精神病院整整四年,什麼都沒學會,但是學會裝無辜嗎?」陸司寒冷冷的說。

「哥哥,應該根本沒有明確證據,只是猜測而已,這種做法與你身份不符。」

會有醜女替我嫁給你 總裁只歡不愛 「的確沒有證據,但是戰材昱通知你聲,即使沒有證據,但是想要把你抓進精神病院,照樣輕而易舉!」 “好了!”

這時,突然,在一旁的吳老九就叮叮咚咚,三兩下的,動作麻利迅速的,就把他剛纔拆了的鐵皮匣子又給裝上了!

一氣呵成,帥氣!

哇!

沒想到吳老九這老頭還蠻適合幹木匠活的,要是我有他這般覺悟技能,也不會被我老爹趕到城裏來打工。就會將他看家的本領,盡數教給我了。

郝健的眼裏瞬間產生了幾絲崇拜。

忍不住好奇的問道:“我說怪老頭,你這叮叮咚咚的是在幹啥呀!?”

“現在就給你們倆見識見識我吳老九的神奇!”

鐺鐺噹噹!

“老兄,麻煩配合一下把燈關了。再把音響、音樂走起。”吳老九原本要把箱子打開,突然又停頓了下來,十分賣弄關子道。

“好勒!”

冥龜突然一個躍跳,空中再一個360度完美無死角的旋轉,宛如一條完美的拋物線,“咻”的一下就跳到了沙發上,成功的吸引了郝健的視線,兩隻龜手輕輕一拍!!!

恭喜你們,裝逼成功了!

整個腦意識空間層裏面的光亮瞬間就熄滅了。

這還不夠?!只見那冥龜繼續一個後空翻,又從沙發上跳到了牀上,然後拿起牀上枕頭下的一個遙控器。對着枯井方向輕輕一指,手指一按,操着一口臺灣腔,一本正經的裝逼道:

“舞臺!”

瞬間,一個閃爍着七彩光芒的舞臺瞬間就從枯井的背後憑空冒了出來!

“燈響!”

剎那,瞬間,整個舞臺就閃爍着密密麻麻的七彩銀火蟲,就像流動的恆星,它們飛舞得很有規律,還有形狀,獅子老虎豹子,蝴蝶蜻蜓流星錘!漂亮極了!

真是亮瞎郝健的眼!

郝健還來不及感嘆,那個冥龜就像變魔術似的。一瞬間,就換了一套西裝,打着領帶,胸前還帶着一朵大紅花,大步流星的走了過去。

他每走過的地方,都出現一階階的石梯子,還散發着銀色光芒。特別夢幻神奇。

他走到臺下,向郝健和吳老九深深地鞠了一個躬。然後冷不丁的打了一個響指,一擡頭,特別紳士有禮的衝他倆露了一個微笑。

“music!”

音樂驟然響起!全場的氛圍頓時譁然的起來。

——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掛在天空放光明,好像很多小眼睛。

“吳老哥,接下來舞臺交給你了。”冥龜一下子又跳了回來,又是一個完美的拋物線。他拍了拍吳老九的肩膀,就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

“兩位大哥,你們這是?!”郝健被驚得目瞪口呆,完全說不出話來,愣了半響,才吐出這麼一句。

“乖徒兒,你瞧好了!”吳老九就捧着一個完美的全新的鐵皮匣子,而且還是白色的還發着銀光的鐵皮匣子。“你不是一直吵嚷着要找那羊皮古卷麼?”

鐺鐺噹噹,全新的白色鐵皮匣子閃亮亮的登場了!

吳老九登上了舞臺,打開了鐵皮匣子,就衝郝健招了招手,把郝健叫了過去。

“小子,你過來!”

整個舞臺,就像閃着熒光的星空,飄舞着許多螢火蟲,然而其他地方卻漆黑一片。

“師傅,幹啥呀?”郝健走了過去,伸手去抓那些螢火蟲,卻抓了一個空,原來都是虛幻的呀!不過卻美得那麼的夢幻,那麼的真實。

等他走近以後,才發現那白色鐵皮匣子,居然是空的。疑惑不解道:“老頭子,你這是在逗我?!”

吳老九捋了捋鬍鬚,笑了笑,卻笑而不語。

“看!”突然,吳老九大喝一聲後,就把那白色鐵皮匣子,對着空中輕輕一拋,這白色鐵皮匣子居然自己輕悠悠地飄了上去!

“我了個去,這玩意兒還會輕功?”

白色鐵皮匣子懸浮在舞臺的正上空,散發出一串耀眼的銀色光芒!!!

郝健目不轉睛的盯着鐵皮匣子,突然,它自己合上了。

“驚!這盒子自己在動?!”

郝健還以爲是他眼花了,輕揉兩下眼睛,轉眼間,那銀色鐵皮匣子就在空中高速旋轉了起來,砰砰砰響個不停。

“呀?鬧鬼了,裏面有東西在動,老頭子,你沒騙我吧!?”嚇得郝健連忙退後了三步。

吳老九掏出他的煙桿,輕啄了兩口煙,又敲了郝健額頭一下,責怪道:“你小子,胡說啥?你靜下心來仔細看?”

那高速旋轉的鐵匣子速度漸緩下來,熒光開始褪去,裏面卻發出一串嗡嗡嗡的叫聲,聽起來特別鬧人。

郝建看着看着,鐵皮匣子的蓋子突然自己“嘭”的一下打開了。

“哇哇哇!”

郝健驚歎了起來!

“這是啥玩意兒?這麼小?”在一旁的冥龜看不下去了,冷不丁的冒了這麼一句,“郝小子,你瞎叫喚個啥?”

這時郝健無語的聳了聳肩道:“剛纔不是你們叫喚得挺起勁的嗎?現在我只是配合一下你們而已。你不是想要達到這種效果嗎?哈哈。”

“老鬼頭,你讓我看的就是這麼只比蚊子還小的蜜蜂?!”然後郝健臉色一冷,轉身衝那吳老九不服氣的吐了吐舌頭,“不想給我龍皮古卷,就直說,狸貓換太子,就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你個傻小子,你懂撒?你可不要小瞧這蜜蜂!那可是我養了幾十年的寶貝!”吳老九說完就在他的衣兜裏掏了半天,才掏出一串小鈴鐺,是那種可以掛在手上的鈴鐺手鍊,別說這鈴鐺手鍊做工精美,形容小巧,看起來還挺漂亮。

吳老九把這個鈴鐺手鍊遞給郝健,對他道:“拿去,把這鈴鐺戴在手上,走過去對着那蜜蜂,然後搖三下試試!”

雖然郝健不知道吳老九的用意,但他也照做了,接過鈴鐺手鍊,戴在了自己的手上,然後就衝了蜜蜂走了過去。

直到郝健走到舞臺上,他才清晰的看見——

一隻震着兩扇小翅膀的蜜蜂從鐵皮匣子飛了出來,瞬間加入了那些飛舞着的螢火蟲,一邊與他們一同共舞,一邊還嗡嗡嗡的叫個不停!

就像是在爲那些螢火蟲伴歌一樣,它們在一起瘋狂的跳舞,旋轉,跳躍,不停歇。

有一刻,郝健都不想打破這種夢幻的感覺。他感覺自己如沐春光,好像看見了自己心愛的女孩子和自己漫步在太空中,數着星星,捉着螢火蟲,特別的浪漫幸福。

“小子,你還愣着幹嘛?”這時,郝健身後那道聲音打破了他的幻想。

郝健這才用手搖了三下鈴鐺,叮,叮,叮,鈴聲清脆悅耳。

聽見這鈴聲,那蜜蜂突然就朝郝健飛了過來!

щщщ.ttKan.℃O

郝健不自覺地伸出手掌,就讓那蜜蜂停落在他的手心裏。停下後,他居然忍不住對蜜蜂說話:“你這小東西真可愛,叫什麼名字呀?”

“我叫羊皮古卷!”這可愛的小蜜蜂嘴巴一張一合,小翅膀一振,竟然也開始說話了。“親親主人,你叫啥?”

奇了!

真是隻神奇的小蜜蜂!

(今日第四更,晚安咯。) 第867章從傅自橫眼皮底下偷走南初

「不要在我面前再玩什麼把戲,真的非常可笑!」陸司寒說話時候不留半點餘地,對待戰材昱簡直就和對待仇敵一般。

隨後看他這副窩囊樣子,連爬起來都是困難,陸司寒懶得繼續動手,直接朝外走去。

被關在精神病院這種生活一定非常痛苦,如果戰材昱足夠聰明,就該住在這裡安度餘生,而不是繼續搞事!

戰材昱看著陸司寒離開,突然發出低低笑聲,隨後從口袋當中拿出一隻錄音筆。

哥哥果然還和從前一樣,一旦觸碰傅南初的事,就是失去理智。

拍拍身上灰塵,戰材昱緩緩起身,自己已經很久沒有犯病。

在醫院裡,第二人格靠著強硬手段,終於成為主人格,從此運用這具身體,可以更加得心應手一些。

陸司寒回來以後,發現客廳裡面只有南初陪在蘋果身邊,傅自橫與戰盼夏均是不見蹤影。

看出陸司寒疑惑,南初解釋起來:「剛剛哥哥和盼夏不知道說些什麼,盼夏先回家,然後哥哥就把自己關在客房裡面。」

「真是完全沒有想到哥哥居然和盼夏扯上關係。」

「司寒,他們當中究竟什麼情況?」南初不解詢問。

「都是成年人,他們之間的事,自然自己能夠解決,你就不要操心,免得頭痛。」

「好,不管就不管,個個都是瞞著好多事情,不讓我知道。」南初碎碎念著。

不過南初並不著急,因為哥哥答應自己,再過一個月,就將所有真相告訴自己。

晚上,用過晚餐,陸司寒處理完事務,理所當然朝著南初房間走去。

只是靠近發現,傅自橫一直守在客房外面。

「來做什麼,離房間必須三米遠!」

「不然小心我的拳頭!」傅自橫惡狠狠的說。

陸司寒挑挑眉,早知道晚上是這樣場面,白天時候,就該不準傅自橫住在這裡。

昨晚剛和南初有突破性進展,現在倒好,一朝回到解放前!

「還看什麼,趕緊回自己房間!」

「陸司寒,只要我在,不要想著能靠近南初!」

「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傅自橫冷著臉說道。

繼續僵持下去,也是沒有結果,陸司寒只能帶著不甘回到自己房間。

只是回到房間,某男立刻滿含委屈撥打南初電話。

「老婆,哥哥守在外面,怎麼可以這樣。」

「什麼老婆,老婆的,如果讓哥哥聽到,指定是要動手揍你。」南初躺在客房床上,抱著一隻抱枕說道。

「所以,一點都不想我?」

「沒錯一點都不。」

「可我很想,放心,你的老公這麼聰明,肯定能夠想到辦法,肯定能從傅自橫眼皮底下把你偷出來。」陸司寒說這話時,胸有成竹。

說的南初感覺心臟砰砰跳,感覺下秒陸司寒就能神出鬼沒,出沒在這房間裡面。

不過不管陸司寒是在謀划什麼,今晚倒是非常安靜。

翌日清晨,早上八點,南初簡單洗漱以後,準備下樓吃早餐。

只是剛剛打開房門,就看到傅自橫笑的非常燦爛,等著自己。

「哥哥,是有什麼高興的事?」

「沒有。」

「沒有笑的這樣開心,真是奇怪。」南初抓抓頭髮,然後來到一樓餐廳,但是沒有看到陸司寒。

「怎麼司寒這麼早就不在琉璃別院?」南初詢問徐管家。

「能是因為什麼事情,不過就是瞎忙,我們吃飯吃飯,不用管他。」傅自橫將南初按在餐桌上面,拿出一塊麵包直接塞到她的嘴巴裡面。

「夫人,先生早上急匆匆出門,因為昨天動手毆打戰三少的事上熱搜,現在影響非常惡劣。」儘管先生早上時候說過,別讓夫人擔心,但是徐管家還是控制不住,先生昨天這樣做,都是想幫夫人出氣,怎麼能讓夫人完全不知情。

「這是什麼情況,誰能解釋解釋?」

「一切都是因為夫人,因為先生認為馮將軍過來琉璃別院這件事情,都是戰三少暗中謀划。」

「胡鬧,真是胡鬧!」

南初說著拿出手機,搜索目前網上評論。

傅自橫原本看到陸司寒被網民噴,心中挺高興,但是現在看到妹妹難受,自然情緒低落下來。

【沒有想到我們議長,居然能夠這樣隻手遮天,明明弟弟沒有精神病,卻想將他關到精神病院!】

【真的太讓我們失望,根本沒有證據,居然輕易動手!】

【請議長,給我們一個交代!】

南初看著評論,眉頭越皺越緊。

「哥哥,我想我要出去一趟。」

「南初,要去哪裡,這個時候我們出去非常容易出事,而且昨天馮德港剛剛搜過這裡。」傅自橫放下刀叉,勸說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