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老,該說的話我都已經說了,是想要發誓給我三個時辰。還是想要看著你們這個二少爺和我一起共赴黃泉,全在你們一念之間。」

林東已經慢慢平靜了下來,現在主動權在自己的手上,該緊張的應該是他們。

此刻正說著,遠處是突然呼嘯而來一幫騎兵,為首的正是之前見過的海天。

臨近之時,海天飛身下馬,單膝跪倒在兩個老者身前,恭聲道:「言老,屬下來遲,還望恕罪。」

言老隨意的揮了揮手道:「家住可否有什麼指示。」

「言老,家主突有所悟,已經閉關。不過閉關前說,一切由言老調度,此等小事無需請示,但寶圖一定要拿到手。」


林東聽得一愣,心中有些疑惑:「自己兒子被擒,當父親的卻不聞不問,甚至還說這是小事,直接去閉關了。這未免有點兒太荒唐了吧。」

海東閣也是不可思議的說道:「海天,我父親竟會在這個時候閉關?他還說了什麼?」

海天慢慢站起身,面色平靜的說道:「家主有句話對二少爺說。 將門嫡妻 ,乃是生死之變,通則生,礙則死。這是你命中劫數,一切還要靠自己。若能通透生死之變,則聚靈大成。」

林東聽得一樂,暗道:「這爹當的有些意思,不過他所說的生死之變,聽上去倒是有幾分道理。」

而此刻,就在不遠處的一處空無一人的茶館內。一桌兩人正對飲而視。

「鎮山兄,這林家的小娃娃著實有點兒意思。我看你女兒倒是對他頗為欣賞。」

說話的是一個面色儒雅的中年人,一身湛藍色的錦衣長袍,俊逸的面容透著洒脫和自信。從面容上來看,倒是和海東閣有幾分相似。

南少的清純小甜妻 ,滿臉的絡腮鬍,一支眼蒙上了眼罩,更增添幾分猙獰的煞氣,只是此刻卻頹然一嘆道:「天明兄,你就不要取笑我了。現在我們幽冥山已經退出了寶圖的爭奪,全都是因為薇兒的自作聰明。其他幾家也基本上被殺的殺,跑的跑。只有林家這一棵苗子還獨活,不過這寶圖定是你海家囊中之物。這回你海家擁有兩張殘片,在藏地山莊中會更有話語權。若得至寶,怕是在紫炎國的各方勢力中會獨領風騷。」

說到這兒,官鎮山猶豫了片刻,拱手道:「這以後還要靠天明兄多多相助了。」

「哈哈哈!鎮山兄無需如此。現在那對兄妹已經跑了很遠。更何況這林家的小子正虎視眈眈,我海家能不能得到還是個未知之數。」

官鎮山聽出海天明言語中的自信,不過以後若是海家崛起,自己這幽冥山勢必不是他的對手,只能是硬著頭皮奉迎道:「天明兄不要謙虛了。以海家的實力要想抓住一個小子,還不死輕而易舉的事情嗎。只是若抓了小女,還希望天明兄能將其交予我,我回去好生管教。」

「哈哈哈!這是自然!薇兒這丫頭只是性格頑劣罷了。只不過鎮山兄怕是要難免一番口舌了。現在你可是把她放棄了,以她的性格,怕是要鬧上一段兒時日才會原諒你吧。」

官鎮山苦笑道:「確實如此。不過既然當初說好了,寶圖的事情由下面自己做主。這樣的結果也是她自找的。」

「呵呵!」

而此刻怡香樓門前的眾人卻不知代表著海家和幽冥山最高集權的人正在喝茶看景,將發生的一切盡數看在眼裡。

就連言老和莫老這兩個身份尊貴的長老也沒有發覺,他們的目光只注視在林東的身上。

「好,老夫答應你。就以心魔為誓,三個時辰內不進行搜索。不過小娃娃,老夫可是要提醒你。你剛剛放棄了絕好的機會,若是再落入我們手裡。可便不是如此的好言相勸了,你自己做決定吧。」

林東淡淡一笑道:「多謝言老的關心,不過小子心意已決。」

「哼!」


說著,言老和莫老的頭頂之上同時冒出一股灰色的氣體形成一個契字,隨即消散於無形。

林東同時如此,不過眼下他可沒有時間繼續留在這裡,先去追趕上那對兄妹才是正事兒。

正欲轉身,突地一聲輕喚讓林東腳步一頓,循聲向著官微看去,眉頭一皺道:「什麼事?」

「東林,你帶我一起走。我熟知這片的地形,對你會有幫助的。」官微臉上滿是乞求之色,與平常那副恥高氣揚的模樣截然不同。她知道淪為性奴的下場,心底的自尊也完全被驚恐壓制下去。

林東搖頭道:「我現在已經身陷險境,沒有興趣帶著一個心如蛇蠍的女人,還要隨時提防你。」

「不,我保證絕對不會坑害你。現在我和你是一條繩上的螞蚱,我絕對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然而這個時候,不知道多遠, 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

如同萬里之外的悶雷,又如同深埋地底的滾石,整個地底墓穴,都開始震動起來。

翻山海驚錯,不明所以的望向了絕凌頂。

絕凌頂皺起了眉頭,即便是活了幾百年的老妖怪,他也不清楚眼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而等待了這麼久,空間通道終於打開,他不希望再節外生枝。


所以絕凌頂發出了命令:“殺了他們。”

絕凌頂發出命令的時候,他身後的數十人,就化作了數十道亮芒往劉封撲了出去,顯然他們一直都做好着準備,就等這一聲令下。

最前方的一個老者,更是衝出去的同時,手中已經出現了一把長劍。

長劍如光,在空中劃出一個“霸”字。

霸劍無雙,李家的人!

劉封明白了,難怪這個人自己一開始看着就眼熟,難怪這人對自己抱着深深的敵意。

不過面對衝來的這數十人,他沒有抵抗,也無法抵抗。

因爲,他的神念,此時和方清芸緊密的融合在一處,正在召喚着那把擁有者絕強力量,甚至神兵主都能一劍斬殺的神兵天藍。

這是方清芸最強的手段,而這一手段,在她的部分神念融入成了劉封的一分子之後,她也必須藉助劉封的力量才能完成。

他們,要從不知道出於那片天地空間中,召喚來這把神兵,斬破這個空間通道,毀了這個大陣!

絕凌頂的命令無疑的正確的、及時的,如果能夠搶在天藍降臨之前,把劉封和方清芸殺死,那麼空間通道會打開,寶藏會最終被發現。

但是他忘記了,還有張凡。

一直站在遠處的張凡突然不見了。

他出現在了劉封和方清芸的身前。

他的身上,一道龍形火炎突然騰飛。

龍炎地火。

劉封大吃一驚,張凡怎麼可能擁有龍炎地火?

不過這時候,他也沒有時間來探討這個問題,更重要的,張凡此刻的舉動,很明顯是在幫助自己。

十幾個衝上來的煉氣師,甚至都沒能完成攻擊,被這道龍形火炎的氣息一衝,就立時潰敗,往四處彈了開去。

“張凡,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絕凌頂動怒喝問。

“我當然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張凡俊美無匹的臉龐上露出輕快的笑容:“我在做我的先輩都會做的事情。”

“你要毀了空間通道?”絕凌頂問道。

“如果你們沒有出現,也許不會。不過現在,我沒有別的辦法了。”張凡道:“如果炎前輩在此,他一定不會允許,龍炎前輩最後的遺物被你們窺探。我阻止不了你們,但是要破壞,卻還是能做到的。”

“有話好商量。”絕凌頂說着,他的眼神,卻已經瞟到了翻山海身上。

翻山海在悄然靠近。

張凡,一向就是飛龍七霸中,手段最多的一人,即便是翻山海,也不敢言能面對他佔據上風。

不過,在絕凌頂和翻山海兩人的合擊之下,張凡也討不了好去。

“張凡,你果然靠不住。”一個聲音在虛空中響起,一隻大手,不知道從什麼伸出,穿過了虛空,直接出現在張凡上方。

這隻大手,按在張凡的頭上。

龍炎地火的氣勢,洶涌席捲而上,但是這隻大手,只是輕輕一握,就把龍炎地火的氣息撲滅。

空間突然涌起了一陣劇烈的波動。

一個人影,隨着大手的落下,出現在了此地。

這個人,正方臉、濃眉大耳、厚脣、高鼻樑、一身武夫裝扮,看不出任何特別之處。

但是他一出現,所有人都爲之一震,即便是張凡,也砰然色變。

他的一隻手,依舊落下,往張凡抓去。

而另一隻手,卻是朝着劉封抓了過去。

他的動作很慢,真的很慢,但是他出手之時,周圍的一切都被凝固,所以不管他的出手再慢,目標也沒有任何躲開可能。

他一出現,就似乎成了整個空間的主宰。

整個飛龍大陸,能讓絕凌頂和翻上海失色,能讓張凡被瞬間制住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七霸之首的一霸頂天雄。

頂天雄一直都隱藏在這片空間中,在最關鍵的時候出現,而一出現就掌控了局勢。

但是他也不是無所不能的。

所以他也不知道,在這片空間中,隱藏着的不止他一個。

一隻乾淨到了極致,甚至有些陰柔感覺的手臂從虛空中探出,屈指一彈,彈出了道並不起眼的空氣波動。事實上這道波動和頂天雄的手掌撞擊一處,立時就潰散開來。

然而,就是這一下撞擊,卻改變了整個空間。

波動消散,整個空間都受到了影響,禁錮消失,頂天雄不再是主宰。

張凡揮動了拳頭,和頂天雄在空中正面撞擊。

劉封沒有時間去追究,是誰隱藏在虛空中幫了自己一把,他擺脫了禁錮,清晰的感覺到,神兵天藍,終於到了。

那隻起到了決定性作用的手臂縮回虛空消失不見。而一道藍色的光芒卻穿透了不知道多遠的天地空間,出現在了這裏。

劉封和方清芸一手緊緊的握住對方,而另一隻手卻同時抓住了這把劍。

方清芸砰出了一口鮮血。

血,灑落在藍色長劍之上,立時藍色的光芒中,出現了一抹蘊紅。

這一刻,他們彷彿融爲了一體,而這把劍則是他們最強的攻擊。

神之氣兵,天藍神劍。


只是一道劍氣,但是在融入了方清芸的一口鮮血之後,卻已然有形!

劍形!劍氣!劍之威!

所有人都動容。

以劉封爲主導,天藍劍一斬!

“十三王劍,劍一!”

這本是還未演化完成的劍法,但是在這個時候,有了天藍,即便是隨意一劍,也足以讓天崩地裂,何況還是這樣強大的一招劍法?

所有人變色,即便是頂天雄,也在這劍招之下,選擇了退避。

天藍斬在六角形陣圖之上。

那一抹蘊紅,涌入了陣圖之中。

“破!”方清芸口中吐出了一個暴音。

陣圖應聲而破,隨着一起破碎的,還有眼看就要形成的空間通道。

頂天雄等人,面如死灰。

他們想不打,劉封和方清芸,破壞陣圖的心竟然是如此堅決,而他們竟然真的能在這麼多大人物的眼皮底下,把陣圖破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