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怎麼可能?」

那人突然被攔住,本能的一驚,旋即,臉上本能的露出喜色。

「哈哈,這可是你自己找死!」那人驚喜的喊了一聲,立刻就揮刀朝葉一鳴劈斬過去。

在他想來,葉一鳴的實力增加再多,也只是神將一重的實力,失去陣法加持,憑他神將五重實力又豈會不敵?

卻不知,他沒有及時轉身逃離,卻讓葉一鳴更加欣喜。

神將一重與神將五重的實力差距就這麼難以追上嗎?

動用血神九變后,他的實力可是翻倍增長,雖然隨著實力進入神級之後,這種翻倍已經不足以應對越級挑戰。

可這種不足,卻不是對於這種級別的天元神國神將而言。

在系統的加持下,即使神將一重實力,也不比普通神將三四重的天元神國戰士實力差,此時此刻,又其實這名神將五重的敵人可以比擬?

「重峰!」

葉一鳴出手就是八劍式,本就偏向重砍的一劍在血神九變的加持下,讓得那名天元神國戰士心中隱隱升起一陣生死邊緣的念頭。

「這怎麼可能?」

那名天元神國戰士心中驚駭剛起,刀兵就已相見。

「嘣!」地一聲脆響傳出,那名天元神國戰士的大刀立刻就向自己的頭頂壓了下去。

「不!這絕對不可能,我是在做夢嗎?」

身為天元神國神將境強者,他這一生對事情的懷疑,恐怕都比不上今天多。

葉一鳴給予他們的驚訝實在太多太多。

但可惜,無論他心中再怎麼不信或者後悔,也不可能阻擋葉一鳴的攻勢。

重峰一劍落下的瞬息,就壓著那名天元神國神將的長刀砸到自己頭上。

「嘭!」地一道爆裂聲傳出。

那名天元神國神將的頭顱就如同西瓜般爆裂開來。

不過,那人畢竟是神將五重的強者,頭顱雖然爆裂,身上的生機卻也沒有瞬間消散,反而朝著一側逃了出去。

這樣剩下的兩名天元神國神將心中都是一驚。

頭顱都爆裂了,身體竟然還本著逃跑的念頭,葉一鳴的實力究竟有多強大啊,竟然能把他嚇成這樣?

心中雖然作此感想,兩人與葉一鳴對敵的想法卻也全部消散不見。

「逃!我們不是這人的對手。」

「我不能死,我可是薛席府主的外孫,只要我能度過這次神國之戰浩劫回到神國,就能成為無數人崇拜的偶像,將來的仕途也不可限量,逃,我一定要逃掉!」

兩人不分方向,驟然散開。

葉一鳴的實力本就是靠血神九變提升起來,就算能夠斬殺其一,也絕對沒時間去追擊另一人。

可隨後,讓他詫異莫名的一幕就出現在眼前。

其中一人為了躲避自己,竟然照直朝著葉林天等人沖了過去。

這…這就是傳說中的作死嗎?

葉一鳴心念電轉,就立刻朝另外一人追了上去。

僅僅霎那的差距,葉一鳴在血神九變的狀態下很快就追上那人。

結果不言而喻,那人一心想著逃跑,早已失去與葉一鳴交戰的心思,被葉一鳴一劍砍去人頭。

轉身迴轉后,這才發現逃進葉林天站圈中的那名天元神國神將強者竟然被打得左支右拙,似乎隨時都會隕落一般。

「這是什麼狀況?」饒是葉一鳴心思運轉極快,卻也無法看透眼前這一幕。

難道說,逃到葉林天九人站圈中的那人只是個廢物?

可,即使是廢物,也是神將四重的強者啊!

想罷,葉一鳴就朝那人沖了過去。

「把他交給我來!」葉一鳴大喝一聲,對於這種待宰的經驗值,他可沒有放過的打算。

然而。

葉一鳴喊聲出口,葉林天幾人的的確確將攻擊減緩下來。

可那人卻被葉一鳴的聲音引得回過頭來,當他看到葉一鳴的瞬間,一雙瞳孔竟然突然擴散開來,嘴角流出一股綠色散發著惡臭味道的液體。

竟然被嚇破膽,死了?

葉一鳴和葉林天等人面面相覷,完全無法想象這位神將四重的強者心理素質為何會這麼差。

卻不知,他們這種想法若是被那名神將四重的強者得知的話,一定會被氣活過來,指著葉一鳴等人的鼻子罵道:「你們特么的以為老子的膽子就那麼小嗎?還不是葉一鳴這個變態跟個殺神似的,不但藉助陣法力量殺了宏宇統領,更能不靠陣法加持斬殺神將五重強者,才會讓我這樣嗎?」

無論如何,既然這名神將四重的強者已死,葉一鳴也不在意這人能夠給予的那些神源值了。

回頭朝依舊勢均力敵對戰的葉瑤瑤那邊看了一眼,這才放心下來。

「守護我突破。」

葉一鳴朝眾人喊了一聲,就開始嚴查這次戰鬥所帶來的收穫。

宿主:葉一鳴。

修為:神將境一重(消耗30000神源值可升至神將境二重。)

血脈:陰陽神火之體、血神之脈。

功法:諸天造化決、蠻力神訣、聚靈訣。

天賦技能:神噬、神國、血神九變。

技能:陰陽神火、八劍式。

神源值:377000

裝備:仙靈戒。

當他看到神源值的數量后,即使葉一鳴有心裡準備也被嚇了一跳。

三十七萬七千神源值,我剛才殺的那些人竟然價值這麼多神源值嗎?

驚喜過後,葉一鳴立刻心中默念起來:「升級!」

「系統提示:宿主實力提升到神將二重,消耗神源值30000剩餘神源值347000,需消耗34000神源值可提升至神將三重。」

「系統提示:宿主實力提升到神將三重,消耗神源值34000剩餘神源值313000,需消耗40000神源值可提升至神將四重。」

「系統提示:宿主實力提升到神將四重,消耗神源值40000剩餘神源值273000,需消耗47000神源值可提升至神將五重。」

……

……

「系統提示:宿主實力提升到神將八重,消耗神源值70000剩餘神源值17000,需消耗90000神源值可提升至神將九重。」

隨著最後一道系統提示聲音在腦海中響起,葉一鳴興奮的同時眉頭卻也深深的皺了起來。

從神將七重提升到神將八重才用了七萬神源值而已,可從神將八重提升到神將九重,竟然一下子就增加了兩萬神源值之多。

且,隨著他的實力提升,之後再殺戮時,神源值增長將會變得極為緩慢。

心中雖然如是感想,可他也知道系統不可能讓自己無期限的積攢經驗值,若不提升的話,指不定會不會今後殺人都將沒有神源值增加。

這麼一想,他的心中才安慰一些。

卻不知,他的這種想法若被人知曉的話,恐怕會第一時間過來找他拚命。

別人在神將境界提升一重,往往都要數十數百年閉關才行,可他倒好,只是越級殺了十八個人,實力就從神將一重暴增到神將八重,這傢伙竟然還不知足。

很快,葉一鳴就收斂起心神。

經過這次連續提升后,再想拿神源值雖然會變得困難,可天元神國的敵人卻還有八十多人,他有信心完成神國之戰後,將實力穩穩的提升到神君境界。

同樣,也只有將實力快速提升到神君,他才能更好的守護神國發展。

若是不然,身為神國之主的他,在面對神國困難的時候卻要靠鳳凝霜和葉瑤瑤保護自己,他想想都難以接受。

旋即,他的目光就望向嵇嵐。

此人雖是神君三重強者,戰鬥經驗卻明顯不足,且喜歡耍一些只能消耗神力的無用技能,讓他兩眼放光。

連續升級后,血神九變帶來的虛弱已經被實力提升衝散,他便再次喊道:「十方戰陣!」

「是!」

葉一鳴一次提升就是數個等級的事情,葉林天等人已經習以為常,聽到他的喊聲立刻就帶人與葉一鳴將十方戰陣組建起來。

只不過,經過之前實力連續暴增后,十方戰陣給葉一鳴帶來的實力增長明顯減弱很多。

在他感覺,如今實力也只有神將巔峰左右。

「看來想要正面對戰嵇嵐還是有些困難。」葉一鳴嘆息一聲,不過他是與葉瑤瑤聯手對敵,倒也放心許多。

戰陣組建完成,葉一鳴就迫不及待的朝嵇嵐沖了過去。

「嗯?」

嵇嵐這才發現滿地的天元神國戰士屍體,瞳孔猛地收縮一下,再看葉一鳴的時候,卻更加驚駭地喊道:「神將八重,這怎麼可能?」

葉瑤瑤一直在全力對付嵇嵐,聽聞嵇嵐的喊聲,心中喜不勝收:哥哥的實力終於提升上來了。

旋即,趁著嵇嵐還沒反應過來之際,一招封魔大手印拍在嵇嵐胸前。

可她跟嵇嵐實力差距不小,這一掌雖然打得嵇嵐倒飛數十米,卻只能將其實力封印不過十分之一。

不要小看這十分之一。

若嵇嵐戰鬥經驗足夠的話,這十分之一倒是沒有什麼,可他的戰鬥經驗明顯不足,且喜歡研究一些無用功的武技,戰鬥力不過與葉瑤瑤齊平。

如今實力被封印十分之一,而葉瑤瑤這邊又迎來神將八重實力的葉一鳴這個強援,他與之一戰的想法瞬間消散大半。

憑我現在的實力很難收拾他們,不過我的大陣已經展開,其他地方的戰鬥應該不會這麼差,至少也能殺他們三四十人。

我就暫且先退,等實力恢復過來,再帶大隊人馬過來將他們斬殺。

心念電轉,嵇嵐就準備逃跑,可嘴上卻絲毫不肯認輸,高喝一聲:「沒想到你們兩個小娃娃還有點本事,今天老夫就先饒你們一命,下次見面時再來收取!」

「媽的,不裝逼你會死啊?」

葉一鳴冷笑一聲,手中長劍一抖,天荒之技就已用出。

這一招雖然不足以傷到嵇嵐,可葉瑤瑤卻也迎了上來,嵇嵐哪裡還敢交手,身影一轉就朝遠方飛了出去。

不得不說,嵇嵐戰鬥力不足,可逃跑的速度卻讓一般神君三重強者駭然。

看著他逃跑的速度,就連葉瑤瑤都升不起一點追擊的想法。

「哼!這個老不死的東西,逃跑的能力可真是厲害!」葉瑤瑤眼中滿滿的鄙夷之色,可看她緊握的雙拳,顯然還沒有打夠。

這讓葉一鳴連連苦笑起來。

拍拍她的小腦袋,笑道:「反正神國之戰才剛剛開始,就先讓他躲幾天,等我們把他的走狗斬殺殆盡之後,他就算不想出來也不行。」

「那倒是。」

葉瑤瑤嘻嘻一笑,舔著嘴唇道:「神國之戰的最後一個時辰所有人都會被天道力量聚攏在一起,那時候想必哥哥也能將實力提升到神君境界,我們兩個神君強者一起上,看他還能往哪裡跑,嘻嘻。」

葉一鳴苦笑著拍拍她的肩膀。

自己現在實力不足,需要靠葉瑤瑤幫他攔住嵇嵐,可等他實力達到神君之境后,區區一個嵇嵐哪裡還用得著葉瑤瑤幫手?

當然,這話他可不敢當著葉瑤瑤說出來。

不然以葉瑤瑤那脾氣,還不當場跟他翻臉?

旋即,葉一鳴就說道:「既然那個愛裝逼的老傢伙往南方逃跑,那邊應該沒有戰場,我們就往北方尋找把,由外而內,將這座山翻一遍。」(未完待續。) 「好啊,好啊!把天元神國的人殺乾淨,嘻嘻。」葉瑤瑤本就是那種閑熱鬧不夠大的性格,連忙拍手叫好。

這倒讓葉林天等人臉上露出一絲安慰。

有天元神國這麼多人等著殺,這位小祖宗回去之後應該能安生一段時間了吧?

葉一鳴並不知道葉林天等人的想法,其實就算知道他也會一笑置之,兩世以來,他只有這一個妹妹,自然會什麼事都向著小瑤瑤。

做出決定,葉一鳴立刻就帶人朝著北方搜尋開來。

轉眼就是大半個時辰。

這大半個時辰中,沒走上一段路,就能遇到一道空間屏障,這顯然就是嵇嵐這座大陣的困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