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歉有用?要警察幹嘛?是不是,靈兒?」楊柏都沒有看尚強,可是好笑的看著石靈兒。石靈兒翻著白眼,剛才尚強狗眼看人低,這時候滿臉通紅的道歉,石靈兒一點都不覺得可憐。

「楊少,他不知道是您,你就當他是屁,把他放了。」尚頓也趕緊低著頭說著,可是此時的楊柏背著雙手,冷酷說道。

「我說過,你會後悔的。剛才你要道歉,沒有問題。不過現在嗎?尚家主,看你的了?」楊柏的話,相當威脅了。一句話,讓尚頓渾身都是汗水,後背都發涼。尚頓滿腦袋都是楊柏發威的場景,楊柏的一雙手放在自己的身體上,都能夠讓血肉蒸發。

「從今天開始,你就不是負責人了,來人,把他弄回尚家,掌嘴三百!」尚頓也的確發狠,趕緊讓人把尚強給弄下去。

「老總,家主,六哥,饒命!」尚強可是聽到了,就是因為楊柏一句話,就要掌嘴三百,那還不把他打死。

「楊少,這要你可滿意。」尚頓抹了一把冷汗,低頭看著楊柏。楊柏已經慢慢坐下,周圍的人現在都不敢看楊柏這邊。

「好大的威風,尚總,看來你也認識這個金鯉農場。」這時候福田三郎目光陰沉的看著尚頓等人,福田也沒有想到尚頓居然認識這個農場主,還叫什麼楊少。

「福田社長,都是誤會,讓你見笑了。你的展覽位置已經留好,是展廳的最中心地帶。」尚頓剛說道這裡,就聽到坐在沙發之上的楊柏淡淡說道。

「尚家主,這是我們華國的農產品大會,最好的位置應該留給我們華國公司。他們福田公司不缺這個位置。」

「納尼,八嘎,你什麼意思?」福田當場都怒了起來,身後的也又一次八嘎開始。這讓尚頓趕緊看向楊柏,不知道楊柏是什麼意思。

「八嘎個屁,會說人話就說,不會就滾。」楊柏可是真的來脾氣了,要比農產品誰能夠比過金鯉農場的。

「尚家主,我要那個位置。」楊柏很直接,當場指著展覽會的模型,那耀眼的最紅的展覽區。

「啊?楊少,你要這個位置?」尚頓也有點傻眼,楊柏居然跟福田公司懟上了。這讓尚頓有點作難。

「楊柏,你這是跟我們福田公司作對?」福田三郎又一次獰笑起來,不過卻立刻說道:「剛才各位已經聽到了,尚總已經言明最好的位置留給我。」

福田三郎得意的笑著,周圍的人也都點了點頭。不過就在福田三郎得意的時候,尚頓卻磕巴說道:「那什麼福田社長,我剛才沒說留給你,你是不是聽錯了。」

「八嘎,納尼?」福田三郎看到尚頓不承認,頓時就怒了。而這時候尚頓只能夠乞求的看著楊柏,畢竟這件事得向著楊柏。

在尚頓的眼中,就算福田三郎在牛叉,也沒有楊柏可怕。楊柏一句話,都能夠讓尚家在省城消失。

「好了,尚家主,不難為你了。按照會議流程,展區的位置都需要購買的。我想福田公司應該也需要購買,大家都公平競爭。」

楊柏的話,讓尚頓趕緊點頭說道:「楊少說的是,都是我們雄奇集團疏忽。福田社長,你們想要最好的,那就競爭吧。」

「楊少,你需要都少錢,我們雄奇集團給你報銷。」尚頓突然壓低聲音說著,不過尚頓本來聲音就猶如洪鐘,就算壓低聲音,身邊的其他人也能夠聽到。

「你們華國人太任性了,好,尚總看來你們不需要跟我們福田公司合作。」福田三郎的身後,已經高管冷冷的說著,剛才發生的事情讓福田公司的人感覺到羞辱。

「沒錯,我們華國人就是這麼任性。」楊柏沒有說話,石靈兒卻器宇軒昂說著,一句話,讓周圍華國人都哈哈笑了起來。

「八嘎,夠了。尚總,你也知道老夫是看在誰的面上。不過既然我們來了,那就好好比比。一個位置而已,多少錢?」

福田三郎卻抬起手來,獰笑的說完,同時已經有手下從旁邊的展區拿出價格表。最中心的位置,一周的費用六十萬。

「一百萬,我出一百萬!」福田三郎一抬手,相當傲慢的看著楊柏。對於福田公司來說,這一百萬簡直就是九牛一毛,或許福田三郎一天玩樂的費用都不止一百萬。

「楊少,您得報價?」尚頓點了點頭,不過卻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此時的李紫嫣聽到一百萬的報價,目光就是一沉。

「楊柏,一周一百萬,太奢侈了。」李紫嫣雖然見過世面,可是一百萬就七天展覽會,有點捨不得。

「一百萬而已,有什麼,他出一百萬,我們就出兩百萬!」石靈兒卻不屑,要知道石靈兒手中還有一部分賭資呢,雖然很大部分都捐了出去。

「我們出兩百萬!」就在石靈兒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楊柏突然抬起手來,對著福田冷酷說道:「我出一千萬!」

「什麼?一千萬?這什麼人?楊少到底什麼身份?」周圍人都已經震驚了,要知道這些農產品公司每年的純利潤也未必有一千萬。

而楊柏只是一個農場主,為了一個位置居然出價一千萬。剛才一些人還瞧不起楊柏,或者說看到尚頓恭敬對待,還以為楊柏有什麼特殊身份。可是一開口,就是一千萬的報價,這簡直太過嚇人。

「楊柏,你瘋了!」石靈兒知道楊柏有錢,可也沒這麼花。可是楊柏卻慢慢站了起來,就在眾人震驚當中,一字一句說道。

「福田,我知道你背後是什麼大天,要戰那就戰。一千萬買你的位置,我就是要告訴你,我楊柏無懼你們大天,有本事你們就來。」

「戰就是了,有什麼廢話!」楊柏就是二愣子,看不管福田等人的傲慢。能夠用錢解決的問題,對楊柏已經不算問題了。

「什麼?你出一千萬,就一個位置?」福田三郎就是在有錢,也不會花一千萬買一個破位置,這次來本來就是遊玩華國的,展覽只是看在浩土集團的面上。

「沒錯,一千萬,這是支票。」楊柏依舊掏出支票本,遞給尚頓。尚頓驚訝的看著楊柏,也只有楊大師這樣的霸氣,展區的位置都是按照千萬出價。

「楊柏,老夫在展區等著你。來人,把旁邊的六個展區,統統給我包了。」福田冷笑的看著楊柏,也沒有在多說什麼,扭身朝著會展中心二樓而去。

「一千萬,那可是一千萬,楊柏,你太男人了。」李紫嫣這個拉拉居然熱情的拉住楊柏的胳膊,李紫嫣的眼睛反射異樣的光芒,這樣的光芒以前都是看著石靈兒的。

「什麼意思?拉拉被弄彎了?」楊柏一個激靈,沒有想到自己的霸氣還會讓拉拉轉性,這讓楊柏趕緊把手推了出去,主動的讓石靈兒挽著。

「楊少,這一千萬,你還是拿走。位置我給你留著,畢竟是我們尚家舉辦的。只是,楊少,你得小心福田,還有你剛才太衝動了。」

尚頓把楊柏請到旁邊,老臉一紅。楊柏的狂和霸氣,的確讓尚頓感到心驚。

「楊少,這一次不光我們雄奇集團,背後還有京城的浩土集團,浩土集團是夏侯家的,這個家族跟郎家差不多。」

尚頓憂心的說著,還是把自己的擔心告訴楊柏。楊柏雖然背後有郎家,可是郎家只是在省城。

浩土集團,京城夏侯家的集團公司,而此時會展中心的樓上,福田三郎已經面對一個人,冷冷的坐著。 這答案不是很明顯嗎?周陽撇了他一眼,很是不滿。

「大哥,我告訴你,現在就算他山貓跑過來向我道歉,求我與他和好,我也不會輕易回頭的!」她斬釘截鐵的說著。

還真是一個執拗的女人啊!

不過,她現在這麼想,其實也沒什麼毛病,當初要不是那個山貓作,他又怎麼會丟失這麼一個完美的媳婦兒?

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上的了廳堂,下得了廚房,多麼好的一個姑娘!竟然讓他給辜負了。

「周陽,你再好好想一想。」顧忘趕忙說著。

想什麼啊?沒有什麼好想的,所有的理兒她都懂,只是她真的無法原諒那個山貓。

「大哥,我不用再去想了!你告訴他,我和他之間,根本就沒有任何可能性了。」

一下子,顧忘的腦袋一陣蒙圈。

果然,她還是那麼固執,顧忘微微笑了一下,沉默著,其實,這也怪不得她。

而後顧忘便直接離開了,看來,從此之後,山貓只能單著了。

「叮叮叮!」

「大哥,怎麼樣了?周陽同意了嗎?」電話里,山貓的聲音很是急切。

「她拒絕了。」顧忘淡淡的回答。

一下子,電話的另一頭,安靜了。

顧忘知道,此時的他定是十分傷心,可是那又怎麼樣?這一切,還不都是他自己作出來的?

「行了,你就別打她的主意了,以後也別再去招惹她了。」說著,顧忘便直接掛了電話,這中間人,還真是難當啊!

「怎麼樣了?」客廳里,趙以諾趕忙站起來,迎接著他的到來。

「這下,他們兩個算是徹底沒有任何希望了。」顧忘輕聲回答。

頓時,趙以諾的臉上覆上一層陰霾,她自然是想讓那兩個人和好,可是沒有辦法,人家周陽是絕對不會吃回頭草的。

「算了,讓他們兩個人自己去解決吧。」說著,他便走進了書房。

是啊,感情上的事情,外人不方便過多的參與。

趙以諾坐在客廳里的沙發上,看著手機上周陽的電話號碼,猶豫了很久,終於,還是撥了過去。

「周陽,我……」

「嫂子,如果是關於山貓的事情,那你就別開口了。」周陽直接打斷她的話,說道。

一瞬間,趙以諾有些語塞了,是啊,她這麼聰明,又怎麼會猜不到自己的心思?

「那個,周陽,我們明天一起出去逛街吧。」趙以諾故意轉移了話題,趕忙說道。

「好啊。」

只要不談山貓的事情,其他的,一切都好說。

第二天,果然,兩個女人一起去了商場,既然周陽不想聽到山貓的名字,趙以諾也便沒有再提起。

「哎,你們倆什麼情況?竟敢背著我出去約會?」電話里,上官娜娜的聲音很是不悅。

這個丫頭,總是這麼幽默,趙以諾笑了笑,趕忙解釋了一番。

「等著我啊,我這就過去!」說著,上官娜娜便直接掛了電話。

趙以諾和周陽對視了一眼,不自覺地笑了,是啊,像逛街這種事情,又怎麼能少得了上官娜娜。

很快,三個女人聚在了一起。

「哎,你到底是怎麼想的?」上官娜娜輕輕推了推周陽的胳膊,趕忙問道。

這個女人,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八卦?周陽撇了她一眼,臉上有些不悅。

呦呵,這是害羞了?還是不願意提起這個話題?山貓知錯的事情,早就已經傳開了,想必周陽也應該知道了,難道她心裡就一點兒想法都沒有?上官娜娜玩味的笑了笑,眼睛里閃過一絲慶幸。

只要他們兩個人能夠和好如初,以後的日子也必定是和和美美,上官娜娜的表情,有些許期待。

「你說什麼呢?我聽不懂。」周陽甩開旁邊女人的胳膊,滿臉的不滿。

「哎,周陽,咱們都是女人,就別在這裡瞎扯了,人家山貓已經知錯了,你和他,還有希望嗎?」上官娜娜有些不耐煩了,直截了當的問道。

「沒有!我和他絕對不會再有任何可能!行了,我們好不容易出來逛一次街,你就別提他了。」說著,周陽便向趙以諾走去。

趙以諾知道她心裡很是氣憤,也只是瞅了她一眼,一直沉默著,沒有說話。

「以諾姐。」上官娜娜跑了過去,緊緊挽著趙以諾的胳膊,委屈巴巴的打了聲招呼。

「行了,你就少說兩句吧!」趙以諾低聲說著,瞬間,空氣安靜了,周圍的氣氛有些尷尬。

「周陽!」突然,不遠處,傳來一股熟悉的男人的聲音。

是山貓!周陽定睛一看,身子有些顫抖,他來這裡做什麼?他心裡又有什麼打算?她緊緊攥著手裡的拳頭,心裡有些緊張。

旁邊的上官娜娜看著不遠處的那個男人,也是驚呆了,而趙以諾則是一副很是淡定的模樣。

「周陽,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我愛你。」山貓動容的大聲喊道。他的心裡,確實一直愛著這個女人,只是因為一些現實性的因素,才導致前段時間那種糟糕局面的出現。

此時的周陽,聽到這麼一番話,心裡只剩下了憤怒,他將自己當成什麼了?呼之即來,揮之即去?

她周陽可不是一個任人擺布的玩物!

「周陽,那是山貓哎!」一旁的上官娜娜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立即說著。

那又怎麼樣?她周陽根本就不稀罕!就算現在的山貓跪在自己面前,她也不會答應與他和好!

「嫂子,我先走了。」說著,周陽便要轉過身子,離開。

「哎,不行啊,你得過去啊,不然你讓他一個男人站在那裡,多麼尷尬啊。」上官娜娜立即跑過去,攔住了她的去路,著急地說著。

他尷不尷尬,那是他自己的事情,和她又有什麼關係?

所有的路,都是他自己一個人選擇的,和其他人沒有任何關係!不管最後的結果怎麼樣,總之,他都要承擔這一切。

而她和他,也已經屬於過去式了。

「周陽!我錯了!」山貓繼續喊著。

瞬間,周圍的消費者都圍了上去,一副副很是八卦的模樣。

「哎,他到底在向誰道歉啊?」

「不知道哎,看起來好像是在表白。」

幾個女人不停地議論著,看起來很是羨慕。 當楊柏辦理完手續,就跟石靈兒前往郎家。楊柏要準備返回塘子村,準備一翻農產品大會的事情。

這次來到省城不光找到蔡佛,讓蔡佛過段事件前往生態園。同時也知道爺爺的過往,老家老祖郎嘯雲居然是爺爺的徒弟,憑藉這樣的關係,楊柏在整個遼東州都有將有了底蘊。

在楊柏返回塘子村的路上,楊柏並不知道,一場陰謀在圍繞著他。

會展中心的頂樓,是一處小型足球場。而此時足球場四周,都被森嚴的黑衣人守護。而同時福田三郎就坐在旁邊的休息區,手中拿著保溫杯淡淡的喝著。

足球場上,一名高大俊逸的男子,正在踢球。只是球門只有一個胖乎乎的男子守護,居然是雄奇集團總經理尚頓。

此時的尚頓滿臉苦兮兮的,臉上也都是淤青。尚頓就算武功不高,起碼也修鍊過一些。龐大的身軀還是十分靈活的,可就是這樣,尚頓好像有苦難言。

「轟!」猶如導彈一樣的足球,狠狠的砸在尚頓的臉上。尚頓悶哼一聲,顫抖的蹲在地上,足球反彈返回男子的腳下。

「一個農場主,就讓針對我的客人,尚頓,誰給你的勇氣?」男子的聲音很迷人,天生擁有一股上位者的氣息。

男子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又一次踢出足球。而這一次,足球在空氣中摩擦一股音嘯,這樣的攻擊力,讓尚頓瘋狂吼道。

「是郎家,楊柏是郎家的人,他是郎清風的師叔祖。」尚頓真的感到害怕了,那一刻,尚頓根本不敢看眼前的男子。

京城世家,浩土集團東北區經理,夏侯良。

夏侯良聽到尚頓的聲音,同時那個足球靈活的轉了一個弧度,狠狠衝進球門,球網都無法擋下,上面彷彿燃燒火焰一樣。

「啊!」尚頓依舊發出慘叫,這是絕對的恐懼。堂堂的尚家家主,居然跪倒在夏侯良的面前。

「師叔祖,這個小子難道會醫術?有點意思,被京城勢力淘汰的古醫世家,居然在S市擁有這麼大的勢力。尚頓,你給我記清楚了,從今天開始,我讓你幹什麼就幹什麼。」

「夏侯少爺,哈哈哈,我們福田公司也特意給這個楊柏準備一份厚禮。」福田三郎也獰笑起來。

「是嗎?你的禮物是你的,有空我要見識一下這個楊柏。放心,我會好好教訓他的,郎家算什麼,他算什麼,哈哈哈,醫術在厲害,憑藉的還是自身的實力。弱肉強食,還需要武力征服。」

夏侯良自信的握了握拳頭,一股霹靂聲傳來,這讓尚頓死死的趴在地上,感受到夏侯良可怕的內力修為。

楊柏返回塘子村的途中,先是來到D市讓石靈兒返回石家。這一次,楊柏來到石家的時候,石家所有人全體迎接,弄得還以為媳婦回門,這讓石靈兒也是滿臉通紅。

最後兩人才弄明白,石家迎接可是郎家的小祖這個身份。

在D市耽擱半天,楊柏歸心似箭,這麼多天沒返回塘子村。平時也只是跟著幾個人視頻聊天,農場許多事情還要處理。

楊柏的車速相當快,下午四點左右已經來到金鯉農場。新的農場,每天都有許多採購商等待。楊柏可不能夠在門口出現,都是走的農場的後門。

楊柏的車,剛剛聽穩就聽到裡頭傳來驚恐聲音。

「你們別說了,別嚇我了,什麼鬧鬼,艷紅姐,我都不敢返回魚塘了。」嬌滴滴的聲音,顯然是林嬌的,林嬌居然返回農場。

「林嬌,你說的也太詭異了,魚怎麼能夠無緣無故的消失不見。這不是鬧鬼,這是什麼?」趙艷紅的話,也讓林嬌喊了起來。

「別說了,我等楊柏回來,別嚇唬我了。」林嬌就這麼站在梨林旁邊,看著趙艷紅和劉飛等人忙乎的梨林。

「這位美女,讓一讓,你光看著,也不幹活,過分了。」楊柏不知道何時已經出現在林嬌身邊,一句話,讓林嬌嚇了一跳。

「哎呀,討厭!」這一次林嬌看到楊柏,就沒有以前的玩鬧,反而露出拘謹和羞意,因為楊柏已經是林嬌的男朋友。

「討厭什麼?艷紅姐,你們剛才說什麼呢?」這麼多不出現,楊柏返回農場這一刻,也讓眾人紛紛驚呼起來。

「楊柏,你回來怎麼不提前通知一聲,好給你準備飯。」趙艷紅柔聲說著,瞪了楊柏一眼。不過趙艷紅已經知道林嬌跟楊柏確立關係,趕緊把林嬌拉回來。

「飯是沒有了,今晚你住在林嬌那吧。」當著所有人的面,楊柏聽到趙艷紅這麼說話,頓時一個激靈。

「艷紅姐,什麼住,你說什麼呢?」林嬌也是緊張,都沒有明白趙艷紅的意思,滿臉都是通紅,都恨不得有個地縫鑽進去。

「艷紅姐,這樣不好吧,她是很傳統的。」楊柏嘀咕一嘴,結果卻聽到趙艷紅也是滿臉通紅,旁邊的劉飛卻是哈哈大笑道。

「想什麼呢,艷紅姐的意思,林嬌那邊的魚塘出事了,讓你幫著看看。」劉飛的話,讓趙艷紅趕緊點頭,這讓林嬌也狂點頭。

「楊柏,出事了,帝王魚消失了好多了,真的出鬼了。」林嬌好像受到什麼驚嚇,緊張的挽著楊柏的胳膊,讓楊柏感受到異樣。

「別怕,怎麼回事,跟我說說。我可是河神代言人,哈哈哈。」楊柏相當另一個身份,一句話,就讓眾人哈哈大笑起來。

不過馬上林嬌就低聲說道:「這幾天魚塘發生很詭異的事情,帝王魚消失了很多。起初我還以為有人偷魚,畢竟我一直在D市,是不是魚塘的工人的整的事情。」

「可魚塘的工人根本就沒有問題,我調取了十天的視頻錄像,每一個錄像都是完整的,沒有工人晚上來到魚塘,也沒有任何人在晚上出現在魚塘旁邊,可是每一晚魚塘中的魚都消失一部分,按照這樣的速度,再有幾天魚塘中的魚都要沒了。」

林嬌的魚塘已經有四處,其中一處詭異的發生丟魚事件。而且這樣的丟魚沒有任何去向,經過一晚就這麼憑空消失了。

楊柏聽著林嬌的話,摸著下巴好半天才說道:「你的意思,視頻都是完整的,沒有人為跡象。晚上魚塘留守的工人還有保安都沒有勾結外人?」

楊柏也聽著很驚奇,畢竟魚塘上萬條魚,隔一天消失一部分,那可都是帝王魚,這些都是給生態園準備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