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瑟,這人你上一次沒有見過嗎?」少年說道。

蘇瑟搖頭,恨聲道:「真是氣死我了,明明這一次可一舉幹掉對方的。」

「這次確實可以百分百幹掉海利,但我們卻沒有成功,你知道問題出在什麼地方了嗎?」少年仍舊平靜的說道。

「都是那個小孩,要是沒有這人,將海利送上絞刑架上可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老者咬牙啟齒的說。

少年聽后搖搖頭,「這是一方面,但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們準備的太倉促了,既然對方命不該死,我想時間還是很充足的。」

「一切都聽你的。」蘇瑟變得十分恭敬起來。

……

「太謝謝你了,童炎沒有你我今天恐怕就被他們送到絞刑架上了,真是太謝謝你了。」海利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喊道。

門外面的屋頂上,一隻小黑貓被聲音吵醒了,眨了眨眼睛,又重新蜷縮著睡覺。

童炎看著他誇張的樣子,呵呵笑道:「我真是沒看出來啊,海利你的膽子真是不小,竟然敢收取森林幣,難道你忘了規定?」

「我……」海利的面色陡然間轉變。

童炎接著說道:「讓我想想,好像規定是這樣的『劣族人交易不能用任何錢幣,違反者按照錢幣的多少進行處罰』,你好像收了兩枚,按照規定應該斷掉你四根手指啊。」

「別別別!童炎我第一次收,而且還沒熱乎呢,我就是想看看森林幣到底長什麼樣子,我收你做徒弟怎麼樣?讓你成為工匠。」海利連忙擺手,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童炎忍不住了,笑出聲來:「喔?你收我做徒弟,我可是沒有錢給你啊,再說了,你的水平我要考慮考慮啊。」

海利憋的面色鐵青,「當然當然,我免費教你,你可以隨時來這裡。」

童炎擺擺手說道:「算了吧,你這兩把刷子還真沒成為我老師的能耐,說實在的,你要不是因為有種族能力,恐怕連一件鐵器都完成不了吧!」

「你怎麼猜出來的?」海利破口驚道。

「這還用猜嗎?你這麼爽快的答應,按你小肚雞腸的樣子,沒有私藏才怪,所以我以後恐怕也不會來找你了,不過奉送你一句,你往後恐怕有的忙了。」童炎一邊說一邊擺手,準備離開。

海利愣在原地,他心念電轉,眼珠子轉了幾次,連忙跟了出去。

「這個你留著,你要是走投無路了可以去上面的地址,到時候我會去接你。」童炎從身上拿出來一塊薄薄的獸皮遞給海利。

後者不明所以的接了過去。

此時,遠處就有一名老者飛快的跑過來,來到童炎前面三米的時候,他打量了周圍一遍,「讓我好找,小姐吩咐了,他不想欠人情,這是小姐給你的東西。」

這名老者,正是之前替他家小姐選購毛皮的人,此時手裡捧著一個獸皮包裹,方方正正的,包的十分精細。

「真是太客氣了,還請老先生轉告你們家小姐,她沒有欠我什麼,反而是我拖她的福,毛皮賣出了好價格。」童炎笑了笑,絲毫沒有在意對方手裡的東西,還拍了拍旁邊的書櫃。

這反應,讓老者一愣,沒想到趕上門送東西還讓拒絕了,這可是他頭一次碰到,不光如此,對方甚至連詢問東西是什麼都沒問,多看一眼都欠缺。

此時海利也出來,老者微微歪頭看了他一眼,接著看著童炎問道:「你確定不要?」

童炎笑著,扭頭朝著屋頂喊了一句,「下來吧,我們回家!」

小黑貓起來伸了個懶腰,從屋頂上跳下來,盤在童炎的頭上,讓他看起來像是帶著一頂帽子。

「魔獸?」老者驚愕的喊出口。

「哦?你怎麼瞧出來的?」童炎略帶吃驚的問道。

老者圍著小黑貓轉了一圈,接著搖搖頭,「看樣子也沒什麼,不過你一個劣族人竟然會收服一隻魔獸?」

「多謝你家小姐!」童炎客氣的又一次道謝,接著背著書櫃和皮毛往外走,他根本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留下不解的老者,和更遠處吃驚的海利。

魔獸啊!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路?海利震驚的想到,接著看向手裡的東西,隱隱覺得這東西非常的重要。

童炎走遠了,老者扭頭看了一眼門口的海利后,他也回去復命去了。

「不行啊,這麼多東西背著還挺累的,換成其他東西帶回去吧!」童炎自語的說了一聲,又一次走到了交換貨物的地方,這一次他沒有要求交換的條件了。

很快,就有人過來查看他的貨物。

抱著東西的老者,來到了一家旅館裡面,飛快的走到一張乾淨的桌子面前,那裡坐著一名精緻的少女,而她面前正擺放著非常精緻的美食,可少女卻食不知味的輕輕品嘗著,看不出來是否喜歡。

「怎麼?沒有找到人?」精緻的少女淡淡的說道。

老者搖搖頭,「不是小姐,那人不要。」

「不要?你沒告訴他這裡面的東西是什麼嗎?」精緻的少女挑了挑彎眉。

「我沒有機會說,這少年跟本就沒正眼瞧上一眼,小姐他一個劣族人犯得著送東西嗎?」老者十分不解的問道。

精緻的小姐,放下手裡的東西,美眸慢慢的睜大,嘴角勾出一抹笑意,「呵呵,這下有意思了,你也說了他是劣族人,對於饋贈竟然絲毫沒有興趣,難道你不覺得他很奇怪嗎?」

老者一怔,想到了那人的態度,以及他竟然會有一隻魔獸,便略微點頭,不過還是說道:「就是在奇怪也是劣族人,小姐您可是皇德默克家族啊,是最高貴的存在,犯得著搭理一個劣族人嗎?」

「搭不搭理我自己有數,你再說說還有什麼發現?」精緻的少女似乎非常的有興趣。 老者無奈的嘆了口氣,這個小姐的脾氣他真是摸不清,明明有那麼好的生活環境,卻偏偏來這個地方,明明有那麼多的貴族少爺追求,卻偏偏對一名劣族人問東問西,就是之前的那個叫雨藍也比這個劣族人高很多啊。

「他還是一名低下的鐵匠,我親眼看到他從鐵匠鋪里走出來。」老者一臉厭惡的說道。

「哦?鐵匠?我聽說城堡最近正在進行一項考核,姨姨讓你陪我出來,不是還給你一些通行證嗎?你快送他一個。」精緻少女笑吟吟的說道。

「啊?小姐你……你怎麼知道的?」老者大吃一驚。

「哼!你難道忘了我是誰嗎?怎麼你今天這麼多話?」精緻少女十分不滿的皺著眉。

老者連忙誠惶誠恐的欠了欠身,「波羅安榮譽工匠可是非常有名的,而且澀莉大人是讓我尋找有真本事的鐵匠,他一個劣族人怎麼有資格參加……」

「你給我滾遠點!」精緻少女粉拳砸在桌子上,桌面上的碗碟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

「喂!大爺啊,我雖然打折賣,你這些東西也太殘次了吧,就這麼幾樣也想換兩張上好的毛皮嗎?」童炎大聲的喊道,袖子捲起來,一副市儈樣。

「呵呵!小夥子做人不能這麼古板,你看你只有三張毛皮了,而且天這麼晚了,你還要趕著回家不是,賤賣就是了。」一名非常油滑的老頭笑吟吟的說道。

「你倒是觀察的挺仔細,不如這樣,你把旁邊你身上的兩個鐵鎚給我,我給你兩張毛皮怎麼樣?」童炎一副忍痛的樣子。

老頭連忙搖頭,「不行,這兩個鐵鎚是我準備賣給大師鐵匠鋪的,你又不是鐵匠,要這個沒用,除非你能把三張毛皮全都給我。」

「嘿嘿!你想的到美,欺負我年少不懂事,不過我看你年紀也大了,你再找幾樣東西,說不定湊活湊活就能給你了。」童炎一副人精的模樣。

「你看我身上還有什麼值錢的,就是這把老身子骨你看上給你也成。」老頭一副無賴樣。

「好吧!你跟我回家,毛皮給你了。」童炎一副無奈的樣子。

「啊?你真要我?」老頭徹底被打敗了,這順杆子往上爬的見過不少,也沒見過這麼不知正反話的人啊。

童炎點點頭,「你看你一把年紀了,還在這裡晃悠,難道沒想過有個正經的住處嗎?」

老頭愣了,怎麼?今天是被衰神撞了腰嗎?幾十年混跡,竟然被一個小子耍了。

「哎!多好的買賣不知道做……」說著搖著頭準備走。

就在這時,一名老者滿臉憤恨的走了過來,童炎一愣,怎麼這人又來了?

「老先生您來晚了,我這三張毛皮已經賣出去了,這位老先生用自己交換的。」童炎指著準備要走的老頭。

「胡說八道,那有用自己做買賣的。」老頭扭頭呵斥。

老者根本不理會這些,走到童炎跟前,拿出來一個鐵片扔過去,「拿著,一個月後去波羅安城堡。」也不等童炎回話,轉身就走。

童炎愕然的看著手中的鐵片,而準備離去的油滑老頭轉過身來,眼中精光閃閃的看著童炎手裡的東西,「波羅安榮譽工匠通行證?你小子還是名鐵匠?」

呃——

童炎背著一大坨東西,頭上趴著一隻小黑貓,腰上掛著兩柄鐵鎚,一把錘錚亮,上面刻畫著一些圖案,童炎之所以交換,是看中了這柄錘是鋼的,比鐵硬上很多的鋼,在這個連火都要成為秘密的地方,能夠做出鋼錘來,其難度非常的大,關鍵是那油滑老頭竟然不識貨。

這就是天天捉鷹,反而被鷹啄了眼,天天偷雞,反被雞偷了米吧!

其實他早就見過這油滑老頭不止一兩次了,讓他記憶深刻的還是一年前,老頭在一幫貴族面前遊刃有餘的做生意,那油滑的處事樣子,正是他記憶深刻的市井老炮形象。

童炎想要成為鐵匠,這是有很多原因的,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需要提高現在的地位,為什麼?因為他們一家現在雖然生活的非常舒服,但是卻沒有了能夠依靠的部落,說白了他們現在是徹徹底底的暴露在了外面,任何一個不懷好意的人都能夠毫無顧慮的欺凌他們。

童炎有自己的一套理論,在沒有靠山的情況下,只有將自己變成靠山,而身為劣族人,他能夠快速提高地位的就是成為一名工匠,誠然,成為鐵匠是最好的選擇。

在接觸海利的這段時間,他發現鐵匠打造的東西包含了方方面面,裡面也包含了兵器,按照他打探來的消息,成為鐵匠的標準,就是能否打造出來一把像樣的兵器。

在海利的鐵匠鋪,他發現了兵器只有簡單的一種,那就是劍,當然這劍的長短大小是多種多樣的,而海利這種鐵匠鋪,最拿手的就是雙手重劍,用童炎的眼光看,這種雙手重劍不過是兩邊開了刃的寬鐵片而已,樣式簡單隨便,沒有多少技術含量。

連他這個單靠理論的人都能一眼看透,就可以說是沒有技術了,那麼打探來的消息就是不準確的,他仔細想了之後,得出了自己的結論,鐵匠唯一有難度的就是有能夠燒紅金屬的火,只要有了能夠經受考驗的火,就算是鐵匠了。

海利雖然知道煤炭能夠打鐵,但也只是限於鐵而已,童炎可是見過不少堅硬的金屬,雖然也被他統一稱作鐵,但和普通的鐵可是有著千差萬別的,所以海利能夠成為鐵匠不光靠的煤炭,還靠著種族的能力。

而海利的種族能力一定不是蠻力方面的,至於是什麼,童炎無從得知,不過這也是一種訊號,在這個地方想要成為鐵匠,還需要靠自己的天賦。

這一因素童炎卻直接忽略掉了,他只要製作一個風箱就能解決了,或者將煤炭研磨成煤粉。

一個是增加燃燒的受熱面積,一個是增加燃燒時氧氣的提供程度,這樣就能提高煤炭燃燒效率。

並且他有百分之九十的信心,海利一定會來找他的,對於童炎而言,成為鐵匠是第一步,也算是一個跳板,這之後還有更多的事情等著他要做。 此時,他正前往旅館的方向,保安峽谷兩側早就被改造出來,裡面的空間很大,童炎住的旅館名叫達斯旅館,老闆是一個大塊頭,名字就叫達斯,是童炎三年前認識的,而且童炎幫過他一個大忙,所以達斯旅館常年給童炎留著一間房間。

童炎推開木門進去,對面有一個吧台,吧台後面坐著的是昏昏欲睡的達斯,聽到開門聲,他連忙抬頭看到來人後,他臉上露出笑意。

「童炎,好長時間沒看到你了,怎麼這麼久不露面了啊。」這個大塊頭想必就是達斯,耳朵上帶著一個不知道是金子還是銅的耳環,好歹沒有光頭,要不然真就像某個社會的打手了。

童炎笑著將東西放下來,從旁邊拿起來一個水杯倒滿,一飲而盡,這才出了口氣,「不是你想我吧!是不是生意不好做了?」

「哎,別提了,幸虧你教了一些表演手法,要不然我這旅館早就關門了,你聽外面都沒有吆喝聲了,往日現在可是非常吵鬧呢,可如今其他幾家也學了去了,現在可好……」達斯響亮的一拍手,滿臉鬱悶的表情。

童炎怎麼聽不出來他的意思,別看達斯一副大塊頭,其實心非常的細,於是笑了笑沒有說話,背著東西往裡面走去。

他不說話,達斯可急了,「童炎,你這次住多長時間?」這倒不是趕童炎走的意思,相反是想讓童炎多住一段時間。

「一定要多住一段時間,吃喝我全包,一定要給我多想想辦法啊。」達斯急促的說道。

童炎搖搖頭,「不一定,說不定明天就走了,我就在這裡歇歇腳,而且有些事情還需要再看看。」話落童炎走向了給自己預留的房間,穿過吧台後面,一個小小的走廊盡頭就是他的房間了。

房間不大,但是打掃的很乾凈,其實就是這個房間在好上十倍也是童炎應得的,因為童炎的原因,達斯旅館才可以存活這麼長時間。

打開房門,裡面打掃的非常乾淨,地面用青色的石頭鋪成,一張不大的床鋪鋪著柔軟的獸皮,可以說達斯對這個房間是非常的盡心了。

「進去吧,你是不是沒吃東西,等一下我就給你送過去。」達斯笑著說道。

童炎點點頭,走進去放下東西,躺床上伸了個懶腰,小黑貓被他突然倒下嚇了一跳,抗議的朝他舉了舉爪子,童炎擺著手,嘴裡道歉一聲,深深的吸了口氣,全身放鬆下來了。

鐵匠他算是了解了一些,但另外一種工匠,裁縫他還沒有機會見到,更別提探究別人的秘密了。

這麼多年以來,對保安峽谷的勢力他也算是有所了解了。

雖然說明面上是由一個名叫格納斯為首的勢力控制著,並且維護著整個保安峽谷的規矩,其實童炎深入了解發現,暗地裡其實有兩個勢力在相互較勁。

至於是那兩股勢力他弄不清楚,小小的保安峽谷水深的很,這兩股勢力分別霸佔了皮毛交易和礦產交易。

在這裡完全沒有規定不能使用金屬,相反的,人們完全離不開金屬製品,只可惜這個世界煉製金屬的方法和鐵匠的火焰一樣,也是秘密。

暗中把控的兩個勢力似乎達成了什麼協議,均不插手對方的生意,而且一至對外不容許第三方插足,童炎整理著自己腦海中的訊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頭頂上面的吊燈。

這時敲門聲響起,童炎答應一聲,達斯端著一個托盤進來,笑著說道:「童炎,這是上好的烤香腸,你趁熱嘗嘗,還有保安峽谷最好的羊奶。」

說著放在童炎跟前,看著面前的食物,雖然說烤香腸聽起來非常的開胃,其實童炎吃了一次后也就那麼回事,但這至少還能下咽,可是羊奶的味道真是敬而遠之,一股子膻味不說,還有股發酵的酸味,要多難喝有多難喝。

「羊奶你拿走吧,給我提一壺熱水就行了。」童炎擺擺手說道。

達斯轉身出去,很快就拿著一杯熱水進來,沒有離開的意思,是要讓童炎給他幫忙了。

童炎把羊奶遞給他,自己喝了一口熱水,咬了一口烤香腸,問道:「之前我不是給你留了好幾個項目嗎?怎麼都用完了?」

達斯頹廢的喝了一口羊奶,「別提了,要不是你最後留下來的項目撐著,這個旅館別想開下去了,先不說掰手腕和斗酒,就是你說的舉重免費都被人家給學去了……」

「這也和我預料的差不多,但是你怎麼不去找人理論啊?你達斯還有害怕的人?」童炎笑了笑說道。

「別笑我了,我這旅館怎麼說也是我努力攀上一些貴族勢力,他們才讓我混口飯吃,你知道那幾家旅館的後台可是非常強硬的,我現在就像在找一些不一樣的東西,在被他們學走的時候,我能多掙點錢。」達斯的樣子真相是一個被生活摧殘的怨婦一樣。

「你攀上了哪個貴族?厲不厲害,要是這次把人家惹毛了,你會不會被他們給剷除了啊?」童炎嚴肅的說道。

達斯說:「不會的,我……別說這些了,他們要是能剷除我早就剷除了,也用不著等到現在。」

喝了一口熱水,童炎看著達斯面上焦急的樣子,心中暗嘆,這家過表面上雖然客套,其實就是想讓我幫他,他自己的事情反而絲毫不會想我透露。

童炎明白,自己的一個點子都能讓這傢伙賺到不少錢,不過真是奇快,達斯不是貴族,但是卻能收取錢幣,當然能夠來這旅館的也都是貴族的人。

「爾希森林裡有多少個貴族?」童炎冷不丁的問道。

達斯不解的看著童炎,奇怪的說道:「爾希森林裡怎麼可能有貴族,他們才不會住在爾希森林裡呢。」

這話真是出乎童炎的預料,「難道說他們住在對面的森林?」

「貴族怎麼會住在森林呢,他們是住在平原的。」達斯說道。

童炎道:「不住森林,那他們出現在森林這邊是幹什麼?難道是度假?」 達斯忽然壓低聲音,「當然不是度假了,每一個來這裡的貴族都是有任務的,咱們別說這個了,你有沒有辦法吸引客人?」

看著他極力掩飾的眼神,童炎忽然間感覺這裡面的秘密可不是一兩句話能夠說清楚的,但是達斯肯定知道什麼,就目前來看,他自己想要知道這個秘密,就必須讓達斯告訴他,而且在保安峽谷,童炎還需要一個落腳點。

心念電轉之間,童炎有了簡單的準備,「有,不過今天不行了,等明天吧,你在房間里搭一個檯子,明天自然讓你客源滿滿。」

達斯大喜,朝著童炎道謝兩聲,飛快的去準備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