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應該就是源界大地了。」葉飛目光一閃,隨即轉頭去,望向他被甩出的空間裂縫的位置。

可見半空之中,那道裂痕早已完全封死,他穿過過界冥門的過程,顯然是不太正常,否者這出口,應該也是一處冥門所在。

而此地,似乎只是一座尋常的山脈。

「難道是因為那條龍魂……」葉飛面露思索之色,此刻不禁暗道。

就在這時,四周的空氣,此刻忽然一凝,似乎不想給葉飛過多的思索時間。

半空之中,黑雲凝聚,恐怖的壓迫之力,讓葉飛身形一顫,隨之一口鮮血猛然噴出,他體內稍有復原的靈力,隨之被瞬間壓制。

下一刻,他身上氣息,同時以極快的速度跌落,短短几息之內,力量被完全封鎖,連武道根基,也是被覆蓋了數道封印。

「一界之力的壓制。」

「這種感覺,與我在夢界之時很像,只是此刻的壓制,明顯要更為強烈數倍不止。」葉飛很快反應過來,掌中連忙掐訣。

有紅芒閃過,紅仙竹笛內的仙兵傀儡,隨之被他祭出一位。

不等葉飛再次掐訣,他體內的力量,便是已然被徹底封印,在這一刻他無疑淪成為了一個普通人。

「我需要時間來衝破封印。」葉飛低喃一聲,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這一次,所需的時間,怕是絕對不會短。

以至於方才,藉助最後一點靈力,葉飛將仙兵祭出,如此一來他在此地的安全,便是有了一個保障。

只待片刻,似乎是確定了葉飛的力量完全壓制之後,可見半空之中,那片黑雲隨之很快消失不見。

下方,碎石山谷之內,葉飛輕輕搖頭,不禁暗嘆一聲,沉吟少許之後,他便是隨即移步向前走去,不多時在這片亂石山脈內,他便是尋到了一處天然的山洞。

仙兵鎮守洞口,葉飛隨即踏入洞內。

「如今之際,還需儘快恢復力量。」

山洞深處,一處石台之上,葉飛此刻盤膝而坐,他的雙目微閉,體內功法隨之運轉,四周的靈氣開始向著周身匯聚。

時間,轉瞬即逝。

亂石山脈內,自葉飛來到此地,轉眼三天的時間過去。

山洞洞口前,仙兵趙山河,此刻宛如一尊雕塑般,矗立在洞口門前,其身形一動不動,可見腳下有青色的藤蔓,順著他的身軀,開始慢慢包裹其身形。

而此時山洞內,葉飛仍舊處於修鍊狀態。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衣領處,隱約有金色的微光傳來,可見這源界的靈氣之濃郁,上古玄蛇已然有了蘇醒的跡象。

……

轉眼,以過半月。

葉飛沒有離開過山洞半步,他幾乎沒有半刻的停歇,體內的功法時刻遠轉著,山洞內的靈力,同時般的越發的濃郁。

這一天清晨,山洞前方不遠處的巨石后,隱約出現一個膽怯的身影。

那是一個身穿布衣,相貌清秀,圓臉,長發,雙目清澈的女孩,看上去十三四歲的模樣,此刻正好奇地盯著山洞門前的仙兵。

經過這麼長的時間,如今的仙兵周身,早已經爬滿了藤蔓,整個人看上去綠油油的,只能勉強看到個人形,其五官,身軀,幾乎全部藤蔓包裹。

前方,巨石后,那個布衣女孩,在觀察了許久之後,顯然還是不敢輕易上前,最終轉身悄悄地退去。

轉眼,一天過去……

第二天,同樣的清晨,山洞門前不遠處,那塊巨石的後方,那個布衣小女孩,似乎如約而至,這一次她的膽子,明顯更大了許多。

在遲疑了許久之後,她走出巨石,小心翼翼地向著山洞洞口移動。

「你……是人嗎?」布衣女孩終於站在了仙兵身前,她那雙清澈的大眼中,此刻滿是好奇之色,四下打量著眼前這個奇怪的東西。 他體內的靈力,仍舊沒有恢復多少,若是沒有仙兵,想要走出這片山脈,怕是至少需要半天的時間。

而此刻,在仙兵的帶領下,衝出亂石峰,幾息之間足矣。

「這些灰色巨鼠,本身只相當於練氣期的武修。」

「不過,身體硬度極強,而且這數量……」葉飛此刻身處半空,他的掌中正抓著一隻掙扎的巨鼠,忍不住上下打量一番。

同時隨著他的視線望去,下方山脈之內,已然變成一片鼠海。

只待片刻,在仙兵的帶領下,葉飛已然離開了山脈,前方不遠處璇兒所言之地,此時已然落入了他的視線之中。

那是一處普通的小山村,此刻村內一片狼藉,刺鼻的血腥味瀰漫在空氣之中。

「這些凶獸,對於普通人來說,著實是一場災難。」葉飛目光微閃,不禁暗嘆搖頭。

他的身形落下,其方圓數丈的噬石鼠,在仙兵的氣勢之下,很快分散開來,向著四周逃竄而去,這座山村卻是已然不復存在。

鼠群過後,無人生還。

山村的中心,葉飛抬頭向著前方望去,目光落在了前方一座完全封死的小木屋之上。

那小木屋,整個被木板完全封鎖,唯有門前處,一些細微的裂縫,勉強可以看清外面發生的事情,而此刻這座山村內,木屋無疑是唯一還完好的建築。

「這女孩……」

「咔,咯吱!」

木屋的封門,被仙兵緩緩打開,可見門后的牆角處,正捲縮著一個身穿布衣,長發凌亂,長著一雙藍眼的女孩,其身形止不住地顫抖,滿臉的驚恐的之色。

葉飛緩步走進,女孩眼中的驚恐之色,隨時更濃了幾分。

只是在看到與其一起走進的仙兵之後,牆角的女孩,眼中泛起了一樣的光彩,臉上的神情稍有好轉。

她顯然就是之前,時常出現在葉飛修鍊山洞前的那個,名叫丘柔的女孩。

「叔,叔叔,你是救我的嗎?」丘柔的聲音,此刻還有些微顫。

只是相比起一般的女孩,她表現的要更為從容一些,葉飛的靈識掃過,能夠明顯地感受到,眼前之人雙瞳之內的藍光,正在不斷安撫著她的心神。

「這股力量,像是天生的。」

「她的眼睛,不太像人類,更像是某種荒獸的雙瞳。」葉飛臉上露出思索之色,不斷搜尋著腦海中的傳承記憶,卻是始終沒有得到答案。

隨著他實力的提升,當初奠基他武道祭出的傳承記憶,似乎越發的變得用處不大起來。

「嗯,跟我走吧。」

木屋之內,葉飛臉上露出溫和之色。

他能夠體會到,眼前這個女孩,從小在山村內受到的排擠,一個普人的獵戶山村,出現這樣一個天生異瞳的怪人,自然不會被常人所接受。

這間木屋,多半是平時用來囚禁眼前這個女孩的。

至於為何沒有被噬石鼠群淹沒,顯然正是因為女孩那雙藍眼內蘊含的力量所知,否者一個普通的木屋,根本不可能擋住鼠群。

「你,你是誰?」丘柔對於葉飛,始終抱著警惕之心。

開口的同時,她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兩步。

木屋內,葉飛見此情景,臉上不禁露出無奈之色,他思索片刻之後,眼中有靈光閃過,隨即控制著仙兵,慢慢地向他走來。

最終在丘柔驚奇的目光之下,仙兵慢慢與葉飛的身形融合在了一起。

「叔,叔叔。」丘柔愣了片刻,下意識地低語。

隨即很快反應過來,便是忍不住撲進了葉飛的懷中,她雙瞳內的藍光逐漸退去,眼眶內有淚水湧出,緊緊地保住眼前之人不肯鬆手。

「叔叔,柔兒好怕,外面都是吃人的怪物。」丘柔一邊哭泣,此刻一邊開口說道。

她始終緊抱住眼前之人,眼角的淚水,浸透了葉飛的長袍。

「沒事了。」

「叔叔帶你離開。」葉飛輕撫著眼前女孩長發,此刻輕聲開口道。

對於小女的稱呼,葉飛儘管有些不太適應,但此刻顯然不是計較此事的時候,隨即不在多言,便是帶著丘柔走出木屋。

外面山村,早已空無一人,鼠群的掃蕩沒有一絲的浪費,整個山村內除了空氣中的血腥味之外,已經一片廢墟之外,便是再無其他。

就在二人剛剛走出木屋,葉飛便是忽然停住了腳步,忍不住抬頭向著前方望去。

隨著他的視線望去,可見遠處的半空之中,有著數道流光劃過,下一刻一群氣度不凡武修,便是出現在了山村之內。

為首之人,是一位長袍中年男子,身形精瘦,眼中透著凌厲之芒,觀其氣息竟是一位元嬰老怪,此刻正抬頭望向前方的葉飛二人。

「你們,是山村的倖存者?」那中年男子,此刻目光如電,彷彿一眼就將前方二人看了個通透一般。

這位元嬰強者的後方,同時跟隨數位築基境的小輩,此刻目光同樣掃向葉飛而來。

前方,丘柔臉上的驚恐之色未消,她此刻下意識地躲到了葉飛的身後,只敢用眼角的餘光觀察前方之人。

那位元嬰強者,在看到丘柔之後,頓時忽然眼前一亮。

「咦?控獸瞳。」

「這世間,居然真有這等天生異瞳。」前方中年男子,此時臉上不禁露出激動之色,目光凝聚在後方的丘柔身上。

隨著他的開口,後方的那幾位後輩弟子,同樣也是一臉大有興緻的神情。

至於此刻的葉飛,卻是直接比他們無視。

「李師叔,什麼是控獸瞳啊?」後方人群之中,一位築基後期的弟子,此刻忍不住上前一步,隨即抬手開口問道。

那位李師叔聞言,隨即開口笑道:「你們幾個,平時沒事多看看宗門典籍,這控獸瞳乃是一種天生異瞳,世間少有擁有之人。」

「瞳力的強弱,同樣也是有強有弱,強者甚至可以控制傳說中的仙獸。」

「根基古籍記載,八百年前有位武道奇才,修行不到百年,便是能與劫境老祖一較高下,依靠的便是這控獸瞳的力量。」

此言一出,四周的眾人,頓時內心有些震撼。

就連葉飛也是不免一愣,這種天生瞳力,他也是第一次聽聞。

「師叔,那女孩的瞳力,不知是強是弱?」沉吟人群中,幾人議論一番,便是再次忍不住開口問道。

前方李師叔聞言,此刻抬起頭來,深深地看了躲在前葉飛身後的女孩一眼。

沉吟少許之後,他的臉上不禁露出惋惜之色。

「這女孩瞳力並不強,否則不應該只是普通的藍眼,但也應該也不算太弱,不然這二人不可能逃過鼠群的攻擊。」

對於控獸瞳,這位李師叔儘管有所了解,但因為古籍記載有限,他也僅僅是只能勉強辨認。

一番交談之後,前方的李師叔,此刻忽然上前一步,目光聚焦在了前方葉飛的身上。

「這位小兄弟,老夫李志成,乃是中原三大古宗之一,古獸宗的天都峰丹師,今日想要收那小女為弟子,不知小兄弟覺得如何?」

這李志成開口的同時,靈識同時鎖定了葉飛。

通過方才的觀察,李志成便是發現,那個小女孩的武道天資不俗,而且擁有控獸瞳,非常適合修鍊古獸宗的功法。

若是眼前這個俗人不同意,他多半會強行出手,大不了今後想辦法將那女孩的記憶抹去。

「古獸宗。」葉飛面色沉靜,此刻內心卻是不禁動容。

若是算起來,他也是古獸宗的弟子,這次踏入源界,想要擁有對抗魔魂宗的力量,他多半要藉助古獸宗之力才行。

這三大古宗之一,其宗門之地應該靈氣極為充沛吧。

思索片刻,葉飛隨即故作惶恐之色,連忙抬手抱拳。

「這位仙長,我村遭此大劫,全村就在下與小侄女僥倖保命。」

「既然是仙長有幸收徒,不如將在下一併收入門中,如此也好讓我這侄女能夠安心修鍊。」葉飛此刻臉上的神情誠懇,隨即抬手開口道。

他這一開口,前方李志成的臉上,頓時露出不悅之色。

早在方才,他便是查探到,眼前這個人,雖說也能修行,但武道根基卻是似乎是從小受損,成不了什麼大氣候,能夠修鍊到練氣期便已經是極限了。

這樣的廢物,無疑是浪費門中的修鍊資源。

「嘶,此事。」李志成故作為難之色,便是準備開口拒絕。

而就在這時,後方人群之中,那位宗門弟子為首的先天師兄,此刻忽然緩步上前,隨即抬手向著前方之人禮貌抱拳。

「李師叔,此地村落遭此大劫,與我古獸宗沒有及時封印亂石峰有著不少的牽連,依弟子看就這二人,一併收入門中吧。」

這位先天之境的師兄,顯然是對於眼前的李志成有著一些了解,他知曉若是自己此刻不開口,事情一旦鬧僵,前那位小兄弟,多半是難逃一死。

「哼,你此言,可是在責怪老夫?」李志成冷哼一聲,身上的氣勢不覺地凝聚。

一時間,四周的氣氛,頓時見得緊張起來。 後方古獸宗弟子,此刻見此情景,均是向後退了兩步。

這些宗門弟子顯然不是愚笨之輩,前方那位可是宗門師叔,再其背後可以抱怨幾句,但那無疑是萬萬不能得罪的。

「弟子不敢。」

「只是這次的宗門任務,是弟子接下,此事定當如似彙報宗門。」那先天之境的師兄,連忙抬手抱拳,雖說態度恭謹,但話語中卻是不讓分毫。

李志成聞言,不禁眉頭微皺。

亂石峰之事,憑他在宗門內的關係,可以勉強掀過,但若是他此刻對一個普通人動手,強行帶著那個小女孩,無疑是有些失了元嬰境強者身份。

此事一旦傳開,宗門之內不免顏面盡失。

「何道,此事李某記下。」

「你別忘了,你只是個內宗弟子而已,別以為有個師叔級別的父親,就能在老夫面前囂張。」李志成低喝一聲,此刻忍不住狠瞪了身旁之人一眼。

說完之後,他便是大袖一揮,直接轉身離去。

「多謝李師叔。」何道臉上此刻露出笑容,隨即再度抬手抱拳。

李志成沒有動手,便是已然默認了此事,這次的宗門任務,本身是何道接下,收前方二人進入古獸宗之內,也需要通過他的帶領。

山村後方,李志成已然走遠,看其模樣是準備提前趕回宗門。

這中原三大古宗,宗門內整體實力不言而喻,同樣門規也是繁多,想要收那小女孩為弟子,還需李志成親自走動打點一番才行。

如若不然,哪怕丘柔的武道天資再高,那也得從外宗弟子做起。

「你們二人,先隨我前往宗門。」

「在渡過宗門考驗之後,便能夠成為我古獸宗外宗弟子,每月可分配到不少的修鍊資源。」何道臉上的笑容親和,此刻緩緩開口道。

此時的丘柔,一直躲在葉飛的身後,眼前眾人的交談,她並沒有過多的放在心上。

而葉飛此刻聞言,隨即再次抬手道:「多謝這位師兄。」

說罷,一行人,便是隨之很快離開了山村,古獸宗的宗門之地,距離這亂石峰,並沒有多遠的距離,直到此刻葉飛才敢確定,當初那條龍魂,定是刻意將其仍在此地。

這一路之上,何道運用靈力,將葉飛二人的身形托起。

此人身為先天強者,帶上兩個普通人,幾乎沒有任何負擔,踏空的速度絲毫不慢,隨著不斷的前行,距離目的地越發臨近。

「葉飛,你且看,那便是古獸宗。」

半空之中,何道的臉上,此刻露出一絲自豪之色,同時抬手指像前方。

葉飛聞言,隨即順勢望去,可見前方不遠處,一座直衝雲霄的高峰,彷彿在視線中拔地而起,如同沒有頂峰一般,穿過層層雲霧直指天際。

以此峰為主,四周仙脈層疊,白霧繚繞,空氣中靈氣集齊濃郁。

「吼吼!」遠處的仙霧之中,隱約可見巨型異獸若隱若現,那恐怖的力量,時而橫掃四周,時而內斂消散。

此獸真容,無法看清,只能隱約猜測,其身軀極為龐大。

至於那巨獸,何道不知為何,並沒有過多的介紹,許是有門規限制,又或者他自己也不知此獸真容。

一行人,身形隨即落下,一路之上丘柔好奇的本性顯露,目光不時地四下打量,其臉上的驚恐之色,已然消失了大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