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說著,上官娜娜便下了車。

「哎,凌辰,後備箱!」上官娜娜指了指後邊。

沈珏狐疑的看著面前的女人,後備箱里都是他的衣服,她要幹嘛?

「裡邊有我的衣服,趕緊的。」上官娜娜踢了踢車門。

凌辰可不敢得罪眼前這個女人,趕忙打開後備箱。

可是,那一瞬間,他後悔了。

「哎哎哎,上官娜娜,你幹嘛?那都是我的衣服!」凌辰大聲喊著。

「誰說是你的衣服了?這是我刷了沈珏的卡買的,自然也是買給沈珏的,你啊,只不過是一個衣架而已。」說著,上官娜娜抱起所有的衣服,直接上樓。

這是第一次,凌辰覺得這個女人竟然有這麼大的力氣!

不過,凌辰的身形確實和沈珏很像。

兩個人都吵架了,還能想到對方,倒是不錯。

「咚!」上官娜娜一進門,就直接將大包小包直接扔在地上。沙發上的沈珏,看著疲憊的女人有些心疼。

「買那麼多做什麼?你不累啊。」沈珏低聲說道。

怎麼,他心疼了?不就是花了點兒錢兒么,至於么!

「我喜歡,我就是要買。」上官娜娜嘟了嘟嘴。

「好好好,你就可了勁兒的買吧,怎麼樣?痛快了么?不痛快明天接著去買。」沈珏認真的看著面前的女人,有些寵溺。

「要你管。」上官娜娜直接轉身進了房間。

看著女人的身影,沈珏無奈的笑了笑。

若是以後她生氣了,必須用消費來滿足她的話,那他也願意。

「叮叮叮……」

沈珏看了看來電顯示,是凌辰。

「怎麼了?」沈珏早就料到凌辰會給他打電話。

「哎,有你們這樣的么,你女人刷卡,我試穿衣服,都是我喜歡的衣服,結果你女人把衣服全拿走了,說是給你,有她這樣的么?陪她逛街,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凌辰抱怨著。

聽著凌辰的一番話,沈珏倒是覺得十分開心。

「行了行了,以後再給你買不就是了,吆喝啥啊。」沈珏低聲說道。

「我不管,明天你就給我買,不然你就那些衣服全還給我。」凌辰故意說道。

他倒是想看看,沈珏會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衣服還給他吧,上官娜娜不開心,不還給他吧,顯得沈珏也太小氣了。

「行行行,明天給你買。」沈珏直接掛了電話。

房間里的上官娜娜並沒有打算要下樓的意思,更沒有打算告訴沈珏她幫他買了很多衣服。

許久,大概是上官娜娜真的累了,女人躺在床上,已經睡了足足兩個小時了。

「娜娜,起來吃飯了。」沈珏輕聲喊著。

可是上官娜娜卻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娜娜,趕緊起來了,起來收拾收拾。」沈珏再次喊道。

客廳里那一堆堆東西,都是她買回來的,沈珏也不知道該怎麼收拾。

上官娜娜緩緩睜開眼睛,走向客廳,一副憔悴的模樣。

「沈珏,這是給你買的。」上官娜娜打了個哈欠。

估計還沒有睡醒。不然,她怎麼會主動和他說話。 看著上官娜娜為自己買的衣服,心裡一陣感動。

突然,沈珏在背後緊緊地抱著上官娜娜。

上官娜娜突然清醒了。

「娜娜,謝謝你。」沈珏將頭埋進女人的鎖骨。

「在說謝謝之前,你不應該解釋一下你和蘇菲菲之間的事情么?」上官娜娜淡淡的問道,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沈珏知道,這個女人吃醋了,其實他當初可以解釋給她聽,只是那會兒他正因為上官娜娜夜不歸宿而生氣,沒有心情向她解釋。

「好了,我和蘇菲菲之間真的什麼都沒有,她當時只是扶了一下我而已。」沈珏捧著上官娜娜的小臉,一副深情地模樣。

「不過,以後你不要夜不歸宿了,我會擔心的,你不知道,那天晚上我找了你一晚上。」沈珏委屈的說道。

看著男人認真的模樣,上官娜娜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兩個人,終於和好如初,上官娜娜,終於擺脫噩夢。

生活又恢復了平靜,每個人都在很努力的生活著。

顧忘和趙以諾依然很恩愛,當然也會時不時的在朋友圈裡秀秀恩愛。每次凌辰看見后總是要吐槽一番。以為周圍的朋友圈裡,只有他一個是單身男人。

「叮叮叮……」

趙以諾看了看來電顯示,是顧忘。

「以諾,你去房間里看一下,桌子上是不是有一份文件?」顧忘著急地說道。

趙以諾趕忙跑進卧室,果然,桌子上有一份文件。

「對,有,要給你送過去么?」趙以諾問道。

「對,你馬上給我送過來,越快越好。」顧忘趕忙回答。

聽顧忘的聲音和語氣,很是焦慮,趙以諾自然也不會耽誤一分鐘,立馬出了門。

「好,你放心,我已經出門了。」趙以諾安慰著顧忘。

一路上,趙以諾很是著急,可是偏偏路上堵的要死。

「喂,趙以諾,你到哪兒了?到了么?什麼時候到?」顧忘問著。

「沒有,顧忘,你先別著急,我這裡堵車,很嚴重。」趙以諾解釋著。

「你快點兒,我一會兒開會要用,趕緊的!」顧忘直接掛了電話。

也許是他太著急了,並沒有意識到自己說話的語氣有多麼凜冽。

「師傅,麻煩你快點兒啊,我趕時間。」趙以諾顫抖著聲音說道。

她害怕顧忘沒有自己手裡的這份文件,可能會被股東們刁難。這也是她最不想看到的。

「小姐,沒辦法啊,你自己看看,這路上堵的很。」司機直接說道。

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兒,路況十分擁擠,既不是周末,也不是上班的點兒,卻堵的水泄不通。

看著手錶上的秒針一圈又一圈的轉過去,趙以諾心裡越來越著急。

「師傅,有沒有近道兒啊,我真的有急事兒。」趙以諾都快哭了。

「小姐,你就別催了,催了也沒有用,這都堵著呢。」司機撇了趙以諾一眼,一臉無辜的模樣。

手機又響了起來。

「趙以諾,你到底在搞什麼?半個小時的路程,你是騎自行車過來的么,就算騎自行車,現在應該也到了吧,你人在哪裡?」顧忘隱忍著心中的情緒。

「顧忘,我還在路上,馬上就到了,你別著急,很快就到了……」趙以諾解釋著。

「小姐,按照這種情況,估計二十分鐘也到不了啊。」司機突然說道。

趙以諾瞪了司機一眼。

真不知道那個司機到底是不是故意的,明明知道自己很急,還要說這種泄氣的話。

「什麼?二十分鐘?趙以諾,你是在玩我么?到不了就直接說到不了,你這樣一直拖著算怎麼回事兒?那些股東會怎麼看我,說我言而無信!行了,你別來了,我自己解決,我就知道指望不上你。」顧忘直接掛了電話。

瞬間,趙以諾蒙圈兒了。

顧忘從來都沒有對自己說過這麼狠的話,這次會議應該很重要吧?不然他也不可能會這麼說她!

前邊的司機看到趙以諾失落的模樣,緩緩開口。

「小姐,我們還去么?」司機小心翼翼的問道,剛才電話里顧忘的吼聲,他早就已經聽到了。

「去。」女人別過臉去,看著窗外,試圖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不再去想顧忘說的那番話。

終於,一顆顆眼淚落了下來。

「小姐,你沒事兒吧?那個,他肯定是太著急了,他也不是故意的。」司機語無倫次的說著。

這個司機,剛才還在火上澆油,現在又來安慰她。

「沒事兒,不用管我。」趙以諾直接說道。

終於,路上不再堵了。

「小姐,我告訴你啊,男人有事業心是正常的,而且一個女人就應該找一個有事業心的男人,不然他怎麼養家糊口啊,對不對,還有……」

「師傅,您還是專心開車吧,我知道你說的這些道理。」趙以諾低聲回答。

「咳,我覺得吧,我就是一個有事業心的男人,而且我還……」

「哎,師傅師傅,快,剎車,剎車啊!」趙以諾急忙喊道。

眼看旁邊的大卡車就要撞上來了,可是司機就像反應慢了半拍一樣,東瞅西看。

「嘭!」車子飛起!

司機直接被撞飛在了不遠處的標杆上,而趙以諾,卻直接掉入了旁邊的河裡。河水流的很是湍急,也很深,幾乎沒有生還的幾率。

警察來了,醫生來了,路人來了。

肇事司機,突然不見了蹤影。

而此時,顧忘正在會議室里,向股東們介紹著自己接下來的計劃。

「顧總,你這個計劃,我覺得還有待商榷啊。」一個老股東突然說道。

「就是啊,你這個方案,我們也不知道優勢在什麼地方,再說了,創新歸創新,可是公司里一直沿襲的模式,大家都已經習慣了,你這突然來個大改變,誰也無法適應啊。」有人附和著。

顧忘看了看在坐的股東,他很清楚,他們根本就不會同意自己的方案,更不會讓自己投入實際行動去實施。

「對啊,顧總,這樣豈不是太冒險了?」真是一群老狐狸。

顧忘冷笑了一下,「既然大家都有意見,那我們以後再商量。」說著,顧忘直接離開。

趙以諾手裡的文件很重要,顧忘必須拿在手,而且備份還在家裡。 「哎,凌辰,你怎麼又來了?」上官娜娜毫不客氣的問道。

雖然他和凌辰的關係是挺好,但是自從上次顧忘和凌辰一起睡過,凌辰就三番兩次的敲詐顧忘后,上官娜娜就對這個男人有了戒心和疑心。她總是懷疑這個凌辰是不是取向有問題,雖然他愛過趙以諾。

「我來怎麼了?不樂意啊?」凌辰撇了她一眼。

凌辰知道,上官娜娜就是大小姐一個,得罪不起,可是自從上次兩個人一起逛過街以後,兩個人的關係明顯比以前好了很多,自然說話也就毫不避諱。

「哎,凌辰,你怎麼不去找顧忘啊?」上官娜娜故意說道,試圖趕走他。

可是凌辰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我找他幹嘛,我這不是想我們家沈總了么。」凌辰故意攬著沈珏的脖頸,看著上官娜娜說道。

「凌辰,你這個臭不要臉的,我要以諾姐來,一起收拾你。」說著,上官娜娜趕忙掏出手機,撥了過去。

可是,撥了好幾次,都沒有人接聽電話。

上官娜娜微微皺起眉頭。

平時,趙以諾不是這個樣子的,一般只要是她上官娜娜打的電話,趙以諾會立即接聽,可是現在,已經打了好久了,竟然還是沒有人接聽。

不知道為什麼,隱隱地,上官娜娜心裡有些不安,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兒,但又說不上來。

「哎,你們說,以諾姐為什麼不接電話?就算不方便,但是這麼長時間了,她應該也會給我回個電話吧?」上官娜娜狐疑的說道。

以前就算趙以諾沒有及時接到上官娜娜的電話,她也會看到以後在第一時間內回過去。

「哎,上官娜娜,你瞎說什麼呢?別亂想啊。」凌辰提醒著。

上官娜娜趕忙搖了搖頭,試圖讓自己更加清醒。

她有顧忘,一定不會出事兒的。嗯,一定是自己想太多了。

「本市報道,今天在建設大橋發生了一起大型車禍,其中計程車的司機已經被送往醫院,但是一名乘客卻不見蹤跡,肇事司機已經逃逸。根據警方的調查,那名失蹤的乘客是個女性,身份暫時還需要進一步調查……」沈珏突然打開了電視。

「哇,這場車禍厲害了。」凌辰大聲喊道。

「肇事司機逃逸,還是在建設大橋,總覺得這場車禍實際上並沒有看起來的那麼簡單。」沈珏緩緩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電視上的畫面,上官娜娜的眼眶竟濕潤了。

「哎,上官娜娜,你在搞什麼?又不是你出的車禍,你在這裡傷心什麼啊?」凌辰嘲笑她道。

上官娜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會突然這種反應。以前的她,看到這種新聞以後,老覺得和自己沒有關係,都是人家活該。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肯定是那些人做了什麼損人不利己的事情了,不然人家怎麼就偏偏撞上了他們。

可是今天,她沒有了這種想法,她反而覺得出車禍的人很是可憐,年紀輕輕的就這樣失去了生命。

「不是,你們不覺得那個失蹤的女性很可憐么?出了車禍,連屍體都找不到。」上官娜娜哽咽著。

確實,那麼大型的車禍,幾乎不可能有人生存。

「行了行了,沒事兒了啊,我們好好的就行,別太多愁善感了,好不好?」沈珏緊緊地攬著女人的細腰。

此時的顧忘,已經回到了家中,可是趙以諾並沒有在家。

他當初發脾氣說不讓她到公司了,無非是告訴她直接回家,怎麼現在連個人影都沒有。

趙以諾當然聽出了男人的意思,只是她還是堅持要把文件直接送到他的公司。

「趙以諾?」顧忘大聲喊著,房間里,沒有任何回應。

「趙以諾?」顧忘又喊了一次。

還是沒有回應,顧忘趕忙掏出手機,撥了過去。可是沒有人接聽。

這個女人,到底去了哪裡?顧忘的眼神有一些黯淡。

他總覺得好像要出事兒,他總覺得哪裡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又說不上來。

顧忘嘗試著又撥打了幾次趙以諾的電話,還是沒有人接聽。

顧忘急了,他立即給凌辰打了電話。

「凌辰,以諾現在和你在一起么?」顧忘焦慮的問道。

「沒有啊,我這一天都沒有看到她。」凌辰緩緩回答。

「你真的沒有見到她?凌辰,你別騙我!」顧忘幾乎吼了出來。

被顧忘這麼一吼,凌辰差點兒被嚇傻了。

「沒有,我真的沒有看見她,怎麼了?出什麼事兒了?」凌辰趕忙問道。

聽顧忘的語氣和聲音,很是慌亂,聽顧忘說話的內容,趙以諾不見了?

「顧忘,你又和趙以諾吵架了,你是一個男人,你就不能讓著她點兒么?」凌辰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