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得多少錢?!」

楊戩見此人一臉陰險的笑容看著自己,不由的咽了下口水。

「不收錢。」直接把手機扔到了楊戩手中微笑道。

「不收錢?!」他有些不敢置信,世界上哪有天上掉餡餅這種好事,而且看他笑的樣子絕對不可能如此簡單。

顧風故作深沉,雙手負背緩緩走著,輕咳幾聲:「咳咳…在下確實有一事請二郎真君幫忙,不知能否答應?」

「你說,只要楊某能做到的,定不負所托。」

楊戩心中竊喜,只是幫個忙這種事情肯定比錢划算。

畢竟最近玉帝要求天庭要節省開支,學習人間克勤克儉,連他們的俸祿都大打折扣,日子實在難過啊。

「我雖然是個生意人,但是本事低微,經常受人間一些小妖小怪的騷擾,聽聞二郎真君的本領高強,能否傳授幾招?」

顧風一字一句的說著,從菩提祖師那弄到的五雷咒和五雷轟頂雖然好,但技多不壓身,多學點總歸是好的。

「就這?」楊戩詫異道,教點法術這有什麼難得,正準備施展時卻被顧風攔住打斷,笑道:「我想學的不是普通法術,乃八九玄功,不知真君可否割愛?」

他聽聞此為神功,如若是神功修成九轉,元神不滅則肉身不死,元神遁走可保無虞,肉身便可以無限復生,再加上迎風變化,堪稱不死不滅。

此等逆天功法在闡教中所會之人並不多,他要是能學到,實力自當大幅度提升。

「這…」

楊戩之前的興奮顯然被打斷,一臉猶豫不決的沉默起來。

「往後所有的聯網費用一併給真君免去,若再出新款手機也一併送於。」

顧風見他還有些猶豫,加大了籌碼,畢竟這些事情對他來說只是撓痒痒般的小事。

思慮片刻后,楊戩神情嚴肅看著他,沉聲道:「我可以教你八九玄功前部分,也足以對你受益終生了,後半部分恕在下真的不能傳授,我在師傅前發過誓。」

「行,沒問題。」

顧風見他答應,立馬喜笑顏開,只要能學到這種神功哪怕只有一半都能讓他實力飛漲。

……

接下來的幾日,楊戩都在傲月山教他八九玄功的運功方式和經脈運行。

見顧風盤坐于山前,體外金光流轉,宛如一尊雕像般一動不動。

「你確實天賦異稟啊,僅僅只是花了三天時間就達到八九玄功的第一轉,實在令我嘆為觀止。」

楊戩不由的豎起大拇指讚歎道,當初他練成第一轉可花費了整整一年的時間。

「咳咳…真君過獎了。」

「對了,此次前來除了買手機外還有一件事找你。」楊戩忽然想起什麼,低聲道。

「何事?」顧風皺眉,看他的神情似乎不是什麼好事啊。

「玉帝特派我來召見你。」

「不去…」顧風考慮都沒考慮直接拒絕了,讓他去見仙界大佬,那不是送人頭么?

萬一人家看你不順眼,直接把他處死呢?

跟這種高層見面,他非常不喜歡。

「你不能拒絕,這是玉帝的召見,不然就是違抗天命了。」

楊戩急切道,天條有明確規定,這可是死罪。

額…

顧風無奈,這可如何是好?

輕嘆了口氣,問道:「玉帝為何要見我?」

「好像是因為手機信號的問題,仙界上面信號微弱,經常信息都發不出去。」楊戩解釋了一句。

顧風豁然,原來是因為這個,仙界沒有基站,只能依靠人間所發射出的信號來連接,而人間距離仙界甚遠,自然微弱。

「行吧,那便去一趟。」

畢竟是天命,他目前也沒有這個能力去違抗,大不了仙界建一座基站就行了。

「但你切記不要亂說話,仙界不比人間,稍微一個錯誤都是萬劫不復的下場。」楊戩提醒了他一句,要是死了以後誰給他換新款手機?

顧風點點頭,這一點他自然知道。

……

南天門外雲霧繚繞,看守的天兵天將宛如石像一般站立著絲毫不動,而南天門上琉璃造就;明幌幌,寶玉妝成。

左右兩邊都是大石柱,製作精良,仙氣逼人,加上雲霧繚繞,簡直如同人間仙境。

隨著倆道身影的落下,顧風還是頭一次見如此金碧輝煌的地方,不愧是仙界。新書期求不養書,追讀一下,有利於作者到時候排推薦位,可以上架再養。

跪求高富帥讀者們,有啥條件隨便開

《我在萬界賣手機》跪求 「你在這裡稍等一下,我進去稟明玉帝先。」

顧風點點頭,見楊戩已經走進了南天門內,而那些天兵天將都紛紛向他行禮,可見他在天庭的地位很高。

二郎神沒有回來之前顧風也不到處亂跑,只能乖乖的待在南天門外,坐在雲朵之上,姚望著一望無際的雲霄。

不時的還看見一些仙家進進出出的,只是他都不認識。

等了接近半小時左右,他有些煩躁起來,進去稟告需要這麼久?

此時南天門內走出一個熟悉的身影,顧風定睛一看,頓時眼前一亮站起身來。

「龍女妹妹,沒想到又見面了。」

他一臉笑意的揮著手打招呼,上次在普陀山見過一次,只是不知道她怎麼會來天庭。

此時她依舊一襲白色衣裳,粉嫩的臉蛋上一抹胭脂紅般的淡妝,一頭青絲高高盤起。

但顯然龍女並不甩他,只是冷冰冰的拉著一張臉,若無其事的從他身旁走過。

「這年紀不大,脾氣還這麼不好。」

顧風見人家不理睬他,也沒有死皮賴臉跟過去,只是嘴裡念叨了一句。

誰知龍女聽見這一句話反而停下了腳步,微微回過頭,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淡聲道:「我做你祖宗都行!」

不等他接話,龍女已經踏著祥雲離開。

只留下顧風一人在原地摸了摸鼻子,雖然他知道龍女年紀不會小,但外貌看起來只有十二三歲的樣子。

還是實難想象她能說出這麼一句話。

啪啪…

「兄弟,你厲害啊,連菩薩跟前是人都敢調戲!」

聞聲回頭望去,不知何時,一位外面十六七歲的俊美少年已經站在他身後,正拍手叫好。

「你…不會是哪吒吧?!」

顧風詫異道,看這個人的打扮,脖子戴蓮花,腰系荷葉裙,頂上揪巾光燦爛,水合袍束虎龍紋,四肢腕上各套一箍環兒。

發梳護囟門,總角雙髻頭,系頭繩束髮,光著兩赤腳,怎麼看都是一張娃娃臉。

「哦?你知道我?」

哪吒顯然有些意外,他在天庭的地位並不高,如今時間如流水,人間能記得哪吒三太子這個名字的人恐怕早已所剩無幾。

「那是當然,三太子的名號誰沒聽過。」

顧風一頓海誇,心中卻暗自己吐槽,你這個打扮除了哪吒還有誰?

媽咪:爹地說你是混蛋 「那龍女年紀比我還大上千把歲,你居然敢叫她妹妹,實屬讓兄弟我佩服!」

哪吒反倒有股幸災樂禍的表情偷笑道。

「你應該就是二郎真君所提到的顧風吧,我奉玉帝之命帶你前往瑤池覲見。」

見他不語,哪吒輕笑一聲再次說道,後轉身朝著南天門內走起。

顧風見此只能跟了上去,皺眉問道:「二郎真君呢?」

在這裡他並不敢直呼楊戩這個名字。

「他呀,哮天犬連續數日發燒不退,他趕著去太上老君那取仙丹救命,所以命我前來帶你覲見。」哪吒解釋了一句。

聽到這裡,他差點沒笑出來,神仙也會生病?這有些誇張了吧。

天庭共分三十六重天,而哪吒所說的瑤池則在第三十二重天的太極濛翳賈奕天,再之上就是太上老君煉丹的第三十三重天。

而通天教主住三十四重天,元始天尊住三十五重天,至於第三十六天的大羅天則是神人的境界了。

這裡是鴻鈞老祖的地盤,也只有他這個先天誕生的神才能居住在最上面的三十六重天。所謂的三十六天罡就是從三十六重天這個數中演變而來的。

看著雲霧繚繞的一層層雲端直達天際,顧風看向哪吒問道:「我們駕雲上去么?」

「不然呢?從這裡爬到第三十二重天可得一段時間,因為越往上,受到的阻力就越大,我可沒有二郎真君的本事能一下子飛上去。」

顧風沉思起來,這得爬到猴年馬月?

從口袋中取出了變形珠,既然駕雲會受到阻力,那就開個摩托車。

「變形-飛翔摩托車!」

手中玻璃珠大小的銀色鐵珠隨著顧風的甩出去,一輛鈦合金摩托車出現在了雲端上。

「這是什麼?!」

哪吒詫異,看起來像馬差不多的東西,可是金屬打造的。

「上車…上坐騎,哥帶你上三十二重天。」

轟轟…

顧風扭動著油門,震天般的響聲在這雲霧繚繞的天庭中響徹回蕩。

「這是坐騎?有駕雲快?」哪吒不敢置信的看著這所謂的坐騎,一般飛行快的坐騎他都見識過,可這是什麼東東?

「不想爬雲就上來。」

顧風不想過多解釋,因為說了他也聽不懂,轉過頭拍著後座道。

哪吒猶豫了片刻,優美的一躍上了摩托車。

轟轟…「抓緊了啊,掉下去我不負責。」

哪吒聽他說的挺認真的,下意識的捏住顧風的衣角。

嗖…

只見一道藍光瞬息間劃過長空,直衝雲霄。

啊啊…

哪吒根本沒想到速度會這麼快,剛飛沒一會直接從後座上掉了下去,落空接近幾千米的瞬間才駕起雲穩住,換其他一個普通人來早摔死了。

只見一道藍光沖了過來,顧風停在了他面前,聳聳肩無奈道:「我叫你抓穩你不聽。」

剛才他開始開到了最大的,60000公里/小時的時速,那速度簡直就和坐火箭一樣。

緩過神來的哪吒,剛才確實捏了一把汗,自從當神仙以來都沒有這麼刺激過了。

頓時興緻起來,反倒沒有責怪顧風,二話不說的坐回摩托車,拍著他的肩膀,「這次我抓穩了,再來!」

顧風低頭看著哪吒抓的部位,無奈道:「你是抓穩,但我怎麼駕駛啊?!」

見他把自己一整隻手都抓的緊緊的,真想一腳把他踹下去,他可不是基佬。

哪吒這才覺得這樣不好,抓著摩托車倆邊的鈦合金扶手,點點頭道:「行了,這次肯定是沒問題。」

轟轟…

「開車了!」

話聲剛落,飛翔摩托車再次化為藍光直衝雲霄。

……

「姐姐,你快看,那是什麼?」

第十一重的曜明宗飄天中,一位身著淡黃色衣裙,肌膚雪白如玉,身材凹凸有致的女子指著雲霄中一道如流星般閃過的藍光對著旁邊另外一位衣著相仿的女子,驚叫道。 「不能再上了!」

正開的起勁的顧風,忽然被哪吒叫停了。

顧風皺眉把摩托車停了下來,「為什麼?我看上面還能繼續上啊。」

仰頭望了下依舊一望無際的雲霄。

「這裡已經是第三十二重天了,再上就是太上老君的兜率宮了。」

哪吒從摩托車躍身跳了下來,解釋道。

顧風點點頭,看來差點飆過頭了,把摩托車重新轉化為變形珠收了起來。

「咦,坐騎呢?」

見摩托車忽然變成了一顆珠子,頓時詫異道,不過隨即肩膀湊了過來,細聲帶著笑容道:「老兄,你這坐騎不錯,要不借我玩幾天如何?」

「這可不行,哪有坐騎借別人的道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