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大師,我魏某也不是喜歡繞彎子的人。您將我找上來到底有什麼想說的,還請您言明。」魏興業拱手道。

「其實我找魏老闆過來就是想問個問題,你跟妖界交易那麼久,可曾聽說過名為夏可可的一名女子。」

葉大師就是葉子晨,半年之前他來到冰藍城,從通天商會那裡買來這棟樓宇。有了鎮妖塔的傳承,他來這裡的本意已不再是用煉丹賺錢來填補幫派資金的大洞。

他看中的是這裡的消息流通性!

有通天上會的存在,這裡可以說是任何地區的人都會到此,就算是妖界之人在這裡看到也不奇怪。

葉子晨看中的就是這點,想從這些人的口中得知他想要知道的消息。

在他飛升之前,白袍人曾告訴他妖界有夏可可的消息,其實他的心裡是半信半疑的。正巧這個魏興業常年走動於妖界,葉子晨就想從他這裡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夏可可?」魏興業蹙眉道,「要說妖族姓夏那必是龍族,葉大師,您可能真的是高看於魏某,魏某雖說在妖界那邊小有名氣,可也沒有到能跟龍族打交道的地步!」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魏興業能一言道出夏可可是龍族的身份,由此可見,他的確是常年行走於妖界之內。不然,龍族為夏的消息,可不是普通人能夠知道的。

其實葉子晨也沒有報太大的期待,可真的聽到不知情心裡多少有些落寞。

「就算是小道消息也沒有么?」

「葉大師,您既然問到了這裡,那自然也是清楚龍族在妖界內的地位。魏某打交道的不過是普通族群,跟神獸都沒有交流,何況是那種巔峰族群。就算是真有小道消息,魏某也不會刻意去聽呀。」

魏興業輕嘆著氣,看著葉子晨臉上的落寞道。

「不過要是葉大師真的需要的話,那麼咱們可以留個聯繫方式,等我回去之後會去幫葉大師打聽打聽關於夏可可的消息。」

「好!」

葉子晨神色一震,旋即蹙眉道。

「不光是夏可可,還有蘇煙、蘇柳兒、鹿璐,這幾人應該都是妖界之人。還有蘇逸雲,他應該是冥河之人,只要你能找到他們三人的消息,並且我確定這消息的真實性,報酬一枚凝海丹!」

坐在對面的魏興業呼吸都是急促了起來,可他的急促卻並非是報酬,而是葉子晨讓他打聽的那些人。

在妖界某些姓氏都是固定族群的,比如說夏便是龍族,蘇便是九尾天妖狐族。

這位葉大師讓他找的,全都是巔峰族群……

葉大師,他到底是何許人也! 第1113章亂幫的迅速發展

魏興業久久未曾有過答覆,本就有些焦急的葉子晨不禁雙眉一沉。

「有問題么?」

聞言,魏興業面露難色。

接觸巔峰妖族族群實在已是超出了他的能力範疇,以他現在的能力只是玩轉於妖界的普通族群之中。

更何況妖界何其之大,其土地之廣袤足有神族疆土三倍有餘。

那些巔峰族群更是猶如神族神山之上的存在一般,他想要得到關係他們的消息,其難猶如上九天攬月。

還有身處於冥海的蘇逸雲,在這幾方勢力之中,包括巫族在內,冥海都是最為神秘的存在。

冥海里生活也都是死去的亡魂,找他的消息,只有一個字……

難!

只是葉子晨給出的籌碼實在是太過誘人,只要確認消息的真實性就可以給一枚凝海丹。這對他亦或是他的家族來說,都是不能放棄的機會。

儘管很是困難,可他也需要博上一搏。何況,這對他也沒有任何損失。

想到這裡,魏興業面色一凝,鎖眉道。

「葉大師,您想要找的人都是巔峰族群。魏某雖說在妖界有些實力,可想要碰觸到這種存在也是萬分艱難。魏某不敢跟您打包票,可以尋到您提到這幾人,可魏某定會竭盡所能,為您找尋這幾人的消息。」

魏興業沒有夸夸其談的拍著胸脯,說將一切都包在他的身上。

有多大的能力就說多大的能力,葉大師顯然不是一般人,要是他太過誇大其詞,反而會讓葉大師心神厭煩。

其實葉子晨也想過這中間的困難,聽到魏興業的如此答覆倒也在意料之中。

「那就有勞魏老闆了。」

「無妨。」魏興業爽朗一笑,旋即那雙眼中流露出欲言又止的模樣。葉子晨看到之後自然也是知道他心中所想,便是開口道,「煉製凝海丹,你在來之前應該也知道我這裡的規矩。」

「是是是。」

翻手間,魏興業的手上便是出現三份煉製凝海丹的材料,還有一枚空間戒指全都放到了桌上。

「這裡是三份凝海丹的材料,還有一億的勞務費,還請葉大師過目。」

在說這些的時候魏興業那是相當肉痛,這一億的勞務費對他來說都是小問題。好歹他也是仙王級別的高手,又經常遊走於妖界和神界之間,做著倒賣的生意,財富不能說是相當驚人,可在仙王中也算是上遊人群。

讓他肉痛的是這三份材料,為了獲得這三份凝海丹的材料,他可是出了大血才獲得。要是煉製成功還好,要是失敗了那他真的是半輩子的積蓄都沒了。

葉子晨只不過是淡淡的瞄了一眼,都未經過手讓身邊的小丫鬟給收好說道。

「三日之後來取丹藥。」

話音一落,便看到葉子晨的袖子一揮,朝著精幹男子打了個眼色。

「送客。」

……

「公子,憑什麼佼奇他是管家,我這麼可愛就是個丫鬟,懷蓉不服。」

魏興業前腳剛一出門,穿著素衣的小丫鬟就不幹了。

其實這丫鬟正是鎮妖塔內的三統領之一,本體為青雲雀的孟懷蓉,剛才的管家也是統領之一的佼奇。

仙王和天仙級別的高手都留給了亂幫讓他們擴張勢力,本來葉子晨就想當個獨行俠的,可耐不住孟懷蓉太能撒嬌,無奈之下葉子晨便將他們都喊了出來,從通天商會那裡買了這處樓宇,成了現在的雜貨鋪。

當時將他們喊出的時候,葉子晨還是有些擔心他們會飛升。

索性,他們出來之後並未引來任何天地異向,葉子晨這才放下心來。可這座雜貨鋪卻是上到總管,下到小廝,全都是地至尊級別的高手。

真不知道這消息要是讓外人知道,會一番怎樣的情景。

孟懷蓉還氣呼呼的嘟著嘴,這小丫頭的心性很是純良,如同一定要找出個辭彙來形容她,只能說是單純。

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小腦袋,葉子晨不禁輕笑道。

「這你就不懂了吧,雖說你是個丫鬟,可你卻是天天跟在我身邊的丫鬟。古代帝王身邊,太監的地位其實在某些時候都是比那些王侯貴族還要高的,你雖說不是太監可也差步太多。佼奇他是總管卻要管理整個雜貨鋪,你就天天給我倒倒酒就行了,這不挺好的嘛?」

孟懷蓉聞言眨了眨眼,雖說他不太明白葉子晨說的太監什麼的到底是什麼意思,可總感覺他說的蠻有道理。

不再牽扯此話題,葉子晨開口道。

「最近亂幫的情況如何?」

「前幾天魏傑來咱這兒了,只不過公子在閉關我和佼奇就沒有打擾公子。最近亂幫的發展勢頭很兇,七十二區之內已經都有分舵,並且還在朝著其他大區發展。天品大區的幾座大城池之中也都設立了分舵,以前的那些巔峰勢力,可能是感受到亂幫發展勢頭之猛,隱約間已有了要聯手的跡象。」

話音一落,孟懷蓉那可愛的小臉上露出一抹很是駭人的寒芒。

「公子,要不要我和佼奇帶幾個兄弟去敲打敲打他們。」

這神色突兀的轉換就算是葉子晨都不進一愣,之前還一副可愛的鄰家小妹妹,現在就跟個要殺人的女魔頭似的。

照著她的小腦袋敲了一下,示意她倒上一杯酒道。

「跟你說了多少次,這裡是和諧社會不要打打殺殺的。況且,從你嘴裡說出這些太影響美感了。我之前怎麼告訴你的,你以後要走的就是可愛風。」

「可是那些人不識抬舉,魏傑他說啦……他也知道咱們幫派的發展,影響了不少人的利益,他曾想過跟那些幫派勢力交好,可他們不給面子。不給魏傑面子,那就是不給公子您的面子呀!」孟懷蓉眨著眼睛憤憤不平的哼道。

「就交給魏傑處理吧,我給了他那麼多資源和人手,要是他連個小小七十二區都平不下來的話,那他就太讓我失望了。」

輕輕敲擊著桌面葉子晨將酒杯抬起,就在這時房間的門的讓人踹開…… 第1114章魑魅找上門

幾乎是門被踹開的瞬間,葉子晨將酒杯放下,他身邊的孟懷蓉直接出現在門口雙指扣在來者的脖頸處。

「葉……」

踹門的人還未曾開口,就感覺一縷殺意將他包圍。

喉嚨上下涌動了下,便聽到那個讓孟懷蓉扣住脖頸的人尖叫道。

「葉子晨,你還想殺我。你這個負心漢,枉我從出來之後就直接來找你,你這個負心漢竟對我始亂終棄!」

與此同時,佼奇也帶著數名店鋪內的人敢了過來。此時他的臉上還沾著熒粉,雙眸團簇中陰翳盡顯。

只不過他們在聽到來者的話時,都是停了下來,唯獨孟懷蓉蹙眉道。

「佼奇,你到底在幹嘛,怎麼能讓人闖到公子的房間里。」

讓她想不到的是,佼奇竟是不停的朝著她打眼色,孟懷蓉一臉不解的看著佼奇。

眼前來的人絕非是要找麻煩的人,而是將葉子晨生拉硬拽到五行大帝墓穴的,疑似大帝後人的魑魅。

孟懷蓉別看她在葉子晨這裡是走可愛風,可別忘了,她終究是地至尊級別的高手。雖說從陵府中魑魅得到造化,現在已是仙王級別高手,可跟地至尊九段的人相比,她差了可不是一星半點。

「懷蓉,放了她吧。」葉子晨輕嘆道。

孟懷蓉聞言不疑有他將其放開,佼奇也在這時朝著葉子晨拱手道。

「公子,這位姑娘在來的時候說是您的妻室,故而……」

「我都知道了,你們下去忙你們的吧。」

都不用佼奇說,葉子晨都知道魑魅她幹了什麼。絕對是魑魅來的時候說她是自己的妻室,佼奇定然不信可卻也要小心對待。趁著他失神之時,她就直接用熒粉迷了他的眼,跑了上來。

要說別人可能不太可能,可對魑魅來說一切皆有可能!

拱了拱手佼奇等人從房間退去,葉子晨也對孟懷蓉開口道。

「懷蓉,你也跟他們出去吧。」

「哦。」

點了點頭跟著佼奇從房中離開,葉子晨滿是無奈的攤了攤手道。

「你還真是陰魂不散,我都躲到這來了,怎麼還能讓你找到?」

沒成想,站在門口的魑魅竟是朝著他就撲了過來,哇的就哭了。感受著懷中嬌軀的顫抖,還有貌似被打濕的衣襟,魑魅是真的哭了!

葉子晨不禁感覺到有些頭痛,開口道。

「你這是怎麼了?」

「你這個負心漢,對我始亂終棄。我千辛萬苦的找到你,沒成想……你竟然有了別的女人。難道你忘了你我二人的海誓山盟,忘了我們曾經真摯的愛了么?」

「……」

講道理,葉子晨不敢說自己閱女無數,可相處過的女人也著實不少。魑魅這種睜眼說瞎話,臉不紅、氣不喘的他還真是頭一次碰到。

海誓山盟?

真摯的愛?

怕是他穿越了吧!

索性葉子晨都不安慰她了,直接將她給推到一旁自顧自的飲酒。魑魅此時還淚眼婆娑的看著葉子晨,鼻尖抽泣道。

「你……你得補償我。」

「說說看。」淡淡的朝著魑魅看了眼,葉子晨端著酒壺將酒杯斟滿。

「嘿……我看你混的好像也挺不錯的。你這店的生意也挺好,貌似也不差給我煉製丹藥的那點錢。要不……你就送我一枚凝海丹行不?」

魑魅嘻嘻一笑,臉上有些紅暈彷彿有些不好意思似的說道。

「不行。」葉子晨決絕的回答。

「你……好,那這樣,你給我把手工費免了可以吧。誒,葉子晨,咱倆可是生死之交,況且你現在也不像是差那幾千萬的人吧。」

「不行!」

「那你給我打個折總可以吧!」

「不行!」

「小哥哥!」見葉子晨這麼冷血,魑魅只好撒嬌道,「人家這三份材料可是從朋友那好不容易才求來的,還有這些錢……現在的我可是身無分文,還負債纍纍。你就行行好,給人家便宜一點嘛!不然,我以後怕是要去怡紅院打工還錢了。」

「行,那你就去吧。到時候告訴我你的牌號,我給你捧捧場。」

葉子晨依舊是那副不在意的神色,淡然間還端起酒杯輕飲了一口杯中瓊漿。

坐在不遠處的魑魅蠕動著嘴唇,那雙明亮的眼眸猶如要噴出火一般。狠狠的瞪了葉子晨一眼,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三份凝海丹的材料,還有當時葉子晨承諾的勞務費。

「你夠狠!」

用力的將材料和勞務費拍在桌上,葉子晨淡淡的瞄了一眼揮手間將材料收好。看著他一點都不含糊就收材料的動作,魑魅恨的牙直痒痒,一雙小拳頭握的咯吱作響。

「財迷!」

魑魅她不是沒在天品大區呆過,尤其是冰藍城這裡可是寸土寸金。光是這樓宇怕是不下百億,這還是她保守估計不敢多想。

在她來的時候看到店內的丹藥、寶器和符咒,也是價值不菲。

都這麼有錢了,還摳她那點東西,想想真是氣的不行!

看著魑魅那副不甘的神色,葉子晨不禁挑眉輕笑道。

「說我財迷,你是不是也有些太過小氣了。都得到五行大帝陵府的資源了,就光我看到的凝海丹材料怕是有幾千份。現在的你可比我有錢多了,可別再這跟我哭窮了行不!」

「誰得到陵府資源了,我進去之後就是讓我火屬性有所小成,算是從天仙踏入了仙王級別。我怎麼就比你有錢了,你可別亂說話。我看是你得到了吧,出來的時候就找不到你人影,現在你又在這買了地盤,哼……」

魑魅氣鼓鼓的瞪著眼,看她的神色不像作假。只不過當時進去的只有他們三人,自己是取了鎮妖塔離開,魑魅也沒得到傳承,那豈不是說……

「我真沒得到那的資源,不過傳承倒是獲得了些。那的資源不是只有五行大帝的後人才能碰么,我一個外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