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人是瘋子……」

「呼……」兩人聽得顯然很生氣,一下子將車舉高很多,車身搖晃起來,下一刻就要將車砸出去。

「別砸車,這車挺貴的,我出來就是。」陳陽蠻急切的說,咔嚓一聲落鎖開門下車,兩個女孩哪裡攔得住。

兩個人倒也說話算數,陳陽下車后,他們立即放棄對車的控制,前後將陳陽堵住陰森的說:「你是老實跟我走一趟,還是讓我們抓你走?」

強大的氣勢壓得陳陽雙腿發軟,竟然都是鍊氣期第7層高手,一個就有碾壓陳陽的實力現在一下出來兩個,陳陽更是一點機會沒有。

無奈苦笑說:「最近高手還真多,你們又是哪一派的?」

「這個你不用管,到地方就知道。」瘦高桿陰森的說,不透露一點信息,從他們身上也看不出是哪一派高手。

「我要是不去呢?」陳陽臉色不變。

「桀桀,不肯活著去,被我們打死帶過去也是一樣。」矮胖子奸笑,他們接到的命令可就是不留活口。

「上,不用廢話!」瘦高個卻是冷喝一聲,抬手一掌向陳陽打來。

只見他手掌雪白,仔細看竟然是一層冰霜,周圍氣溫瞬間下降幾十度,陰寒之氣頓時將陳陽罩住,陳陽只感覺身體沉重快要凍僵了。

咔嚓,他連忙抬手抵擋,竟然要打碎手臂一層薄冰才能動作。速度比平時慢了好幾倍。

第7層高手真是不可抵擋,實力至少是第6層的十倍以上。陳陽面對第6層高手麥刺還有反抗的能力,在他們面前是一點辦法沒有。

雙手剛舉起來又被冰凍,眼瞅著瘦高桿手掌就要拍在他身上,這一掌下去陳陽鐵定四分五裂。

即使這樣矮胖子也不圍觀,幾乎是同時出拳打向陳陽的後背。他拳頭帶來的依然是極度冰寒,兩人修鍊的都是同一門邪功。

前後夾擊陳陽更是沒有半點活命的機會,急切之間也顧不得掩飾,意念動作身體咔嚓聲中竟然憑空消失,一塊鵝卵石掉在地上。

啪,兩人收手不及拳掌擊打在一起,都是身體巨震,連退兩步才站住,臉上露出驚愕之色,茫然的問:「陳陽哪裡去了,他會瞬移術?」

「不可能,瞬移術可是出竅期才有的功法。」

「可人呢?」

「……」

兩人四處尋找沒有陳陽的蹤跡,並沒有發現掉在地上的鵝卵石,自然不會想到那是空間至寶陰陽界,陳陽已經藏身其中。兩張臉更加慘白,盯著車內的人說:「跑了和尚跑不了廟,先將這些人抓起來。」

「桀桀,原本我不想殺你們,但那小子不聽話,只好拿你們開刀。陳陽聽著,三分鐘不出現我們殺一個人,你說先殺誰?」

「這個胖子還是那個漂亮小妞?」

「桀桀桀,先殺胖子,小妞還可以玩一下,好幾個小時沒近女色了。」矮胖子奸笑。

「啊……怎麼辦?陳陽被他們打死啦!」沈舒瑤嚇得要命。

「陳陽沒事,但我死也不會被他們欺凌。」江新月卻是很決絕,都準備用自殺來保住貞潔。

「救命啊……陳陽不能光顧自己,我可不想死。」趙大寶卻是嚇得連聲驚叫,一點骨氣都沒有。

兩人傢伙更加的得意,伸手就要將趙大寶從車裡拉出去。

忽然一隻手擋在他們面前,一個比趙大寶瘦不了多少的身影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他們面前冷酷的說:「囂張夠了沒有,現在聽本帥哥說兩句。」

「……小胖子口氣不小,既然主動送死,我就先殺你。」兩人倒是一愣,被郝帥突然出現嚇著,但看到他只是一個未成年的大小孩,頓時又不在乎起來。 「就憑你們也配。」 最強上門狂婿 郝帥一臉不屑,昂著頭45度藐視他們。

兩人大怒,再次拳掌出擊,並不因為郝帥是小孩子便有惻隱之心,之前的寒氣沒有消除,現在更是雪上加霜,連旁邊的汽車上都結起一層寒霜。

郝帥卻是一動不動,等他們拳掌快打到身上時,這才出手,看起來很慢卻準確的抓住兩人拳掌,然後就像搓麵條一樣將兩人的手搓在一起。

然後是手臂,再然後是身體,直到將人變成一個整體圓球,他嗵嗵嗵將圓球按在地上拍打起來。

這場面趙大寶他們之前看過,郝帥打劉慶就是這樣,將人當球玩。

可劉慶只是個保安能力有限,眼前這兩個傢伙明顯是絕世高手,陳陽都被嚇跑,郝帥怎麼還是玩得這麼輕鬆,他到底什麼實力?

「師兄快說句話,這人球怎麼處理,不說我就拍死了。」郝帥輕鬆的說。

「哈哈,還是先留著審問一下。」陳陽乾笑聲傳來,人也從車那邊走出來,一邊走一邊活動著手腳脖子,咔咔咔的似乎剛解凍。

「那你拿去,我不玩了。」郝帥將人球往陳陽這邊一滾,便拍拍手拉開車門上車,就像做了一件很平常的事。

車內三人驚訝的瞪著他,特別是趙大寶,忍不住伸手在他手臂上捏一下,也是軟的,但這手怎麼如此有力?

「你是怎麼做到的,那兩個人可不簡單。」趙大寶好奇的問。

沈舒瑤也是連連點頭,很想聽到答案。

「兩個小毛賊不值一提,比這厲害百倍的我都收拾過。本帥哥到這裡來就是保護你們的。」郝帥神氣的說。摸出鏡子照自己的臉蛋。

這時陳陽也上了車,卻沒郝帥那麼輕鬆,依然不是扭動著脖子,顯然那裡還不太舒服。

江新月看得心疼,伸手在他脖子上按摩,關切的問:「沒受傷吧?」

「有點凍傷不嚴重,我說郝帥下次能不能第一時間出去,讓我白受半天罪,差點命都沒了。」陳陽向郝帥抱怨。

「我還不是想看看師兄功力有長進沒有,你還是這麼弱,真不應該。」郝帥一臉老成的感嘆,彷彿他才是師兄。

陳陽一陣無語,心說:「我能跟你比嗎?我是14歲才開始修鍊,又沒什麼天賦,能修鍊到現在這水平已經算是很努力。而你天生奇才,娘肚子里就在修鍊,上山時就是築基期高手,我怎麼跟你比……」

這些現在還不方便讓江新月等人聽到,陳陽催促趙大寶開車先回去。

回家后兩個女孩倒也沒多問,直接上樓去了,不知道她們會在私下的說點什麼。

趙大寶依舊是沒心沒肺的打開電視玩遊戲,郝帥同樣有事干,躲進自己房間學化妝。

要是外人看到這一家人,還真會奇怪,不過陳陽早已經習慣。也是回房洗漱一番后,便進入陰陽界,

此時裡面一群人都在葯園石屋前等著他,小黑居中坐在唯一的椅子上,莒三正在對胖瘦兩個俘虜搜身,遠處戴著刑具的麥刺正在葯園裡幹活。

「主人,這兩個傢伙身上果然藏著不好好東西,下品靈石十斤,中品靈石一斤,還有十幾萬的現金和五張銀行卡。各種藥物十幾瓶……」莒三看到陳陽出現,立即賣力的稟報。

之前陳陽將兩人收進來,他便進行全面搜刮。這已經成為莒三現在最喜歡乾的工作,他發現修真者身上都很有錢。

上次麥刺被抓進來,就從他身上搜刮到價值近一億的財富,現在這兩個傢伙功力更高,身上的財富顯然更多。雖然大部分錢都存在銀行卡里,但莒三並不擔心他們敢隱瞞密碼,他有一百種辦法讓他老實交代。

麥刺剛進來時很堅強,但在莒三的收拾下,也沒堅持住十天,便徹底屈服什麼都交代了,再也不敢反抗,每天老老實實的幹活。

「乾的不錯,這兩個人也有你負責,先查清楚底細。」陳陽點頭鼓勵一句。

「謝謝主人,我一定加倍努力,將他們管理好。」莒三更是大喜,跪下來磕頭謝恩,感覺自己越來越有地位,已經有三個手下了。

「主人,藏寶圖也破譯出來了,只是不太詳細,你還要拿出去對比一下看能不能查出具體位置。」莒三又拿出一疊紙給陳陽。

大部分紙張都是文字說明,最後一張紙上則是一幅地圖,陳陽一時也看不出是那個地方。這是一副山川河流的古代版地圖,跟現代地圖有很大區別。

「麥刺交代了,這件事是他單獨行動,跟丹心派無關,現在失蹤了丹心派估計也很難查到主人頭上。」莒三有說。

這倒是一個好消息,陳陽懸著幾天的心總算放下,只要丹心派不會大舉來犯,他就能應付得來。

正要再交代他們幾句,忽然意念一動,陳陽聽到外面敲門聲,連忙從陰陽界里退出來,敲門聲更加真切,輕緩有禮顯然不是趙大寶或者郝帥,他們兩人只會用拳頭砸。

陳陽打開門一看,竟然是江新月,她已經換上一套白底粉紅碎花的睡衣,雖然這睡衣有點保守,手腳都被遮得嚴嚴實實的。但陳陽還是看得眼紅耳熱,激動的招呼:「新月快進來,你這樣真美。」

江新月沒有拒絕,緩緩走進房間,在書桌前的椅子上坐下,那邊陳陽立即關上房門她也沒有阻止。

兩人同居這麼久,她可是第一次走進陳陽的卧室,雖然臉上很平靜,但陳陽還是能看出她眼神中的一絲羞澀。

「陳陽,以後像今晚這樣的危險是不是會很多?」江新月冷艷的臉上露出稍有的擔憂之色。

「那兩個人像鬼一樣來去無蹤,而你們的表現也讓我驚訝,你說我該怎麼辦?」

「放心吧!有我們在你不會有任何危險。」陳陽拍胸脯保證,知道這還不夠,跟著解釋說:「你說的不錯,這些都不是普通人,而是修真者,通俗的講就是修鍊出超能力的人。我和小帥也是修真者,趙大寶其實也算是,但他還沒有修鍊入門。」

「這個層面的鬥爭很激烈,但也沒你想象的那麼兇險,敵人雖然強大,但我們也不弱,都有足夠的自保能力。」 「我明白了,但是你還要小心。」江新月微點頭,看得出來她只是沒再問,心裡的擔憂並沒有減退。

陳陽看得心疼,走過去手扶著她肩膀說:「為了你我也會加倍努力,一定能強大起來,不受任何人欺負。」

能感受到江新月身體微顫,但並沒有掙脫,就那麼靜靜的坐在那裡,半響才說:「我也能修鍊嗎?」

「能,但等我先解決身體上的問題,就能幫助你修鍊。」陳陽很肯定的回答。

「你身體怎麼了?」江新月卻是一驚,連忙問。

「其實也沒什麼,我是天生的九陽絕脈不能近女色,不然早就能跟你陰陽雙修,幫你打通全身經絡進行修鍊。」陳陽解釋說。

「這……我會不會影響到你?」江新月還是很吃驚,她絕頂聰明陳陽才說一點,她就聯想到很多。

難怪自己跟他在一起總是若即若離,沈舒瑤故意用身體試探他,也是嚇得他狼狽而逃,之前擔心他身體有毛病,還真有這麼回事。

「呵呵,現在已經好很多了,等我功力修鍊到一定程度,就能化解九陽絕脈,那時候就是我能正式在一起的時候。」陳陽憨笑。

江新月俏臉一紅白他一眼說:「我可沒說嫁給你。」

嘴上這麼說,身體卻是悄然靠過來,頭貼在陳陽胸口展現出從沒有過的溫柔。以她冷艷的性格能做到這一點已經很難得,證明她心裡已經只有陳陽,容不下別人了。

美人在懷,此時陳陽卻是很平靜,這一刻竟然只有疼愛喜悅,而沒有情慾,輕撫著她的頭髮,陳陽覺得這才是嚮往已久的幸福。

這一晚他們聊了很久,陳陽向她講訴修真經歷,其中不乏門派秘聞,江新月也向他講訴著自己的童年,那麼的美好寧靜。兩人相處已經三個多月,現在才算是完全向對方敞開心扉,真正體會到戀愛的幸福。

不知不覺已經是下半夜三點多,江新月竟然靠在陳陽懷裡熟睡過去,陳陽不忍心驚醒她,輕輕抱著她放在床上,幫她蓋好被褥正準備去外面沙發上睡時,江新月卻是忽然翻身壓住了他的手臂,眼角竟然有一滴眼淚滾落。

這……

陳陽要不是知道她確實熟睡,還以為她是在故意留住自己,此時心裡只有無盡的疼愛,能體會到江新月內心深處的孤獨。

別看她出身顯赫,又掌管著大公司,但在外表光鮮冷艷下卻有著深深的孤獨,爸爸早逝,媽媽遠在國外,只有爺爺是真心疼愛她。

可爺爺年事已高又在外地,在這之前她的內心都是封閉的,用外表的堅強來掩蓋內心的孤獨和無助。到今晚才算真正接納陳陽,將他當成了依靠。

此時她眼角掛著淚,但臉上卻有著笑容,顯然做夢都很幸福。陳陽怎能打斷她,甚至都不想上床驚動她,而是蹲坐在床邊,任由著她枕著自己的手臂。

就這麼看著她,心裡都覺得甜蜜蜜的滿是幸福。

「呀!你們昨晚搞到一起啦!是不是太快了點,江新月你墮落了……」朦朧中陳陽聽到沈舒瑤的壞笑聲。

意識回歸才發現自己不知什麼也睡著了,依然還是昨晚那個姿勢,蹲坐在床前,不過床上已經不見江新月,而自己身上也披著毛毯。

外面天色微亮,才五點多,顯然江新月並沒有睡多久,在自己睡著后不久她便醒來。悄悄的準備上樓時,竟然在外面被沈舒瑤堵住。

「瑤瑤別亂說,我跟他沒什麼,快上去……」江新月很尷尬的聲音,沈舒瑤又是一陣嬉笑。

這丫頭真厲害,半夜醒來不見江新月竟然跑下來偷看,正好看到江新月從陳陽房間里出來,頓時笑得不行。

此時,豪華的總統套房裡。

李約翰一晚沒合眼,正在訓斥一個矮小精幹的黑衣人:「草包,兩個堂堂鍊氣期第7層高手,竟然沒拿下陳陽,反而連人都不見蹤影。我要你們有什麼用?」

「少爺息怒,陳陽身邊有高手,李八、李九根本不是對手,一招就被人拿下。要對付陳陽顯然不是我們能做到的。」黑衣人連忙介紹。

「看清那人什麼出身沒有?」李約翰一驚。

「好像是陳陽身邊一個小胖子,當時太危險我匆忙撤退,沒看太清楚,他至少是築基期高手。」黑衣人驚慌的說。

「陳陽身邊有兩個胖子,到底是哪一個?」

「那個小的,大胖子沒下車。」

李約翰更是吃驚,煩躁的連續轉著圈,沒想到陳陽身邊有如此高手,已經不是報復的問題,還影響到他接下來的行動。

築基期高手可不是他們能撼動的,除非請動家族的老祖宗,但這點小事不可能請動老祖宗。

「少爺,其實我們也不是一點機會沒有,陳陽的實力並不強,只要他跟小胖子分開,我們還是有下手的機會。」黑衣人建議說。

「陳陽怎麼可能跟小胖子分開……」李約翰煩躁的搖頭,但隨即說:「密切監視陳陽,有情況立即彙報。」

黑衣人領命退下,這傢伙功夫一般,卻是個追蹤刺探情報的高手,之前就藏在距離陳陽等人500米外的地方,郝帥都沒有發現。

這邊李約翰也氣憤的一跺腳,拿起手機撥打李天虎的電話,陳陽實力超過他預期,他不得不提前動用李天虎這顆棋子。

日子過得飛快,接下來好幾天都很平淡,壞人好像都死光了,陳陽這邊沒遇到一點麻煩,有的都是好消息。

曹耀坤那邊對七星村的整治很得力,再沒人騷擾日化工廠,甚至以前那些不安分做工的人,也回到工廠老實的上班。

傾城之戀系列美顏霜第一批產品已經做出來,沒有正式推向市場前,梁湘琪已經在內部朋友圈免費贈送,暫時劃定一千人的名單,讓她們作為尚美公司第一批試用者。

看似賠錢做買賣,但她相信這才是最好的推銷手段,真正好東西不需要大廣告,相信一個月後這一千人就是最好的廣告宣傳。

當然,公司正式的銷售渠道也在搭建中,梁湘琪成天忙得團團轉,根本沒時間跟陳陽約會。到下個月美顏霜正式上市前她都會很忙。 相比之下江新月工作平淡很多,跟李約翰產生間隙,原本計劃好的商務流程徹底中斷,江新月也不想再跟他合作。

重新尋找下一個投資者,也不是這麼容易,所以這段時間她只能將精力放在公司內部治理上。每天按時上下班,生活有規律。

但陳陽卻不敢大意,從那天以後他便讓郝帥做江新月的隨身保鏢,每天陪在江新月左右,不想她有任何閃失。

不得不說郝帥的到來解決了陳陽安保大問題,有他這個高手在新月集團坐鎮,陳陽之前那些敵人想要再到新月集團搞破壞,都沒那種實力。

陳武的安保公司已經搭建成型,公司訓練基地已經投入運行,第一批招募的一百名專業保安已經在刻苦訓練中。

這裡不光有陳武從軍方補充的新人,還有曹家送來的不少武林高手,他們雖然是青堂成員,但加入公司前已經被嚴格選拔訓導,在公司就要絕對聽從指揮,不能將幫會的痞子氣帶進來。

雖然開始有些不適應,但有陳武和雷強的鼎力配合,通過訓練這幫人成長很快,要不了多久就能投入到具體的安保任務中。

陳陽這些天也沒閑著,白天不是在公司,便是去訓練場,每周還得給曹耀坤、胡佳佳針灸治療。

晚上更是進入陰陽界苦練,有了大量靈石后,他修鍊的速度很快,已經在不斷向鍊氣期第4層巔峰挺進。

只是神龍九轉第二轉的修鍊沒有太大進步,不是他不努力,而是缺少修鍊資源,他已經將水系能量修鍊到圓滿,但現在缺少其它四系能量,零星收集的一些能量對他的修鍊幫助不大,幾乎看不到什麼進展。

但這也是可遇不可求的事,陳陽知道不能急,所以最近都在全力提升御龍訣功力。

周三,他又在醫院坐診,現在找他的病人很多。

已經被醫院限制叫號,每天只能給拍在前面的40個病號看病,但這也是陳陽的極限。他畢竟是人,精力不可能無限,加上40個都是精選的疑難重症病號,很多他都得儘力應付。

楊婷婷已經過來看過好幾次,開始陳陽還沒在意,但後來發現不對,她一向大大咧咧的,今天怎麼臉紅彤彤的,說話也吞吐,似乎有事找陳陽。

看病時不能分心,直到將最後一個病人看完,陳陽這才閑下來問道:「婷姐今天這麼漂亮,肯定有好事,快跟我分享一下。」

「哪有什麼好事,煩心事才對。」楊婷婷嘆口氣說。

「你也有煩心事,難道是為了男朋友,不然臉怎麼紅紅的?」陳陽笑得更壞。

「瞎說,我才不要男朋友。」楊婷婷聲音大不少,就像被蜇了屁股一樣,很是驚慌。

「還不承認,你這就是像找男朋友的神態。」陳陽笑得更得意。

「你你……懶得理你。」楊婷婷急得跺腳,要是以往她早就破門而出,可原地轉三圈后她還在那裡。

陳陽估計不說話,拿出手機翻看一陣,見楊婷婷還沒動靜,他說道:「下班了,婷姐去吃小龍蝦怎樣?」

「可以……啊!不行,今晚沒空。」楊婷婷支吾的說。

看她急成這樣,陳陽沒再逗她,過去摟著她的肩膀說:「有事快說,別以為我看不出來,再不說我可回家了。」

楊婷婷似乎下了很大決心,這才一咬牙說:「你今晚能去我家睡嗎?」

「啊!」這下輪到陳陽大吃一驚,嘴巴張開能吞得下一個鴨蛋。

楊婷婷大大咧咧的性格,一直當自己是哥們,怎麼忽然變了性格,居然想跟自己同居,雖然我還是蠻喜歡你的,可這轉折也太快了,至少總要先表白一下。

難道她天性豪爽,談戀愛也這麼風風火火說干就干,雖然有點意外,但我好像有些拒絕不了。

這一刻要說陳陽不心動絕對是假話,相處這麼久他知道楊婷婷是好女孩,在自己一幫女友中獨樹一幟,心裡其實很喜歡她。

「我爸媽今晚到家,你幫我陪陪他們。」楊婷婷局促的說。

「怎麼還有你爸媽?這樣不好吧!他們揍我怎麼辦。」陳陽更是吃驚,兩人忽然同居還能接受,可未婚同居還當著她爸媽,這太有挑戰性了,陳陽很心虛。

「其實我爸媽一直想我找男朋友,逼得沒辦法我只好騙他們說有了男朋友……可沒想到他們這次回家給爺爺做壽,特意中途到這裡來,要見我男朋友……

我哪有男朋友,只好請你幫忙去頂替一下,今晚去我家假扮男朋友。放心姐不會纏著你,完全是應付爸媽,等過了這一關我們還是好朋友,不會要你負責。」楊婷婷這時也放開了,索性一股腦全說出來,到最後語氣也流利起來,恢復原本爽朗的性格。

「呃……假冒的呀!我還以為是真的。」陳陽一臉失望狀。

「哈哈哈,當然是假的,本姑娘可是決定30歲之前不談戀愛,哪能失言。別啰嗦了,趕緊跟我走。」楊婷婷已經放開,反過來抱住陳陽的肩膀大笑,讓陳陽半邊身體又陷入柔軟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