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穹一界之氣運,星老你是指天宮聖境承載的是,是……」林浩想到某種可能,震驚無比,若真是那樣,天宮聖境的來頭就太大了,大到令林浩都感到驚恐的地步,

「它什麼也不是, 閃婚蜜愛:霸道總裁蜜寵妻 ,劫難已經開始了,」星老道,「如今的你修為達到天仙大圓滿,戰力直逼仙王巔峰,在這氣運之戰中也不容易輕易隕落,但你也需小心在小心,這次天地大劫難恐怕是前所未有的,上一次劫難九界去三,這次……」

「九界去三,這世界如此巨大嗎,」林浩心驚,他如今僅僅知曉道聖和滅生倆大真界,更是連秦之大界都沒走出過,想到世界竟然存在九大真界,頓時心潮澎湃,生出無盡的嚮往,


林浩深吸一口氣,將所有的躁動壓下,開始盤膝吐納,守護著麒麟子,

麒麟子的心魔劫足足過去倆日,倆日過後,麒麟子睜開了眸子,

突然,

仙樂響起,天空祥雲朵朵,大地瀰漫霞光,

可怕的威壓隨之降臨,攜著無盡的天地之力洶湧澎湃的湧入麒麟子的身體中,將其包裹,

「我這是……」麒麟子從心魔劫中走出,彷彿經歷了無數世的輪迴,混混沌沌,可巨大的暢快感使他瞬間清醒,此時麒麟子體內的元力湖泊吞吸周圍海量的元力后,不斷翻滾,

「轟隆隆~」

元力湖泊塌陷后,使得麒麟子體內所有的力量開始匯聚,神魂也漸漸與之融合,體內所有的力量,盡皆融合為一體,

「啪,」

所有的力量融合之後,一顆金燦燦的丹丸飛起,這正是所有仙靈最最重要的金丹,是本命神性精華之所在,是整個生命的核心,

當這金丹從麒麟子頭頂飛出后,麒麟子的身體也發生了根本的蛻變,成為真正完美的仙靈之身,身體強度攀升數倍,一呼一吸中,都有濃郁的仙氣瀰漫,

「嗖~」

一陣風拂過,麒麟子龐大的身體消失,一個身著金色錦袍的青年出現,他雖然閉目,但嘴角卻帶著一絲玩世不恭的笑容,十分迷人,

「這就是化形后的麒麟子嗎,」林浩感嘆,果然是血脈越強大,潛能越大就越難化形,

「不對,」林浩突然驚呼,他始終觀察麒麟子蛻變,終於意識到不對,立刻驚呼道,「為什麼麒麟子所有的力量都盡皆凝聚,融合為一顆金丹,我的元力湖泊為何依舊存在,神魂為何依舊存在,為何沒有形成金丹,」

「莫要如此慌張,」星老的聲音傳出,

「星老快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林浩焦急道,

「人靈境晉陞仙靈境的確需要融合生命所有精華,凝聚出一顆金丹,但那僅僅是對普通修士所說而已,」星老道,

「難道我與普通修士不同,」林浩驚呼,

「自然,」星老道,「你在涅槃境開啟九口洞天,日夜觀想至高星雲圖神魂強大,在元神境便堪比仙人,返虛地仙更是超脫極限,孕育九道靈身,如今九靈合一,你以為僅僅是將你的修為堆到天仙大圓滿那麼簡單嗎,」

「那還有什麼,」林浩蹙眉,但聽星老所說這似乎不是什麼壞事,

「我本想日後在告訴你的,既然你察覺便與你說上一說,」星老道,「你可知道,修為達到仙君後期,金丹會如何變化,才可凝聚祖體,」

「晚輩不知,」林浩心中嘀咕,星老當真是明知故問啊,

「祖體內需要有一方世界的雛形,神體內則需要一方真正的世界,」星老神秘道,「你所見到的南極道神為何不懼掌源者,因為他體內孕育了一方世界,可以不受外面真界規則的壓制,才能夠在掌源者手中有逃命的資格,」

「體內孕育一方世界,這太不可思議了,」林浩臉色大變,驚呼出聲,

「這沒有什麼好奇怪的,那南極祖神體內的世界僅僅是最低級的而已,若是能夠……罷了和你說這些作甚,」星老道,「所以晉陞祖境的條件之一便是形成世界雛形,修士晉級仙君后需要不斷吸收仙靈之氣,在金丹四周凝聚出真實的世界雛形,你的境界便是直接跨域金丹,達到世界雛形前期的前段,」

「這,這……」林浩激動不已,那豈不是說,自己消除了晉陞祖境的一大障礙,

「你想的不錯,身融蒼穹一界氣運的你,九靈合一的你,渡過超越九重天劫的你,擁有這種資格,你莫要輕看了自己,」


星老深深的看了林浩一眼,凝重道:「林浩你要記住,你的目標不在這秦之大界,你的目標乃是超越道聖真界,乃是整個蒼穹九界,若是連這點心性都沒有,那麼身居蒼穹一界氣運的你,在真正大劫到來的時候,你會死的很慘,連帶所有與你命運相連的人,都會身死,沒有例外,」

林浩心神一凜,抬頭看向虛空,挺起了胸膛默默道:「我不會讓任何人看輕的,」 漆黑的星空,時而劃過光怪陸離的流光,美麗中透著駭人的危險,這就是虛空,茫茫無盡的虛空,麒麟子渡劫成功之後,麒麟聖祖帶著他們二人穿越星河,來到秦之大界之外,

麒麟子渡劫花去數月時間,如今算來,林浩離開秦界已經倆年多了,

「我便送你們到這裡吧,我還有事情要去做,你們二人在秦界一定要小心,」麒麟聖祖囑咐道,「劫難將至,就是神境的高手也不敢說一定能安然度過,一味的避劫只會死的更快,只有遵循天道入世應劫才能謀求那一線生機,」

「母親,你也要小心,」麒麟子挽著麒麟聖祖的胳膊露出濃濃的依戀,

「嗯,麟兒你性子貪玩,做事欠思考,要多聽林浩的話,聽到沒,」麒麟聖祖道,

「麟兒如今也是天妖了,母親你就放心吧,」麒麟子一拍胸膛道,

「你啊,」麒麟聖祖彈了一下麒麟子的腦袋,隨後轉身看向林浩道,「林浩小友麟兒拜託你了,」

「我會照顧好麒麟子的,」林浩微笑點頭,

「多謝,可是我必須要離開了,」麒麟聖祖抬頭看了一眼虛空,露出一抹憂色,

「前輩,您似乎有什麼苦衷,」林浩似乎看出了什麼,

麒麟聖祖深深的看了林浩一眼,道:「六大掌源者已經蘇醒了,並且聯手開啟了皇陰界,邀請祖境以上的修士入內,」

「皇陰界,那是什麼地方,一定要去嗎,」麒麟子問道,

「麟兒這不是你們能夠知曉的,你們只需知道,近百年內六界中將沒有任何祖境以上的高手現世,六界將大亂,這是氣運之爭的開始,不管是六界還是我們這些祖境修士,都是棋子,」麒麟聖祖面露苦笑,悠悠說道,「說是邀請,但不到的修士都將受到所有掌源者的滅殺,」

「轟,,」

就在麒麟聖祖話音落下的瞬間,天空盡數極為突兀的響起一道驚雷,林浩和麒麟子沒有任何反應,麒麟聖祖的臉上卻瞬間出現一抹潮紅,嘴角流出了鮮血,

「母親,」

「前輩你怎麼了,」

林浩和麒麟子見狀大驚,

「無妨,是我說的太多了,」麒麟聖祖擺擺手,將一件山形法寶交給麒麟子后,暗自嘆息一聲后,一步邁出消失在原地,

「母親,一定要活著,」麒麟子注視麒麟聖祖的離去,許久許久不曾收回目光,

林浩拍了拍麒麟子的肩膀,道:「我們走吧,」

「浩子,我要變強,」麒麟子突然極為鄭重的道,

林浩一怔,轉瞬露出笑容道:「好,」

「變強,他一個異族,你找他有個啥子用,找哥啊,」一個極為不協調的聲音突然出現,使得林浩和麒麟子都是一愣,

「誰,出來,」麒麟子喝道,


「把你的手從哥的屁股上拿開,」那道聲音再次傳出,

「什麼,」麒麟子微驚,因為他發現這聲音竟從他手掌中發出,他抬起手掌一看,一個禿頭的猥瑣鳥突然冒出腦袋,對著麒麟子傻笑,

「禿毛,,我不是讓你跟隨我母親嗎,」麒麟子大叫,麒麟子渡劫后,眾人審問禿毛,發現它竟是傳承寶殿的核心重寶,威能極大,絕對是一件強大的先天靈寶,本來林浩和麒麟子想讓禿毛跟著麒麟聖祖的,

「二禿子,你手裡握著的是我的本體,你母親把我交給你了,」禿毛鳥心有餘悸的掃了一眼麒麟聖祖離開的方向低語道,「把哥好嚇啊,哥還以為麒麟聖祖要帶我去那鬼地方呢,」


「啪,」麒麟子狠狠的拍向禿毛的腦袋怒道,「去,追上我母親,她要去皇陰界,定是極為危險,你去幫她,」

「啥,我不去,打死也不去,,」禿毛鳥聞言,頓時大急,嗖的一聲竄入山形法寶中藏匿起來,任由麒麟子如何拳打腳踢也不肯出來,

麒麟子氣極,恨不得把它丟掉,

「走吧,麒麟聖祖會沒事的,」足足過了半個時辰,林浩知道事不可違便拍了拍麒麟子的肩膀說道,

「以後在收拾你,」麒麟子狠狠拍了一下山形法寶,與林浩並肩向秦之大界走去,

「不知道父母怎麼樣了,待得見過父母,要儘快去見一見小白,」林浩渡劫成為天仙后,儲物戒內的那沒鱗片終於有所感應,

那鱗片是昔日就走小白的前輩送給林浩的,一直以來林浩修為不足,始終不能激發鱗片,如今他終於洞悉了鱗片的秘密:它竟是通往獸神界的門戶,只要林浩注入仙元力,便能夠開啟,

秦之大界,

在昊陽城外的上空蕩起了漣漪,倆個身著黑袍的少年出現在半空中,

「回來了,」

林浩看向前方巍峨的昊陽城眼底有一抹殺意閃過,冷哼道:「希望族人都還安好,若是蘇魔真敢做什麼,哼,」

「嗖,」

一邁步,林浩和麒麟子便來到昊陽城門外,

昊陽城城門大開著,倆旁站著數名金甲守衛,林浩隨意掃了一眼金甲守衛,發現他們竟是些返虛地仙的高手,而且進進出出的修士境界明顯不低,卻都一臉愁容,

「莫非秦界發生了什麼嗎,」林浩輕聲,加快腳步走向城門,

「嗯,」

在林浩走近城門丈許範圍時,為首的金甲守衛才發現倆人的存在,不由大驚,連忙走向前去,恭敬道:「晚輩見過前輩,敢問前輩名諱,」

「每一個進城的人都需要告訴你名諱嗎,」林浩蹙眉道,

「前輩誤會了,最近血煞門極為猖狂,秦皇剛剛下命嚴加防範,屬下也是奉命行事,前輩勿怪,」那名金甲修士態度放的極低,能夠不聲不響出現在他數丈範圍的定是天仙級別的老怪,若是惹惱了,自己性命恐怕頃刻間不保啊,

「血煞門,我為何沒有印象,」林浩低語,「難道是最近才冒出來的勢力,可剛剛冒出來的勢力怎麼會令秦皇如此慎重,」

「前輩不知道血煞門,」為守的黃金守衛聞言古怪的看了林浩一眼,立刻示意手下尋人幫忙,看樣子是生怕林浩強闖城門了,

黃金守衛的動作被林浩看在眼裡,他取出一枚墨綠色令牌遞過去,淡淡道:「我是林家林浩,」

「林家,哪個林……什麼,你是林家的林浩,」那人接過令牌一看,居然是象徵九霄閣長老地位的令牌,金甲守衛雙手一個哆嗦立刻驚呼道,

「我便是,」林浩點頭,

「小的有眼不識泰山,您請進,」黃金守衛極為恭敬的把令牌交給林浩道,「秦皇傳下話,若是林浩閣主歸來,還請您前往皇宮一趟,」

「閣主,什麼閣主,」林浩詫異道,

「這個……恕晚輩不能多言,」黃金守衛戰戰兢兢的說道,

林浩心有疑惑又擔心父母安危,不曾多問便帶著麒麟子快步邁入昊陽城,直奔林家府邸而去,

當林浩來到林家府邸的時候也是吃了一驚,如今的林家府邸建造的極為富麗堂皇,華美絕倫,面積也擴大了數十倍,

「嘩……」林浩強橫的神識一掃,

在林家府邸中正悠閑喝酒的倆大戰將,熾羽戰將,祁連戰將,忽然臉色大變,他們感覺到一股無比強大和可怕的神念從他們身上掠過,

單單神識就遠遠凌駕尋常天仙之上,更是帶著濃濃的威壓使得倆人呼吸停滯,汗毛乍起,

「不好,」熾羽戰將,祁連戰將立刻起身驚道,「有敵人,」

「不對,」

接著倆人又露出疑惑,這裡是昊陽城,那神念雖強但在昊陽城中還遠遠不夠看,而且這神念似乎並沒有惡意,

「到底是誰,」熾羽戰將和祁連戰將對視一眼露出疑惑,

「熾羽前輩,祁連前輩,等會去大殿一見,」林浩看到倆人驚慌的樣子,微微一笑傳音道,

「這聲音,林浩,,,」倆人同時認出林浩的聲音,都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什麼時候林浩如此強大了,

「好,」倆人雖然疑惑,卻立刻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