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蠕蟲可以再次變形,成為刀蟲。刀蟲和蠕蟲一樣,每天可以提供十點能量。」

隨後,晴荒又如法炮製,製作了很多青甲蟲、金甲蟲、赤甲蟲。

北辰宇和晴荒共享了視野,看到了外面發生的一切,不禁暗暗咂舌。

只見有大約一半的蠕蟲沖入了地下,在金甲蟲的護衛下開始採礦。

另一部分蠕蟲則是變形,體表長出了硬殼,黝黑而又不反光,還有著兩隻大鉗子。這些刀蟲向著周圍的古木草叢撲去,將之切割,然後拖回蟲巢。

隨後,這些古木等東西都被丟盡了蟲巢中的類似於反應爐的地方。在反應爐中,這些植物都被迅速煉化為能量。

遇到難纏的猛獸,那些赤甲蟲、青甲蟲就會蜂擁而上。即使實力不如獵物,也會用蟲海戰術堆死。

北辰宇看到一隻下位九重的猛獸被數十頭下位六重的戰蟲圍上,生生使用蟲海戰術堆死。

不僅如此,戰鬥結束之後,那數十頭戰蟲的屍體和猛獸的屍體都被刀蟲拖了回來,丟進反應爐中,再次化作能量。

這些能量在短短几刻鐘之內,再次化作戰蟲,投入外面的拓荒。

幾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看著眼前的一幕幕,北辰宇的心中充滿了震驚。他也可以控制蟲巢,很了解此時的狀況。

原先的蟲巢有著十萬點能量,戰蟲數量為零。短短几天的功夫,蟲巢已經擁有了十幾萬的戰蟲,能量儲備也達到了數百萬點!

晴荒是天荒六境一道至尊力的存在,能夠製造出中位實力的戰蟲。此時一泉之境的戰蟲有著十幾頭,二泉之境有著幾頭,三泉之境的本命戰蟲也有著一頭。

如果是人族想要培養這麼多的強大戰士,沒有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周期絕對不可能!可是夢璃族,只要有著能量就可以完成!

北辰宇的傷勢,也被晴荒耗費了百萬點能量,直接治好了。

看著北辰宇震驚的樣子,晴荒不禁露出了有幾分小得意的笑容,「主人,知道晴兒的厲害了吧!嘿嘿……」

「晴兒最厲害了,行了吧……」北辰宇坐在肉繭之中,揉了揉晴荒的小腦袋,突然開口問道:

「晴兒,亡靈法師、異形還有召喚師,他們三種和夢璃族都很像吧?都是可以以戰養戰,爆發出海量的戰兵。」

晴荒不屑的撇撇嘴,為北辰宇解釋著,「單說群體戰爭這一方面,天地間最強大的就是我們夢璃族,毫無爭議。」

看到北辰宇有幾分不解,晴荒繼續解釋著,「夢璃族,只要有著能量,就可以無限制造戰蟲,並且戰蟲不怕死,不怕傷。死了之後還能回爐,重新化為能量。」

「接下來就是異形了。」晴荒繼續說著,「異形的統治者,最低也是王境的異形女王。女王也可以無限制造異形,但是異形卻有著恐懼這些情緒,不算是真正的戰爭兵器。」

「再然後是亡靈法師,他們召喚的亡靈有著時間的限制,並且即使是能量充足,亡靈法師也不可能不間斷的召喚亡靈,承受不住。」晴荒為北辰宇詳細講解著,

「好在召喚來的亡靈生物沒有恐懼這些情緒,導致亡靈法師比之召喚師強上一些。」

說完這些,晴荒又繼續說:「最差的就是召喚師了,召喚出來的生物又怕死,還不能無限召喚。」

聽完這些,北辰宇點點頭,表示理解。晴荒又開口,「不過這只是比群體戰爭能力和生存能力而已,要是其他的綜合比較起來,也不知道誰高誰低。」

兩人說著這些,突然,他們的視野放了森林的一邊,看到了有人族向著這邊接近。

這是一支小隊,十幾人御劍而行。其中修為最強者大概在二泉之境,也就是這裡的銘道境。其他人在下位**重,也就是這裡的種道境。

「抓過來!看看他們在做什麼。」北辰宇眉頭微皺,開口道。

晴荒點點頭,發出命令。隨後除了本命戰蟲之外,那些中位實力的戰蟲就都沖了出去。

密林之中,破道山的一名胖長老正在帶領著弟子搜尋著。他可是被告知,這一次是破道老人親自下的命令,務必找出天外邪魔。

據說上面破道之境的巨頭們都相互通過氣了,將天外邪魔的樣子提供了出來。他們所在的,是一個圓圓的巢一樣的東西。

那些天外邪魔的樣子很像蟲子,龐大而又猙獰。大部分天外邪魔的修為都在種道境及其以下。只有極少數的十幾頭天外邪魔達到了銘道境。

胖長老自信,自己只要不被大量的天外邪魔高手圍上,一定能夠順順利利的完成任務。

警惕的觀察著周圍,按照上面的推算,天外邪魔應該就是在這裡。突然,胖長老開口了,「全體小心,前面有動靜!」

「吼!」

胖長老的聲音未落,叢林之中就源源不斷的開始鑽出戰蟲。這些戰蟲的數量很多,宛若潮水般向著胖長老一行人撲去。

除此之外,蟲潮之中還夾雜著十幾頭中位實力的戰蟲,這是晴荒專門安排的。

蟲巢之中,北辰宇和晴荒各自控制了一頭二泉之境實力的戰蟲,準備圍殺這名長老。

「吼!」北辰宇熟悉了一下戰蟲,控制著這頭青甲蟲沖了上去。

對方的長老看到一頭青色的蟲子向自己衝來,臉色一寒,出聲暴喝,「劍訣,絞殺!」

話音未落,長老腳下的飛劍便化作一道流光,向著北辰宇控制著的青甲蟲激射而去。

半路上,劍光數間分化為數十道,每一道都有著一丈的長度。

這些劍光向著青甲蟲圍攏而去,要將之絞殺。

北辰宇看著迎面而來的劍光,控制著青甲蟲直接沖了上去。戰蟲的身體堅硬無比,硬撼這些劍光也沒有什麼大礙!

轟轟轟!!!


接連不斷的爆炸聲響起,浪潮般的能量波動將青甲蟲淹沒在內。

胖長老露出一絲冷笑,飛劍向著另一邊衝過來的晴荒落去。

咻咻咻!!!

就在這時,幾道手臂粗大的潔白骨刺從能量浪潮中激射而出,向著胖長老落去。

胖長老面色大變,匆忙回身,飛劍向著骨刺迎去。


嘭嘭嘭!!!

飛劍與骨刺接連不斷的相撞,很快,所有的骨刺都被斬斷,飛劍也化作粉碎。

胖長老瞬間面如金紙,噴出一口鮮血。

「吼!」就在這時,一聲咆哮在胖長老的身後響起。只見另一頭青甲蟲已經到了他的背後,又是數道骨刺飛出。

「喝!」胖長老噴出一口精血,祭出一丈淡黃色的符紙,向著骨刺落去。

轟!

又是一聲爆炸,胖長老連連倒退,晴荒控制的青甲蟲閃身跟上。

此時,北辰宇控制的青甲蟲也沖了出來,化作一道青光射向胖長老。

「邪魔受死!」胖長老連連法寶被毀,早已受到反噬。此時看到兩名「天外邪魔」圍攻自己,感到十分的不妙,索性自爆殺敵。

看到胖長老身上洶湧的能量波動,北辰宇二人哪裡還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當即,晴荒強悍的神念攻擊便落向胖長老。北辰宇的神魂雖然強大,但是卻沒有學習什麼神魂法術。

在這一擊之下,胖長老直接昏了過去。其他下位的人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化做屍骨。

帶著昏迷過去的胖長老,蟲子大軍拖著地上的蟲屍和修仙者屍體,向著蟲巢的方向而去。這些屍體,都將變作能量。

蟲巢之中,胖長老悠悠醒來。

看到周圍的環境,胖長老感到頭皮發麻。只見入眼之處都是天外邪魔,地面之上滑膩無比,滿是粘液。

感覺到了什麼,胖長老抬眼望去。只見兩名少年和少女向著自己走了過來,周圍的天外邪魔都為二人避讓開一條道路。

瞳孔一縮,胖長老估計這二人就是天外邪魔的魔主了,心中不禁忐忑無比,顫顫巍巍道:「你們…你們要幹什麼?」

北辰宇二人相視一眼,晴荒開口,「你是什麼人?來到森林的目的是什麼?說完放你走!」

「我說!我說!」胖長老趴在地上,目光之中卻是帶著怨毒之色。

聽著胖長老的訴說,北辰宇微微點頭。等到胖長老不在出聲之後,胖長老的目光之中掠過一抹狠色,「去死!」

伴隨著一聲暴喝,胖長老祭出飛劍,向著北辰宇攻去。


「哼!」北辰宇冷哼一聲,一拳將飛劍轟碎。第二拳轟出,胖長老化作一具屍體,「本來準備放了你的!」

戰蟲將屍體帶了下去,北辰宇二人則是商量著接下來的對策。 洗浴中心頂樓,也就是第五十層,原本是禁止外人入內的,但這也得看是對於什麼人。

對於普通人或者散修武者,洗浴中心當然要保持神祕與威嚴,五位先天武者可不是擺設!

但若是遇上洗浴中心招惹不起的人,那這所謂的頂樓也不過只是擺設了。而在他們眼中,葉銘這羣人就是屬於不可招惹的存在!

若是葉銘他們真的在這鬧事還洗霸王澡的話,他們必然會出手,就算打不過還可以上報城主府,每年高額的稅金可不是白交的。

不過葉銘他們卻付了錢,而且還是以靈晶消費的,這就不由把這老闆嚇住了。

靈晶這東西,可不是普通勢力與武者能消費的,就算洗浴中心的老闆也不過才擁有十幾塊,這還是他用極大的代價去靈行換取的。平均算下來,每一塊靈晶都價值五萬珠…

所以當得知葉銘他們的事後,這老闆也被嚇了一跳,認爲葉銘是帝國頂尖勢力出來歷練的弟子。

“好香呀!”進入頂層的餐廳,葉家衆弟子聞到空氣中瀰漫着一股清香,不由有些迷醉,不過還是剎那驚醒。

“劣質的凝神香。”不過葉銘卻是撇嘴說出這麼一句話,眼中盡是不屑。

空氣中的清香他自然聞到了,而且他還聞出,到底是什麼東西散發出這種清香的!

“呵呵,這位少爺果然眼界不凡,光憑氣味就能聞出這是凝神香!不過它已經算是上好的凝神香了,它可是郡城第一藥師親手配製的。”這時一個肥膩膩中年人走來,不過語氣卻是很自傲!

胖子身後還跟着五人,先前在樓下被小黑吼得吐血的那先天武者就是其中之一。

葉銘掃了一眼,不禁有些驚訝,五人算是先天武者,還有一位先天二重天的高手。雖然葉銘無懼,但卻感到無奈!

郡城的一家洗浴中心就比(曾經)磐石城的土霸主葉家強大,這如何不讓葉銘無奈?此時他才發現,曾經的葉家真的很弱!

不過如今的葉家就強大了許多,葉銘相信,光憑自己父親一個人就足夠挑翻面前這五個先天武者。

“上等凝神香?呵呵…”葉銘冷笑,認爲對方是無知“凝神香可凝神靜氣,驅散魔障!你這根能有這效果嗎?”

胖子被葉銘問住了,不過久經商場的他,早就圓滑無比,而且口才也不是蓋的。隨即就尷尬開口“少爺口中的可是靈香,我這等凡香怎能比之?而且想來,這樣靈香,整個帝國也沒幾根吧…”

葉銘淡漠看了洗浴中心的老闆一眼,沒有開口解釋,而是直接走到桌前抽開椅子坐下,其他人也隨之入座。

像這樣劣質的凝神香,葉銘隨意在路邊扯點雜草就能配製出來,至於那老闆口中所說的靈香,葉銘自然也能輕而易舉配出。

不過這些事沒必要說出來,對方不信,只是引人笑爾。若是對方相信,傳出去反而是招惹麻煩!

葉銘等人一天一夜沒吃飯了,如今坐上飯桌看着大魚大肉,他們當然不會客氣,直接毫無風度的狼吞虎嚥起來,這股餓狼之氣把對面六人嚇得不輕…

說實話,洗浴中心的老闆還是第一次見…如此兇殘的“富家子弟”!

見葉銘等人吃飽喝足,洗浴中心的老闆纔開口一臉笑意開口“不知各位對我準備的飯菜與小姐還滿意嗎?”

葉銘倒是沒啥感覺,飯菜的造型不錯,不過味道只能說是一般般吧!

不過小黑、葉壯等人在聽見“小姐”兩個字時,臉上立馬露出淫 蕩與邪惡的笑容,連連開口說“滿意、滿意。”

葉銘只好再次無奈了…

洗浴中心老闆得到滿意的回答,作爲談判專家,他自然知道把握時機,隨即就開始和葉壯他們扯皮,說些沒營養的閒話。

其間他也在套葉銘等人的背景,葉壯倒是“豪爽”的說了出來:“葉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