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鬼系秘術,以鬼氣隔絕一切氣息外泄,當然也只有金丹以及之上修為鬼修才能做到。」

「之前那小旗召喚出來甲士是為何物?」

那甲士雖然消散,但也只是葉嘯天修為不足,無法發揮出甲士的全部實力。

「森羅,鬼夜叉,,一種不死不滅的鬼物。」

「那盾牌呢?」

這樣一問一答,葉嘯天很痛快的回答。

葉默心中卻泛起無邊巨浪。

好在來之前葉默天魁霸體訣突破,擁有遠超普通金丹修士的巨力,九階法術嫻熟,五行顛倒劍陣威力無敵,再加上繁星漫天決。

換成其他普通金丹中後期修士,只怕不是葉嘯天的對手。

鬼族似乎天生比人族修士更為強悍。準確來說,鬼族克制所有種族,除了雷修之外。

鬼修中最常見的御使陰魂之術,直接攻擊神識,元神。鬼魂附體,更是防不勝防。

更不要說,凡是鬼修,手中都有生魂煉製而成的法寶,陰毒無比。

可偏生還沒什麼好的剋制方法克制鬼修。

除非擁有雷系靈根,修鍊雷系法術才能較為強力的剋制。但是雷修數量非常少,在修士之中並不常見。

另外奪舍,召喚等手段數不勝數。

而且鬼修修鍊只要有靈魂,速度可以快出人族修仙者一倍還要多,隱匿手段更是層出不群,一旦盤踞某一地,很快所有生靈都要遭殃。

除了雷系法術,似乎所有法術在面對鬼修都不盡人意。

鬼修個體很強,但鬼族遭到天地壓制,天地間的陽氣極烈,天生就剋制了鬼修的生存。在烈日的照耀下,鬼族的實力會遭到持續和極大的削弱。

這也導致了,儘管鬼修很強,但鬼族在東海修仙界依舊是很邊緣的弱小力量,只能在一些陰暗的角落生存,根本無力和仙城同盟抗衡。

「我們做個交易如何?」

一番解釋之後,葉嘯天突然說道。

「交易?」

葉默挑挑眉頭。

「雖然我不知道你來邪修大本營所為何事,但有一點,以你仙盟城主的身份絕對不會長留此地。如果你幫我辦一件事情,我留在此地作為你的眼線,幫你效力,如何?」

葉嘯天道。

此話一出,葉默心中一動。

葉嘯天說的沒錯,他並不能長時間留在此地。

畢竟葉氏仙城離不開他,而那名黑衣人的事情,一時半會,恐怕也不會解決。

如果有人在此地作為他的耳目,確實是最好的方法。

葉嘯天見得葉默神動,心中欣喜,更加賣力的說道:「只要你能幫我這個忙,我願意交出一半鬼靈心火,永遠為奴為仆!」

此話一出,葉默臉上出現驚容。

鬼靈心火,乃是鬼修的核心之火,相當於人族金丹元神,如果一半被別人掌控,等於生死全部操控在那人手中,一念生一念死,從此不再是自由身。

「幫什麼忙?」

葉默沉吟一下,他似乎拒絕不了這樣的條件。

「進入萬鬼派,偷取萬鬼派的一件鬼系至寶輪迴靈池。」

「輪迴靈池?」

葉默不解,從未聽過。

「你可曾聽說,在幽冥之地,有一件天地聖物?」

「似乎有這說法,但是誰都沒見過。」

「那是真正的輪迴靈池,掌管天地間生靈的輪迴!不過,萬鬼派的這個是很小的輪迴池,威力不及億萬分之一,其實沒辦法進行輪迴,但是能讓失去肉身的鬼修重新恢復,也算是一件極品至寶了。」

說到這裡,葉嘯天臉上出現一絲慘然,「原本我不在這邪修大本營,當初正是打聽到萬鬼派有這樣一件小輪迴靈池的消息,才會來此地。我要復活我的伴侶。」

「這個忙,只怕我幫不上!」

葉默沉吟良久,緩緩搖頭。

「為何?」

葉嘯天心中一急,問道。

「萬鬼派乃是這邪修大本營的三大宗門之一,偷盜它的鎮宗之寶,一不小心,我自己也要折進去。收穫卻僅僅只是多了你這麼一個手下,不值。」

葉默搖頭。

當然,他對那座神秘的輪迴靈池,還是非常感興趣的。

「加上定魂珠,還有三粒元神丹呢?」

這已經是葉嘯天的全部身家,定魂珠還是他為了穩固道侶魂魄當日才不惜重金求購,至於元神丹,更是啟動輪迴靈池必不可少的東西。他手中有五枚,兩枚自己使用,只能剩下三枚。

算上他自己,葉嘯天可以說將所有賭注都押上了。

「為何不找此地的其它金丹鬼修試試?或許更有把握。」

葉默道。

「此事極為機密,不能出任何差池,這裡的鬼修我信不過,更可能把我出賣給萬鬼派,哪還有其他人可以選擇!?我更相信你這個仙盟城主,至少你不會把我賣給萬鬼派。就算只有萬分之一的希望,我都會賭上所有的一切。只要能恢復妻子的肉身,就算是粉身碎骨又如何?」

葉嘯天臉上再次出現苦笑。

葉默不由默然,這葉嘯天也算是至情至性之人。

「你用完之後,那座小輪迴池歸我!」

「你真願意幫我?」

葉嘯天眼中滿滿的都是驚喜,不等得到葉默回答,突然猛哼一聲,隨後在他眉心飛出一點綠油油的火光。

而葉嘯天本人卻變得萎靡,甚至金丹中期的修為掉落金丹前期。

「這就是鬼靈心火?」

葉默有些好奇,這火焰不算是很大,但對鬼修來說至關重要。

「正是,只要掌握這火焰,我的生死就在你的操控中。」

葉嘯天臉上帶著慘然。

葉默微微一愣。

沒想到為了取信自己,葉嘯天居然這樣做。

按照他所知道的消息,鬼靈心火其實只要一成就足以控制一個鬼修。過半,生死就在掌握鬼靈心火之人的手中。

葉默的神念微微一動,那鬼靈心火脫離葉嘯天的掌控,進入葉默的泥宮丸。

綠色鬼靈心火剛進入,就被八系劍丸包圍封印起來,隨時可以扼殺它。

葉默只要神識刺激鬼靈心火,就會讓葉嘯天生不如死。

「你在此地待的比我久,想必對萬鬼派了解甚多!把你知道的所有情況,跟我說下。」

葉默鄭重的說道。

「好!為了盜取萬鬼派的這件鎮派之寶,我早就準備了許久,在萬鬼派內潛伏……」

葉嘯天道。

話音還未落下,房間門突然被人踹開。

隨後嘎吱嘎吱的聲音響起,數十黑袍修士一擁而入。

「骨修?」

葉嘯天一驚,就要運功卻發現丹田之中空空,甚至就連身上鬼氣都在急速消散,整個人頹然坐在椅子上,體內氣力在飛速消散。

「哈哈,沒想到萬鬼派大名鼎鼎的葉副宗主,居然勾結外人窺視自家鎮宗之寶,你說我要是將消息傳出去,會有多少人相信?」

其中一個籠罩在黑袍下眼中閃著精芒的骨修大笑。

「金丹骨修?」

葉默微微皺眉,不過沒有輕舉妄動,而是露出一副跟葉嘯天一樣的神情,同時他心中微微一驚。

沒想到葉嘯天居然是萬鬼派的副宗主,也算是位高權重,肯定是為了盜寶下了極深的功夫。

「馬千元?果然是你這個卑鄙的傢伙,別忘了,這是萬鬼派的地盤!」

葉嘯天惡狠狠的說道。

只不過他實力大降,色厲內荏,起不到任何作用。

「我卑鄙怎麼了?我就算是卑鄙,對於靈骨宗那是忠心耿耿,可你這個萬鬼派的副宗主居然勾結外人算計自己宗門,嘖嘖,還真是膽子夠大的。」

馬千元那難聽的聲音再次響起。

「混賬,暗中下毒手,算什麼本事!」

葉嘯天大聲咒罵,身子不斷掙扎,卻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聲明:本文內容為轉載作品,內容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與三江閣()無關,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三?手打更新網([?三][?江][?閣]

)-「別費勁了,難道你沒聽過蠱修的萬靜寂寥?好好享受死亡前的恐懼,學學你的同伴,他多麼淡定。」

馬千元隨後將目光放在葉默身上。

葉嘯天絕望的放棄了掙扎。

萬靜寂寥,那可是蠱修赫赫有名的毒藥,能悄無聲息間化掉元嬰之下所有修者的真元和法力,而且還會不斷侵蝕骨骼,最終變成一灘軟肉。此等毒藥是毒系至寶。

「小子,六天前,你是不是在大本營東端生魂宗城池酒館中打死了一名骨修?」

「你是那人的同夥?」

葉默道。

他還以為這群骨修找自己是因為什麼,現在看起來是因為之前酒館的事情。

「明白就好!兄弟們,送他上路!」

馬千元哈哈大笑兩聲,大手一揮,身旁眾築基期的骨修齊亮出鬼刃,獰笑著朝葉默圍上來。

馬千元卻笑著退到一邊。

這邊的事情解決后,他再帶著葉嘯天到萬鬼派,想必門主一定很樂意看到萬鬼派丟這麼大的人,到時候恐怕自己地位還要再提提。

一道亮光閃過,一柄鬼頭大刀直接朝著葉默腦袋砍去。

馬千元似乎已經看到門主誇獎自己,門內那些老對手羨慕嫉妒恨的眼神,沒想到偶然遇到葉嘯天這個萬鬼派的副宗主叛徒,居然成就了自己。

馬千元真想仰天狂笑三聲,來表達自己心中的激動。

鬼頭大刀落下瞬間,在馬千元得意,葉嘯天悲憤之時,原本臉色煞白,沒有任何行動能力的葉默突然從座椅上消失。

「什麼?」

那名揮動鬼刀的黑袍骨修,那明亮的兩團鬼火猛然亮起,驚駭呼之欲出。

「砰、砰、砰!」

還沒等馬千元回神,碰撞之聲不斷響起,隨後他的那些隨從一個個全部飛出,而後化為粉末,空留一堆堆黑袍證明他們存在過。

連同它們體內的鬼火,一同徹底湮滅。

「這……這……怎麼回事?」

馬千元腳步在不斷後退,震驚的打顫,顎骨發出嘎登嘎登的聲音。

很快,背後傳來一個冰涼的聲音。

「你之前好像很得意?」

葉默身形出現在馬千元的身後,一步步朝著馬千元走去。

「你……你……你……為什麼萬靜寂寥對你無用?別……別過來……我是靈骨宗的堂主,你要是敢對我下手,靈骨宗不會放過你……」

馬千元心中雖然不斷叫囂要給葉默點好看,可是骨手哆哆嗦嗦連法決都捏不出來,更別提反擊了。

他有點想不通,這萬靜寂寥是他親手放的,眼睜睜的看著兩人服下,可為何葉默沒事。

但不管如何,此時將性命保住才是最要緊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