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真美.」紫玲讚歎道.

「軒宇.你怎麼來了這裡.」路上.他們遇到了凌瀟瀟.凌瀟瀟很驚訝.

「我們來見副城主的.」拓跋野平淡道.

他跟凌瀟瀟沒有什麼交情.也不想多說.

而凌瀟瀟為人很冷漠.估計也不會多問.

出乎拓跋野的意料.凌瀟瀟提醒了一句:「你們要去見師父.最好小心一點.千萬不要提及城主.」


紫玲眼光閃爍.多看了凌瀟瀟幾眼.

拓跋野感謝道:「多謝提醒.我們會注意的.」

「算了.還是我親自帶你們過去吧.」凌瀟瀟說道.

紫玲頓時覺得不對勁了.她給拓跋野傳音:「軒宇.凌瀟瀟不是冰山美人兒嗎.我看她對你的態度.可不是冰山美人兒.」

「紫玲.你想太多了吧.我總共沒跟他說過幾句話.」拓跋野苦笑.

女人.不管什麼時候.都喜歡八卦.而且喜歡吃醋.

「不對吧.我感覺她對你有意思.她帶我們過去.顯然是怕我們出言不遜.得罪了副城主.她還能替我們說幾句好話.」紫玲說道.

「不會吧.」拓跋野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我們走著瞧吧.」紫玲道.

兩人傳音.凌瀟瀟看得出來.卻沒有在意.

她面無表情.在前面帶路.

拓跋野真有些看不懂.這個美麗的女子在想什麼.

他們之前在天梯上有過接觸.然後在寶庫外面也有接觸.但凌瀟瀟一直都冷冰冰的.


現在做出這樣的轉變.讓人很看不懂.

拓跋野很自信.但不自大.他還沒有自大到.他的魅力大到能夠這麼快吸引凌瀟瀟.改變凌瀟瀟.

「軒宇.你要是想化解你師傅和我師傅的矛盾.我勸你最好不要開口.否則是自討沒趣.」凌瀟瀟很聰明.竟然想到了這個.

「凌瀟瀟.難道你就不希望看到他們和好如初.」拓跋野問道.

「不可能.」凌瀟瀟只說了三個字.語氣冰冷.

「都沒有努力過.你怎麼知道不可能.」拓跋野問道.

「你要是想自討苦吃.就當我什麼都沒有說.」凌瀟瀟的語氣越來越冷漠.

拓跋野還想說什麼.被紫玲攔住了.

「軒宇.你跟她爭論這些有用嗎.」

「沒有用.但是……」

「別但是了.見到副城主.你把想說的說出來就行.至少你努力了.」紫玲說道.

「好吧.」

「師傅.軒宇到了.」

「都進來吧.」杜雨荷聲音很好聽.卻有些冷漠.

軒宇沒有在意.直接跟在凌瀟瀟身後走了進去.

「軒宇拜見副城主.」拓跋野行禮.

「軒宇.有什麼事情直說吧.」杜雨荷語氣平淡.

凌瀟瀟不斷給軒宇使眼色.讓他別說龍辰的事情.

軒宇笑著說道:「副城主.你對天器城如今的局勢怎麼看.」

「天器城出了你這樣一個神話一般的人物.前景一片光明.這有什麼好說的.」杜雨荷說道.

她其實有些好奇.她本以為軒宇會提及龍辰的事情.那麼她肯定把他轟出去.

「副城主.我能不能說說我的觀點.」


「當然.只要你想說.你隨時可以說出來.」杜雨荷產生了一些興趣.

拓跋野說道:「我認為天器城到了生死存亡之際.稍有不慎.天器城就會不復存在.就算天器城沒有被毀.也不再是天器城.只能淪為其他勢力煉器的工具.」

「願聞其詳.」杜雨荷臉上沒有絲毫表情.

「天器城本來就不是鐵板一塊.要是我不出現的話.這種局面短時間不會改變.可我創造了神話.加上王浩、凌瀟瀟、王強也都非常不錯.這會激化矛盾.我可以肯定.趙鼎副城主一脈.不會允許我活下去.」

拓跋野侃侃而談:「我的出現.勢必讓天器城的矛盾激化.提前爆發.趙鼎副城主一脈實力不如城主一脈.他們必然藉助外力.這就是引狼入室.到時候.就算趙鼎當上了城主.天器城也不歸他管了.」

杜雨荷皺起了眉頭.沉聲道:「軒宇.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副城主.其實不用我說得太明白.你應該知道趙鼎最近跟什麼人來往最密切.他這樣做.就算背叛天器城.把天器城拱手讓人.」拓跋野說道.

「不要繼續說下去了.你可以走了.」杜雨荷臉色有些難看.

「副城主.希望你能夠三思.絕對不能讓天器城失去了獨立.那就不是天器城了.」拓跋野臨走還說了一句.

他並沒有說起龍辰.免得杜雨荷不高興.

不管如何.他也算是給杜雨荷提一個醒.至於杜雨荷是否能夠醒悟.那就不是他說了算的.他也管不了.

杜雨荷這樣的人物.都是極其有主見的.說多了反而不好.

「軒宇.你跑這一趟.有什麼作用.」紫玲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努力一下.能不能起到作用.就不是我說了算的.」拓跋野淡然道.

「軒宇.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紫玲問道.

拓跋野想了想.說道:「引趙鼎一脈的強者出手.只有他們動起來.我才能摸清楚他們的情況.這一次.我絕對不能允許他們破壞天器城.我這樣做不是為了天器城.而是為了我自己.為了天宇盟.要是聖宗拿下了天器城和天丹城.那麼我想要滅掉聖宗就難了.恐怕不等我成長起來.就會被聖宗滅掉.」

他不敢想象.聖宗要是拿下了天器城和天丹城.會強大到什麼程度.一統聖仙界.肯定只是時間問題.


聖宗統一了聖仙界.要找出拓跋野他們.就變得比較容易了.

拓跋野及其兄弟.都還沒有成長起來.他們需要時間.

只要聖宗無法統一聖仙界.那麼拓跋野他們就贏得了時間.而且也能夠在其他勢力的地盤慢慢發展勢力.一步步壯大.

所以.他必須阻止聖宗.不允許聖宗染指天器城.

趙鼎單純跟龍辰爭奪城主之位.他都懶得去官.但趙鼎他們聯合聖宗強者.絕對不能允許.

「軒宇.你這是要拿自己當誘餌.這是非常危險的.」紫玲說道.

她跟隨拓跋野一段時間了.知道他為人謹慎.

這次.拓跋野捨身當誘餌.超乎紫玲的想象.

「放心吧.師父不會讓我有事.我必須動起來.讓事情提前爆發.不給聖宗和趙鼎他們準備的時間.」拓跋野笑著說道:「至少當前師父掌握的實力.還是在趙鼎之上的.要是讓聖宗和趙鼎多一些時間準備.恐怕局面會大不相同的.」

趙鼎肯定沒有想過這麼早對龍辰一脈下手.軒宇的出現和表現.讓趙鼎他們不得不提前行動.他們也沒有準備.

別的不說.聖宗的強者調派起來也需要時間.而且趕到天器城同樣需要時間.

拓跋野就是要打亂他們的節奏.這樣才有機會破壞聖宗和趙鼎的計劃、陰謀.

他這樣做.確實有些冒險.但他對自己充滿了信心.

他還有一層意思.是藉機磨礪自身.

雖然他最近修為提升很快.他並不滿足.他知道必須儘快提升自己.因為他很快就會跟聖宗對上了.


跟聖宗對上.那麼他的身份早晚曝光.就算他的身份不曝光.聖宗要是不能收復他.也必定殺了他.不會讓他成長起來.

他總不能一直把生死寄托在天器城上.他必須要有自保的本領.至少能夠跟玄仙境強者抗衡.

聖仙界的金仙境強者還是比較有限的.只要他能夠對抗玄仙境強者了.那麼保命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天器城風雲劇變.到時候會聚集海量強者.

他要是能夠多經歷一些戰鬥.對他以後的成長非常重要.

出了杜雨荷的府邸之後.拓跋野和紫玲大步走在街道上.他們身後的眼線越來越多.他們的行蹤早就暴露.

明明知道這些.他們卻一點都不在意.還是四處閑逛.偶爾去那些店鋪.撿撿漏.沒有什麼目的.

說實在的.現在他也不缺乏煉器的仙材.各種仙材他可以隨意使用.沒有的仙材.還可以讓鍾沅幫忙收集.

他去那些店鋪.一來是混混時間.二來就是過下撿漏的癮兒.

撿漏有癮.確實如此.

之前他就是因為撿漏買下了一塊巨大的厚土.跟王強起了爭執.才引發了他們的矛盾.

當然.就算沒有王強的事情.只要拓跋野知道趙鼎跟聖宗勾結在一起.他也必然投入龍辰一脈.跟趙鼎一脈對抗.

他最大的敵人就是聖宗.只要是跟聖宗為敵.他都非常樂意.

要是能夠破壞聖宗的計劃.那他就更加高興了.

走著走著.他竟然走到了騰盛會的大門前.

當初跟騰盛會合作.騰盛會給他送了不少煉器材料.尤其是王強在街道上對他下陰招.讓他沒辦法收集材料煉器.

當時.拓跋野的手下找到了騰盛會.騰盛會肯定知道這一情況.還是讓他的手下帶走了大批材料.

正是有騰盛會幫助.他才能進入第二輪.

通過那件事情.拓跋野看得出來.騰盛會是值得相交的夥伴.

這段時間他閉關修鍊.也沒有機會到騰盛會走走.

既然到了這個地方.他決定進去.跟騰盛會好好結交一番.至少也要感謝人家上次相助.

他剛剛走進騰盛會.那些人都認出了他.

「軒宇大人.是軒宇大人來了.」

「快.快去通報大管事.」

「軒宇大人.裡面請.」

騰盛會的人.看到軒宇.極其熱情. 第七百八十一章天剎組殺手現蹤

狄雲得到消息,快步迎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