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來一碗飯,盛滿了。」

大牛調個頭就往廚房跑去,不一會兒就端滿滿的一碗飯走來,先生也不推辭,邊笑着邊大口的吃米飯。

午飯過後,稍微停了一會,湯皖三人便離開了龍泉寺,往回走,路上錢玄突然問道:

「那個賭約,什麼時候兌現?」

湯皖沒有急於回答,倒是賣起了關子。

「明天就能知道答案!」

這又引起了兩人的強烈好奇,不斷的詢問,而湯皖一言不發,只是用神秘的微笑回應。

自打回家以後,整個下午,唯有一壺清茶和一方石桌陪伴湯皖,寫了會教案,看了會報紙,時間過得飛快。

而正是這個下午,平津的大公報編輯部里,此刻卻是已經吵翻了天。

總編問道:「皖之先生的這篇文章怎麼看?」

「寫的是極好,白話文通俗易懂,而且很有見地。」

「發還是不發?」

「還是往後拖拖吧,現在關鍵時刻,如果…..」

所有人都知道,這個特殊時刻,一旦這篇文章發出去,一定會招來責問。

「定然要發,皖之先生敢寫,我們就要發,《大公報》一直都以敢講真話著稱,如何能違背這定下的規矩。」

「可一旦發了,怕是要麻煩不斷。」

””””

編輯部里爭論不休,大家各抒己見,最後還是總編硬是拍下桌子,制止了爭論。

「發!明日首頁,皖之先生要尋麻煩的又不是那位,況且此等好文章,不發可惜了,有什麼責任我一人擔着!!」

於是第二天隨着《大公報》送入千萬家,擺上案桌,人們驚訝的發現。

近些日子,名聲大噪的皖之先生竟然在此刻,突然向腳盆雞人開炮了。

文章的標題就是《震驚:腳盆雞的陰謀》,游標題就足夠別樹一幟,引人注目,基本只要看到這個標題的,都會忍不住去看這篇文章。

湯皖主要從以下三點出發,一步一步剖析腳盆雞人的陰謀的。

一、從腳盆雞的歷史開始分析。

春秋時期,秦朝和兩漢,魏晉南北朝時期,唐宋時期的中原王朝,都有很多人東渡日本,帶去了中原王朝的文化,商業,耕作和軍事技術。

在長達數千年的交往中,腳盆雞一直視中國為宗主國,向其宗主國學習,而宗主國也一直潛心教授,從未侵犯過腳盆雞。徐瀟緊緊抱著他,兩人滑稽地挪動著腳步,他氣喘吁吁地說:「這幸好別人看不到我們的模樣,不然我這老臉可就丟盡了!」

「別說廢話,注意跟我保持步調一致。」凌柯也是累的夠嗆,一直維持隱身的能力已經夠累了,還得抱著個大男人往前挪,他和徐瀟的想法一樣,要是真被人看到他現在的樣子,還不如死了算了。

「要不,回頭我跟曼曼換換,你能抱個大美女,我也能輕鬆一點?」

「閉嘴!」凌柯沒好氣地瞪他一眼。

徐瀟笑……

《末日城邦》第472章徐瀟的背叛 馮瑩瑩模仿陸靈叫了一聲李元哥哥,在場的另外兩個人感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陸靈看了一眼李元,給了他一個你加油的表情。

「需要換物資自己去交易所。」

要不是看到了陸靈的小動作,李元才懶得理這個女人。

「李元哥哥,我,我就是來感謝你一下,你不僅把我們從那個地方救了出來,還讓我們有地方住,有飯吃,瑩瑩無以為報,只想……」

馮瑩瑩自己已經在腦補了,根本沒有發現李元一點都不待見自己。

「那個,怪阿姨,救你們出來,我也有份哦。」

陸靈眼睛時刻注意著馮瑩瑩身後的那簇火,但也有聽她說的話,忍不住出來反駁。

切,就你個小不點。

因為陸靈插嘴,打斷了馮瑩瑩的話,但是礙於李元在場,她也只能好聲好氣的。

「真是謝謝你啊,小妹妹,你這麼小,就能這麼勇敢,跟著大家去那麼危險的地方,你可真厲害。」

馮瑩瑩嘴上好像在誇獎陸靈,實際上是嫌陸靈人小,不好好待在家裡,還要跟著出去,給人找麻煩。

「咦,天已經這麼熱了嗎?馮小姐,你的衣服好像著火了。」

聽馮瑩瑩這麼詆毀陸靈,李元不太高興。

他見馮瑩瑩後面的衣服燒的差不多了,直接指了出來,一隻手垂在下面,在地面上凝了幾個堅尖利的小釘子。

「啊,著火了,著火了。」

馮瑩瑩後知後覺,摸了一下自己身後,火從下面裙擺開始,已經燒到了她的腰部。

「這也沒有水啊,馮小姐,快躺在地上,土可以幫助滅火。」

李元在旁邊裝模作樣的著急,最好一拍腦袋,指著地面,就把馮瑩瑩推倒了。

「啊,好疼。」

馮瑩瑩正好躺在那片有釘子的地方,背上沒有被火燒傷,卻被釘子給扎傷了。

「還好,還好,火是滅了,馮小姐你的衣服壞了,你還是趕緊回去換一件吧,我們還有事,就先走了。」

李元說完,不等馮瑩瑩反應,拉著陸靈就走。

他可沒有忘記馮瑩瑩衣服被燒的部位,要是馮瑩瑩站起來,自己看到什麼不該看的,被她訛上怎麼辦。

李元在,馮瑩瑩估計著,現在李元走了,馮瑩瑩也不管形象了,躺在地上,叫的嗷嗷的。

許久,馮瑩瑩才從地上起來,她摸到了自己背上扎的釘子,嘴上罵著陸靈。

在她看來,這釘子一定是陸靈放的,她一定是嫉妒自己能夠跟李元哥哥說話。

馮瑩瑩遮了遮身上的衣服,四處躲著往酒店走,她現在的樣子可不能被其他人看到。

李元拉著陸靈走遠了,他這才停下,直視著陸靈。

「剛剛那個女人是不是對你動手了。」

李元是聽到了嘭嘭的的響聲,這才趕了過去,現在想來那個聲音好像是槍聲。

「李元哥哥放心,那個怪阿姨才不是我的對手,就是可惜你來的太快了,我都沒來的急把那把槍弄到手呢。」

陸靈惋惜不已。

那個馮瑩瑩反應是相當快,一聽到李元的聲音,當即就把槍收進了空間。。 對於國師的話,楚靈兒一直深信不疑,尤其是國師推演天象后的預言,幾乎從未出過差錯,眼下聽到國師口中的『奇人』,楚靈兒立刻來了興趣。

「國師,那你倒是快說說,這個奇人現在身在何處,朕也好準備準備,親自前去拜訪。」

一向頗有威嚴的楚靈兒此時表現得有些失態,見國師神色古怪的看着自己,這才稍微收斂了那份好奇心。

「咳咳,朕可是為了文國的黎民百姓着想。」

國師莞爾一笑,調侃道,「陛下如今年紀也不小了,難道不考慮為我文國收個贅婿嗎?」

楚靈兒雖然執政三載,後宮之中空空如也,每一次被太皇太后問起這事,總是用年紀尚小,江山社稷為重作為借口推辭過去。

但三年已過,如今的楚靈兒芳齡十七,已經到了女子婚嫁的年紀,但奈何文國的男子實在入不了這位女皇的法眼,就連太皇太后也拿她沒有辦法。

「國師,你若再胡鬧,朕明日就給你賜婚!」

楚靈兒雖為一國之君,在這方面卻不善言語,當下立刻抓住了國師的軟肋,半開玩笑地說道。

聽到賜婚二字,國師終於服軟,連忙求饒,「陛下,天機不可泄露,微臣想起今日夜明星析,實乃觀測天象的最佳時機,要先回去準備一番,先行告辭了。」

「哎哎,國師你別走啊。」

未等到楚靈兒允許,國師便倉皇而逃,已經年近三十的國師和楚靈兒一樣,一直不曾婚配,提到賜婚一事,表現的甚至比楚靈兒還要慌亂。

國師走後,整座大殿變得安靜下來,除了楚靈兒,就只剩下女監司一人。

「陛下,御膳房那邊已經做好了餐點…」

未等女監司說完,楚靈兒直接打斷了她的話,「朕現在不餓,先去校場練刀吧。」

越是位高權重便越是寂寞,身為文國的女皇,楚靈兒除了處理政事,絕大部分時間都用在了練刀上。

「對了,把韓將軍請過來,讓她陪朕練練。」

「是。」女監司緩緩退下,隨後騎快馬出城,去往了將軍府。

文國的將軍只有一位,便是那二十歲登入紫霞境,巾幗不讓鬚眉,上一任文國老將軍的女兒,韓柔柔。

這名為韓柔柔的女將軍,如今二十三歲,修為達到了紫霞境兩重,隱隱有突破到第三重,超越國師的趨勢。

與她的名字相反,這位女將軍力大無窮,使的一根重達八十八斤的金剛棍作為武器,殺敵無數,一點也不溫柔。

饒是如此,這位韓將軍依舊是文國女神一般的人物,光是那高挑的身材,冰冷卻又極美的俏臉就足以讓無數男人為之瘋狂。

半個時辰后,女監司在將軍府門口下了馬,亮出令牌表明了來意,這才在兩個侍衛的帶領下,在後院之中見到了這位韓將軍。

後院之中,只是紮起了一個齊腰長辮,身形足足比女監司高了一個頭的女子,穿着一身銀色鎧甲,手持金剛棍,英姿颯爽。

那比鋼鐵還堅硬,重達八十八斤的重棍在女子的手中宛如軟木一般,似游龍,可點可砸,橫掃回彈之間只留下一串殘影,不時傳出氣爆聲。

這一身銀色鎧甲加上金剛棍,足足有一百多斤,但韓柔柔卻彷彿輕若無物,身形忽快忽慢,時如猛虎下山,兇猛迅疾,時如獵鷹撲食,精準有力。

看着這位女將軍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和那如清水芙蓉的冷酷俏臉,女監有些納悶,上天也太不公平了……

最後一棍落下,卻是猶如女子收針一般,不帶起半點成土,若是高手在此,必會為這收放自如的境界而驚嘆。

「將軍修為又神進了,陛下請您入宮。」女監司恭敬地說道。

從一旁侍衛手上接過一條潔白的手帕,韓柔柔擦了擦額頭上的微微滲出的汗珠,胸前的飽滿略微有些起伏,顯得更加動人。

「來人,備馬。」

皇宮校場之中,楚靈兒換了一身金黃戰袍,手上多了一把長刀,刀身通體雪白,刀柄卻是帶着冰藍之色。

此刀名為「冰凰」,乃是由玄鐵寒冰製成,為歷代文國國王所有,楚靈兒一直想着重振冰凰問世之時的神威,可惜始終不能達成心愿。

每日忙活於處理政事,自她登基三年來,修為停滯不前,目前仍處於皓暈境三層,雖說在這個年齡,已經算得上天才,但少女仍不滿意,她的心中始終有着一道偉岸的身影,便是那位亦師亦友的女將軍韓柔柔。

若不對於這把冰凰刀實在太過喜愛,少女都想棄刀學棍了,不過嘗試一番之後她最終還是放棄了,棍法的難度絕不亞於刀法,而且女將軍也曾告誡過,修行最忌諱的就是三心二意。

相比於金剛棍,這冰凰刀就要輕得多,不過十六斤六兩,楚靈兒單手持刀,感受着刀刃上散發出來的寒意,腦中回想着女將軍曾經教給自己的一套刀法。

隨後便一招一式地練起來,雖說少女早就練了不下百遍,可每次練習這套刀法,她都會有一些新的感悟,但終究缺少與人廝殺,劫後餘生的那股殺意,總讓人覺得有些華而不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