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我把這塊荒古靈石扔了?」黃羽說道,「反正也只是一塊靈石而已。」

螞蚱狠狠地敲了一下黃羽的腦袋:「你個傻小子,你以為一塊荒古靈石不值錢嗎?這一塊荒古靈石,可以憑空將一個地境的人提升到天境,據說天境的人突破到准聖都很需要這靈石。最近一千多年一共也就找到了不足五十塊荒古靈石,而且只有荒古大世界的遺迹里才有。」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啊,黃羽現在是無奈了。

忽然,起風了,風並不大,誰也沒有注意到。

「黃羽,是我!雷克頓!」雷克頓的聲音忽然在黃羽的耳邊響起。

「你是……雷兄弟!」黃羽嚇了一跳,「你在哪裡?」

「我在風中,你先別管。」雷克頓的聲音悄悄地說著,「不要反抗,跟我走!」

聲音一落,雷克頓的身形閃現到了黃羽的身邊!

所有人都忽然一愣,怎麼憑空出現了一個黑髮銀眉的怪人來。誰敢在這個時候率先出手搶奪靈石,是在找死嗎?



「走!」雷克頓低吼一聲,一把抓住黃羽,兩人同時化作一陣狂風席捲而去!

「不好!」

「糟了!」

「他娘的!」

「趕緊追!」

「這傢伙找死!」

一陣叫罵聲傳來,成千上萬的人彷彿炸了窩的螞蟻一樣撲了上去,本來綳著的那根弦被雷克頓這麼一出手給弄斷了。

戰火呼地被點燃起來,漫天的飛劍、刀斧亂舞,一通亂戰攪得天昏地暗。

這一鍋粥般的場面當中,雷克頓和黃羽瘋狂地往外沖。但即使是風遁狀態下的雷克頓,帶著另一個人,再加上密密麻麻亂戰的人群,也根本就沖不出去。

「我靠,這是什麼情況?」雷克頓一陣鬱悶。而且朝著山谷戰團圍攻過來的人越來越多,更加水泄不通。

「給我去死!」

「閃開!」

「吃我一刀!」

「看我一拳打死你!」

……

亂了,徹底亂了。

各方勢力的人馬都開始了混戰,誰也認不清誰,只管將眼前的敵人給撕碎便是。雷克頓一時間無奈,只能靠著風遁在人堆之中竄來竄去。

「怎麼了?出不去嗎?」黃羽忽然問了一句。

雷克頓罵道:「他娘的,沒辦法啊。」雷克頓也不敢現出自己的真身來戰鬥,這裡人實在是太多,而且天境的也不少,自己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把上萬人全部擊潰,正所謂蟻多咬死象。

此時各方勢力的援軍也紛紛趕到了。

「哼!沒想到這個時候居然出事了!」一聲低沉的怒吼從天空之中傳來,整個山谷都在顫抖。

好傢夥,終於來了強者了,雷克頓心頭暗道。

只見一群身穿黑衣的人出現在了山谷當中,這些人周身彷彿帶著一種無可匹敵的霸氣,凡是靠近他們的人竟然在瞬間就被這股恐怖的霸氣碾成了粉末。

為首之人,是一個中年男子,一張國字臉充滿了威嚴和肅穆,黑色的長袍在風中舞動。最讓人覺得心寒的,是他那雙幽綠色的眼眸,如一團鬼火閃爍。

這中年男子朝著亂戰的山谷一看,隨手一揮,竟然靠著手臂的力量將空間壓得一陣波動,修為稍弱的人直接就被這股波動變成了血雨灑落。

「是司徒一族的人!」

「那個就是司徒仁!」

「糟了,司徒家族的族長也來了!」

所有人都大驚失色,紛紛停下了手中的戰鬥,顫顫巍巍地看著司徒仁。

司徒仁俯瞰著所有人,緩緩地問道:「誰發現了荒古靈石?叫出來!」

這一聲充滿威嚴,讓人忍不住為之臣服。此時雷克頓收起了風遁,和黃羽藏在人群之中,卻並沒有出頭。

「我再說一遍,誰發現了荒古靈石,給我交出來!」司徒仁的聲音又一次響起。

忽然,一陣悠揚悅耳的聲音從天際傳來,漫天純潔的柳絮如冬雪飄飛起來。司徒仁的眉頭一皺,似乎見到了自己很不願意見到的人。

「司徒仁,你們盤古一族好大的威風啊。」

一群身穿素衣的仙女彈奏著古箏、吹著洞簫,衣袖蹁躚,如紅塵謫仙,傾倒眾生,又如月里佳人,桂樹生花。

而在這群素衣仙女身後,也跟著一大群文質彬彬的男子,不過地位似乎要低很多。

「哼,飛雪,你們楊花宮的女人倒是腿腳不慢,那群娘娘腔也跟得很緊吶!」司徒仁冷嘲熱諷起來。仙域三大勢力當中,盤古一族重男輕女,楊花宮卻重女輕男,盤古一族的人向來喜歡嘲諷楊花宮的人,尤其是男人。

那群仙女為首的人,乃是一個看起來成熟的美婦人,眉目如綉,紅唇輕啟:「司徒仁,廢話不多說。這荒古大世界遺迹也不是你們發現的,你們想要就這麼獨佔,可不太現實啊。」

司徒仁冷哼道:「是嗎?能不能獨佔,可是要靠拳頭說話的!不如咱們兩邊打一架,誰贏了誰就能獨佔這個遺迹如何?」

那飛雪仙子聽到此話,臉色一寒。她和司徒仁都是天境九重天的高手,但是司徒仁畢竟是盤古一族的人,盤古精血的可怕天下聞名,同等級根本難尋敵手,飛雪仙子自認還不是這司徒仁的敵手。兩邊要是真的打起來,只怕楊花宮的這些人還真不是盤古一族的對手。

「哈哈哈!飛雪,司徒仁,你們楊花宮和盤古一族爭得熱鬧,怎麼把我們媧皇宮給忘掉了呢?」

一個狂笑聲響起,只見一頭巨大的蒼龍從天上飛來,數十丈巨大的身軀盤旋而下,龍頭上站著一個身材精悍的男子,一頭青色的頭髮簡短幹練,臉上露出一抹好戰的神色。

「青龍?」司徒仁和飛雪仙子臉色同時一變。

那條蒼龍飛過來,瞬間變成了只有幾尺長的綠色小蛇,盤繞著這男子的肩上。這男子微微一笑:「大家好,大家吃了嗎?看起來我來得還不算很晚啊。」

又是一個天境九重天的傢伙,雷克頓躲在人群之中暗暗尋思。看起來這三方大勢力的高手已經到了,其他一些小門派的人也來了不少,可是論實力論人手,根本不可能和三大勢力相比,整個山谷,似乎變成了楊花宮、盤古一族、媧皇宮的人在主宰了。

司徒仁心情相當不好,自己剛剛死了一個兒子,還沒有來得及報仇,就遇到了這檔子事,他看著那男子道:「青龍,你們媧皇宮的四大護法來了幾個?」

「當然就我一個了,司徒仁你眼睛沒有瞎吧?」青龍哈哈一笑,「反正來我一個就夠了,你司徒仁和飛雪加起來也未必能贏我啊。」

飛雪仙子和司徒仁神色一變,似乎青龍這話沒有瞎說。

「確實,這個青龍很厲害。」雷克頓也在觀察著,「這個青龍已經快要觸摸到准聖的境界了,而且他肩上那條蒼龍也相當不凡。不過他的准聖能力是什麼呢?」

此時三方巨頭在山谷之中對峙著,一時間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好了,咱們別鬧了。」青龍打了個哈哈,「那啥,既然荒古靈石出現了,先找出遺迹的入口再說吧。對了,哪位兄弟拿了荒古靈石啊?」 那青龍這麼一說,場中萬千人都左顧右盼。幸好場內人多,雷克頓和黃羽隱藏在這麼多人當中,根本就沒法被人找出來。

司徒仁冷哼道:「青龍,你可別想獨吞遺迹的寶藏!」

一旁的飛雪仙子也說道:「咱們三家都在此,青龍,你就算夠強也不可能以一敵二。」

司徒仁和飛雪仙子的話沒錯,現在是三方爭奪,無論哪一方想要獨吞寶藏,另外兩方勢必會聯合起來。就算青龍的武力傲絕眾人,也不可能以一人敵萬人。

青龍哈哈大笑起來:「好好好,其實我也沒打算獨吞嘛,找到那荒古靈石,解開遺迹的秘密,咱們大家再好好分寶藏如何?」

三人在商議著,藏在人群中的雷克頓正在沉思。一塊荒古靈石居然引起這麼多人的爭鬥,看來這荒古靈石雖然寶貴,卻也不是簡單的一塊靈石而已,上面肯定還有一些秘密。

「好了,先說清楚。」司徒仁最後說道,「我們找到那塊荒古靈石,誰也不能獨佔,我們三家一起進入遺迹,到時候就看各家的本事了。」

飛雪仙子和青龍點頭,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遺迹的進入方法,至於後面的事情就再說了。

司徒仁看著所有人,低吼道:「誰拿了荒古靈石,趕緊交出來!」

眾人面面相覷,你說一句我說一句,一時間亂糟糟的,誰也不知道那塊荒古靈石在混亂中到哪去了。

忽然,一陣風飄過。

「咳咳,不好意思啊,這塊荒古靈石在我們手裡。」

所有人一驚,同時看向天空。只見微風飄過,一個黑髮銀眉的男子還有一個身穿紫衣的年輕人已經出現在三方大勢力的中間。那個黑髮銀眉的男子帶著一抹挑逗似的笑意,而旁邊的年輕人卻是一臉瑟瑟發抖,驚恐不已。

「鱷魚怪,你瘋了!」黃羽嚇得差點尿褲子,「你找死啊!這個時候出頭!」

青龍、司徒仁和飛雪仙子同時看向兩人,他們的目光瞬間凝聚在黃羽手上的黑色石頭之上。

「哼!叫出來!」司徒仁大吼一聲,率先出手,化作一道流光襲來。

同一時間,青龍和飛雪仙子出手了,都想要爭奪那塊荒古靈石。三個天境九重天的高手同時出手,只怕沒到准聖境界的人,根本不可能逃脫了。

可惜,他們遇到的是雷克頓。

「抓緊我!」雷克頓喊了一聲,拉著黃羽,捏動法訣,直接化作一陣狂風消散。

青龍等三人同時撲了一個空,雷克頓原本站著的地方在三人的衝擊之下,竟然出現了一抹淡淡的空間裂痕,顯然三人都沒有絲毫的留手。


「什麼?」

「這是什麼法術?」

「哪裡來的妖法?」

三人都吃了一驚,他們看得出那兩個人修為並不高,其中一個還不到天境,但是卻好像有瞬間移動這樣的詭異法術。

清風拂過,雷克頓和黃羽的身形又出現了:「我說三位啊,何必那麼性急呢?你們是抓不到我的。」

司徒仁罵了一句:「臭小子!」他還不知道,眼前這個黑髮銀眉的傢伙,就是殺了他小兒子的仇人,否則他就是拼了命也要宰掉雷克頓。

青龍眉頭一皺,捏動法訣,中指和食指併攏,指向雷克頓。

瞬間,一道青色的電光從他的兩指上激射而出,根本讓人來不及反應!

「青光電指!」眾人神色一變,這可是媧皇宮四大護法之首青龍的獨門殺招,速度快絕,傳聞被青龍電指給鎖定的目標,根本不可能逃脫!

好快!

雷克頓目光凝重,這青龍電指,幾乎要趕上當初蕭遙的逍遙指了,而且那閃爍的電光,讓雷克頓感覺到一種本能的危險。

千鈞一髮,青龍電指就要擊中雷克頓了!

但是,雷克頓還是更快一些,已經祭出風遁消散了,只是被青龍電指蹭到了一點皮膚而已。

「他娘的!」雷克頓暗罵一聲,只感覺一股恐怖的電流穿透了自己的身體,幸好自己肉身夠強,不然直接就要被電癱瘓過去。這青龍電指的威力居然如此可怕,只是碰到一點就這麼厲害,要是被擊中,只怕必死無疑。

「這是雷電法則!」雷克頓也瞬間明白了青龍的厲害,這傢伙應該是已經初步領悟了雷電法則,不然不可能擁有這麼厲害的電力。

「好好好!」青龍看到自己一指被躲開,反而大笑起來,「厲害厲害,上一次有人躲開我的青龍電指,那還是在兩萬年前的時候呢!哈哈哈!」

青龍這麼一說,飛雪仙子和司徒仁的臉色都有些嚴肅。青龍的可怕他們當然很清楚,居然有人能避開他的青龍電指,簡直匪夷所思。

這兩個拿著荒古靈石的傢伙,居然有這麼大的料子。

雷克頓和黃羽又一次浮現身形。「三位,先別動手如何?」雷克頓看著三人,緩緩地說道,「我知道,你們想要荒古靈石。如果我猜的沒錯,這荒古靈石上,一定有進入荒古大世界遺迹的辦法,對吧?」

雷克頓這話一出,眾人都默不作聲,顯然是認同了這一點。

只有青龍哈哈大笑起來:「沒錯沒錯,兄弟啊,不瞞你說,這荒古靈石本身雖然珍貴,但最寶貴的,還是這塊靈石不是在遺迹內部出現,而是在遺迹外面出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