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誇嚓!」

隨著木頭碎裂的一聲傳來,那銅虎衛的牌匾最先掉落了下來,那個虎字被一分為二。而後,真箇銅虎衛衙門的門樓都是向著中間坍塌而去。

在看那地面,咔咔咔發出許多細密的響聲,便隨著這種聲音,整個校場的中央出現了一道極細的裂縫。這條裂縫從那門口處向著北面高台方向一路劃了過去。如同一柄手術刀割開了一道裂口。

而站在中央的黑鷹特使,從頭頂到尾骨,也是出現了一道細密的裂縫,然後就這麼分開了。

銅虎衛順著地面上那到裂痕的方向望去,在盡頭處——

那個赤著腳、穿著妖獸皮、頭髮凌亂的男子,依舊站在那裡。他正在看手中的逆刃刀,輕聲說了五個字:「這刀,不好用。」

「啪!啪!啪!啪!」

那個曾攔住尋風的小隊長最先開始動手了。

動手幹嘛?當然是打自己的耳光了。

三星武師被一招秒殺啊!絕頂高手啊!自己說了等高手親爹的壞話,才只是被教訓打臉……簡直就是施捨啊!就是恩典啊!

這人簡直就是大善人啊!

尋風逆刃刀的刀尖指了下那個小隊長,然後環顧一周,說道:「廚房裡的那頭野牛是個三階妖獸,念你們曾為我爹下屬,打夠了就分而食之,可以增長修為,還能……恩,消腫止痛。」

「記住,他是我莫尋風的老爹!」

豈料那人沒聽完尋風最後一句,直接嚇暈了過去,身下屎尿同流污穢一片。

……

在那一片雨點般的掌摑聲中,尋風扛著逆刃刀,大踏步的向外走去。

龔良成心中慨嘆,情緒不能自已,一邊哭一邊目送尋風遠去,恍惚間,覺得那個背影無比高大,彷彿一座巍峨的高山。

剛剛走到門口的尋風回過頭來,看了淚流滿面的龔良成一眼,狠狠道:「你怎麼不打?身為統領不管好下屬的嘴,應罪加一等,罰你打出血!還有,不許吃那妖牛的肉。」 尋風本無意毀了那銅虎衙門的門樓,無奈這逆刃刀劃出的風刃多打出來十丈遠。正是因為這逆刃刀他用著並不順手。他一邊走一邊思考著改造之法,不知不覺便已經到了魔鍊師公會。

這裡依舊是那般人滿為患。蒙文德而今晉陞到了三階魔鍊師,很多達官貴人不遠千里來這裡來這裡尋求蒙大師煉丹煉器。

尋風可不管那排隊,直接一步踏進了魔鍊師公會的大門。

「哪裡來的刁蠻小子!居然不排隊直接進去了!負責維護秩序的銅虎衛呢?」

「要不是那些銅虎衛剛剛收到緊急命令回了衙門,他能走到那裡?早就給打出去了!」

「看他那窮酸樣兒,估計根本不知道這裡是幹嘛的吧!」

……

尋風對這些人的議論直接置若罔聞,這些人良莠不齊,雲龍混雜,卻都是些不入流之人,哪裡有和他說話的資格。

尋風見到婉兒,笑道:「婉兒姑娘。有勞讓蒙文德下來見我。就說我是鎮東莫府之人。」

婉兒一聽此言,用眼角上下打量了一番尋風,罵道:「自從鎮東莫府那個丫鬟被蒙大人接見之後,每天有好幾百個自稱是鎮東莫府的了!這招對姐姐我不管用了!識相的出去排隊,不然一會銅虎衛回來,把你扔出去!」

「哦?絮繆來過?」尋風疑問,心中想的卻是,「這個冤家怎麼到這兒來了?」

婉兒一愣,聽尋風這語氣似乎真和絮繆相識,不過轉念一想,當時那丫鬟絮繆曾自保家門,很多人是知道她名字的。她聞到尋風身上味道,不再猶豫,直接從身後拿出一根大棍子,在尋風眼前晃了晃,威脅道:「還不快走?小心討打!」

沒等婉兒動手,附近就過來幾個大漢,對婉兒道:「對付這種刁蠻之徒,哪裡還用婉兒小姐親自出手,看我們將他扔出去!」

婉兒笑道:「那就有勞幾個小哥了。」

尋風無奈。這幾個大漢只是肌肉發達,武道根本就只是入門。自己剛剛混合了兩種屬性真氣,掌控的還不是很精妙,真要動起手來,一個不小心用了一絲真氣,這幾人恐怕性命不保了。


尋風急忙道:「婉兒,我是莫尋風啊。那日我送過丹方,不要因為我換了打扮便認不出了?」

婉兒還是不認,冷聲道:「每天都有說自己是莫尋風的,你是第九個了!」

「你這丫頭小小年紀,卻總愛以貌取人。」尋風搖了搖頭,嘆息道,「算了,還是我親自喊他吧。」

尋風故技重施,直接將魂力散發出去,直接鎖定了正在三樓鑽研那半本魔煉陣圖的蒙文德。

蒙文德感覺到那熟悉的魂力,如同蛟龍一般將他點了一下,又轉身即逝,驚喜道:「是莫公子!難道那絮繆姑娘真的有了奇遇,將他救出來了?」他一路狂奔,衝出們去,結果一個不小心在樓梯上滾了下來。

蒙文德不顧身上凌亂,狂奔到一樓,卻正好看到尋風被幾個大漢抬著。

那幾個大漢七手八腳的抓著尋風的胳膊和腿,正在喊一二,他們準備一起用力將尋風給扔出去!

「停!」蒙文德大喝一聲,「快講那人放……」

可惜蒙文德來晚了一步,那幾個大漢一鬆手,尋風最後還是飛了出去。

不過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他們並沒有聽到屁股著地的悶響,而是屋內傳來樓梯吱紐吱紐的聲響。再一看,尋風已經身在樓梯之上,對著蒙文德一揮手,說道:「老懞,有點小事兒需要你幫忙,隨我上來。」

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蒙文德躬身行禮,更想一個謙卑的學生,應了聲:「哎,這就來。」

蒙文德魂力晉陞三階,魂力自然能探查到尋風的現在的武修實力。他一連確認了三遍,最終確定自己沒看錯,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追身上去便問道:「公子!您這修為是……九星境界!怎麼修鍊的?」

尋風揮揮手道:「主要是因為是因為修習火屬性真氣耽誤了些時間,我也是剛剛練成了真氣雙修,不然早就突破大境界了……這不是境界不穩嗎,怕誤傷了人,一直都不敢出手。」

蒙文德聽罷,驚得腳下一滑,又滾了下去。他這次起身之後,終於不敢多問,緊跑了幾步追身上去。

留在一樓排隊的人面面相覷,蒙文德大師和那「神秘獵戶」的對話和一言一行,他們都聽在耳中看在眼裡。見那兩人走上二樓,頓時炸開了鍋。

「聽到了嗎?蒙文德大師說他是武者九星的境界!武者九星已經算得上落崖鎮的第一任了!」

「也沒聽到那人說話,怎麼蒙文德大人就直接出現了,為了一個打獵的?」

「我看蒙大師對此人恭敬的很,兩人上樓的時候,居然是那個打獵的走在前面!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

婉兒已經凌亂了,聽到蒙文德喊那人公子,瞬間明白了——他,真的是莫尋風。而莫尋風這三個字,在這個魔鍊師公會就代表了特權、專屬和尊重。

「都給我住嘴!」婉兒大喝一聲,「你們都不用再瞎猜了,我已經知道此人是誰了。」

「蒙大師能如此重視此人,並非只是因為此人精修武道,而是因為他是一位貨真價實的魔鍊師大人,連蒙文德大人都自嘆不如的魔煉天才!」

連最貴的三階魔鍊師蒙文德大人都自嘆不如的魔煉天才啊!

那幾個大漢聽到婉兒如此一說,直接屁滾尿流的出了魔鍊師公會。為什麼跑這麼快?當然是搬家去了,誰都知道得罪了魔鍊師,根本就是自斷前程,他們必須離開落崖鎮,走得越遠越好。

……

尋風將逆刃刀放在蒙文德面前,說道:「這柄刀是一件極品玄器,我要你陪我重新煉製一番。」

蒙文德將這逆刃刀拿在手裡掂了掂分量,驚道:「這刀怎麼如此之輕?」

尋風笑道:「這柄刀通體都是用輕風石打造,加入了匯聚風元素之力,只有為了固定刀身而加入了少血凝金砂。用料極為講究,不但減輕了重量,而且不失堅固性。此刀不但比例極為完美,而且形體修長,造型完美,再加上這逆刃刀鋒,堪稱一柄奇刀了。」

蒙文德將這逆刃刀換給尋風,說道:「公子明鑒,我蒙文德才疏學淺,剛剛晉陞三階,而煉製這種級別的玄器至少需要五階……」

尋風見蒙文德滿臉愁苦之色,也是笑了。這蒙文德醉心魔煉術,遇到這種機會當然不願意放棄,無奈經過尋風這一介紹,才知道這逆刃刀太過貴重,他根本就玩不起啊。

一塊巴掌大的輕風石價值至少百萬靈石,而那凝金砂更是可不要可求的材料,若是加上這一柄刀打造下來支付給魔鍊師的天價……怕是足以買下整個落崖鎮了。 「沒關係,我只是借用你的魂力用一下,稍等一會兒我們二人聯手煉製即可。」尋風揚起左手打了個響指,一朵火焰便在他手上燃燒起來。

蒙文德看得清清楚楚,又驚道:「公子,你這是變戲法么?」


尋風冷聲道:「你真是白活這四十多年了,連真氣屬性可以多修都不知道?我只之所以進境這麼慢,就是為了煉化了這種火屬性的真氣。運用這種火屬性真氣可以不依靠符文陣法直接煉製,不然也是無法直接強行改造著逆刃刀。」

蒙文德咽了一下口水,問道:「這種火屬性真氣很好練么?」

尋風回憶了一下,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何自己這一世煉化火屬性真氣和以往不同,威力增加了很多,而且在運轉丹田的方式也完全不一樣。

「我也不知道,反正吸進去之後,我丹田之內的真氣轉呀轉的,就成功了。」

蒙文德聽得雲深霧裡,這丹田不就是用來儲存真氣的嗎?現在怎麼還能轉起來?不過好在蒙文德總是被尋風的話打擊,這一遍一遍的近乎神技的東西已經見怪不怪了,權當聽了個神話故事。

「既然公子心意已決,老夫自然全力以赴。」蒙文德堅定了下態度,頓了一下,又說道,「實不相瞞,我學習了公子贈我的半本魔煉陣圖,進步很快。若是能有……後半本,我想今後定然能夠更好的為公子效力。」

尋風早就快把那魔煉陣圖的事兒給忘了。那還是蒙文德第一次去莫府拜訪尋風時,他只用了半柱香的功夫隨便應付的幾個基礎陣圖罷了。見到蒙文德那誠懇的、求知若渴的表情,尋風點點頭道:「放心,少不了你的好處。」


「此次,若不是我要去滅了那雷極宗分壇,急於提升實力,也不至於這麼著急煉製逆刃刀。而你只有三階修為,雖說由我為主操控,但是我魂力太弱,難免後繼無力。」

「其實,我這裡本來是有顆靈機丹的,你服用之後不出幾個時辰便能穩固住三階魔鍊師的魂力,這樣煉製起來可以多幾分把握……」尋風頓了一下,嘆息道,「可惜啊,被一個小丫頭給偷吃了。」

蒙文德一聽,臉色立即冷了下來,怒道:「那小丫頭在哪兒,我要派人抓過來放血!」

尋風忽然靈機一動,即墨雪花這小丫頭吃了無數奇珍異寶,血脈之中絕對蘊含極為強大的藥力。他探查了一下自己的儲物,這小丫頭依然睡著,而且睡姿真差,小胳膊小腿兒的,卻非要四仰八叉的睡,哪裡有半點絕冥教小公主的風範?

「如果直接給這小丫頭放血未免太過殘忍,不過拔她一根頭髮倒也不算過分吧。」

尋風看了一眼這小丫頭的一頭烏黑頭髮,又看了看蒙文德,計上心來。不如死馬當活馬醫,給這蒙文德吃根頭髮,或許也帶著點藥力呢。

不過,尋風卻沒想到這即墨雪花的髮絲居然如此堅韌,費了半天勁兒都扯不斷!最後不得不用上風刃才給強行斬斷,也是將尋風給驚了。

「一根兒頭髮都如此堅韌,那體質得多強悍啊!嘿嘿,有發現了我這絕世之寶的一項新用途,就憑這體質,絕對能當盾牌使!」

尋風收回心思,將那一根頭髮藏在手心裡,對蒙文德說道,不過我還有一些材料,現在給你煉製個新丹藥吧。

蒙文德看不懂尋風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不過還是帶著他來到葯庫,指著一箱子藥材說道:「我晉陞三階之後,奈涼城公會送了我很多材料,都在這裡,公子可以……隨便拿。」

尋風魂力一探,說道:「果然有很多魔煉所需的材料,可惜都是些低級之物。」

聽到尋風評價,蒙文德頓時一頭黑線。他很想反駁,這些都是千顆靈石也難以買到的珍惜藥草、金石,怎麼就低級了?

不過,蒙文德也知道,像尋風這種怪才必然是有大師傳承,眼光都很高。他不知道的是,眼前的這個「少年」的眼光,已經高到了令他髮指的程度。說這些是低級之物已經給足了面子,一般的東西在尋風眼中連個屁都不是。

「不用這麼麻煩。」尋風隨便取了幾位藥材,投入了四方火陣,然後把那根髮絲也偷偷放了進去,便開始煉製起來。

蒙文德徹底懵了,問道:「枯葉楂、空靈草、野甘花……這些都是寫開胃的藥材,一般都是用來當做輔助藥材,主材呢?」

尋風心道總不能告訴他實話說主材是頭髮吧,便冷眼瞪了蒙文德一下,罵道:「想學就認真看,問這麼多幹嘛!」

蒙文德不敢再做聲,看著尋風那眼花繚亂的手法,瞬間失神。

尋風知道這小丫頭的髮絲極為堅韌,知道將它化成可以令人體吸收的丹藥必須費上一番功夫。哪裡想到這小小的髮絲堪比精鋼,他足足煉製了一炷香的時間,那髮絲只是粉碎,卻完全沒有煉化成足以被人體吸收的程度。

蒙文德見尋風將這些輔助材料粉碎了捏起來,在粉碎在捏起來,來來回回十幾遍,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不過卻終於看懂了尋風的煉製手法,大呼過癮之餘,更加敬佩尋風那堪比天人的魔煉術了。

「哥就不信了,區區一根兒頭髮能將我莫尋風給難住!涅槃玄氣,給我增幅魂力!」

尋風心頭一狠,直接祭出一絲涅槃玄氣,注入魂力之中。結果,那髮絲遇到涅槃玄氣,直接彷彿融化了一般,甚至直接化作了液態,此後的煉製再也沒有任何阻力,不消一會兒便凝固成丹了。

尋風看著手中的丹藥,眉頭一皺,迷惑不解。「這涅槃玄氣怎麼對這小丫頭的髮絲有這般壓制的作用?真是奇怪……」

心急火燎的蒙文德見已經成丹了,急忙跑過來,恭維道:「有勞公子!我蒙某人感激涕零!公子魔煉術如此高深,都需要煉製了這麼久,想必此丹藥絕非凡品。鄙人肉眼凡胎,可否請教公子此丹是幾品?有什麼功效?」

尋風這一次真給問住了。

第一次用頭髮絲兒煉丹,叫什麼好呢?

「此丹名為……髫丹。具體什麼功效,你服下便知。」 蒙文德根本沒弄清這個「髫丹」是怎麼回事,但他知道,這丹藥剛剛煉製出來最為精純,若沒有特製的景玉瓶存放,藥性難免流失。

「既然是公子煉製的,還能毒死我么?」

蒙文德生怕流失了珍貴的藥力,幾乎是搶了過來,一口吞下……

尋風急忙問道:「什麼感覺?」

蒙文德眉頭一皺,瞬間出了一身的汗,結結巴巴道:「很難講……怪怪的。」

尋風暗中嘆了口氣。看樣子「實驗」失敗了,白白浪費了這麼長時間,就得出來個涅槃玄氣可以溶解頭髮絲兒的結論。

「我這輩子……從來沒……感覺到……這麼……這麼……」蒙文德支支吾吾,說話都不完整,忽然雙手捂著腦袋,渾身顫抖個不停。

突然,蒙文德周身猛然散發出一連串氣浪,連尋風也是驚了。在蒙文德身上,接連發出了數道狂亂的波動,武道修為瞬間暴漲了四五次,就連魂力也開始大幅度提升,越來越雄渾。

「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蒙文德猛然一仰頭,發出一連串止不住的大笑,越笑越大聲,越笑越癲狂。

……

一樓的眾人都是聽到了蒙文德這般大笑,都是搞不清怎麼回事,這也笑得太狠,太大聲,時間太長了吧。

一個正在排隊的傢伙探出身來,對婉兒說道:「婉兒姑娘,要不……勞您大駕上去問問,若是蒙大人身體有恙,我們就不繼續在這兒等了。」

婉兒聽出來此人話中有話,抬頭看看上面,心道:「不會真的瘋了吧?」

……

蒙文德終於平復了下來。

尋風拍了拍蒙文德的肩膀,小心問道:「你……沒事吧?」

蒙文德用一種極為認真的表情看了一眼尋風,雙手向後攏了一下頭髮,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噗通一聲直接跪在地上,聲音也是些許顫抖:「恩公在上,請受文德一拜!」

尋風將他扶起來,抓了下頭皮,應道:「你我相識一場,不必行如此大禮。」

「我不起!」蒙文德堅定道,「我蒙文德雖然痴迷魔煉術,很少顧及人情規矩,但是公子先對我有提點之恩,有賜我陣圖助我魂力提升,而今又賜我神丹……嗚嗚嗚……若是不行這叩拜之禮,我心中實在難以自持。」

尋風魂力探查了一番蒙文德,終於明白他為何如此激動了。這蒙文德專修魔煉術,所以武修原本只是武者二星,魂力三階入門。就在吞服下那根頭髮絲兒丹藥之後,居然瞬間晉陞了五星,直接躍至七星武者修為,魂力也是更加凝練,衝到三階巔峰去了。

尋風知道,這種強行提升的方式乃是直接以外力刺激,根本算不得自己的力量,一般都會有極強的副作用。他也沒有想到,即墨雪花這區區一根頭髮就蘊含了這麼強大的力量。

「你身體還有什麼難受之處?」

「我這輩子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感覺到這麼暢快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