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怕真的只有那個和葉楚交鋒過的道帝才能和其一戰了。」

「……」

很多人咋舌,著葉楚不斷的衝擊出浩蕩的力量,誰都出來了,葉楚此刻是用對方磨練自己的招式。無疑,葉楚的招式施展的越來越嫻熟了,這都是對方的效果。

「葉楚,我要你死!」

石林族強者大吼,手中器物千萬道光華垂落,強大浩蕩,有驚世逆天之能,足以滅殺宗王境了。

這樣的力量浩蕩顫動天地,讓每一個駭然。

「來你還是沒吃夠苦!」葉楚大笑,施展了狐山秘法,蠱惑的力量暴動而出,瀰漫開來,牽引著修行者的元靈。

對方的器物雖然抵擋,可卻無法完全擋住,被滲透進幾分,對方瞬間恍惚,那浩蕩的力量瞬間一頓,借著這個機會,葉楚爆射的劍意從他的破綻處爆射而出,劍芒貫穿了對方的大腿,一個血洞出現。

「啊……」

石林族強者慘叫一聲,身影連連後退,有著幾分驚恐,手中器物顫動,擋住葉楚漫天而下的劍芒,可之前想要反擊的力量,蕩然無存了。

血洞流淌著血液,他周身被血液浸染,傷痕纍纍。

要不是他是宗王境,實力強大非凡,以這樣的傷勢,怕早就難以承受了。可宗王境畢竟是宗王境,能奪取天地造化療傷,封住流淌的血液。

只不過,石林族強者心生恐懼了,手持器物的他都不敢抵擋葉楚了,身影躍動,居然向著一個方向逃離了。

他很清楚此刻的狀況,自己只是葉楚的靶子,葉楚短期內殺不了他,但一道道傷痕磨下去,足以把他給磨死了。

他聽聞葉楚奪取了雨霧族的穿魂箭,再打下去葉楚很有可能在這裡斃命,這是他不能承受的。

何況,要是再次斃命的話,手中的族器也要落在葉楚手中,到時候誰能擋得住他?甚至葉楚都敢手持器物,殺到古族聖地了!

想到這些,他身影躍動,向著遠處逃離。

「想要逃?」葉楚嗤笑,身影爆射,追逐而去。宗王境是一條大魚,葉楚可捨不得放過,殺了這個人足以讓石林族肉疼了,而葉楚要做的就是讓對方肉疼。

著追逐而去的葉楚,每一個修行者都面面相窺,這太過讓他們意外了。當初追殺葉楚的人,變的被葉楚追殺了。這是不是一個諷刺?

特別是著石林族強者手中手持的器物時,很多人神情更是古怪,只覺得好笑。

葉楚追殺而去,各種攻伐不斷,攻伐震動人心,劍芒凌厲,讓很多擁有劍意的人驚恐,他們駭然的盯著葉楚,內心顫動不能自主。

葉楚太強了,在葉楚意和道的舞動下,天地失色,涌動出難以想象的力量,浩蕩捲動間,覆蓋天地萬物,一些被驚動前來圍觀的宗王境,都忍不住心驚肉跳,覺得葉楚雖然在法則境,但其意的強度已經超越了宗往往境。

石林族強者卻驚恐無比,因為這一路追殺而來,任由他何等妙術施展,都無法避開葉楚,反而在葉楚不斷施展狐山妙術之下,一道道血痕出現,他已經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多少傷痕了。

這讓他憋屈,破口大罵,手中器物顫動不斷,磨滅葉楚一次次攻擊。速度也猛然的一提,向著一個方向逃離而去。

這一幕讓很多人-大笑,覺得有趣,當然有一些察覺到石林族強者逃離方向的人,面色又古怪了起來,不由向追殺石林族強者的葉楚。

… 天地間出現了讓人嘀笑皆非的一幕,有人手持著無敵的族器,但卻被一路追殺,時不時身上添加了一道傷口。特么對於+我只有一句話,更新速度領先其他站n倍,廣告少這讓很多人瞪圓了眼睛,不由擦亮了眼睛,這真的是他們不能想象的。

「見鬼了!」

有人目瞪口呆著劍芒舞動追殺而去的葉楚,使勁的搖晃著腦袋,不敢相信面前見到的。

「那真的是族器嗎?靠,手持族器還如同過街老鼠一樣,被人追著打啊!」

「無敵族器啊,天啊,這追殺而去的人是誰啊。」

「又是葉楚,這個少年真的要逆天了,在這個世界成為至尊了嗎?」

「……」

很多人瞪圓了眼睛,都滿是驚駭和不敢相信之色,這太過震撼了,簡直是妖孽啊,難以想象。

葉楚一路追殺而去,不知道引得多少人驚呼,也不知道多少人驚掉了大牙,愣愣的著石林族強者手中的器物。

但很快也有人發現了葉楚追殺而去的方向,有人忍不住嘀咕了起來。

「葉楚這一路追過去,很快就追殺到石林族的聖地了。」

「他還不停下來?再追下去,到了石林族的地盤,以他的底蘊,葉楚就麻煩了。」

「是啊,聖地不可撼動,在這個世界同樣在理啊。」

「……」

很多神情古怪,望著一路追殺而去的葉楚,為葉楚擔心,心想葉楚儘管此刻能佔據上風,但每一個聖地都兇險萬分,要想以一己之力撼動聖地,這絕對是找死。

可葉楚卻不知道這些似的,一路追殺而去,劍芒爆射不斷,逼的對方族器連番顫動,擋住葉楚一次次的攻擊。當然,偶爾葉楚施展狐山秘術,對方身上必定留下傷痕。

石林族強者暴怒,他無比憋屈,從來沒有一刻比的上此刻的難受。明明有族器在手,本來是無敵的。可偏偏還是受制於葉楚,被葉楚一路追殺,這種憋屈讓他暴跳如雷,但身上的一道道傷痕讓他只能選擇忍氣吞聲,因為他很清楚,要是不趕緊逃的話,連命都保不住。

葉楚的蠱惑之術太強了,不是此刻的他能抵擋的。石林族強者不由苦笑,原本以為自己的心智夠堅定了,但沒有想到這樣的脆弱。他現在有些明白為什麼自己一直不能再進一步了,此番要是能活下去,他有絕對的信心能再做突破。這一次的磨練足以讓他提升一大截了。

只不過,葉楚一路追殺而來,追的太緊了,身上已經滿是傷痕了。要不是宗王境能奪取造化療傷,早就堅持不住了。

石林族強者到葉楚手中有著寒光閃閃的穿魂箭,他絲毫不懷疑只要自己堅持不住的時候,葉楚就會來上一箭,到時候真的要飛灰湮滅。

「該死!」

石林族強者大罵,手持器物的他速度不斷的提升,咬牙向著前方奔跑而去。前方就是族中聖地了,只要回到族中聖地,一切都安全了,葉楚就算再囂張大膽,也不敢追殺進族中聖地。

一路上的指指點點讓石林族強者強忍怒意,手持器物的他被逼到這種地步,真是一種諷刺。他絲毫不懷疑回到族中,同樣會被族人投以鄙視的目光,但相比自己的命以及族器落到葉楚手中,這點諷刺他必須承受。

「你逃不了的,今日我一定要殺了你,能殺一個宗王境,想來你石林族應該會肉疼一段時間!」葉楚哈哈大笑,劍芒暴動,強勢無比,貫穿而去。

「葉楚,今日我要是不死,定然要你碎屍萬段!」石林族強者咬牙切齒,聲音吼動,速度卻猛然提升起來。

「現在都被我追殺的滿地跑,還想把我碎屍萬段,真是好笑!」葉楚大笑了起來,十分不屑。

「你……」

石林族強者再次被葉楚劍芒逼的倒退,器物磨滅衝擊而來的力量,著葉楚蠱惑術再次暴動而出,面色劇變,身影瘋狂倒退。

和葉楚交手這麼久,他還是找不到抵擋狐山秘術的手段。

「避得開嗎?」葉楚見對方倒退,嗤笑了一聲,劍芒暴動而出,貫穿日月,鋒芒無比。

這樣一擊而出,讓神情恍惚的石林族強者瞬間遭創,大腿被貫穿,血柱射出來,石林族強者慘叫,連連後退。

葉楚著那猩紅的血液,心想這個世界真是非凡。明明是精神凝聚出來的生命,沒有真是的肉身,可一切都和外界一樣,連血液都是元靈力量交織而成的。

這裡的一切,都對應著外界,在這其中久了。真不覺得有沒有肉身有什麼區別。

石林族強者再次遭受重創,身影連番後退,帶著幾分驚恐,咬牙不惜燃燒精血,瘋狂的向著遠處爆射而去。

遠處是一座山嶽,山嶽被氤氳霧氣纏繞,十分不凡,立在那裡,天地的靈秀好像被它全部奪取。任誰一,就知道這不是一處凡地。

石林族強者著近在眼前的山嶽,神情大喜:「葉楚,前方就是我族聖山,你要是識趣,就趕緊離開,或許還有命。」

「聖山?好,正要找你族聖山呢,嘖嘖,沒有想到你親自帶我來。」葉楚大笑,劍芒爆射不斷,凌厲無比。

這一句話讓很多修行者都面面相窺,他們著大發神威的葉楚,見葉楚真的追逐而上,絲毫沒有止步的意思,不由古怪了起來。

「葉楚是瘋掉了吧,真的追上去了?」

「他不知道聖地代表什麼嗎?」

「天啊,為了殺他,葉楚真追上去了?」

「……」

一聲聲追上來葉楚追殺石林族強者的人都驚呼,覺得不可思議,葉楚這舉動太過瘋狂了,讓人難以理解,葉楚居然真追殺上去。

「葉楚,你要敢踏入這裡一步,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石林族強者神情劇變,駭然無比,他已經堅持不住了。可葉楚居然還追殺前來,真的是要把他滅殺徹底才敢罷休嗎?

果然,他見葉楚暴動著狐山秘術衝殺他而來,他神情大變,以極快的速度沖入到聖山中,想要避開這一劫。

「我要你死,那你就得死!」

葉楚如同一個閻王一樣,言語森冷,讓石林族強者如入冰窖。

… 見葉楚再次施展狐山秘術,石林族強者神情劇變,咬牙不惜燃燒精血,速度猛然暴漲起來,向著前方的聖山一步踏過去。友情提示這本第一更新站,百度請搜索+

他不顧自身的傷勢,暴動而出,激射到聖山中,見自己步入聖山,驚恐轉變成大喜色,認為到了這裡就安全了,葉楚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要在聖山之前止步。

石林族強者深吸了一口氣,轉身回頭向葉楚,準備對葉楚冷嘲熱諷幾句。

但他剛一轉頭,就見到葉楚的狐山秘術施展而下,劍芒凌厲,飛射向他。

石林族強者駭然無比,心中冒出了最後一個念頭:「這小子瘋了!」

隨即狐山秘術鎮壓而下,他神情恍惚,迷失在蠱惑術下,葉楚手中的穿魂箭,直接爆射而出,貫穿對方的胸口,在他驚駭中,整個身體爆裂,就這樣死於非命。

與此同時,手中的族器被葉楚手臂一揮,飛到了葉楚的手心。

「以為逃到這裡我就不敢進來嗎?」葉楚嗤笑,一手持著族器,一手持著穿雲箭,遠處石林族強者軀體扭曲,連帶靈識等一切都磨滅,顯然是真的灰飛煙滅了。

葉楚發現,穿魂箭上有著一股奇異的規則,這股規則擋住了世界前來牽引對方靈魂的力量,對方才真的磨滅在世界中。

很多人都愣愣的著葉楚,葉楚真的衝進了石林族的聖山中,並且在其中斬殺了其一個強者,這……

「他是瘋了還是真認為自己無敵,沒有人能殺的了他?」

「他不知道聖地代表什麼嗎?那代表著一族之力,真正的無法撼動啊。他衝進去,這是自尋死路啊!」

「……」

眾人認為葉楚會趕緊退下來,以葉楚的速度,說不定還來得及。但讓眾人-大跌眼鏡的是,葉楚並沒有因此停下來,反而速度猛然一提,繼續向著聖山躍動而去。

追逐而來的人止步在聖山之外,他們面面相窺,都為葉楚的驚動而錯愕。

「轟……轟……」

巨大的轟鳴聲響起,這座高聳如雲的雄偉山嶽爆發出璀璨的光芒,一道道光芒垂落下來,如同星光柳條。

聖山每一次都有無窮法則,他們交織在一起,浩蕩無比,每一次都捲動都化作星盤一般,落於各處,組成結點,化作漫天籠罩的大陣,覆蓋而下,把葉楚籠罩在其中,乾坤顛倒。

日月星辰為子,天地為盤,布下了絕世大陣,把葉楚困在中心,大陣其中,有無數的生靈和石林族修行者,他們飛射到各處,氣勢如虹,冷眼盯著葉楚,望著葉楚手中的族器,更是冷冽至極。

絕世大陣顫動,無窮的威壓震動而下,葉楚感覺呼吸都急促起來,十分難受,展現出這個大陣的絕世之威。

很多人遠遠的立在聖山之外,著聖地的絕世大陣出現,每一個人都嘆息了一聲,心想葉楚想要走都來不及了。

著聖山不斷有修行者爆射而出,望著那一個個生靈和修行者實力都強大無比,他們更是心中冒著寒意,其中宗王境就有七八個,其他法則境巔峰的修行者無數,遍布大陣各處,把這裡籠罩成銅牆鐵壁,就算葉楚真有翻天之能,都難以逃離。

聖地的威勢,這一刻展露無比,大陣為主,強者為輔,瀰漫開來,造就了無敵絕世之神威。

葉楚就困在其中,就如同是大海中的一葉扁舟,在這樣的絕世大陣下,碎石可能被摧毀。

葉楚也感覺到無比的兇險,比起天地大陣恐怖太多了。別說有大陣的輔助,就算沒有大陣輔助,單單這數之不盡的強者,就能讓他頭皮發麻了。

葉楚深吸了一口氣,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情緒,著面前籠罩束縛他的大陣,對著前方喝道:「誰是這裡的主子,滾出來見我!」

一句話讓在場所有人面色劇變,怒火中燒,恨不得此刻就震殺葉楚,有修行者舞動力量,就準備出手直接滅殺葉楚。

葉楚無視這些人,目光向一處,這一處走出了一個中年人,中年人長相很普通,但其爆發的威勢絕對不下宗王境,他踏步而出,站在了葉楚的對立面,居高臨下冷冽的著葉楚:「你好大的膽子,敢殺我族皇子和強者,此刻還敢闖進我族聖地。」

葉楚聳聳肩,上下打量了一番,很不在意的撇撇嘴道:「一座破山而已,叫什麼聖山,你們不怕貽笑大方我還覺得丟臉呢。」

對方沒有被葉楚的話語激怒,目光落在葉楚手中的族器上:「沒有想到,連我族強者帶著族器去,都無法斬殺你,難怪敢囂張的進入我族聖地,只是現在後悔了吧,此處的聖地,和外界的聖地一樣,依舊是無敵的。」

葉楚笑了起來,「你們也不怕閃了舌頭,就這破地方也叫無比?信不信我一腳就踩塌它。」

中年人沒有理會葉楚的話,他就盯著葉楚手中的族器,這是一件至寶,在這個世界沒有什麼比得上它的價值。可現在,卻落在葉楚的手中了,無論如何都要取回來。

同樣他也無法接受,族中宗王境手持族器去都未能殺的了葉楚,這讓他無法理解。

「既然來到了我族聖地,那你就留下來吧。你和我族的恩怨,今日都要解決!」對方緩緩的說道,不管葉楚如何擋住族器的,但到了聖山,以一族之力對抗葉楚,葉楚必死。

葉楚笑了起來,著對方說道:「我手持你族族器,有這件至寶加上我的實力,你認為能奈何的了我嗎?」

「前提是你要能動用我族族器!」中年人著葉楚淡淡的說道。

這一句話讓葉楚一愣,隨即驅動力量,果然發現這族器根本無法利用,這讓葉楚皺了皺眉頭。

「雖然不知道你如何擋住無敵的族器,但也到此為止了,到了聖山,我族底蘊施展,你逃不了了。你真的很非凡,讓我族動用如此多底蘊,在外界的話,我族真捨不得。可在這裡,正好殺了你!」中年男子緩緩說道,聲音突然陰森了起來。

… 葉楚站在那裡,收起了族器,既然無用,他也就沒必要再手持在手中,著大陣暴動出絕強威勢,葉楚立在那裡,冷眼說道:「天地大陣本少並不是沒有破過,你還不能嚇到我!」

中年人-大笑,著葉楚說道:「集合一族布下的天地大陣,豈是搬運帶外界布下的天地大陣能比擬的,就算你手持族器,都不見得能抵擋,任何聖山,都是無法撼動的存在,如同外界一樣!」

「外界?」葉楚嗤笑不已,「外界的聖地,可是被我無心峰給摧毀了一處。更新最快最穩定)言情穿越更新首發,你只來+」

情域不落山,當初被無心峰眾人合力,一舉打塌了一座。葉楚不覺得聖地就無法撼動。

中年男子沒有多餘的話,大喝起來,讓族人出手,浩蕩出無與倫比的力量,各種力量衝擊到大陣中,大陣扭曲,宛如有生命似的,無窮的力量和秘法凝聚出一個巨大的身影,這個身影有絕世無敵的威勢,立在那裡,神情駭然,宛如一方神靈。

各種符文秘法不斷的沖入他體內,浩蕩的力量如同大海噴涌般,一股股沒入他之中,大陣的所有精華和造化,都被它納去,萬千強者的力量,也被他吸取。

他凝聚成實質,化作一個真實存在般,立在虛空之中,出塵脫俗,額頭有紋理閃現,閃現的紋理驚世,和石林族的族紋一模一樣。

這個人影出現,葉楚神情變了變,他猜測到一種可能。這個人有可能是石林族的先祖,是真正的無敵強者。

「他們既然能祭出族中先祖的實像來!」葉楚難以想象,著天地大陣的精華造化,萬千生靈的秘法和力量沖入這個實像體內,祭出的是真正的無敵存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