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我真的老了,你來接我去給我養老不就好了……」林修抬手來,捏住女兒的鼻子,笑道。

唐寧覺得,這也不失為一個辦法。

「凌風哥哥給你的傳音海螺記得用……」

「嗯……」

「我們的鐵器已經夠用了,你可以不要再每天花費那麼多時間和精力打鐵了……」

「好……」

「還有就是,我給你留的藥物,記得要根據上面寫的不同病症對症下藥,生病了不要拖著……」

「嗯……」

「還有……」

唐寧絮絮叨叨的,像是個小老太婆似得,她聲音越來越小,林修疑惑的轉眸一看,這丫頭居然就這麼靠在竹藤椅子上睡著了。

林修無奈。

只能起身將她抱起來,他很想知道,這孩子很小很小的模樣,抱起來是個什麼感覺。

將她抱進屋裡,放到了床上。

林修跟還沒睡的安格斯說,「好好照顧她,這一胎生了之後,告訴我崽崽的性別……我會給她準備禮物。」

安格斯點點頭,「好。」

「岳父,我們將你的床給睡了,你睡哪裡?」安格斯見林修要出去,起身來,小聲問道。

「我去將竹藤椅搬進屋裡面,在上邊將就著睡一晚就好了……你們早點休息吧!」

「可……」安格斯還想說話,林修已經出門去了。

安格斯只好進唐寧抱進懷裡,閉上眼睡了。

身後的艾薩克一直往自己背上蹭啊蹭,也不嫌熱的慌。

最後,安格斯在前後夾擊下,眯著眼睡了。



翌日大早。

唐寧幾人不想驚動人族的人,便在天色還沒亮的時候,便讓麥克載著他們,朝著獸族飛過去。

沒飛多遠,唐寧忽然轉身,將小臉藏到了安格斯的懷中。

安格斯的在她頭頂溫柔的撫摸著,安慰著她不要因為離別而傷心。

唐寧的情緒在他的撫摸下,漸漸平靜下來。

本以為,能夠在晚上到達獸族,誰知道,走到下午大概三點過時,居然開始下暴雨,暴雨中還夾雜著冰雹。

落在幾人的身上,砸的人疼,麥克的全身也很疼。

最後,唐寧趕緊讓麥克落到地上。

找了一棵樹,唐寧帶著幾個男人進了空間內。

「怎麼忽然會下這麼大的冰雹啊?太突然了……」她衣服有些濕掉,使了一個術法,身上便乾爽而且散發出了一股淡淡的清香味。

她坐在樹下的石凳上,小手在桌面輕點三下,茶壺和茶杯在桌面上出現,茶壺裡的茶水咕嚕咕嚕作響,唐寧聞了聞。

桃花茶的香氣還是如同萬年前那麼的香醇。

她給幾個男人一人倒了一杯。

遞給他們。

「淋了雨,喝一杯熱茶,以免感冒。」唐寧端著杯子,緩緩喝著。

雲天羽和凌風喝著這茶水,眼眸里同時浮起一絲笑意和迷戀。

她的桃花茶一點變化都沒有。

喝著,好像回到了萬年前。

她倚在桃花樹下,看鈞澤進門了,嬌著聲問,「殿下,要喝一杯嗎?」

凌風的心跳漸漸加速。

他端著茶杯轉身去,走到靈泉池旁,看著靈泉池裡面的倒影,開始發獃。

喝茶之後,唐寧便去準備晚餐了。

空間里的食材很多,唐寧找了幾顆土豆出來,切成小塊兒,然後找了一隻殺了之後放在空間里保鮮的雞肉,切成塊,焯水之後,爆香用放下辣椒醬,炒得半熟之後,將土豆放進去,加上水,蓋上鍋蓋開始燜燒——

將飯煮進小鍋裡面。

她坐在灶台前,瞧著二郎腿看著灶裡面的火光發獃。

「仙子……」

唐寧忽然看到,那灶台中,居然現著一張人臉,在笑著和她打招呼。

沒有絲毫防備,唐寧被嚇了一跳。

等她聚神去看時,又只看到了熊熊的火焰。

她眨眨眼,努力的去找剛剛的感覺——

好像是錯覺……

她扒拉著灶台仔細看了看,難道,她這個空間裡面還藏著什麼東西?

雲天羽本想說著進門來幫幫忙,看她扒拉在灶門口的模樣,他快步走過去,抬起手拎著她的衣領,將她一把扯出來——

「你幹嘛呢?」

唐寧臉上滿是鍋灰,她看到是雲天羽,一把抓住他的手臂。

「戰神,你幫我感應一下,這空間里是不是還有什麼遊魂在……」

雲天羽看她驚慌的小眼神,微微蹙眉,便眯著眸感應了一下。

睜開眼,他搖搖頭,「並沒有……」

「啊……」

唐寧咬著唇瓣,回想起剛剛火焰裡面的畫面,她真真時看到了一張臉啊,那張臉長得極其的蒼老,下巴上還有一縷山羊鬍子。

「是不是懷孕加上這幾天太忙碌的關係,所以,就出現幻覺了?」雲天羽抓起她的小手把了把脈。

脈象很正常啊?

看她的眼睛,很澄澈啊,連半根因為疲倦而起的紅血絲都沒有。

「應該是吧……」唐寧聳聳肩膀,聽到鍋里咕嚕咕嚕的聲音,好像鍋底下在凝結鍋巴了。

她趕緊推開雲天羽,將鍋蓋掀開,翻炒一下,她看了看雞肉,已經脫骨了,應該熟了…… 夾了一塊土豆,喂到雲天羽的嘴邊,「嘗嘗是不是熟了,鹽度夠不夠……」

雲天羽看她揚起小臉看著自己的模樣,眸色一閃,抓著她的小手腕,就著她的手,將土豆吃進嘴裡。

燜的土豆軟糯到爆,而且,有一層土豆自帶的澱粉將其裹住,入嘴裡后,香味在唇齒間炸開,土豆都不用嚼,微微抿兩下,便軟成泥,然後,滑到了肚子里去。

點點頭,他驚艷道:「你烹飪的手藝越來越好了!」

「當然啦!我在現代的時候,跟著奶奶學了了不少,還有就是,研究了不少西餐的做法,只是,我還沒找齊材料,等我找到所有材料之後,我就做西餐來吃!」

她每次看到新鮮的野牛肉,都想要煎牛排吃,可是,做不出自己喜歡的醬料,便一直擱置著。

等這次回去后,她要重點研究這個。

「好了,將鍋子里的盛起來,我端飯出去……」雲天羽拍了一下她的小臉,彈性十足!他忽然湊近,問她,「你這臉平時用的什麼洗的?上次說給我研製洗臉的東西,到最後也沒研究出來,你是不是在騙我?」

「戰神殿下,你還記得這事兒呢?」

唐寧眯著眼一笑,「我就用的清水洗臉啊……你知不知道,有四個字叫做,天生麗質——」

說完,她將鍋子里的土豆燉雞盛起來,端著往廚房外走去。

凌風打坐完畢,起身來事,唐寧感應了一下他的修為。

「凌風哥哥,你的修為似乎又長進了……」

「對!這副身體,已經突破了元靈狀態,再往上升,這身體也要飛升成神了,我不會再修鍊了……」

唐寧聽到此話,她疑惑的問,「為什麼?你本就是神族女媧後裔,而且,前世又是天界七殿下,飛升成神才應該是你的歸宿啊!」

領走嘴角帶著一絲笑意,走過來,捏捏她的小臉兒。

「我覺得,你的懷抱,才是我最好的歸宿……」他抬手,將她手中的菜盆放到石桌上,然後,擁抱了她一下,親親她的發間。

「小寧,我不會和你分開,那勞什子神仙,等我們這一世都死了,才去做好不好?」

唐寧覺得,這個主意不錯,便點點頭,「好。」

她忽然又想起了安格斯艾薩克麥克三人,她踮起腳,在凌風耳邊問,「他們三要是死了,魂魄會怎麼樣?」

「依照地府的規矩,應該是投胎轉世……」凌風說著,感受到懷裡人的顫抖,他的手在她脊背上輕輕一拍。

「別擔心,我和戰神,還有你,我們三人去找地府要人,他們不會不給的!」

唐寧聽到此話,心安不少。

也是,要是地府不把他們三的魂魄還來,她就大鬧一場,看看誰的武力值更高!

「去叫他們吃飯吧……以他們的修為來看,在有生之年,應該也能飛升成神,到時候,就不會死了,我們一家人,天高海闊,四處為家,一直在一起!」

凌風握著她的小手,捏了捏,給她很多很多的信心,

吃晚飯,唐寧覺得有些累了,便躺倒在房間的小床上,閉著眼眯了一會兒,沒想到,睡意來的很是兇猛。

她眯上眼不到一分鐘,就陷入了夢境。

唐寧感覺到,自己的魂魄好像飄飄蕩蕩的,出現在了一個十分古老的大樹下,樹上掛著許多的紅色許願結。

唐寧抬起手,摸了一下許願結,居然有很實質的感覺。

「仙子……萬年不見,您風姿依舊啊!」一個白鬍子老爺爺從樹榦後面走了出來。

唐寧認出,這就是出現在那火焰里的那張臉。

「你設法讓我入夢的?」唐寧結合這棵樹,認出了這個老爺爺的身份,他應該是,手握萬千男女的姻緣線的「紅娘」月老。

月老點點頭,他邁著小短腿,一顛兒一顛兒的來到了唐寧跟前,揚起小臉看著她。

「仙子,小仙讓您來,是有件很重要的事兒告訴你!」

唐寧疑惑的問,「什麼事兒啊?」

「關於您的姻緣線,還有就是……我今日去了一趟地府,翻了一下生死簿,看到了你那三個凡人夫君的名字,便多留意了一下……」

月老的臉色漸漸沉下去。

「沒想到,發現事情嚴重了。」

唐寧的小心臟被這個老傢伙的話給拎了起來,「到底咋了?」

「您這一世的姻緣線,是我醉后給您繫上的,沒想到,閉著眼繫上后,睜開眼,居然多系了幾根——」

月老咽咽口水,「當然,您現在和這幾位夫君相處得很是和睦,這一點,倒也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在地府看到的生死簿……」

唐寧的心又上又下,她急乎乎的抓住了月老的脖頸,「喵的!你丫的有話一次性說完好不好?」

「好好好……」月老掙扎了兩下,唐寧放下他,瞪著他,讓他繼續說。

「您那三位凡人夫君的都有些短命,生命線已經快要燃盡了,應該就是這一兩年的時間,他們都會死掉……」

唐寧聽此,一把將月老給推開。

「滾你丫的,你連姻緣線都能系錯,地府那麼陰暗的地方,你肯定會眼花,看錯生死簿!」

唐寧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他所謂的安格斯艾薩克和麥克會早死。

「他們三個身體很好,我每隔一段時間都會給他們把脈看診,只要有一丟丟的病出現,我就會給他們只好……他們哪裡還有早死的機會?」

「我雖然老了,可是,還沒到老眼昏花的地步,而且,姻緣線那件事是因為醉酒,這次我又沒有喝酒……」

月老見自己被質疑了,便嘟囔著。

唐寧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本上仙懶得和你說!」她手下掐訣,眼前虛空轉換,意識漸漸沉了下去——

……

從空間里醒來時,唐寧的額上布滿了冷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