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老,你安排人把裡面收拾一下,我與姑爺回房休息了。」

「好。」紀千道應了一聲,先行一步,快速進入了湢間。

唐茵帶著莫默回到房間后,便走到了自己的衣櫃旁邊,「你先轉過去,我要換身衣服。」

莫默老臉一紅,急忙轉過身去。

唐茵微微一笑,在衣櫃中挑選了一件石榴紅的睡裙。

稍過片刻,整理好衣著,緩緩說道,「轉過來吧。」

莫默又機械的轉過身來,看了唐茵的胸前一眼,心中盪起了一片漣漪。

唐茵見莫默這呆呆傻傻的模樣,忍不住心中甜蜜,「今天晚上你就留在這裡吧?」

莫默乾咳一聲,「我今天去找你父親了。」

「哦?」唐茵走到莫默面前,「你找他做什麼?」

「是楊老讓我去的。」莫默不想瞞著唐茵什麼。

「楊老?他為什麼讓你去找我父親?」唐茵好奇的問道。

「他究竟為了什麼我也不清楚,但是他對獸骨感興趣卻是事實。或許,他是為了唐家,再或者,他也不希望我投奔唐林簇和傅守逸吧?」 校園高手

「那我父親怎麼說?」唐茵更在意唐衍的意思。

「岳父讓我去前線,我個人也正有此意。」莫默淡淡的說。

「你要走?」唐茵怔怔的看著莫默。

「恩,我必須走,因為我還有很多事要做。」莫默不想辜負唐茵,但是也不想與唐茵生活在一起。

「那我呢?」唐茵可憐兮兮的看著莫默,既想留下莫默,又害怕莫默留下。

「你放心,楊老會保護你的。他雖然沒有表態會做你的依靠,但是我與他之間也有個約定。」莫默回道。

唐茵輕輕的靠在莫默的胸膛,一時之間,心神大亂,「那你會回來么?」

「我——」莫默思緒萬千,不知道怎麼解釋。

「那五娘那邊怎麼辦?」唐茵小聲的問道。

「你放心,我臨走之前,肯定不會讓他們好過。」莫默堅定的說。

唐茵安靜了片刻,突然覺得莫默的胸膛好溫熱,像一個溫柔的港灣。

「我想跟你一起走。」

莫默知道唐茵會有這個想法,自己也想過這個問題,但前方一片荊棘險惡,怎麼會拖累唐茵這個柔弱女子,「我辦完事情,會回來找你的。」

唐茵知道自己留不住莫默,但是心中又不情願。忽然想起一事, 後宮之灼心蜜寵 ,「這是家族寶庫里的陣法秘籍《千機神典》,你要看看么?」

莫默心中一驚,急忙接過千機神典,「我可以帶走么?」

唐茵快速的搖了搖頭,「恐怕不行。」

莫默也知道自己多此一問,「那我可以摘抄下來么?」

唐茵猶豫了一會,嗔怪的說:「我說不行,你就不抄了么?」

莫默一陣汗顏,忍不住心疼了一下,「神煙的事情你還會幫我做么?」

唐茵眼含淚水,「到了現在,你仍然計較著你的事情,難道你就不想跟我說點別的么?」

莫默知道自己對不起唐茵,之前她雖然神經兮兮了一陣子,但現在真的很小鳥依人。就這麼放下她一走了之,自己只能背上負心郎的罵名。

「幫我做神煙生意的話,我爭取每個月都會找你一次。」莫默狠心說道。

唐茵也沒有什麼可選擇的了,「我是不是把神煙交給霍峰就可以了?」

莫默點確認道:「沒錯,後面的事情我來操作,只要依照此法,即便你的珍珠礦枯萎了,以後也有所依仗。」

唐茵慢慢的離開莫默的胸膛,「那,那今晚,今晚你留下來吧。」

莫默嘆息一聲,感覺自己就是個畜生,但是事到如今,只好應了唐茵,畢竟剛剛覺醒的道術是借著唐茵的感悟而得來的,不然的話,完全解釋不通。現在若狠心拒絕她的要求,簡直是過河拆橋,太過冷漠。

「好,那就早點休息吧,這幾天我還有很多事要做。」

唐茵癟了癟嘴,拉著莫默來到了床上。

莫默雖然不止唐茵一個女人,但這麼正式的二人同床,還是頭一次。所以心中不免惆悵和尷尬。


一夜十分漫長。莫默徹夜未眠。唐茵卻因為心中安逸,呼吸均勻的入睡了。細膩的胳膊靠在莫默的胸前,如玉的秀腿搭在莫默的腿上。

一個一個女子,都為莫默奉獻了她們能奉獻的一切,一段段感情卻越來越刻骨銘心。

「如此得道,得的是什麼道?人於地上,於天下,道乃天之上,高於一切,終歸自然。而我,卻處處苟且,失信於人,失禮於人,失德於人。」

「我最終的路,必然是令自己大徹大悟,滿懷蒼生。可我除了殺戮和傷害,除了爾虞我詐和斤斤計較,我還能做什麼呢?九級先祖,你究竟在哪裡,究竟因為什麼,孕育了九子,而這天下,是因你而亂么?你已是高於龍庭相的存在,是不是說,這穹宇的每一種道,你都瞭然於胸,瞭然於世?」 天已大亮,唐茵睜開惺忪雙眼。心中一驚,發現身旁已經無人。忽的一下坐起身來掃視房間一周,也沒人。

唐茵快速起身,穿上外衣,心臟怦怦直跳,悵然若失。

「姑爺呢?」唐茵推門出去,質問面前護衛。

「姑爺回自己房間了。」侍衛恭敬回道。

唐茵如釋重負的嘆息一聲,然後緩緩朝著莫默房間走去。

咚咚咚。

唐茵敲了敲莫默的房門。

「你醒了么?」莫默知道是唐茵來了。

唐茵推開門,小心的探入腦袋,發現莫默房間的地上有一隻煉獄雪豹,床頭上還有一隻長著黑藍羽毛的大鳥。

「這隻煉獄雪豹怎麼一動不動?」唐茵走進屋子,「你在做什麼?」

莫默抬頭看了唐茵一眼,「我在製作對付段家的武器。」

唐茵目光閃爍、滿臉好奇的走到莫默身邊,「他們一直按兵不動,是不是不打算對付我們了?」

「她們沒有輕舉妄動,不是因為她們放棄了,而是因為她們還沒準備好。」莫默淡淡的回道。

唐茵掃視了一下傀儡的軀殼,「你需要忙多久,我在這陪你吧?」

經歷了昨天的事情,莫默已經從冰魔鳥那裡了解了更多他和唐茵之前的事情,所以,他對唐茵已經沒什麼防備了。

「好,你累了就休息,不累就在這裡待著吧。」莫默答應了一聲。

冰魔鳥自始至終一言不發,自打她告訴了莫默那晚的事,莫默就沒再理她,「唐茵姑娘,你那還有靈草么?」

唐茵剛才還不知道眼前的就是冰魔鳥,此時被冰魔鳥嚇了一跳,蹙眉看著冰魔鳥,不可置信的問道:「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都是你的靈草品質好,所以我就變成這樣了。」冰魔鳥得意的說。

莫默準備給傀儡附靈的時候,不喜歡有其他聲音,所以回頭瞪了冰魔鳥一眼:「能不能閉嘴?」

唐茵吐了吐舌頭,「幹嘛那麼凶……」

冰魔鳥也縮了縮脖子,眼珠子滴溜溜的轉。

整整一天時間,莫默都把自己關在房間。累了就稍微休息一會,困了就打坐一會。之前已經做出八具傀儡的軀殼,現在只要把軀殼休整一番,然後安裝寶石和附靈即可。

而唐茵也很少離開莫默的房間,在一次次震驚中漸漸麻木。

小帆,小七,小亮,小基,小火,小新,小天,小東。加上之前的小三和小章。莫默的手上,已經有了十個二級傀儡。

十個二級傀儡中,有七個相當於五級妖獸,也就是武痴巔峰修為,還有三個相當於六級妖獸,屬於武聖初期的修為。

當然,這裡所謂的修為是指他們的攻擊力,若論防禦力,那就無法描述了,單論卜澈金的強度和厚度,差不多就能抵上武聖初期到中期的樣子了。

「走吧,去你房間,這裡面放不開。」莫默收起最後一個傀儡,小聲跟唐茵說道。

唐茵眼中崩射出少有的奇光異彩,高興的拉著莫默往自己的房間走去,「姑爺快隨我來。」

唐茵的房間比莫默的房間大很多,而且私密性也好上不少。

莫默溝通乾坤袋,意念一動,把十個傀儡同時放了出來。


「主人!」幾個傀儡異口同聲的呼喚一聲,雖然聲音不大,卻讓莫默熱血沸騰。

「你們都各自報出名字,我給你們做上記號。」因為所有傀儡都是煉獄雪豹的樣子,所以莫默也分辨不出每個傀儡究竟是誰。

幾個傀儡依照順序,挨個報出先前莫默給他們起好的名字,莫默也依次用死神之鐮把他們的名字刻在身上。因為卜澈金比較明亮,所以剛刻好的字也不容易分辨。

莫默想了想,又從乾坤袋中拿出易容的材料,把每個刻錄過的名字又重新著色,沒過多久,所有傀儡的名字就躍入眼前,清晰明了了。

唐茵站在莫默身前,激動的幾乎發抖。直到現在,她才見識到莫默的實力,這些傀儡所展現的忠誠度和契合度,已經超出了她所能理解的範疇。

「莫默,你是怎麼做到的,他們究竟是什麼?」唐茵無知的看著莫默。

「你不是一直在我身邊么,難道你不知道他們是什麼?」莫默笑笑,略顯神秘。

「我是一直呆在你的身邊,但是他們都是死的,怎麼被你施法之後,就可以說話了呢?你的道術怎麼會這麼強大?這究竟是什麼道術?」

這個問題,莫默就不能如實告訴唐茵了,「呵呵,不管是什麼道術,反正你所看到的,都是真實的。如果有足夠的靈珠,我就可以製作出足夠的妖獸。現在,你明白我的初心了吧?」

唐茵確實大徹大悟。沒想到,莫默真的沒有欺騙過自己。

「恩,我現在相信你了,密室中的靈珠,你都拿去吧,如果父親追究起來,我就隨便找個託詞。」唐茵堅定的說道。

能夠讓唐茵安心,莫默也算了卻了一件心事。如果沒有與唐茵發生什麼,他絕不會把這個秘密告訴唐茵。但是他終究要離開唐茵,而且還需要唐茵經營神煙的生意,所以,他不想給唐茵留下疑惑。

「這些妖獸還不是最厲害的,最厲害的妖獸,會讓你無法想象。憑我現在的能力還不一定能製作出來。所以,神煙的事情,你也用心經營吧。畢竟,你的靈珠也不是無限的。」莫默囑咐了一番。


唐茵小雞啄米一般的點了點頭,「好,我這就去安排,你的神煙都準備好了么?」

唐茵一問,莫默才想起來這事,神色一緊,鬱悶的說:「我這就去準備。」

「去準備?去哪準備?」唐茵好奇的問。

「這,咳咳——總之,我還得在房間閉關一天。」莫默有些尷尬。

唐茵微微一笑,「這麼神秘,我能陪著你么?」


莫默撓了撓頭,「恐怕不行,有些不妥。」

唐茵撅了噘嘴,可憐兮兮的看著莫默,「我想看看。」

「別鬧,這個真不能給你看,這是家族秘密,等日後我再告訴你。」莫默對自己能釋放神煙的事,還是很在意的,如果知道的人太多,他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好吧……」唐茵惋惜的點了點頭,表現的非常乖巧。

莫默掃視一眼面前的傀儡,「小三,如果發生爭鬥,你負責統籌他們。」

小三往前一步,「是,主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