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人,殺一個,世間也就清凈一分。」水月然厭惡的扔下手中的匕首。

轉身看到冷星辰緊蹙的雙眉,伸手將它撫平,語笑嫣然的說道:「守你護你,也是我的責任!若你墮入無間地獄,我也遇神殺神遇佛殺佛,救你回人間。」

言語中堅決讓冷星辰相信,若真有這麼一天,水月然真會如此的做。

抓住她抬起的手,十指相握。

手間傳遞的溫度,耳邊的話語觸動了冷星辰的內心最柔軟之處。

從此世間他再也不是孤身一人。他們是愛人,親人,更是不可分割之人!

湛藍的眼眸越發的明亮起來。

啊嗚!一聲狼嗥,打斷了兩人。

嚴浪的狼爪之下,匍匐著一人,正是朱英傑。渾身抖露篩糠,兩腿之間的濕潤,都在顯示著他的懦弱。

冷星辰看到這罪魁禍首,瞬間好心情消散無蹤,一躍而出,準備解決這麻煩。

「且慢!」水月然出聲制止。

看著如此膽小的朱英傑,嘴角邪邪的一撇。 冷星辰眼中出現一絲敬重,對此行徑感到由衷的佩服。

情緒一閃而逝,身形飛動,快速遊走於五人之間。

速度形同鬼魅。

五人一瞬間似乎被定格一般,全部停下,不再有絲毫進取的動作。

冷星辰翩然轉身,帶起的陣風吹散至四周。

五人也因為此風,姿勢不變的齊齊向後倒去。

無一例外,眉中間一顆紅點,再無外傷。

而冷星辰手中不知何時多了幾根松針。

松針入腦,最快也是最體面的死法。這是冷星辰對他們行徑展現尊重的一種方式。

老大嗚咽著,側頭含淚看著這一切,也咽下最後一口氣,十二兄弟在地府聚首。

就只此時,水月然忽然快速的閃過,一把抓住趁其不備準備上前偷襲的朱潤澤。

奪過他手中的匕首,同時抬腳一踹,重重的撲到在地上。

吐出滿口的黃泥,朱潤澤眼中有著不服輸的倔強。

向著一干侍衛叫道:「你們還等什麼,還不給我上!誰殺了他們,我分一半的家產給他!」

聽聞此言,原本還有十幾名侍衛見狀立刻丟棄刀劍,慌忙逃竄。

厲害如斯,誰還剛妄動!錢重要,命卻更為寶貴!

看著遠去的人,朱潤澤面如死灰。

水月然一步上前,冷漠的說道:「挑一種死法!」

頭髮張揚的肆意飛舞,一身濃重的殺意。

黑眸染上月的銀白,讓人心顫,不敢直視。

朱潤澤翻身而起,眼中有著從沒有的過的傲視。

「你今天若敢動我,今後,你必將後悔!你以為,憑我一人,能在這城裡稱王稱霸?沒有背後……」

朱潤澤的話沒有說完,卻被水月然剛才奪過的匕首刺入胸膛。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啰嗦!」冷哼一聲,冷酷至極。

朱潤澤不可置信的望向她,直至雙瞳擴散,他都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冷星辰上前,站在她的身側。

「這樣的事,該由我來做!」風塵該由他遮擋,血腥該由他沾染。

「這樣的人,殺一個,世間也就清凈一分。」水月然厭惡的扔下手中的匕首。

轉身看到冷星辰緊蹙的雙眉,伸手將它撫平,語笑嫣然的說道:「守你護你,也是我的責任!若你墮入無間地獄,我也遇神殺神遇佛殺佛,救你回人間。」

言語中堅決讓冷星辰相信,若真有這麼一天,水月然真會如此的做。

抓住她抬起的手,十指相握。

手間傳遞的溫度,耳邊的話語觸動了冷星辰的內心最柔軟之處。

從此世間他再也不是孤身一人。他們是愛人,親人,更是不可分割之人!

湛藍的眼眸越發的明亮起來。

啊嗚!一聲狼嗥,打斷了兩人。

嚴浪的狼爪之下,匍匐著一人,正是朱英傑。渾身抖露篩糠,兩腿之間的濕潤,都在顯示著他的懦弱。

冷星辰看到這罪魁禍首,瞬間好心情消散無蹤,一躍而出,準備解決這麻煩。

「且慢!」水月然出聲制止。

看著如此膽小的朱英傑,嘴角邪邪的一撇。 對著嚴浪吩咐道:「去把朱家次子也給拎來!」

又是一聲狼嚎,嚴浪歡快的領命而去。

不出半炷香,次子朱英偉也被嚴浪給叼了過來。

但從相貌來說,朱英偉沒有朱英傑的俊俏,長相也有五分相似,文弱書生一個。

令水月然驚奇的還是,他的衣服上竟然有補丁,寒酸的連朱家的家丁也不如。

朱英傑就算只穿單衣,衣料也是上等的素錦,數十兩一匹。

雖然剛被嚴浪叼來的時候有一絲慌亂,可見到死去的父親,地上發抖的兄長,凶神惡煞的敵人,很快就冷靜下來,同時面容竟出現一絲解脫。

這倒是稀奇!水月然的好奇心頓起!眼眉一挑,是看好戲的時候了。

「今日,我不會趕盡殺絕!但是……」

朱英傑聽聞此言,驚喜的抬頭,生機已現,靜候著水月然的下文。

「我只會留一個!至於是誰,你們自己選!」

咣當!清脆的金屬碰觸地面。

冷星辰配合的拋出一把匕首到他們兄弟面前。

匕首上還沾染著他們父親的鮮血,在月光下,詭異而又陰冷。

朱英傑在匕首落地的瞬間,便狗爬的奔了過去。

雙手拿起匕首坐倒在地,輕顫的指向朱英偉說道:「我是長子,你本就庶出,母親又是低賤的家奴,今天就是你回報朱家的時候!用你的命換我的,也算對得起朱家養你長大!」

朱英偉淡然的起身,抖弄了下身上沾染的灰塵與黃土,面無表情的說道。

「養育之恩?簡直是笑話!朱家只是拿我當做一條狗罷了!若不是母親臨終,我要守孝三年,你以為,我屑留在這朱門酒肉臭的地方嗎!」

說的平淡,可水月然還是聽出話中的奮狠。

「你這麼孝順,一定也想你娘親,下去陪她不是很好嗎?」說著,雙手想要用力擊殺。

可無奈,這剛癒合的手臂,別說刺,就算是抬都很勉強,臉色驟然一變。

朱英偉雖不過問府中的事,可朱英傑雙手被廢這樣天大的事,他不去打探,閑言碎語也不斷的傳入他的耳中。

不想知道都難。

幾步上前,站到了朱英傑的面前

明明是瘦弱的身軀,卻感到無比的強大。

冷哼一聲,一把奪過他手中的匕首,朱英傑想要反抗也無絲毫的用處。

朱英傑慌忙的起身,連連擺手說道:「弟弟,弟弟,慢著…………都怪為兄嘴賤,我無意的!饒了我吧!饒了我!」

朱英偉不屑於朱府,可畢竟是手足,皺眉間匕首在手中遲遲不能下。

就在他垂眸準備放棄之時,朱英傑眼中白光閃過。

他雙手被廢,可雙腳與身體依舊完好。

卯足勁,對準方向,使勁朝著朱英偉衝撞過去。

朱英傑身體相對來說,比他強壯許多,加上突如其來,讓瘦弱的朱英偉一個踉蹌,直接向後倒去。

而他的身後正有一塊奇石。上面用石頭堆砌這一名釣魚老翁,越有一尺多高,石桿高高拋起,做釣魚出水狀。

若是他跌下,那石桿正巧會插入他的背脊之中。 對著嚴浪吩咐道:「去把朱家次子也給拎來!」

又是一聲狼嚎,嚴浪歡快的領命而去。

不出半炷香,次子朱英偉也被嚴浪給叼了過來。

但從相貌來說,朱英偉沒有朱英傑的俊俏,長相也有五分相似,文弱書生一個。

令水月然驚奇的還是,他的衣服上竟然有補丁,寒酸的連朱家的家丁也不如。

朱英傑就算只穿單衣,衣料也是上等的素錦,數十兩一匹。

雖然剛被嚴浪叼來的時候有一絲慌亂,可見到死去的父親,地上發抖的兄長,凶神惡煞的敵人,很快就冷靜下來,同時面容竟出現一絲解脫。

這倒是稀奇!水月然的好奇心頓起!眼眉一挑,是看好戲的時候了。

「今日,我不會趕盡殺絕!但是……」

朱英傑聽聞此言,驚喜的抬頭,生機已現,靜候著水月然的下文。

「我只會留一個!至於是誰,你們自己選!」

咣當!清脆的金屬碰觸地面。

冷星辰配合的拋出一把匕首到他們兄弟面前。

匕首上還沾染著他們父親的鮮血,在月光下,詭異而又陰冷。

朱英傑在匕首落地的瞬間,便狗爬的奔了過去。

雙手拿起匕首坐倒在地,輕顫的指向朱英偉說道:「我是長子,你本就庶出,母親又是低賤的家奴,今天就是你回報朱家的時候!用你的命換我的,也算對得起朱家養你長大!」

朱英偉淡然的起身,抖弄了下身上沾染的灰塵與黃土,面無表情的說道。

「養育之恩?簡直是笑話!朱家只是拿我當做一條狗罷了!若不是母親臨終,我要守孝三年,你以為,我屑留在這朱門酒肉臭的地方嗎!」

說的平淡,可水月然還是聽出話中的奮狠。

「你這麼孝順,一定也想你娘親,下去陪她不是很好嗎?」說著,雙手想要用力擊殺。

可無奈,這剛癒合的手臂,別說刺,就算是抬都很勉強,臉色驟然一變。

朱英偉雖不過問府中的事,可朱英傑雙手被廢這樣天大的事,他不去打探,閑言碎語也不斷的傳入他的耳中。

不想知道都難。

幾步上前,站到了朱英傑的面前

明明是瘦弱的身軀,卻感到無比的強大。

冷哼一聲,一把奪過他手中的匕首,朱英傑想要反抗也無絲毫的用處。

朱英傑慌忙的起身,連連擺手說道:「弟弟,弟弟,慢著…………都怪為兄嘴賤,我無意的!饒了我吧!饒了我!」

朱英偉不屑於朱府,可畢竟是手足,皺眉間匕首在手中遲遲不能下。

就在他垂眸準備放棄之時,朱英傑眼中白光閃過。

他雙手被廢,可雙腳與身體依舊完好。

卯足勁,對準方向,使勁朝著朱英偉衝撞過去。

朱英傑身體相對來說,比他強壯許多,加上突如其來,讓瘦弱的朱英偉一個踉蹌,直接向後倒去。

而他的身後正有一塊奇石。上面用石頭堆砌這一名釣魚老翁,越有一尺多高,石桿高高拋起,做釣魚出水狀。

若是他跌下,那石桿正巧會插入他的背脊之中。 若是他跌下,那石桿正巧會插入他的背脊之中。

不偏不倚,正巧是心臟的位置。

一桿致命,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已成定局。

水月然冷然一笑,手掌一翻,一塊石頭飛射而出,直擊朱英偉的頭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