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等級壓制,魂獸中不可逾越的天階,所以我的體術任何人都要承受!」似乎是怕王動不放心,無影再次衝上去時開口道。

王動微微一笑,滿意的點了點頭,如此一來他終於可以放開手腳了。

「來吧,一決勝負吧!」

王動雙眼戰意濃濃,氣沖霄漢的刀氣撕裂了長空,從未有過如此戰力,這幅身體從未如此酣暢。

武魂在顫抖,他的身體裂紋密布,沒一層金色的符文拉扯在一起。

但是他並不在乎,成也太歲,敗也太歲,這一戰不可避免!


本書首發於看書惘

… 「吼!」

人形兵器張口,一道極光射出,光線所過之處如同末世毀滅,腐朽之力摧枯拉朽摧毀一切。

「戰!」

王動戰意沖霄,沒有絲毫退縮,避開光束,一個瞬步直接來到了人形兵器的頭頂,在他手中同樣有一把刀,那是一身魂力和靈力凝聚而成,對於太歲殺傷力極大。

長刀落下,天空黯淡,這一刀幾乎撕開了虛空。

但是就在長刀即將劈開人形兵器的剎那,它卻突然消失了,下一刻已經站在百步開外,手中長刀刀握,擺出了和王動一模一樣的姿勢。

「這是……瞬步?」王動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哪裡是模仿啊,簡直就是複製升級,不僅將他的招式完完全全的般了過去,甚至威力還翻倍了。

他知道,現在的對手已經不再是行屍走肉一般的肉芝了,但是已經產生了自我保護意識的太歲。

太歲這種東西屬於逆天之物,受天妒,一般情況下不可能產生靈智,但是此時他不得不相信眼前的太歲已經不一樣了,淪落人間的無盡歲月,它產生了異變。

「凝聚肉芝,化成軀體,即便我現在劈開了人形兵器,估計也無法讓它停下來。」王動感受到一陣壓抑。

準確的說他的力量源自太歲,而且太歲還幫其承受了無盡代價,原本應該直接虛弱乃至崩潰才對,但是現在的情況卻是太歲遇強更強。

他彷佛在和一個加強版的自己戰鬥一般。

「鏗!」

火花四濺,王動和人形兵器力拚了一刀,直接被劈得倒栽下去,一頭扎進了一座山峰中。

他考慮到肉身承受的原因使用的是三十二倍刀,結果和人形兵器對上,對方居然是六十四倍刀,再翻一番就是百倍刀了。

倍刀的威力果然不是常理可以揣摩的,三十二倍刀和六十四倍刀看上去只是再翻了一倍而已,實際上卻是天壤之別。

兩者之間的差距無可比擬,六十四重道,六十四種變化,六十四道刀斬,這一跨度所要承受的壓力甚至可以在中途崩死自己。

「咔嚓!」

果然,天空中人形兵器從面部一道裂紋直接蔓延到手掌,即便是人形兵器看來也無法跨進百倍刀級別。

「殺!」

王動自然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一座山峰炸開,他雙手持刀從裡面飛了出來,人刀合一,在其身後留下一條刀道。

「噗!」

這一刀快到了極致,但是王動的刀卻在沒入人形兵器三寸之後再也無法寸進分毫。

那是一顆蓮花一樣的蘑菇,很小,但是卻很精細,這就是太歲。

他的刀夠鋒利,這一朵蓮菇也並非堅不可摧,但是在其周圍卻有無與倫比的腐朽。

王動臉上變色,他的刀腐朽了,靈氣枯竭直接崩斷。

他終於明白為何中了無盡代價之後太歲卻任何事情都沒有了,因為被這一股無上的腐朽之氣阻擋了,準確的說是延緩了。

並非代價沒有降臨,而是代價還在路上。

在被他劈開的人形兵器胸口,有他氣場熟悉的氣息,那是詛咒,噬魂的詛咒,來自上蒼的懲戒。

此時這些詛咒和腐朽攙和在一切不顧一切的朝著太歲奔去,它們在被腐朽不斷的削弱,但是威力依然不容忽視,降臨太歲身上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不得不說太歲絕對的逆天,居然可以延緩上蒼的懲戒,不過王動卻沒打算讓等待下去,這是他唯一的機會,上蒼懲戒和他有著必然的聯繫,只要他使用出超過極限的力量,到時候必將再次出發噬魂,他就不行那個時候太歲還能夠抵擋。

「嗤!」

又是一刀,人形兵器殺氣肆掠,凡是王動使用過的招式必定加倍奉還,即便是王動現在的實力依然被打得節節敗退,一聲長袍早已化作了布條,身上的傷勢更是數都數不過來。

不過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發現自己現在的肉身居然可以像農己一樣,依靠自身肌肉的強橫來阻止血液的流逝。

這絕對是一個強大的技能,對於戰陣廝殺保存體力有著天大的優勢,同樣的傷勢,能夠堅持到最後的絕對是他。

但是現在的情形卻不一樣,因為對手是太歲,並非有血有肉的對手,而是一顆產生了朦朧靈智的植株。

「八荒火龍!」

王動魂力和靈力交織,再次展開瘋狂的攻擊,這一次更是動用了原本依靠醜女輔助才能夠施展出來的魂技,八荒火龍。

在以前八荒火龍還需要條件觸發,但是以他現在的實力卻能直接施展,而且他追求的就是到達極限,這樣才能夠再次觸發噬魂。

因果依然綁定,即便是天譴也不會降臨到他的身上,這一次雖然因他而起,但是惡果卻要被太歲所承受。

他不知道這是造化武魂的能力還是偶然,總之這將是他唯一翻身的機會,抓住生,抓不住就是死,非常的簡單。

「來吧,我就不行你能複製我的一切!」八條火龍騰空而起,一聲咆哮,震得天都快塌了。

下一刻八條火龍沖向了人形兵器,人形兵器顯然愣了一下,顯然這樣的招式似乎並不容易複製,但是下一刻令王動目瞪口呆的事情依然還是發生了。

在八條火龍即將轟殺人形兵器的剎那,地下突然衝起八條地龍,這八條龍白骨皚皚,居然是山谷下無盡的死屍和肉芝組成。


王動心驚,果然有些高等技能是太歲無法複製的,但是它卻依然造出了相似的東西,而且充滿了惡念。

「如同黑豬一樣,若是不能將這八條地龍化為灰燼,將產生無盡的怨念!」王動輕語,一眼就看出了厲害所在。

索性的是他剛好是高級鑒石師,一聲魂力無匹,此時更是連他自己都能嚇著。

「八荒!」

他雙手突然結印,複雜而迅猛,不過隨著手印越來越繁雜,他自身的氣息也出現了不穩定,到了最後甚至連手指都幾乎動彈不了。

他正在拼盡全力構造八荒圖,雖然他沒有完整的只是一張殘圖,但是構建起來依然是如此的困難。

「結!」

終於,隨著幾聲碎骨的聲音,一個古老而殘破的大陣被喚醒了,八條火龍回首,那原本黯淡的龍眼居然發出來璀璨的光芒。

「骯……」

火龍咆哮,寒顫長空,和白骨地龍廝殺到一起,這註定是一場惡戰,更是對雙發主陣者絕對的考驗。

「轟!」

一條火龍和地龍廝殺到一起,從天空中直接打到地面,而後翻滾,剎那間無數山峰崩塌,更是燃燒氣了無邊大火。

那不是一般的火,而是魂火和怨念之火,更本撲之不滅。

八條火龍,個個強大的離譜,但是要供應他們的能源卻幾乎榨乾了王動,這原本是幾乎達到宗級的醜女才能夠辦到的事情,現在卻被他強行支撐了起來。

「殺!」

不過王動並沒有就此而已的打算,而是吐著血再次拔出了長刀。

刀光劃破了長空,刀未至,刀氣已然撕裂了一切,沒有任何花俏。這毫無疑問是他最為艱難的一戰,但是這顯然還遠遠不夠,雖然太歲似乎遇到的困難,但是想要就此擊潰,顯然有些異想天開。

那就是一個加強版的自己,想要戰勝太歲,必須戰勝自己。

突破極限,再次突破,這才能有機會觸發天罰。

他目光冷冽,身體有些打顫,和人形兵器一刀劃過,再次站立在地上忍不住一陣搖晃。

「嘿嘿……可惜了,力量終究是借的,不是自己的,這麼快就要還了嗎?」王動輕語,他已經感覺到自身開始虛弱,這是噬魂的後遺症發作的前兆。

突然間獲得超脫的力量,沒有任何代價是不可能的,即便天罰被太歲所承受,但是他的身體卻也承受不了,開始出現極限。

原本裂開的機體終於開始擴大,那拉扯著肉身的金絲黯淡了下去,而且王動的皮膚也如同老人一般開始枯萎,變得如同老樹皮一般。


「最後一搏了!」

王動慘笑,弱,還是自己太弱的原因,即便獲得了無窮的力量,他卻根本無法完全發揮出來,就好比六十四倍刀,若是他強行施展出來後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敵人還沒劈中,自己就在被刀氣崩死了。

所以他一直處在下風,太歲的肆無忌憚是他所不能的。

「吼!」

地面上早已沒有一處完好之地,八荒火龍在陣中發揮出來超常的實力,不斷的撕裂地龍,奈何太歲力量源源不斷,開始瘋狂的產生地龍,一時間地面上居然出現了上百頭地龍開始圍攻八荒火龍。

終於,大陣搖曳,有一頭火龍稍稍黯淡便被數十頭地龍撲倒,在一群山嶽的倒塌下被掩埋,再也沒能站起來。

「骯……」

又是一聲怒吼,王動回頭,又一條火龍不甘的倒下了,化作熊熊烈焰點燃了周邊所有的地龍。

伴隨著兩條火龍的倒下,地上亮起的八荒陣黯淡了一些,其中兩個角更是直接炸開,不復存在。

本文來自看書蛧小說

… 「吼……」

最後一條火龍不甘的倒下了,八荒陣轟然碎裂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剩下了數十頭地龍,他們都是由肉芝組成,極難殺死,關鍵是他們擁有了火龍的戰鬥技能。

「轟!」

山崩地裂,王動不斷的閃避, 甜蜜來襲,專寵偽裝小蘿莉! ,他已經行將朽木,一身的生機在流逝,即便因果已經被太歲所承受,但是這份力量的擁有,也是他必須償還的。

若是他沒有展開如此狂暴的大戰,無論如何也不至於自身崩裂,但是現在卻已經只是時間的問題。

他的身體現在完全依靠融入體內的逐鹿刀精髓牽連在一起,那金色的絲條就是他最後的堅持了。

「終於還是無力回天嗎?」王動慘笑。

到現在為止,他不止一次出刀,但是沒有一次劈開了人形兵器,那股腐朽之力以他的實力根本無法突破。

「最後一搏了!」

王動突然閉上了雙眼,剎那間這片天地彷佛突然寧靜了,王動全身發光,萬丈光華射出,一直盤坐於紫府之中的造化武魂終於動了。

這是由他所控制的武魂,造化武魂第一次隨著他的意志而動。


「唰!」

一雙眸子睜開,彷佛包含了這世間所有的變化,王動感覺現在的武魂就是自己,意志所向暢快淋漓。

「轟隆隆……」

天宮升起,生死二氣交織仿若開天闢地,這一刻天宮彷佛被激活了一般,裡面居然能聽見龍呤九天,鳳凰浴火長鳴。

這絕對是一副驚人的異象,從他開啟紫府天宮自始至終都陳如死水,但是現在一切都變了,天宮如同有了生命一般和他緊緊相連。

天宮嗡鳴,生死二氣垂落而下,紫府終於成為了他最強的底牌,這是一次蛻變只要能夠活下來,說不定可以一步登天成就武尊之位。

那才是強者之路的開始,一切的天塹都是從這裡拉開的。

王動不顧一切的催動紫府,宮門轟然大開,伴隨著一聲咆哮,饕餮來到了宮門前,它並沒有踏出宮門,但是那張嘴卻張開比宮門還大。

「吼!」

饕餮咆哮,天宮頂端直接出現一個超級漩渦,這是靈氣極速彙集才會產生的異象。

但是饕餮出手顯然不會如此簡單,這一聲咆哮是沖著人形兵器去的,對於靈氣的吞噬只是其次罷了。

美女總裁的近身狂醫 ,那是吞噬的異變,擁有吞噬所沒有的殺傷力,源自吞噬,但是卻是一條不歸的殺戮之路。

「轟!」


原本只是聲波,但是在咆哮聲傳開的剎那卻形成了黑暗光柱,所有的靈氣並沒有彙集到紫府,反而是瞬間附著到黑色的光柱上面,剎那間荒蕪之力如同長虹貫日一般穿透了人形兵器。

「好!」王動大驚,沒想到饕餮威力如此恐怖,難怪一直有傳聞,饕餮一吼可吞日月,以前他還不信,到那時現在他卻有些動搖了。

不過人形兵器雖然被貫穿,但是卻並沒有潰散,原本荒蕪之力附著到它的身體上在不斷的消散它的軀體,卻被它將那部分軀體直接分離了出來。

這具肉身只是整個山谷肉芝凝聚而成,是靈王軍和鐵流衛上前精靈的精血灌溉,肉芝根本無窮無盡,損失一點半點完全沒有影響。

「不行,必須直接打敗太歲!」王動雙眼微眯,他不止一次殺到人形兵器近前,這一次更是直接重創,但是無論受到多大的創傷,他發現這都是徒然的,人形兵器屬於不死不滅,想要結束只有直擊太歲。

「既然如此就打破人形兵器的瞬間將太歲拉進了紫府中,我就不信在紫府一戰我還能敗!」王動狠狠道。

說做就做,他手中長刀再現,這一次他放開了一切,不顧一切的朝著人形兵器殺了過去。

兩把長刀驚鴻,刀光劍影密布天空,王動的身影快到看不見,但是人形兵器的速度更快,一時間兩把長刀不斷的碰撞不斷的錯身。

眨眼間他們就打了數百回合,王動氣喘吁吁,被自己的招式逼到這個地步是在是狼狽至極,這還不算什麼若是人形兵器使出六十四倍刀他根本不敢與之對抗,那份力道足矣崩潰他的肉身。

「鏗!」

刀光四射,在天空中碰撞出璀璨的火花,這不是一般的對決,而是兩種極道意志的對決,王動的極限就是人形兵器的即便。

「原來如此!」王動意動,知道應該怎麼做了,從一開始他就不敢和人形兵器對轟,特別是巔峰力量對決的時候每次都是盡量的避開,以至於一直處以下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